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音韵学的切韵图与西洋音系学(Phonology)的“最小析异对”(minimal pair)
  • 中学与西学两者结合,古学与今学两者结合,是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创新型语言学的一条途径。笔者以唐宋元的切韵图和西洋音系学的“最小析异对”原理为研究对象,发掘出宋人卢宗迈的一段精辟言论,指出切韵图及后世的音节表都植根于汉语的特点,千年以前的中国学者很懂得“最小析异对”原理,并据以创造出神奇之物——切韵图,彰显先贤的这种原创精神是我侪分内之责。本文最后向中外语言学家、音系学家进一言。
  • 《风雅翼》叶音今音韵系及其与《中原音韵》的比较
  • 对《风雅翼》447首古诗495个韵段分析考察,得出刘履叶音今音韵系二十一个韵部。它与《中原音韵》同中有异,显示出不同的语音层次。
  • 试论宋金时期北方话入近去声
  • 本文在具体分析诗词用韵和宋人笔记中相关记载两类材料的基础上,提出入声在宋金时期北方话中仍作为一个独立的调类存在,还未分化,可能保留喉塞韵尾,听感上和去声很接近,正处在入声消变过程中的“入近去声”阶段。
  • 甲骨金文“尊”字补释
  • 甲骨金文中的“ ”应释为“尊”,“ ”和“ ”为一字异体。“尊”有两个义项,一是作动词,是置放、陈设之义;二是作名词,是指用来陈设的礼器。
  • 敦煌变文转注字考
  • 作为“六书”之一的“转注”,是汉字形体转换的中枢。本文运用“转注”的普通原理,对敦煌变文中转注字的转换形式进行综合考察,旨在揭示汉字形体转换的普遍规律。
  • 从古今异称看语法对汉字数量的制约关系
  • 《说文》、《玉篇》等古代辞书中存在着许多特殊的汉字,这些特殊的汉字现在成为历史词而弃之不用;但在古代,它们常用来表示日常颜色、动物、人体器官等。如《说文》:“黻,黑与青相次文。”“黼,白与黑相次文。”《玉篇》:“柿,布外切。牛体长,又二岁牛。”“糁,山含切。又且含切,三岁牛。”“睦,胡光切,马黄白。”《玉篇》:“趴,布戛切,马八岁。”“骓,之谁切,白杂毛色也。”“髯,子困切,顶上无发。”“瞧,莫儿切,目暗也。”这类特殊的汉字,在《诗经》、《礼记》等古文献中时常可以见到,《说文》、《玉篇》等古代工具书中则已大量收录。
  • 论音转规律的例外性
  • 音转具有规律性,也具有例外性,这是事物一般与个别、普遍与特殊关系在语音变化上的反映。
  • 论词义系统的时空转换
  • 词义系统的时空转换,与古人的时空思维观有关。由表空间概念的词转化为表时间概念的词,其规律性很强。由表时间概念的词转化为表空间概念的词,也与时空概念的远近有关。研究词义的发展应当研究人们思维的规律性,同时也要建立词义系统性的联系。
  • 《缀白裘》词语续释
  • 《缀白裘》是清代出版的收录元明清三代戏曲作品的选集。该选集为研究当时的方言口语提供了宝贵的资料。本文诠释了其中意义难明的“扯宽皮”、“交卯运”、“打磨古”等八条词语。
  • 再谈“扑朔”
  • 本文主要讨论《木兰诗》中“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一句中的“扑朔”一词的理解问题。
  • 《聊斋志异》中“敬”的一种方言义
  • 在《聊斋志异》中,“敬”有一种特殊意义,前修时贤都未甚措意,《汉语大字典》、《汉语大词典》亦失于收录,兹为考释如下。
  • 信息
  • 由天津师范大学和北京大学联合主办、中华辞书出版社(香港)协办的“继往开来的语言学发展之路——2007学术论坛”于2007年5月12日至14日在天津隆重召开。来自北京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等30余所高校及科研机构的近80名学者参加了会议。詹伯慧教授和蒋绍愚教授分别在开幕式上致词;郭锡良、陆俭明、许宝华、竺家宁等8名学者做大会专题报告。
  • 《高僧传》词语拾零
  • 南朝梁会稽沙门慧皎所著的《高僧传》记载了257位高僧的事迹,它不仅是研究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政治史、社会史、中外交通史、文化史的重要典籍,又是汉语词汇史的宝贵资料。本文摘取了5个词语加以考释,以补《汉语大词典》在收词及义项上的疏漏。
  • 也说《辨骚篇》中的“博徒”
  • 《文学遗产》2004年第1期有《(辨骚篇)“博徒”、“四异”正诠》一文,认为“博徒”和“异乎经典”之“四异”,均非贬词,而恰恰是刘勰由衷钦敬的褒美之词。“博徒”是指博雅通达之传人。这种解释固然新颖,但只要从《辨骚篇》的行文考察,就知道是不符合刘勰原意的;从“博徒”一词在汉代以来的用法判断,也证明是错误的。
  • 周秦汉晋方言研究史
  • 论文是汉语方言学史的断代研究,全文包括《绪论》在内共十章,约35万字。 第一章绪论部分讨论古汉语方言的形成和发展。研究认为,分化和同化是汉语方言最初形成的两种基本方式。方言概念形成于先秦,表达方言概念的词语产生于西汉,“方言”一词出现于东汉。古代的方言研究按照它本身所形成的阶段性特点可以分为周秦汉晋、南北朝至唐宋、元明、
  • 说“饽馓”
  • 《敦煌歌辞总编》卷三有一组以“孟姜女”为题材的歌辞,其中第六首为:
  • 从间接的跨层连用到典型的程度副词——“极其”词汇化和副词化的演化历程和成熟标志
  • 副词“极其”是由动词“极”和指示代词“其”经常共现连用虚化而成的。副词“极其”萌芽于南宋,形成于元明,成熟于清朝。节奏的双音化、表述的程度化和指称的虚无化是副词“极其”词汇化的三个基本动因。被限定的对象从双音到多音、从谓语到定语、从程度到状况是“极其”作为典型副词成熟的三项功能标志。
  • 佛教文献三音节副词特点及产生、衰落的原因
  • 与中土文献相比,佛教文献的三音节副词有其明显特点。汉语的三音节副词东汉开始产生,宋代以后趋于衰落,其产生与衰落既有内部原因,也有外部原因。
  • 书讯
  • 程度副词“分外”的来源及其发展
  • “分外”最初是“本分以外”一类意义的词组,由于经常位于谓语之前而产生虚化的可能。晚唐“分外”可以用来修饰形容词和心理动词,标志着程度副词“分外”正式产生。“分外”从早期修饰形容词单音节为主而逐渐向双音节词过渡,所饰动词也由早期以普通动词为主发展为以心理动词为主。与现代汉语不同,在汉语史上,“分¥外”能够用在比较句中,可以置于主谓结构之前。“分外”与所修饰的形容词和动词有一个结合逐渐紧密的过程。
  • 古代汉语“副词谓语句”商榷
  • 本文对不少学者提到的副词作谓语的现象提出质疑,从这些词的语法功能和语义的发展演变等方面进行分析考察,认为这些词在句中仍为形容词或动词,而不是副词。
  • 饮食义动词“吃”带宾情况的历史考察
  • 饮食义动词“吃”从产生至今,带宾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主要表现在:(一)宾语的语义类型越来越丰富,由带受事宾语发展到以带受事宾语为主,非受事宾语类型越来越多;(二)受事宾语的所指范围从食物类名词逐渐扩大到非食物类名词,食物类名词经历了“固态食物名词一固态、非固态食物名词并存一以固态食物名词为主”这样一种发展轨迹。
  • 外国人了解中国的窗口 中国人沟通世界的桥梁——精心打造的品牌杂志《汉语世界》
  • 《古汉语研究》封面
      2009年
    • 04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