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诗五首(外一篇)
  • 七十岁了 七十岁了,虽然朋友们用热情和酒宴祝贺我,虽然年轻一辈的人称赞我依然康健。但是七十岁了,这似乎是人生途程上的一个车站,经过了他,就进入了衰老的暮年。七十岁了,感谢上天,我的双臂还有力量,两条腿仍然不需要手杖与轮椅。
  • 孙绳武与北大俄文系
  • 孙老于6月10日走完了他97岁的人生历程。一切都无可挽回地逝去了,留下来的只有给我们晚辈永不忘怀的珍贵回忆!
  • 纪念中国同盟会成立110周年暨《(豫报)(河南)与中国现代文化》出版座谈会召开
  • 座谈会由平顶山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伏牛山文化圈研究中心承办,于2015年12月4日在河南平顶山学院召开。与会专家学者深入探讨同盟会时期留目学生办报办刊的思想内涵与文化意义,充分肯定了秦方奇主编的《(豫报)(河南)与中国现代文化》一书史料价值与研究成果。该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 郭沫若与新文化运动——中国郭沫若研究会首届青年论坛在京召开
  • 该论坛由中国郭沫若研究会、《历史研究》编辑部主办,于2015年11月26—29日在京召开。来自国内及海外的青年学者在论坛宣讲各自论文,交流学术,激荡思想,并有资深学者现场点评,我刊及相关学术报刊的编辑人员也受邀参加。该论坛对于深入研究横跨文学、史学、政治等领域的时代巨子郭沫若,起到了积极作用。
  • 孙老,我最尊敬的长者
  • 孙老是我最尊敬的长者。他待人亲切、诚恳谦让,对晚辈充满了关怀,甚至可以说是慈爱。这样贴心的长者,我遇到的不多,一生也就遇到两三位,因此获悉孙老逝世的消息,心中非常悲痛。
  • 我们的领路人
  • 孙老孙绳武走了,九十七岁,可谓仙逝。老干部处的小谢告诉我,孙老的女儿毛毛早晨叫他吃饭时,才发现他停止了呼吸,还说,昨晚他平静地看过电视,平静地洗漱完毕,平静地上床休息,毫无征兆。推测孙老应该是午夜时分驾鹤西去的。
  • 追思我的父亲
  • 2014年6月9日是我和姐姐永远难忘的日子,前一天晚上我帮父亲洗完脚后,他坐在藤椅上看电视,我望着他的侧影,心底不禁涌出一股爱的感觉,于是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还吻了他的脸颊,吻了他的手背,他愉快地笑了……我万万没想到这几张照片是父亲最后的镜头,也万万没想到我对父亲的亲吻是最后一次。第二天早晨,我们发现父亲已经在睡梦中安详离世了。
  • 历尽沧桑人未老——我眼中的马识途先生
  • 2014年8月4日,三联生活书店在成都购书中心举办了一场不同寻常的新书发布会。所发布的两本新书题为《百岁拾忆》和《百岁追忆》,它们的作者是年届百岁的马识途先生和他一百零三岁的哥哥马士弘老人。会场场面火爆,大厅被挤得水泄不通,许多读者自发地围观了这一盛景。两位百岁老人步履坚实,登台致辞,嗓音洪亮,铿锵有力。台下时时报以热烈掌声。
  • 误会始末记
  • 大约在1978年间,我收到过钟元同志从浙江江山气象台寄来的一封信。钟元,是我女儿在江山工作期间的同事。当年他新结婚,结婚的对象,正好是我要寻找了多年的李家应的妹妹的女儿,这时候,我才知道李家应已于数年前病故。不过,在他信里,还提起了李家应,这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使我又依稀的回忆了出来,事情是这样的:
  • 毛星延安时期回忆录
  • 我刚进入“高工”(四川I省立高级工业学校)不久,看到《东方杂志》上刊有“西安事变风云人物”的照片,里面有周恩来、朱德、毛泽东。那时正上晚自习,我高声说:“这个毛泽东不是像我吗?”全班同学,不禁愕然。过了些日子,在一本刊物的内封底,用整张彩页报道延安,上面有丁玲及她带领的西北战地服务团的照片。
  • 八十年代,文学所往事
  • 谈文学所80年代三任所长 问:从打倒“四人帮”到1985年,文学所经历了陈荒煤时期、洁泯时期和刘再复时期,所长兼任《文学评论》主编,您对这三任领导的印象是什么?
  • 忆冯至先生
  • 冯至先生生于1905年,卒于1993年,几乎是整个20世纪的见证者。尽管这个世纪可能是历史上最动荡、最复杂的世纪,这位杰出诗人和严谨学者还是成为我们领域“学贯中西”的一代宗师。他在20世纪至少有过三次辉煌:20年代以《昨日之歌》和《北游及其他》两部诗集,在中国诗坛崭露头角,
  • 丰子恺的故家和往事
  • 1991年,我还在浙江的桐乡县委工作,担任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长,业余时间研究茅盾和丰子恺等桐乡籍的文化大师。尽管当时我每年因工作或者陪同客人去石门湾缘缘堂有几十次,每次都是丰子恺故居的丰桂老师接待和介绍,却忽然萌生了用文字来往向她请教的念头,于是我用写信出题目的方式,向丰桂老师请教。
  • 民国时期文人出国回国日期考
  • 民国时期,国人留学、学务考察,甚至观光旅游,莫不搭乘商船来回。当时一战结束不久,世界海运开始慢慢复苏。刚开始时,因具有适航能力的船舶较少,等待船期有时甚至要好几个月,尤以留法勤工俭学运动那两年(1919--1920)为甚,而且航期也很不规律。其后几年,因新建船只及整修之旧船急速投入,航运业呈现逐渐繁荣的局面。
  • 话剧《WM(我们)》的禁演风波
  • 2008年12月23日晚7点30分,北京朝阳剧场座无虚席,话剧《WM(我们)》拉开了序幕。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演出,这部以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四十周年的名义再度公演的话剧由八0后担纲,前来捧场的观众却多为鬓发斑白的五。后或六0后。一场被尘封了二十三年之久的戏由此联结起父子两代人的青春,这本身就极富戏剧性。
  • 姚雪垠在大别山区的文化抗战活动
  • 1941年初,在第五战区司令部所在地老河口从事救亡工作的姚雪垠被长官部借故免职,在《阵中日报》总编尹冰彦的帮助下,化名以记者的身份潜入大别山,借桂系的关系暂且栖身;当年4月,姚雪垠来到安徽省政府所在地——大别山腹心小镇立煌。却没有料到,此时大别山的政治文化形势已与他两年前来到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兼省府主席廖磊已故,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继任,群众救亡组织多遭解散或解组。
  • 小说创作:欧阳予倩被文学史忽略的另一面
  • 欧阳予倩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享有盛名的戏剧家,与梅兰芳并称“南欧北梅”,有“活的戏剧史”之美誉,田汉曾称赞说:“欧阳予倩同志本身就是中国传统戏曲和现代话剧之间的一座典型的金桥。”夏衍则把欧阳予倩列为中国话剧“三位杰出的开山祖”之一,称其为“名副其实的戏剧大师”。然而,也许正因为如此,人们忽视了欧阳予倩的小说创作。如钦鸿所言:“中国现代戏剧大师欧阳予倩一生不但创作了众多优秀的戏剧作品,而且也在小说创作方面作过若干尝试。但后者一向鲜为人知。”
  • 大学培养作家之缘起及其他——主要以西南联大中文系为个案
  • 大学中文系的方向如何定位?除培养科研、教学、编辑、出版等专业人才外,要不要培养作家?能不能培养作家?这是民国以来就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新文学在中文系教学中的地位与此相关,但问题的提出更早。至于培养作家的事,到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中文系,才渐渐酝酿而形成一个问题,并在实践上作了有益的探索。本文主要以西南联大中文系为个案,对作家培养缘起及相关问题作一些初步的探讨。
  • 上海剧艺社的市场化经营策略
  • 上海剧艺社(简称“上剧”,1938—1941,1946—1948)是孤岛时期存续时间最长、演出剧目和场次最多、艺术成就最高、社会影响最大的话剧社团,也是战后剧坛的中坚力量。在四年多的演剧历程中,“上剧”推出剧目68个,上演场次近2000场,培养了数十位成绩卓著的舞台艺术家,这些突出的艺术贡献使之成为抗战时期上海剧运的一面旗帜,也在中国话剧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 张琳,应该请入人文社“凌烟阁”
  • 2015年4月初的某一天,张琳给我来电话,气喘吁吁地说:“早春,看来我已不行了,气喘得厉害。你要保重身体!”他气喘是老毛病,我没把它当回事,只是在电话里安慰了他几句,并劝他要多下楼走走,晒晒太阳,不能总是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万万没想到,他这次电话,是向我告别,诀别14月11日,他就走了,永远地走了!我一直在等着单位老干处通知,和他家属的电话,想向他遗体告别,但我一直没等到这样的通知。
  • 柳雨生与日本的苦涩因缘
  • 柳雨生(1917-2009),本名柳存仁,雨生为其字。生前曾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文讲座教授、亚洲研究院院长、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首届院士,因其在道教史、明清小说、中国古籍等方面的卓越的研究成就而在国际汉学界享有盛誉,他的著作也屡屡在中国出版。他在1945年曾因汉奸罪而被国民政府的高等法院判处三年徒刑,1948年底出狱。他的入狱,缘于一段他与日本的苦涩因缘。而这一时期他发表的著述,用的姓名均是柳雨生。
  • 李健吾书信:致巴金、陈西禾、常风、柯灵、师陀等
  • 作家、翻译家、文学批评家、法国文艺学研究家李健吾先生的书信近日整理完毕,共计二百七十一封,多写于1973年他从干校归京后。这些写给朋友、学生、出版社编辑的书信,内容丰富,是有意义的文史资料,在结集出版之前,特选少量信件在《新文学史料》上发表。
  • 王力《龙虫并雕斋琐语》版本流变及佚文考论
  • 《龙虫并雕斋琐语》是语言学家王力的散文集,收集了作者1941-1946年问所写的小品文,分为“瓮牖剩墨”、“龙虫并雕斋琐语”(《生活导报》时期)、“棕榈轩詹言”、“龙虫并雕斋琐语”(《自由论坛》时期)和“清呓集”五个部分,1949年由上海观察社结集出版,共63篇。
  • “张恨水与重庆”研讨会召开
  • 2015年11月14日至15日,“张恨水与重庆”学术研讨会暨张恨水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纪念会在四川外国语大学召开。
  • 张兆和译作佚文考论
  • 曾为中国公学英文系高材生、拥有良好文学素养和英文修养的张兆和,在1933—1934年间翻译过一些外国文学作品。但与其文学创作一样,张兆和的翻译作品很少,也更加不为人所知。2007年6月出版的《与二哥书》,被称为“历史上张兆和作品首次完整出版”,内中却未见一篇译作。2007年7月,《现代中国文化与文学》上发表冯铁的《“寻找女性”:管理沈从文文学遗产的女作家张兆和之评价与欣赏》一文,其参考文献中提到“叔文译《执着》”,而标注的出处却又是错的。
  • 秦兆阳在《当代》(日记摘录续一)
  • 1982.1.4(星期一) 秦兆阳同志对龙世烽提供的莫应丰的新中篇《在水碾房旧址》提了详细意见,写了满满六张纸,认为此篇问题很多,要我们讨论一下如何处理。龙世烽有点难堪。他原认为此篇很好。
  • 沈寂年表
  • 沈寂,1924年9月2日出生。 1925年,一岁。沈寂,出生地上海新闸路四十六号,原名汪崇刚。父亲汪宝棠,母亲任慈惠,老家宁波奉化。沈寂排行第六,前有三姐二哥。沈寂出生那年,父亲已四十六岁,是“老来得子”。父亲十六岁到上海,在码头当扛工,后成为领班,遂在北京路庆余里独立开办棉花商行“馀丰花号”,又租新闸路开设“汪宝记花袋号”,出售大小花袋布。楼上用作居住,有佣人、厨师、车夫,家道殷实。
  • 编后记
  • 辞旧迎新,最是追忆往事、展望未来时刻。 都说北京朝内大街166号是一道人文风景,的确,在我们工作的这座灰色大楼里,半个多世纪以来有多少前辈先贤与中国文学事业的发展息息相关、荣辱与共,几年前本刊编委王培元撰写的《在朝内166号与前辈魂灵相遇》一书就写过他们。本期,对于孙绳武的追念,是又一次告别,也是又一次相遇。而这一次相遇,竟发现孙老原来是诗人!
  • 纪念孙绳武
  • 孙绳武(1917—2014),河南偃师人,外国文学出版家、翻译家。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外文编辑部主任、副总编辑、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兼副秘书长。译有扬卡·库巴拉《芦笛集》、伊萨科夫斯基《谈诗的技巧》等。
  • [纪念孙绳武专辑]
    诗五首(外一篇)(孙绳武)
    孙绳武与北大俄文系(李明滨)
    纪念中国同盟会成立110周年暨《(豫报)(河南)与中国现代文化》出版座谈会召开
    郭沫若与新文化运动——中国郭沫若研究会首届青年论坛在京召开
    孙老,我最尊敬的长者(郭振宗)
    我们的领路人(张福生)
    追思我的父亲(孙联群)
    [历史现场]
    历尽沧桑人未老——我眼中的马识途先生(李昕)
    误会始末记(王映霞)
    毛星延安时期回忆录
    八十年代,文学所往事(陈骏涛;陈默)
    忆冯至先生(叶廷芳)
    丰子恺的故家和往事(钟桂松)
    [史家拍案]
    民国时期文人出国回国日期考(秦贤次)
    话剧《WM(我们)》的禁演风波(亚思明;徐庆全)
    姚雪垠在大别山区的文化抗战活动(吴永平)
    小说创作:欧阳予倩被文学史忽略的另一面(李斌)
    大学培养作家之缘起及其他——主要以西南联大中文系为个案(余斌)
    上海剧艺社的市场化经营策略(穆海亮)
    [西译史话]
    张琳,应该请入人文社“凌烟阁”(陈早春)
    柳雨生与日本的苦涩因缘(徐静波)
    [书信 佚文]
    李健吾书信:致巴金、陈西禾、常风、柯灵、师陀等(李维音)
    王力《龙虫并雕斋琐语》版本流变及佚文考论(宋雪)
    “张恨水与重庆”研讨会召开
    张兆和译作佚文考论(赵慧芳)
    [日记 年谱]
    秦兆阳在《当代》(日记摘录续一)(朱盛昌)
    沈寂年表(韦泱)
    编后记
    纪念孙绳武
    《新文学史料》封面
      2009年
    • 02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