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含笑花》 > 2016年第01期
  • 卷首语
  • 沐浴着新年的第一缕阳光,我们迎来了2016年,万象更新,春潮涌动,新一期《含笑花》又与大家见面了。清晨,站在河畔,透过柳枝看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不停歇的河水,顺着蜿蜒的河道奔向远方,心中总会有无限感慨。为汇聚更大的力量,为得到更大的发展,河水的终极目标定然是融入大江大海。然而这一路并非易事,在河道宽阔的地方,河水可以从容不迫、舒心地流淌;一旦遇到河道狭窄,前方又有阻碍时,它就得蓄积所有的力量去冲破阻碍,于是河水一浪又一浪地拍打着河堤,一波接一波地助推着向前冲,为了梦想可谓义无反顾。
  • 封枪
  • 廖天根是野竹凹大队的民兵营长,又是远近闻名的猎手。说是猎手,也不完全准确,因为他不靠打猎为生。严格地说,廖天根还是个社员,得听从麻老岩的安排。每天天麻麻亮,麻老岩那破锣似的嗓子一喊,他就得和其他社员一起,拿起农具下地干活。那时许多男社员都是猎手。当然,都是业余的。人们太穷了,一年到头见不到一点荤腥。要是哪天收工稍早,就有人不顾疲倦,跑回家拿鸟铳进山。有的更是不嫌碍事,下地干活都带上鸟铳。然而,很多人羡慕廖天根,他手上的家伙太棒了。廖天根用半自动步枪——公社武装部发的。
  • 征文启事
  • 回顾"十二五"辉煌成就,展望"十三五"秀美蓝图。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和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云南重要讲话精神,激发和鼓励广大干部群众积极投身"十三五"建设中,特举办此次征文活动。一、征文主题征文围绕"十二五"以来文山州社会经济发展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从不同侧面用精彩文字记录亲历亲见的动人故事,讴歌改革开放,讴歌美好生活,传递正能量,宣传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
  • 极限
  • 天开始放亮了,又是一个无眠之夜。廖若辰从电脑前抬起头望望窗外,顺势伸展一下已近僵硬的脖颈和腰椎。初夏的清晨依然凉意颇浓,再加上一夜的雨水,空气中溢满了潮湿和冷气。他起身去卧室,从衣柜里胡乱拿了件较厚些的上衣披在身上,重新回到电脑桌前,点燃一支香烟。看着电脑桌面上刚刚完成的那份调研报告,廖若辰的心里感觉不到一丝丝的轻松。自踏入某局的大门,为了按时完成领导布置的讲话稿、工作汇报、工作计划、工作总结以及名目繁多的调研课题,十余年来,他都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次在通宵达旦地赶写材料了。
  • 我们都年轻
  • "阿光,看着你找到了幸福,我真高兴,真心祝贺你……"婚礼上,阿光读着敏儿的祝福,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里隐隐作痛。那年秋天的雨,淅沥缠绵,一连下了好几天,让人压抑。那些日子,阿光心情微妙而复杂,好几次约敏儿都让他大失所望,要么说太忙改期,要么莫名其妙关机,无法联系。阿光和敏儿是同学羡慕的一对,高中三年同班同桌,除了学习,生活上也相互关心,青春年华,激情飞扬,你看我我看你,百看不厌,双方心里都有那个意思只是没有点破而已。高考时相约报考省城的警校,并且双双考取。
  • 养女
  • 男人和女人结婚好几年了,也没有生孩子,看了不少大夫,吃了不少汤药,都没有效。后来,女人和男人商量决定抱养一个孩子,于是就有了叶子。最初的几年里,男人和女人整天提心吊胆,怕叶子的亲生父母后悔把孩子送给了人,找上门来要孩子。所以一看见眼生的人来村子里,他们心里就发慌。日常呢,也生怕别人看出什么破绽,所以对叶子比亲生的还要亲。有一回,邻居家的妇女闲聊时跟女人说,你们家的叶子长得一点也不像你们两口子。
  • 伤心的村寨
  • 七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正在闷热的办公室里编辑稿件,收发员敲门进来,递给我一封信。我以为又是通讯员的自由来稿,就顺手扔在一边,直到快要下班,才撕开信封,抽出信笺,一字一句地读起来。原来,这是一封要求点歌的书信,字迹潦草,写得很长。写信的人把为什么要点歌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特别详细。信里充斥了美好、无奈、绝望和释然等情愫。看完书信,思绪良久,我决定作为专题节目,安排到《今日夜话》栏目里播出。下面,就是点歌人躺在病床上写来的书信——我叫陶瑞,是个刚从一段失败婚姻中解脱出来的年轻人。
  • 寻宝
  • 要问小镇上谁最想发财,一定有人趴在你耳朵上告诉你,是镇东头的吐孙江。不能让吐孙江听到,听到了,他是要骂人的,骂得难听不说,而且很难缠,就像一不小心踩到牛屎了一样,你走到哪里他就跟着骂到哪里,你回家了,他就站在你的家门口骂,什么时候骂累了骂够了才算完事,不然你想甩都甩不掉。吐孙江年龄不大,四十刚出头,可长得老气横秋,一脸褶子就像麦子地的垄沟,很均匀地遍布在他的脸上。其实,在小镇想发家的人有不少,可是没有一个人像吐孙江那样,想发财都快想疯了。
  • 南利河大峡谷纪行
  • 南利河大峡谷,坐落在中越边境的富宁县木央镇普阳村委会,这里不仅有享誉遐迩的普阳煤矿,而且,普阳瀑布也是文山境内不可多得的景观之一。随着南利河梯级电站的建成发电,南利河在普阳段形成"高山平湖"的景观,又为边关美景增色了许多。全长10多千米的大峡谷,碧绿的湖水、蓝蓝的天空、青青的森林,构成了独特的山水风光,是文山境内仅有的内河大峡谷。南利河又称普梅河,流经中国云南省东南部和越南西北部,是盘龙河(泸江)左岸支流。
  • 当悲伤汹涌成河
  • 七年间,母亲去世,大哥去世,公公去世,后母去世,妹婿去世,他们全都是以猝不及防的方式先后突然离开,让我沉沦于痛楚之中无法自拔,几乎崩塌,整夜整夜地心痛到天亮。我以为如果换作别人也会如我这样,更何况我本就是深情的人。直到有一天,我真的倒下了,经年累月强大的悲伤把我的内心和身体都击倒了。我躺在床上,没有力气起来上班好几天了。我的手发抖,舌头僵硬,出现幻听,我担心自己是否撑得到天亮,正考虑是否要叫急救车。
  • 石山茶意浓
  • 邂逅石山缘于一次采风活动。石山农场地处滇、桂、黔三省交界。它拥有土地总面积4万余亩,土地肥沃,适合于茶叶生长,现在场内主要种植茶叶与柑橘。这里山峦连绵起伏,茂密的森林郁郁葱葱,古树参天,虫鸟啁啾,山涧雾气弥漫,犹若仙境。我们一行在石山农场管委会张主任的引路下来到了茶厂加工区。在茶厂加工区我们一边认真听取张主任对石山茶的介绍,一边认真地品尝石山茶。
  • 蘸水情结
  • 父母要进城赶个闲街,说好中午到家里吃饭,我老早就忙开了。菜饭好弄,精力大部分用在做蘸水上。我知道一顿饭,魂都在这个蘸水里,桌上即使摆着再多的菜,如果蘸水做得不好,菜肴就容易暴露烹饪中不易掌握的口感缺陷。做蘸水,最关键的是辣椒要选得好。在老家,父亲选择做蘸水的辣椒要个儿细长,个头均匀,色泽鲜红,无斑点,这样的辣椒可以说是辣椒中的优等品。有一次姑妈见父亲做蘸水的辣椒,心疼地说,这么好的辣椒你也舍得吃?
  • 麻栗坡诗笺(组诗)
  • 麻栗坡我总想起那一片无风的丛林如笋的山岩披满春天的绿荫有一座山因浩荡如风的青春和热血倾注而成为千万人魂牵梦蒙的乡愁如果用四千年前的大王岩崖画图腾前仆后继的大黑山巅雕像悲壮青春无悔的磨山陵园英灵无声的泪水是最嘹亮的语言。南温河迤逦远去大黑山巍峨雄起边境线上耸立的不只是血性的山岗还有挺拔丛林的云杉木棉秀拔山坳的茅竹芭蕉这些根系血土的植物曾在硝烟弥漫的岁月眺望星空当弹道飞划生命涅榘的流星沉默的山岗呼唤十五的月亮辉映血染的风采凯旋在子夜。
  • 生命体味(组诗)
  • 文联偶得——主编文学刊物《含笑花》感悟在一个偶然又必然的日子《含笑花》以一种独特的风姿绽放于彩云之南的三七之乡绽放于人们心里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结束一种历史开始一种追求探索和奋进求变和求新是你身影的基本构架荆棘和苦难是必不可少的内容鲜花和掌声是旅程的装点十余个春秋逝去曲折之旅磨砺着意志有个信念越来越坚定明晰即便喉咙干涸得发不出声音也不能丢了精神食粮这东西。
  • 回阿倮那安(组诗)
  • 乡音,被叫醒有的声嘶力竭,有的低郁嘶哑有的尖锐高亢,有的轻声细语仿佛谁都只管自己。混乱、嘈杂互不相顾。任自放声,自得其乐鸭子应该还在圈里鹅,在院子里。鸡有的在地上,有的在梁上有的在窝里。一对燕子并列在窝边的竹竿上不同的音调。不同的音域它们是在高歌,是在合唱但我宁可相信,它们是在叫喊它们肯定分主叫、辅叫肯定还有领叫这么热悉,我却辨不出次序了。
  • 给母亲(外二首)
  • 有一个乳名总在故乡的老屋经常被母亲漫不经心地喊起有一条小路总用一种怀乡的形式经常绵绵不断地延伸到母亲的那头这时,我仿佛又听到了那石磨的声音看见了磨盘周身汩汩溢出的乳汁想起了母亲亲手点好的水豆腐因为,只有这道佳肴让我百吃不厌越盖越高的城市建筑让我在层层升高中远离了母亲赤足触及不到泥土想吃母亲点好的水豆腐就成了我亲近故土的一种方式站在城市的楼顶我,多想把我的双目替换下母亲遥望远方的昏花泪眼我,多想把我的身体变成支撑母亲蹒跚行走的拐杖我,多想用我一双单薄的手抚去母亲满脸的沧桑因为,母亲是我生命的源采因为,母亲是我生命的全部沐浴着母亲苦成的汗水我愿把根深植于沉默的大地陪伴母亲厮守田园的一生。
  • 我的爱情苦中飘香(外二首)
  • 又是一包早春二月的女儿茶需要什么样滚烫的语言才能够将你浸泡日月之精华,山水之灵秀我相信每一片茶叶都是经典情歌破二月的暖风四处传唱素手纤纤,一片茶叶躺在掌心温柔又浪漫我相信一首诗歌的诞生源于它透骨的清香去年的春天在沸水中沉浮记忆的幽谷里,往事如兰静悄悄地开夜深深,雨蒙蒙时间被雨点挤压得无法上升而今夜,我的爱情苦中眠香辽阔无边的思念骑着月光的白马一路风霜。
  • 流过心间的画意诗情
  • 三月的风沁人心脾,洗涤落满尘埃的心扉;三月的阳光温和灿烂,点燃放飞的逸致闲情;三月的薄雾亦真亦幻,触动每一根遐想的神经。三月,亲近薄竹山,每一寸肌肤都得到洗涤,每一颗心灵都得到净化和升华。应朋友之邀,我有幸走进了文山薄竹山浓郁的世界,绿色的海洋,去感受薄竹山花草树木赐予的力量,去体会薄竹山的画意诗情缓缓流过心间。清晨,车子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缓缓驶向薄竹山。
  • 牵挂
  • 距离上次慰问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由于常常牵挂,最近我的脑海里总是闪现着一个人的身影,她是我挂钩的贫困学生小赵。既然心中有所挂念,我便索性决定前往探望。我所挂钩的这户人家情况确实特殊,小赵的父亲原是镇中心校的音乐教师,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直到40多岁才跟小赵的母亲喜结连理,小赵3岁那年,赵老师就撒手西去。小赵母女俩相依为命,一直住在学校的一格虽然是砖混结构但却阴暗潮湿的房子里。
  • 回馈大自然的恩赐
  • 五月的天空阳光和煦,闲云散游于天空,日光倾泻,大地留下款款热情。在通向文山市老君山山脉的最高峰——薄竹山山顶的道路上,载着文山市90多名在职大学生村官和各单位团委书记的五辆中巴车,在蜿蜒的弹石路上慢慢地行驶。一座又一座的山峰,被抛在车后。阵阵清凉的风由车窗贯入车内,即便带着些许的灰尘,也丝毫没影响这些年轻人奔向大自然的热情,任由它拂去汽车的轰鸣。"我们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拥抱时代;我们是初升的太阳,用生命点燃未来……"不知是哪一辆车里,轻轻地飘出了团歌。
  • 池塘清清
  • 河流绕过村庄,河水清清,波光粼粼,几个放学的孩子早早来到这里,卷起裤腿,弯着腰,跑到河里捞虾摸螃蟹,不时发出惊呼,有个男孩一只手在水里按着螃蟹,另一只手招呼同伴快拿家什过来。这个有河流流过的村庄,在离我家20里远的地方,经常有雾笼罩,叫雾路者。我总以为,有河流流过的村庄的孩子是幸福的,甜蜜的,我无时无刻不羡慕着。这使我想起了我们的村子以及村子里的池塘,想起了我的童年。
  • 站在老山之巅 向英雄致敬
  • 记不清有多少回,我独自站在老山之巅,看天地静默,白云悠悠,心中充满无限感慨:那远去的历史啊,就像一串长长的项链,每个昨天,都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被时间捻得温暖发亮,无声地诉说着,曾经的沧海桑田。你可以悲伤,可以欢笑,却无法停留。不能走出历史,就不能创造未来!翻开老山的历史,留在记忆中的,是血泪,是仇恨,是恐惧,还有刻骨铭心的创伤!可是这一切,都已被岁月的手,收进历史的盒子,封存在时间深处,不再碰触。溪水依然清澈,小鸟依然歌唱,树木依然葱茏,花香依然绽放!
  • 走进书籍 品读人生
  • 人到中年,却愈发地怀念儿时捧着一本书,就能一天读到晚的情形。那时,如果得到一本新书,总是狂喜好几日,新书散发的淡淡书香,总能让人深深的迷醉。那些肆意遨游书海的岁月,在儿时的心里种下了一颗颗种子,最后长成参天大树,树上结满了真诚、善良、坚强……如今,世事的纷扰,想走进书中,与作者对话,感受作者的喜怒哀乐,领会发人深省的哲理哲思,洗涤蒙尘已久的心灵,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总感到焦虑,害怕时间一天一天的逝去,人一天一天的老去,却依然没有找回失去了的那一片阅读的乐园。
  • 杜鹃花语
  • 在生机盎然的春天,牵着薄薄的白雾,沾着丝丝的寒气,我开始了一天的香坪山之行。大家都很兴奋,摄影爱好者拿着心爱的相机,把风景定格,其他人捕捉山水的瞬间,抓住闪动的灵感。拂面而过的清晨气息,清新凉爽。树木的新芽昭示着生命的坚强与博大。大家的愿望是赶早到香坪山顶看日出,可刚行驶至半路就看到太阳从东方喷薄而出,朝霞铺满天空,远方黛青色的山脉朦胧而又静美,清晨特属的清新萦绕出希望的力量,到处都蕴育着生活的恬美与淡定。
  • 人生亦如茶
  • 往昔的我,偏好喝白开水,一是觉得方便,想喝立刻就能喝到;二是觉得白开水淡而无味,喝着可让自己心性平和,免生挑剔之心。可不知从何时起,我在妻子慢慢地"引诱"下喝上了茶。妻是个喝茶的"行家"。每每清闲时,她便会泡上一杯香茶,或普洱、或龙井、或碧螺春、或兰贵人、或生茶、或熟茶……慢慢品味,自我陶醉。此时,一股股清香,沁人心脾,贪婪的我,就会闻上好一阵子。在这样的环境久了,特别是看到妻子那陶醉其中的神情,我竟突然萌生了一种想要喝茶的冲动。于是,在妻子的"引诱"下,我也慢慢学会了喝茶。
  • 爱在叙述中聆听
  • 我有这样一位母亲,她朴实、勤劳、贤惠、坚强,让人倍觉温暖,她是众多平凡母亲中的一员。就是这样一个她,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用柔弱的双肩扛起一个家,撑起两位儿女的未来。记忆中,与母亲待在一起的时光并不多,我上中学那会儿便开始在学校寄宿;上大学时去了更远的地方;毕业后则留在了外乡工作,只有逢年过节时回家。印象中的母亲几乎没有出过远门,最近,她的腰椎、颈椎的老毛病又犯了,到我工作的地方做治疗,那天去车站接她,远远便看见她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候车室一个角落里,那一幕让人看着不免有些心疼。
  • 守望
  • 那是发生在今年春末夏至的事情了。那天我随领导一行人来到小阿纽村开展"四群"教育实践活动,这是一个比较偏僻而又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晚饭过后,闲来无事,我便披上外套,带上相机出去,沿着来时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登上小阿纽村绿树成荫的小山坡,欣赏乡村美丽的日落景色。夏日的傍晚,小阿纽村的风景像一幅瑰丽的油画。残阳如血,晚霞似火,把天空装饰得金碧辉煌,像传说中美丽的天宫一般金光闪闪,锄禾而归的村民,打着响鞭的牧童,匆匆赶着牛羊回村庄,把小阿纽村勾勒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道美丽的风景深深将我吸引,我急忙抓起随身携带的相机,按下快门,记录下这幅美丽的乡村油画。
  • 温润与灿烂(组诗)
  • 等待灵魂的邂逅微光阑珊忽明忽暗隐隐绰绰跳动的是微尘是光影是无人问津的世界小小的世界安然地呆在僻静之所尘埃悬浮着光影恍惚之间于静态中于动态中层层叠叠林林总总似无中生有亦了然成空步履来来往往人流熙熙攘攘角落观赏纷繁复杂的人间百态偶尔经过一个眼神的余光你打着空洞的幌子蒙蔽了世人的眼光安谧的一隅静默等待一个灵魂的邂逅延伸思维的千奇百怪。
  • 春意(组诗)
  • 春雨清晨微光一场透雨,姗姗来迟绿叶春草在经年的渴望中洗涤了心情站在高处穗望桃花的妩媚樱桃的成热都在为这场高贵的仪式喝彩浮现出细雨青烟般的油画大地披着绿色的主题曲你注视着这个世界或静止或走动都在等待着心中那棵幼苗在这春意盎然的时节里长出温柔的新生命。布谷鸟春天,一只布谷鸟在叫唤醒我对童年的记忆背着竹篮走在田间山头把岁月交给整个村子长大后踏着城市的另一端把青春献给最可爱的梦。
  • 午后(外一首)
  • 我选择在静静的午后坐在一个拥有数十年产权的私人空间就一盏清茶翻检旧了的时光阳光如石静卧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就是现实的风也无法将其穿透光阴以窗为浮标缓缓推移像忠实的狗守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不敢开口也不敢离开我仔细搜寻记忆的碎片拼凑往事的样子谁的一朵微笑开得几至灿烂时却又弥漫开来再也无法汇聚一些漫不经心的话多年之后想起无论以何种方式解读都有可能被赋予新的意义错过了的嫁接上另一种可能以及无数种可能逃离的和追求的都在这一刻找到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结局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传来阳光开始松动我知道即将有一扇门为我打开。
  • 爱是不能忘记的(外一首)
  • 给我一个理由让我不想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不爱你……三生石上写满了我们的名字此生我真的无法忘记你有位哲人说过人从出生的第一天起活着是暂时的死亡是必然的既然生命那样脆弱活着就要活出质量活着就要有爱用爱使生命更精彩忘不了那次例行体检我身体有个部位疑似危及生命你看完体检报告伤心地哭了我说不会有事我的身体我知道你悄悄开好复查单硬是拉着我到医院进行了复查当权威结果出来一切没事你的笑灿烂如花那甜蜜的笑容里饱含了无尽的爱恋。
  • 诗尖上的早晨
  • 一 田间山野,绿林小道,空气潮湿,青草繁茂。嫩绿的草叶上,托着几颗晶莹透明的露珠在和暖的阳光下像几颗透亮无瑕的宝石,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草叶是她的温床,她在草叶上懒懒地眨着眼,偶尔,还伸伸腰,揉揉惺忪的睡眼,美关地享受清风里的舒适与惬意!同时,也用无私的爱心把草叶滋养!草叶也深爱着她——温柔多情的爱侣!
  • 走进广南(外二首)
  • 爱或不爱,你就在那里接不接受,我已经来到我一程风雨一程晴地走向你我一步摇曳一生花地走进你车流缓缓,人流缓缓我来,是一位万里跋涉的女子带着足够的心意,和一场不疏不稠的秋雨广南城,正在一朵莲花里打坐我看见你泥土之下高洁的慧根几棵垂柳,恍若故人向我轻轻摇手,一些热悉的花香穿过风。和我擦肩而过站在铜鼓广场上,马蹄井皇始庙、土司衙府,孔庙,昊天阁,都天阁江山万里,都已停靠在珠江一隅南利河的波光之上,颠来覆去的是一个王朝的箴语,此刻的句町国正夹在一册泛黄的史书里,面壁不语。
  • 恋爱桥(外二章)
  • 桥已经不在。桥归隐。我来到这里,像一个隐士。浮沉的感觉就像一把刀子,把一部分割去,留下另外一部分。那割掉的部分是不是像桥一样?我躲在光阴中吹牛聊天,是不是也会让时光割掉了天真?也许我会深深爱上那些纯真,并坐在恋爱桥上写诗,我并不是想归隐的人。我是想自己涨潮,只是我的海风一直没有吹起来。恋爱桥下一定有水,小溪水,我一定要寻找出它前身的模样,我将和喜欢的人就这样坐在那里,她眼睛里全是我爱的色彩。
  • 情丝悠悠(三章)
  • 陌上花积雪消融,桃花敲窗。春姑娘携着潺潺流水和淡淡花香悄然而至,追随着春之韵律的,除了明媚春光、和煦微风外,还有簇簇青草、枝枝苞蕾和串串鸟鸣。阡陌上一朵小花,在这春日的旋律中,摇曳着优美的舞姿,在这流淌着顽强生命的绿的季节里,尽情地绽放着自己。即使是如此微弱,也努力地向世界展示着属于自己的一份美丽。我是那一朵陌上花,初春的柳笛吹醒了我沉睡的记忆,掠过面颊的春风带来了你熟悉的气息。
  • 被灵气捕捉的风光——熊平祥摄影作品集《景随心动》阅读随感
  • 才经历一场痛彻心腑的伤感,心律不齐、内分泌失调、体重下滑,困倦、茫然及失忆一并袭来,似乎眼前的光芒都黯淡了,景色依然无常地幻化,却难于进入内心深处,任何兴趣好像都停在了某一刻。翻开熊平祥不久前由云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摄影作品集《景随心动——行走在三七花开的地方》,忆海某一旮旯处深藏的艺术品位,却豁然被唤醒。几天来,我静静地读、细细地品,那花色生香的风采、田园壮阔的秀色、时光难以停留却被捕获的印记,恰似迎面清新的凉风,撞击着我飘忽不定的思绪,知觉也就在这样的时候,欣然愿意让艺术陶冶,从而附上美妙的效用。
  • 2015年滇东文学创作年会剪影
  • 11月24日,云南省2015年滇东文学创作年会在文山举行。省作家协会主席黄尧,州委常委、州委宣传部部长徐昌碧出席开幕式并讲话。省作协副主席、《滇池》杂志主编张庆国作《文学杂志的编辑思想》的专题讲座。云南省滇东8州(市)的80余名文学刊物编辑、文艺工作者参加了此次年会。滇东文学创作年会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由云南省作家协会发起举办,每年一次,轮流在云南省滇东8个州市举办,依次针对小说、散文、诗歌等创作门类进行探讨,并评选出相应奖项。
  • 邹志云根艺作品选登
  • 邹志云,男,汉族,生于1958年12月,大学文化,高级经济师,高级根艺美术师,云南省根艺美术协会副主席,文山州根艺盆景协会主席。从青年时代下乡当知识青年开始创作根艺至今已37年,现设有个人根艺创作室,根艺收藏陈列馆,创作根艺作品其1200多件,多次参加国家级、省级、州级举办的根艺作品展,分别获得了金、银、铜奖和优秀作品展等荣誉,作品《生命圆点》、《残风岁月》,被国家级刊物《中国根艺集》选用刊登。
  • 文山州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北京一次高举旗帜继往开来的盛会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号角吹响海内海外中华儿女心潮澎湃充满希望边陲文山将与全国全唐同步进入小康思之干劲无穷信心倍增没有“三农”的小康就没有文山的小康编制实施《文山“三农”发展大规划》立足现实跨越发展情倾“三农”圆梦文山。
  • 《含笑花》封面

    主办单位:云南省文山州文联

    主  编:周祖平

    地  址:云南文山县城东风路27号

    邮政编码:663000

    电  话:0876-212204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9503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15/i

    单  价:4.50

    定  价:27.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