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读者来信
  • 阿玛蒂亚·森——不同的观点;什么样的改革步伐最能奏效?IMF也必须应对腐败。
  • 简讯
  • 亚洲海啸使灾害防治成为关注中心;2005年即将发生的事件;IMF改善紧急援助条件;《金融与发展》的读者量。
  • “欧元区”外的一国货币管理——Camilla Andersen对丹麦中央银行行长Bodil Nyboe Andersen的访谈录
  • 近一段时间丹麦中央银行大楼——一座由国际著名建筑设计师Arne Jacobsen设计的漂亮大理石玻璃大厦——的走廊特别安静,这里过去并不总是这样。当Bodil Nyboe Andersen在1995年掌管中央银行时,她大概不很清楚将要面临的种种挑战。1997年,她不得不保护克朗(丹麦的货币单位)免受亚洲危机以及一年以后的俄罗斯危机的牵连。
  • 能源安全,还是不安全?
  • 在接下来的30年中,全球能源体系将会如何发展?国际能源机构(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在其《2004年世界能源展望》中描绘出了一幅清楚的画面。如果各国政府坚持当前的政策,到2030年能源需求将几乎上升60%——其中需求增长的2/3来自于发展中国家,这与发展中国家更为迅速的经济与人口增长相适应。
  • 美元化:控制风险才是关键
  • 经济学也许是一门科学,不过它似乎也赶潮流。美元化一利用一种外币,通常是美元,在另一个国家进行交易——仅仅在几年前还是各种经济学会议和研讨会的热点话题。现在,经济学家们则越来越强调谨慎,因为美元化的成本和风险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尽管如此,美元化仍然十分广泛,在一些国家甚至有了加强。最近,其他一些外币,例如欧元,也被利用起来。
  • 沃尔芬森之后:对世界银行的评估
  • 赛巴斯蒂安·马拉贝关于世界银行及其行长詹姆斯、沃尔芬森的这部著作,不仅吸引了众多的读者,而且还引发了对世界银行及其使命的真切讨论。因沃尔芬森的第二个任期将于6月份结束,一名新任命的行长即将取代他的位置,所以本书的面世恰逢其时。
  • 必不可少的银行
  • 有关公共政策的书籍,也许就像许多大官僚机构的发展专家的强制工作,很少让人感到兴趣。他们的观点和他们所面临的政策两难状况不可能在周末晚会上被表述得很透彻。而马拉贝却解决了这样的问题,而且做得很漂亮。他似乎是在撰写一部关于一个高大人物——过去9年担任世界银行行长的詹姆斯·沃尔芬森的著作——而使发展政策具有了活力。
  • 令人羡慕的自主权
  • 有关世界银行的书籍,往往不是关于经济发展的不切实际的专题讨论和对具体问题进行计量经济学分析,就是毫无成效的夸夸其谈。《世界的银行家》一书就打破了这样的倾向,受到了读者的欢迎,赛巴斯蒂安·马拉贝深入地研究了发展不充分这一主要难题以及负责扶贫工作的多边机构面临的实际问题。
  • 赢得独立
  • “马丁时代实施的改革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纽约证券交易所从未经历过如此广泛传播的重复自交易,这种情形将比尔·马丁推到了交易所总裁的位子上”。Robert Bremner用这样的语言概括了威廉·麦克切斯尼·马丁在1941年初离开纽约证券交易所时所做出的贡献,因为他是在34岁时应征入伍的。
  • 世界银行新著
  • 为石油枯竭作准备
  • 这是一部关于世界对石油的痴迷、石油的最终耗尽以及积极主动寻找替代能源的适时的、可读性强的书。同时又是一部关于政治,特别是石油与美国的中东政策相互影响的书。本书指出,美国过分的石油消费、石油储备集中于中东以及油价的不稳定,共同造成了一种不可持续的局面。而且,即使根据乐观的计算,
  • 欧元区
  • 尽管2005年经济增长略有加速,但是必须改善生产率和劳动力参与状况,以缓解老龄化的财政压力,其中包括不断上升的养老金债务。
  • 依据规则与相机抉择
  • 对于外行来说,有一种想法可能看起来很奇怪,即政策制定者将自己绑定在规则中要比身由决策好得多。毕竟,要预测环境的变化进而制定相应的政策是很困难的。为什么要将政策制定者与规则绑在一起?由于这些规则预先涵盖各种各样的情形,因此在碰到具体情况的时候会不会表现出不足?
  • 发现一种声音
  • 在各种吉祥预兆下进行的世界贸易组织多哈回合的贸易谈判,旨在使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其中的小国和穷国更好地融入世界贸易体系。出于这一理由,该轮谈判在2001年末推出之时就被称为多哈发展议程。但在三年多的进程中,谈判只取得了微弱的进展。在2004年7月末进行的关于农业和工业产品“谈判框架”协议草案的谈判,也只是使谈判保持在进行状态中。而且,该协议草案在贸易回合的“发展维度”的确切含义上产生了严重问题。
  • 为什么发展中小国应该参与到全球贸易体系中?
  • 在过去几年中,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弱小、最脆弱的发展中国家日益为更多地参与全球贸易体系而犯愁——害怕它们会因来自富国的产品而被击跨,或者会输给物美价廉的竞争对手。这种担忧是阻碍多哈全球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主要因素,为了透过这种担忧获得更深入的见解,本刊发表了三位专家对这一问题的看法。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秘书长Rubens Ricupero强调,消除发展中国家对自由化影响的担忧需要具有可操作的创议;世界贸易组织南非代表团团长Faizel Ismail指出必须特别关注最弱小的成员;柬埔寨主管商业的国务秘书Sok Siphana则强调,开放而不是闭关锁国是最重要的,值得注意的是,柬埔寨已经设法让WTO的规则如愿地发挥作用了。
  • 让WTO更有助于发展
  • 在世界贸易谈判中,试图建立一套普遍适用的规则和允许某些国家(尤其发展中国家)选择退出或例外之间,一直存在着紧张局面。世界贸易组织(WTO)期望通过众所周知的“特殊与差别待遇条款”来妥善处理这种局面。特殊与差别待遇条款包括高收入国家承诺提供其市场的优先准入,有权限定贸易谈判回合中的互惠,以达到“与其发展需要相一致”的水平,
  • 多哈辩论贸易谈判的前景为何不明朗
  • 尽管最近出现一些新的推动力量,但多哈回合一直因令人沮丧的“若即若离”的特征而踌躇不前。只要能够得出结论,尤其如果人们对来自多哈回合可能提供的贸易自由化的收益的估计——多达5000亿美元——深信不疑的话,世界境况可能会大大好转。但要使多哈回合得出有意义的结论并非易事。如今能从贸易自由化获得的利益已大不如从前了,工业国的防卫手段也大大提高了。
  • 多哈回合谈判能取得的成就将远超过怀疑者的预期
  • 如果所有的全球贸易壁垒都被废除,那么在15年内大约将有5亿人口脱离贫困。发展中国家的年收入将达到2000亿美元,其中,至少一半以上的收入是由于发达国家废除了对发展中国家出口产品的贸易保护所带来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召开的多哈回合多边贸易谈判,为国际社会取得这些成就提供了最好的而且是惟一的机会。在全球化自由贸易的道路上,我们期望多哈谈判走多远才是合理的?如果美国、
  • 成功需要“宏伟构想”
  • 许多贸易政策专家都对多哈回合心灰意冷,而与此同时,许多国家中占绝大多数的民众都强烈支持贸易进一步的自由化。皮尤研究中心2003年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2004年的民意测验表明,80%以上的受调查者认为,贸易自由化和全球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他们对前者持积极态度,而对后者有时心存顾虑。在媒体大肆报道的反全球化运动已持续10年之后,
  • 优惠削减:导致恐慌吗?
  • 2004年夏天,世界贸易组织(WTO)的147个成员通过了一项框架协议,为多哈回合的多边贸易谈判注入了新的动力——自2003年坎昆谈判失败之后,多边贸易谈判前进的势头已经减弱。与此同时,它也为有关贸易自由化的收益如何分配的讨论提供了最新的背景,并使人们感到迫切需要调整政策,以便使收益最大化、痛苦最小化。
  • 援助与调整同行
  • 如果能够达到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其他机构所估算出来的全球福利收益1250亿美元的期望值,那么农产品贸易自由化早就在多边贸易改革议程上占有重要地位了。最大的净受益方将是那些富裕的国家,它们的贸易壁垒最大。不过,发展中国家也能从发达国家强加在农产品上的补贴与关税的废除中,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收益。这些农业援助——其中包括进口关税,税率配额、
  • 如何通过更自由的贸易帮助摆脱贫困?——通过减少贸易保护主义从而减轻世界饥饿的议程
  • 乍看之下,贸易政策似乎不太像是对付饥饿的理想工具。不过,根除昂贵的保护主义壁垒则是将粮食摆在贫困人口餐桌上最好的方法之一。整个世界所生产出来的粮食足够喂饱全世界所有人还绰绰有余。然而,大约8.4亿人口,或者说几乎世界人口的1/6,仍然营养不良。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大约92%——长期营养不良,更甚于人为或自然灾害时期占据头条的急性饥荒。
  • 理解投资环境
  • 经济学出现的新领域之一就是从微观经济角度对经济增长进行分析。这种分析把企业看成是经济增长的推动器,而不是宏观经济学角度那些泛泛的综合数字。考察投资环境和企业如何生存并创造工作机会给经济学家研究经济发展活力和减少贫困提供一个新的视角。毕竟,企业创造了90%的工作机会,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正当时
  • 各种能够生存下来的国际机构反映出了特定时期的历史需要,而各机构的强势在于其适应和为变化的经济和政治力量服务的能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或者基金组织)很好地为构成20世纪下半叶的各种动态经济力量提供了服务(见2004年9月《金融与发展》中的《IMF60周年》一文),但现在,随着一系列新力量的出现,IMF已经到了根据当前需要而不是上个世纪的地缘优先政治原则进行自身调整的时候了。
  • 《金融与发展》封面
      2005年
    • 01
    • 02
      2001年
    • 04

    主  编:laura wallace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甲28号新知大厦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90915 8819091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6-2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