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绿谷:让中医药创造生命奇迹
  • 地球不堪重负人口大爆炸
  • 1987年7月11日,南斯拉夫的一个婴儿降生,被联合国象征性地认定为是地球上第50亿个人,并宣布地球人口突破50亿大关,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UNEPA)倡议这一天为“世界50亿人口日”联合国人口基金决定从1988年起把每年的7月11日定为“世界人口日”,以提高人们对世界人口问题的重视。
  • 用问题去撞击思想
  • 《科技中国》和北京大学医学部联合主办的“医学与人”论坛,搬出一些问题的“砖头”,我们并不热衷在上面铺陈知识的饰物,更不企图盖一所答案的大厦,而是在意用问题去撞击思想。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发表在本期主题“医疗改革和医学目的”中的文章,保留了讨论者语言的原生态,以免知识以它笨拙的逻辑遮掩片言只语中思想的闪光。
  • 霍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讲述“宇宙的起源”
  • 我们为何在此?我们从何而来?2006年6月19日,在人民大会堂2006年国际弦理论会的开幕式上,世界著名科学家、剑桥大学教授斯蒂芬·霍金作题为《宇宙的起源》的报告,尝试回答这两个已困惑人类数千年的难题。
  • 宇宙的起源
  • 根据中非Boshongo人的传说,世界太初只有黑暗,水和伟大的Bumba上帝。一天,Bumba胃痛发作,呕吐出太阳。太阳灼干了一些水,留下土地。他仍然胃痛不止,又吐出了月亮和星辰,然后吐出一些动物,豹、鳄鱼、乌龟、最后是人。
  • 治理中国农业污染刻不容缓
  • 目前,我国农业污染已严重影响水体、土壤和大气的环境质量,且日益明显和突出于工业污染。而对于农业污染,虽然有些地区结合区域具体情况出台了一些相关条例、措施,但由于对问题的严重性认识不足根本无法弥补现有环境管理政策的结构性缺陷。另外.我国大部分地区的农业活动还没有完全纳入环境管理之中,在某种程度上,对其防控政策、措施缺乏整体认识和系统建构。 对农业污染的防控,不仅关系到农业及区域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也关系到国家“三农问题”的解决,关系到国家的生态安全与社会稳定及发展。为此,在近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课题组从我国农业污染的成因、危害、防控中存在的主要问题、相关国际经验等方面进行了探讨与研究,并针对我国农业污染的现状提出了相应建议。
  • 国内动态
  • 中国科学院学位论文网上提交系统正式启用;最新影响因子公布《细胞研究》再度成为中国最高;中美科学家宣布化石显示现代鸟类祖先是水鸟;TDK尖端技术联手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国家天文台举办张衡学术研讨会
  • 国际动态
  • 科学家们发现宇宙充满古老的星系群;美科学家称气候变化改变动物基因;日科学家发现自然免疫运行机理;以色列考古学家发现人类农业生产始于1万年前;英研究发现:儿童爱吃肉是遗传 吃蔬菜靠培养
  • 外刊
  • 印度的觉醒;间谍软件丑闻内幕;工程生物;比尔·盖茨办教育
  • 网站
  • 科学笑话网;卡默洛特妙策网;疯狂科学网
  • 书籍与科学——令人无限遐思的话题
  • 当我第一次听到《历史上的书籍与科学》这本书的名字时,心里立即泛起无限的遐想。我想起对西方文明和科学产生深远影响的古希腊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托勒密的《至大论》;想起中世纪修道院里埋头抄写着经文的僧侣们。在没有发明印刷术的年代里,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刻苦工作,不仅保存了基督教相关的典籍,也把失散的古典著作的精华保存下来;想起1430年古德堡的印刷术使《圣经》能为更多的普通民众读到,为16世纪的宗教改革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手段;想起从1543年哥白尼《天体运行论》到1687年牛顿《自然科学的数学原理》产生的近代科学革命。书籍是人类知识和智慧的宝库,塑造了人们的生活,改变了人们的生存世界。科学也具有同样的力量,而且以比之前速度更快、影响更深更广的方式塑造和改变着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今天,我们对科学的认识越来越被实用功效引导,而科学的精神和文化则被在很大程度上蒙蔽了。要想深入认识和理解科学的精神,我们必须追溯科学的源头,考察和发掘滋润科学发展的文明源泉。从书籍与科学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为认识科学(同时认识书籍)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视角。
  • 产品
  • 水陆两用车;相机雨伞;自行车的GPS;有趣的数字艺术装置;颈上冻风机
  • 医疗改革和医学的目的:科学仅加强了我们的力量,但没有加强我们的人性——“医学与人”论坛综述
  • 2005年6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所出具的课题报告《对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评价与建议》,在新浪网上甫一露脸,迅速招致网民追捧,在极短的时间里点击率节节攀高。
  • 追溯医学的目的
  • “治愈疾病,阻止死亡”的传统医学目的面临严重挑战。 寻求以高技术治疗疾病的医学模式必然导致所有国家迟早必然发生医疗危机。 人类健康取决于卫生部门与非卫生部门的合作。 没有医学目的调整,很难实现保健的可及性与公平性目标,克服医疗危机。
  • 重新探讨“医学目的”的意义
  • 西方的“医疗危机” 进入21世纪,医学界一方面以喜悦的心情回顾了20世纪医学的成就带给社会进步的好处,一些发达国家的婴儿死亡率已降到千分之五左右,平均期待寿命已延长到80岁左右,疾病和早死的威胁已大大减少。但是另一方面也揭示了一些问题,即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医学高技术的应用,人均医疗总费用上涨过猛,特别是老人的医疗费用占整个人群医疗费用的1/3。一些有识之士认为这种状况很难逆转。因为今后老龄人口在人口中的比例还会增加,医疗高技术还会发展,从而带来的医疗费用过猛增长的势头很难被扼制,这样就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以美国为例,医疗费已占GDP的14%,这就首先影响了工业成本,会影响美国工业与其他国家的竞争力;另外由于基本医疗被认为是一种福利,或是基本人权,凡是进步社会总要对赤贫或脆弱人群(老人、残疾等)给以一定救济补助以体现社会公正,由于医疗费用高涨,这种补助金也飞速增长,这种补助金来源于税收财政,于是造成纳税人的不满意。同时总会有一部分人,即没有达到赤贫,也不能享受救济补助,又买不起医疗保险,在美国有近3700万人没有被医疗保险覆盖,不能享受基本医疗保险的基本人权,
  • 医学不能拜倒在科学的脚下——专访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陆广莘
  • 八十高龄的陆广莘教授满头黑发,看上去也就60岁,但他没有言必称养生,总说“爹妈给了好身体”。在“医学与人”论坛上他谈锋很健,条分缕析地把自己的观点阐释的鲜明而独到。论坛时间所限.无法充分展开,会后.本刊记者拜访陆老成此专访文章,希望能恰当的呈现这位中医老人的思想原貌和理论深度。
  • 不能让市场成为配置医疗卫生资源的基本力量
  • 进一步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在过去的20多年里,中国医疗卫生体制的方方面面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革。首先是医疗保障体制,中国过去通过农村合作医疗,城镇劳保医疗和工费医疗,使得中国90%的老百姓都进入到了这种制度化的保障体系中,但现在这个保障的覆盖面大幅度下降,从广覆盖下滑到只是部分覆盖。其二是医疗服务体制,从组织结构,运行方式和目标都发生了全面的转向。过去我们医疗服务机构目标很单一、很明确,就是服务于老百姓健康,服务于社会公益事业。现在我们医疗服务机构目标也很单一,就是获取利润。私人机构是这样,公立机构也是这样。从组织运行方式上,过去是严格的政府管理,执行政府计划,现在基本上是照搬企业改革的所有做法。其三是药品体制从计划管理走向全面市场化,过去无论是生产还是流通,包括价格都是有政府管理的,现在全部放开,生产什么,怎么生产,怎么流通,全部交给市场进行管理,
  • 医疗改革要给人民提供更多的选择
  • 大政府和小政府 这两年对改革的议论很多,主要就是围绕着“公共品”供应不足的问题。而引起议论的公共品基本就是卫生和教育这两块。去年“医改基本不成功”的判断惊世骇俗,引起了全社会的一场大讨论。我对解决问题的办法是要“强化政府责任”。这个提法是非常赞赏的。在中国的语境下,人们谈论所谓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时,一讲大政府,往往就会讲强化政府的权力。而一讲小政府,往往就会推卸政府的责任。而在中国的体制背景下,政府的权力和责任并不对应。不像在有些国家,比如宪政民主国家,政府的权力和责任天然一致。因此他们讲大政府,必然是既讲大权力政府也讲大责任政府,而且首先是讲大责任政府。他们讲小政府,也就是比较倾向于市场解决问题的那些人,既讲小权力政府也讲小责任政府,而且首先是讲小权力政府。政府的权力不能大,人民应该有多一点自由,政府的责任不能小,人民应该享受更多的福利和公共服务。两者之间如何取舍?这就是他们所面临的问题。
  • 历史地评价中国医疗改革
  • 如何评价中国的医疗改革 中国的医疗改革并不是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失败的一塌糊涂,实际上,它至少带来两方面的积极影响。一方面是我们的供给能力提高了,但并不是说可给性提高了。就是说,我们能够提供这样的服务,但是这种服务能够服务多少人,服务哪些人,服务到什么地方,这可能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总体水平还是提高了。第二是医疗机构微观效率提高了,不同层次,不同种类的医院如三级医院、二级医院,公立医院、私立医院、民营医院效率都提高了,但存在的问题就是不平衡,有些医院提高的效率快些,有些医院提高得慢一些,因为效率运转的不平衡,最终就表现为患者对服务不满意,看病难和看病贵。但对看病难我体会不深。讲一个我在美国的例子,我孩子发热,去看医生,医生说要预约到下周四才能看病,从当天到下周四要一个星期,到下周一的时候热就退了,实际上不用看病了。而中国目前看病到医院,当天都能看病,并不是很难。中国的看病贵主要的原因是医疗资源分布不合理。
  • “上医医国”与“人文医医”
  • “医医”是讨论的正题 在此次论坛讨论中,听到许多人提到古语“上医医国”,并以此赞誉中医,其实并不贴切。因为“医国”者指的是政冶家,而不是治疗躯体疾患的医生。正像古人还有一句话,谓之“缘医以知政”,也只是一个类比,是说借助冶疗躯体疾患的医学道理与方法,可以知道应该如何治理人类社会的问题。例如古代医学认为脉道不通,可使气血郁滞,并由此引发种种疾病;社会也是如此,商品需要流通,经济才能繁荣。所以首先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使用概念要准确,不要“之乎者也”地引经据典,似乎很有学问,其实风马牛不相及。
  • 中国的卫生政策和健康保障向何处去
  • 卫生部成了光管治病的政府部门 什么是“卫生”?据《辞海》诠释:古汉语的“卫生”指的是“养生”之道,其涵义与如今作为专有名词的“卫生”实际上相距甚远。所以我怀疑,现代意义上的“卫生”这个词是在现代汉语发展过程中从日本引进的。我们再看看英语,“卫生”不就是“Health”——“健康”吗。也许,“卫生”这个词把我们的思想搞糊涂了,卫生部成了光管治病的政府部门,实际上成了“医疗部”。这是一个误区。而真正意义上的卫生部,应该是“健康服务部”。
  • 健康管理:健康与医疗服务模式的变革——访爱康网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裁张黎刚
  • 一直以来,大家对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议论不休:“全国人民上协和”,导致大医院人满为患。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种被称为健康管理的服务在民间悄然流行。据了解,健康管理服务在国外发展得比较成熟,对降低一些国家整体医疗费用的支出功不可没。那么,健康管理服务在我国现状如何?对医疗机构又意味着什么?对此,我们专访了在国内较早开展此项服务的爱康网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裁张黎先生。
  • 抗癌的细菌
  • 想象一下,有这样一种神奇的细菌,将其注射到血流中,它会自动运行到肿瘤的位置,然后释放出一种杀死癌症的化合物。这正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UCB)和旧金山分校(UCSF)已经在做的工作。
  • 合作进化的简单规则
  • 所有生物系统的根本机制之一是合作。人类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建基于推进合作的机制之上。在非组织化的人群中,自然选择优先欺骗者。而在组织化的人群中,自然选择可能会优先合作者。最近,Hisashi Ohtsuki及其同事对此开展了图形模拟实验研究后,发现了一个简单而有趣的规则。他们的报告发表于5月25日的《自然》上[1]。
  • 大脑胶质细胞——潜在的远期记忆体
  • 神经组织主要是由神经细胞和胶质细胞组成的,其中神经细胞与胶质细胞的数量比例约为1:10。由于难以确定胶质细胞是否存在与神经细胞同样的突触神经递质功能.因而其可能存在的信息传导及储存功能长期以来一直被学界忽略。在经历了4年多的努力后,中国科学家揭示了胶质细胞的这一奥秘。
  • 抗癌新时代的来临
  • 癌症是一种极为复杂的疾病,它从正常细胞产生,并逐渐影响机体内几乎每一个组织系统癌症对人类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成为导致死亡的最普遍的原因5月26日的《科学》刊载了一组有关癌症的专题讨论文章,其中回顾了癌症研究在这半个世纪中的发展,并展现出一个抗癌新时代的到来[1]。
  • 打孩子对吗?
  • 专家指出,有时,在某种特定情况下,针对某些孩子,偶尔肉体惩罚一下是可行的教育之道。
  • 几何思维是人类天生的吗?
  • 人类的知识(比如数学)是普遍共通的,还是随文化不同而变化的?语言决定了思维概念吗?人类的基本理性能力是天生的还是习得的?蒙杜鲁库(Munduruku)土著部落已成为研究这个问题的一个热点地区。
  • 野生的老鼠比实验室小鼠更健康
  • 研究人员发现,生活在下水道和农场里的老鼠要比那些在干净的和经常消毒的实验室里生活的小鼠免疫系统更健康。莫非真应验了那句俗语,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 海王星轨道上的特洛伊小行星
  • 6月15日,美国卡内基研究所地磁部的研究人员在卡内基研究所网站上报道了海王星特洛伊小行星的发现,海王星跟其姊妹星木星一样,在其轨道上具有特洛伊小行星的浓厚星云,而且,这些小行星很可能来源相同。现在,已知的海王星特洛伊小行星的总数达到4颗。
  • “红旗”启示录——美国军事演习的专业性和真实性
  • 演习是一种常见的军队集中训练形式,经常采用敌我对抗的形式考查和训练部队在复杂条件下的作战能力,对提高部队的实战能力非常重要。然而,长期以来,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军队的演习包含了太多的人为指导因素,演习的过程和内容表演味太浓,因而更像是演戏。在2006年5月9日的解放军报上的一篇名为《演习搞成演戏会导致国破家亡》的评论文章引起了国内外军事专家的普遍关注。就这篇文章的标题而言,在解放军报这样的军委机关报上出现是相当罕见的。6月20日,解放军报再次在头版上刊发了一则名为《切实把训练摆在战略地位》评论文章。这一切都表明,中国军队正在经历一场思想上的全面变革,从最高统帅机关到各作战部队都在以更加务实的态度来面对挑战,更加注重军队实际作战能力的建设,不再盲目自信,也不再妄自菲薄。
  • 水:生命的魔法师
  • 水是生命之源。这并不仅仅是诗人的浪漫咏叹。研究表明,水对生命体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越了单纯的化学意义。水,就是把没有生命的化学粉末变成生命体的魔法师。今天.人们仍然在探索对于水的终级理解。
  • 危险的生物技术
  • 2005年,一名叫谢尔盖·波普夫(Serguei Popov)的前苏联科学家在美国华盛顿的生物研讨大会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声称他曾花了近20年时间为前苏联开发基因工程生化武器波普夫的发言一石激起前层浪,不少科学家对他的话将信:埒疑。今年三、四月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杂志刊登了长篇封面文章.提醒人们生物技术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犯罪分子用来操纵生命过程,甚至用来影响人类的行为。
  • 颅骨面貌复原术可靠吗?
  • 你可能听到过不少法医从颅骨复原出人像帮助破案的故事。颅像复原最早是1877年由解剖学家斯卡夫森(Schaffhasen)提出的,他认为颅骨的面部软组织与骨骼之间是有规律可循的,根据颅骨完全有可能复原其生前面貌。然而,从一个面目全非的骷髅,是否真能够精确地复原出死者的面貌呢?科学家现在对此提出了新的疑问。
  • 丑小鸭能变天鹅
  • 美貌并不仅仅是天生侥幸的产品,魅力可能赢过美貌。在所有的美丽秘诀中,最为重要的是找到自知之明。
  • 经济学家“臆造”的动物世界
  • “动物世界”这个词组最早意味着一个老少成宜的电视节目,是以真实的“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来吸引观众的。因为有了“动物世界”,部分中国人在“吃肉吃不够,动物就是肉”的年代提前培养出了对动物的兴趣乃至感情。近些年来,世风渐从吃肉上瘾转向减肥上瘾,“动物世界”也从一个频道的一个节目变成了所有频道必备的重头戏。然而,就在这个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可以随时随地看见“动物世界”的新时代,一个无处不在却又查无实处的“动物世界”反而却逐渐形成——这个“动物世界”在非“动物世界”的电视节目以及杂志、报纸上随处可见,通常源自经济学家的“自主创新”。
  • 堕胎权到底是谁的权利
  • 美国密歇根州的一个电脑程序员不想当爸爸,于是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其女友。谁知女友不顾他的反对,私下将孩子生了下来。这位电脑程序员一气之下,在“国家男人中心组织”的帮助下,向法院起诉,理由是法律在生育权利方面存在歧视男性的现象。他认为女人怀孕之后,可以选择生下孩子,也可以选择堕胎。可是,作为孩子的父亲,男人却没有选择的权利。法院最终判决这名电脑程序员必须每月向其女友支付500美元抚养费。(《男性生育选择权在美引发争论》《参考消息》2006年3月21日第6版)
  • 主要国家防控禽流感措施比较
  • 自2003年3月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H5N1在亚洲出现以来,到2005年底为止,禽流感的阴霾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扩散到全球范围。更令人不安的是,禽流感病毒也能感染人类,截至2006年3月24日,全球确认感染禽流感的人病例累计达186例,死亡105例,一半以上的禽流感患者死亡。我国累计发生16例,有11例死亡。
  • 1956年:胡先骕“朽”木逢春
  • 科学新政——“双百方针” 1956年4月20日,在供高级干部阅读的《参考资料》上转载了苏联《真理报》4月10日的消息:“苏联部长会议通过李森科辞职照准”。路透社则报道说“李森科1948年8月在生物学大会上批评了和他不同的学说,有一些著名科学家被解职,若干研究所关门了。任何批评他的人都被称为唯心主义或反动者。李森科把他的理论应用到扩大粮食生产运动中,在像西伯利亚这样的荒地上种了几十万亩麦作物,所根据理论是寒冷环境会产生可以适应这种环境的品种,这计划显然失败了”【1】。
  • 谦和淡然至诚至信——访原北京大学校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陈佳洱
  • 哈佛大学教授霍德华·加德纳研究指出:“在不同领域,不同行业,人们取得成功所需要的才能和智慧是不一样的。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一种或几种才能”而陈佳洱就是这样一个可以在不同领域都能做到游刃有余的人。他是两院院士、物理学家加速器方面的权威,他曾是北京大学的副校长时,领导组建了北大新技术公司(方正集团前身),并实行优秀教师破格晋升制度,开北大之先例;他后来又成为了北京大学的校长,组织了北大百年校庆:他也曾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主任,掌握着科研项目的经济大权。陈佳洱还有一个特殊身份,他是我国著名的现代儿童文学的先驱者和奠基人之一,陈伯吹先生之子。在这些浓墨重彩的辉煌背后,陈佳洱给我的感觉只是一个温文儒雅的学者,没有一般成功者的盛气一一与他交谈时,他的笑容中甚至总带有一些谦恭和羞涩,并且总是不忘提到与科技相关的人文科学也许正是这种气质,使他非常善于与人合作,在他的周围总是能够团结起一批人,年轻的、同代的,年长的人,形成一个强有力的集体。这也正是他能够在这数十年间,肩负如此重任而又能取得如此多成绩的原因之一。
  • 从制度上提高院士选举质量——访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周炳琨院士
  • 2006年6月,中国科学院第十三届院士大会召开。《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修改成为了本届院士大会的重头戏,也是舆论关心的焦点话题之一。如何正确解读《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的修改,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周炳琨院士。
  • 定慧双修:探索中医药产业发展之路
  • 中医药产业现状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各产业都获得了迅猛发展,各行业都出现了过百亿的旗舰式企业,形成行业领袖,引领本行业发展;形成自身行业的经济模式,发展逻辑极其清晰,企业或行业自身获得了可持续发展的态势,形成了良性的产业生态系统。但与此同时,中医药产业的发展却不尽人意,出现以下现状:
  • 做中国最受信赖的合作伙伴——专访日立(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塚田
  • 日立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可能还停留在20年前动画片“铁臂阿童木”前后的一句广告语,但它在世界的触角之广已大大超乎我们的预期,日立于1910年在日立市成立,现在在全球拥有932家集团公司,员工超过43万人。
  • 绿谷:让中医药创造生命奇迹
    地球不堪重负人口大爆炸
    [编读往来]
    用问题去撞击思想(陈越光)
    [特别稿件]
    霍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讲述“宇宙的起源”(李津)
    宇宙的起源
    治理中国农业污染刻不容缓
    [动态与信息]
    国内动态
    国际动态
    外刊
    网站
    书籍与科学——令人无限遐思的话题(樊春良)
    产品
    [主题文章]
    医疗改革和医学的目的:科学仅加强了我们的力量,但没有加强我们的人性——“医学与人”论坛综述(王冠丽 杨海燕)
    追溯医学的目的(杜治政)
    重新探讨“医学目的”的意义(彭瑞骢)
    医学不能拜倒在科学的脚下——专访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陆广莘(王冠丽)
    不能让市场成为配置医疗卫生资源的基本力量(葛延风)
    医疗改革要给人民提供更多的选择(秦晖)
    历史地评价中国医疗改革(魏来)
    “上医医国”与“人文医医”(廖育群)
    中国的卫生政策和健康保障向何处去(唐钧)
    健康管理:健康与医疗服务模式的变革——访爱康网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裁张黎刚(李天玲)
    [前沿与博览]
    抗癌的细菌
    合作进化的简单规则(米雪)
    大脑胶质细胞——潜在的远期记忆体
    抗癌新时代的来临
    打孩子对吗?
    几何思维是人类天生的吗?
    野生的老鼠比实验室小鼠更健康(紫焉)
    海王星轨道上的特洛伊小行星
    “红旗”启示录——美国军事演习的专业性和真实性(孟繁泉)
    水:生命的魔法师
    危险的生物技术
    颅骨面貌复原术可靠吗?
    丑小鸭能变天鹅
    [政策与评论]
    经济学家“臆造”的动物世界(苏杨)
    堕胎权到底是谁的权利(乔新生)
    主要国家防控禽流感措施比较(曹燕 周萍)
    [人物与事件]
    1956年:胡先骕“朽”木逢春(樊洪业)
    谦和淡然至诚至信——访原北京大学校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陈佳洱(张伯玲)
    [专访]
    从制度上提高院士选举质量——访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周炳琨院士
    [医药]
    定慧双修:探索中医药产业发展之路(吕松涛)
    [专题]
    做中国最受信赖的合作伙伴——专访日立(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塚田(王冠丽)
    《科技中国》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技术部

    主办单位:中国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

    社  长:王元

    地  址:北京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9号华普花园c座905室

    邮政编码:100007

    电  话:010-84094225

    电子邮件:kjzg@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3-512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5262/n

    邮发代号:82-880

    单  价:32.00

    定  价:19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