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阿汉对音看《中原音韵》的入声
  • 本文较全面地考察了前贤研究《中原音韵》入声的不同意见,通过对阿汉对音材料中入声的全面考察,补充证明了《中原音韵》无入声的观点。
  • 宋代四川诗人阳声韵及异调通押中的方音现象——宋代四川方音研究之一
  • 本文在穷尽宋代四川诗人用韵基础上,分析平声与上去声字通押和阳声韵部跨部通押的特殊韵例,揭示阳声韵尾合并,个别阳声韵字主元音的特殊变化,个别阴声韵字读鼻音韵尾以及一些字声调归类等与宋代通语不同的方音现象。
  • 再说“韵”和“韵部”
  • “韵”和“韵部”在历史上存在继承的关系,没有大小之分。所谓“韵”小“部”大,是没有注意语音研究时赋予“韵部’’的衍生用法与“韵部”的基本含义之间的关系。实际上,语音史研究中所使用的“韵部”就是韵书中“韵部”的“举平以赅上去”。在基本含义上“韵”和“韵部”是同实异名的关系,它们首先是韵基相同,是否区别声调要看所服务的文体。诗韵区别声调,词韵和曲韵不区别声调。
  • 《广韵》“本音”研究
  • “本音”是《广韵》标注异读所使用的一种音切术语。它不仅反映音变现象,还反映了汉字形义的演变和词语的更替。
  • 《说文》声训扩大化现象分析
  • 《说文解字声训研究》(崔枢华)是迄今关于《说文》声训研究的最重要成果,但其中声训条目的确明显存在扩大化倾向,从构成声训的训释词和被训词之间意义关系看,其扩大化表现在九个方面.
  • 被动标记“叫”语法化的语义基础和句法环境
  • “叫”在明清时期逐步语法化为被动标记,而且一直沿用到当今北京话和很多其他北方方言点的口语里。本文探讨了从唐代以来“叫”的发展轨迹,并通过与“使”等一组近义词的比较,确立直接导致其向被动标记语法化的语义基础和句法环境。
  • 东汉碑刻联合式复音词研究
  • 东汉碑刻联合式复音词内部构成复杂;存在着大量的同素异序词;出现了众多的同义词场和活跃构词语素。
  • 唐宋时期助词“取”与“得”的差异
  • 一般认为,唐宋时期的助词“取”与“得”在功能上是平行重复的,因此,对于“取”及相关格式的研究很少。我们在唐宋时期的语料比较中发现,“取”与“得”的功能重复只是表面现象,从同一动词构成的“V+取/得”格式以及其他相关格式的比较中可以看到,它们在语法意义、语法化程度、甚至语法功能都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我们具体阐述了这种差异及成因。
  • 《四元玉鉴》中的授予动词“给”
  • 成书于元代初年(1303)的数学名著《四元玉鉴》中有四例表授予义的动词“给”,这一发现提前了授予动词“给”的始见年代。
  • 系词“是”的语法化
  • “是”在瓯语、徽语(部分)、粤语(部分)、客家话中用为存在动词兼处所介词。“是”在中古后期由系词发展为存在动词,随即变为介词。本文认为,系词“是”的语法化,主要是由判断句中NP的次类变换、语序的变化、句式的变化以及语气的变化引起的。
  • 玄应《一切经音义》卷一二《生经》音义割记
  • 玄应《一切经音义》是佛经音义的名著,其所释词语时常与传世本《大藏经》文字不同,可资校勘比对。本文系读玄应《一切经音义》卷一二《生经》1—5卷音义的札记,基本思路是:以《玄应音义》为出发点,以《大正藏》、《中华藏》为比较对象,就《玄应音义》与传世本《大藏经》不同的地方酌作分析和考辨,涉及文字和词汇两个方面。
  • 《释名》同源词疏证
  • 《释名》是我国古代首部系统推语源的专著,本文对其中部分同源词进行疏证,以验证其同源关系的真实性。同时,疏证中还推论系联了其他同源词。
  • 佛经词语释义三则
  • 文章对汉译佛经《大藏经》中的三个词语“局”、“酷”、“练”进行解释并加以溯源。
  • 《原本老乞大》词语释义三则
  • 《老乞大》是旧时高丽人为学习汉语而编写的非常重要的教科书。全书采用会话形式,一律用当时的口语写作,是研究当时北方汉语的最直接的材料。此书最早刊行于元代,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学习的实际需要,在以后的几个世纪里曾经多次修订和重刊。较早的版本是1998年初由韩国学者南权熙教授在大丘一私人藏书中发现的一个本子。后经郑光、梁伍镇等人整理,于2000年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名为《原本老乞大》。
  • 同义并列式复合词释义三则
  • 文章从同义并列式复合词理据分析入手,对《汉语大词典》和《辞源》(修订本)两部大型历史语文词书所收3个词的释义进行了订证。
  • 《古“登”字有凭义——兼谈“登轼而望之”》商榷
  • 《古“登”字有凭义——兼谈“登轼而望之”》认为:古“冯”有登义。由词义渗透律的制约,因“冯(想)”有登乘之登义,所以“登”也有凭依之凭义。《左传·庄公十年》“登轼而望之”即“凭轼而望之”。本文认为“登”有无凭义,关键在于证据是否充分。然而其证据皆不能令人信服,本文逐一商榷,认为“古‘登’有凭义”难以成立,“登轼而望之”之“登轼”亦非凭轼。
  • 《醒世姻缘传》方言词补释
  • 本文补充解释了“除的家”、“打立水”、“黑面”三则向来解释欠确或未曾解释过的词语。
  • 释“介石”
  • “介石”一词,本自《周易》,唐朝以来多用以表示“操守坚贞”之义。以往人们对该词的六朝用例缺少关注,因此对它的认识并不充分,甚至有误。如《汉语大词典》人部“介石”条:
  • 谈古书中的“点发”
  • 古人在记事、写作、读书、评点、校勘、出版时使用的符号有很多种,其中圈点是很常见也很重要的一种形式。古书圈点用法有很多,有用于断句、分章的,有用于校对删略的,有用于标注发音的,有用作省略号或专名号的,还有用于诗文评点的等等。这里笔者只就用于标注发音的圈点符号略陈管见。这种符号至晚产生于唐代,宋以后非常盛行,而且一直沿用至今。它的产生和大量使用,不仅是古代标点符号的一项发展,也是训诂学、音韵学中的一件有意义的事。
  • 王念孙《释大》“大”义探微
  • 王念孙的《释大》是第一篇系统地研究同源词的专门论文,对后人研究同源词有诸多的启示,所释词虽然一般不与“大”同源,但大多确有“大”义。根据音义密合原则,运用义素分析法,把王念孙的“大”义加以细分,对王氏列入分组名单的词重新分组,解析了其“大”义,探讨了“大”义产生的原因。
  • “坺”“墢”说音
  • “坺”“墢”二字,实为一字之异体,其基本意义有二:一是指耕地翻土,二是指耕地翻起之土。两个意义是紧密相连的。这两个字今天已是生僻字,其确切读音也就成了问题。而权威的工具书又有分歧,《汉语大字典》皆注为bá,《汉语大词典》皆注为fá,而《辞海》于“坺”注为“bá拔,又读bō拨”,于“墢”注为“bō拨,又读bá拔”。《辞源》将二字分别开来,“坺”音bá,“墢”音fá。
  • 商务印书馆语言学期刊方阵
  • 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语文》、《方言》、《古汉语研究》、《语言学论丛》、《中国语言学报》等语言学刊物,在国内外语言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随着语言学事业的迅速发展,商务印书馆秉承出版语言学期刊的传统,打造语言学期刊方阵,更好地为国家语言学事业服务。
  • 沉痛悼念徐复先生逝世
  • 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教育家徐复先生因病治疗无效,不幸于2006年7月24日21时55分在南京逝世,享年96岁。徐复先生毕生致力于文字、音韵、训诂以及文献等领域的研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人留下了丰厚的学术遗产。徐复先生是我国德高望重的国学大师,在学术界、教育界享有极高的威望,先生从30年代末期至今一直在高等院校从事教学工作,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学有专长的古籍研究人才,是享誉国内外的著名语言学家。徐复先生在世时一直关心并支持本刊的建设与发展,先生的逝世,不仅是学术界也是本刊的一个重大损失,谨致沉痛哀悼之忱。
  • 《西洋记》方俗语词札记二则
  • [透]《西洋记》第83回:“地里鬼越发喜欢,说道:‘前日国王为因铁笛之事,把老哥的事细细的告诉小弟,只是小弟失亲。’明就透他透儿.说道:‘你手里是个甚么?’”
  • 《古汉语研究》封面
      2009年
    • 04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