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研究新格局下的政治经济学
  • 随着技术进步,企业规模越来越大,但家庭规模越来越小,那么国家规模呢?
  • 文学获奖了,经济学还远吗?
  • 瑞典文学院于2012年10月11日宣布,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这意味着,第一位中国籍的作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第一位中国籍的人士获得了诺贝尔学科奖(除和平奖),其意义之重大和深远,不言而喻。由于文化的阻隔,语言的障碍,乃至意识形态的差异,文学奖的难度本来似乎要大于经济学奖。但是,文学先于经济学了。那么,诺贝尔经济学奖离中国人还有多远呢?
  • 经济学家的工程师梦想
  • 国内的经济学爱好者和研究者知晓艾文·罗斯(AlvinE.Roth)的估计不多,这有点让人感到困惑。从国内的学术生态推测,罗斯完全具备了火的条件:一来出生名校;二来学术界颇有名望;三来活跃于实际部门,入世很深、很广。这种人不火,难以置信。但偏偏罗斯在国内遇冷。笔者在2007年的时候,
  • “斯隆”模式是这样炼成的
  • 本文研究以美国为代表的现代大学中商学院模式的发展规律“∥发现以威斯康星范式为蓝本的美国模式造就了“大”商学院模式,形成以经济管理理论研究为基础;、以企业需求为导向,以服务社会为目标的商学院模式,重点分析以科学研究著称的麻省理工的斯隆模式商学院的特征。认为“大”商学院与“小”经济学系融合模式是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历史必然和未来趋势。
  • 我在博士期间开会的经历和体验
  • 开会是学术工作者不可缺少的学术活动之一。据我和很多做学术的朋友聊天情况来看,绝大多数人也把它看成学术工作中最有意思的部分之一:毕竟大部分学者的主要工作都是独坐在书斋里做研究,外出开会不但可以和同行交流,推广自己的研究,而且还增加了户外活动的时间,可以作为平衡生活方式的_种良好调剂。
  • 不平等和中等收入陷阱
  • 多数经济学家相信,严重的不平等阻碍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跨国经验研究为这个判断提供了一些支持证据。比如,如果把一个国家起始年份的土地分配基尼系数作为解释变量放入经济增长跨国回归分析式中,我们就会发现它的系数是显著的负数。但是,也有一些研究表明,收入不平等并不一定阻碍经济增长。
  • 关注分好蛋糕
  • 十八大报告提出“两个倍增”,所谓两个倍增是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倍增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 改革未竟全功,国企尚需努力——国企改革中的真问题与假问题
  • 20世纪90年代后期,因为大多国有企业的半死不活,政府发动了一场国有企业大改革的浪潮。中共中央十五届四中全会还专门通过了《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国有企业在调整和改组中要坚持‘?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
  • “不该市场化的”市场化可怕在哪里?
  • 什么叫做“不该市场化的”? 在经济学中就是那些任由市场自由调节,仍难以满足社会需要的产品或者服务(比如打假、应对污染、清扫马路、提供公共图书馆),或者说,虽然这些产品或者服务市场可以提供,但如果由市场提供就会出现价格的大幅度上涨,
  • 套用经济学模型的可能陷阱——读凯根《三种文化》札记
  • 1.还得提倡“活学活用” 这一段时间阅读了杰罗姆·凯根(Jeromekagan)的《三种文化——21世纪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王加丰等译,上海格致出版社2011年3月出版),深有感触。凯根先生是美国著名发展心理学家,他主张广义的科学文化观。凯根先生的这本书对经济学科尤为重视,不少表述对经济学人颇有警示意义。这篇札记便是我读此书的心得。
  • 学术研究中的“经济原则”
  • 同经济学打交道的人显然会很熟悉“稀缺资源”这类概念以及与之相关的一系列“经济学思维”。当我们以这种思维看待学术研究本身的时候,我们也许也会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按经济学的逻辑先验地想象,如果经济学愿意把人们描述成“理性动物”或“经济动物”,那么,当人们从事学术研究对≯:人们似乎也应该自觉不自觉地在其中运用或体现“经济原则”。本篇小文不想从深邃的哲学意义上细论这一问题,而只是想通过一些也许有趣的事例来揣测人们在学术研究时可能持有的某些“经济原则”。
  • 文艺创作与经济学建模
  • 文艺创作与经济学建模,乍一看来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毕竟,前者表现人类情感,后者则极力从个体理性基础出发,通过科学演绎的方法研究人类行为。前者求美与善,而后者则以求真为目标。但是,笔者认为,两者虽然存在诸多的实质差别,其实在许多表现形式和手法上有着相通之处,可以相互借鉴。这里笔者主要谈的文艺作品是电影和戏剧艺术,而且并非纪录片。以下略举几点。
  • 经济学的国际话语权
  • 2012年6月初,斯坦福国际发展中心和斯坦福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共同主办中国学者论坛,听说有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澳门和美国著名大学的学者参加会议,主题是讨论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的重大问题。筹备会议的负责人希望我代表斯坦福大学的中国学者在开幕式上致辞,我欣然接受了任务。考虑到这是国际会议,同时是代表中国学者讲话,我选择了“中国经济学怎样掌握国际话语权”这个题目。为此,
  • “凯恩斯理论”错在哪里?
  • 一、“凯恩斯理论”的基本内容 “凯恩斯理论”是指主要由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MaynardKeynes,1883~1946)所建立的一套理论体系,是在当今宏观经济学中占据主导地位且有重大影响力的理论。无论是中国政府已连续实行多年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及在2008年面临国际金融危机时所实施的“四万亿救市计划”,还是美国政府近几年多次推出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背后都有“凯恩斯理论”的影子。
  • 经济学家眼里的美容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或许是美容业出现和兴旺的重要原因。毕竟,有需求,就会有供给。美容院和整形医院等就是满足这类需求的供给场所。那么,经济学家是怎么看待美丽、美容以及整形手术这类问题的呢?这正是本文想要回答的问题。
  • 好心何以办坏事?
  • 赵老师,您上次讲到,政府实施租金管制的初衷是为了帮助穷人,可是结果却是使得市场上的房子更加稀缺,穷人更加租不到房子,好心办成了坏事。租金管制这种事情在外国有先例吗?
  • 习俗是被解释的还是被执行的?
  • 在制度经济学看来,习俗是一种非正式制度。它是人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形成的约束人行为的规则或制度。现实中,人们遵守各种各样的习俗,甚至有人指出,人类生活所依靠的主要制度是习俗而不是正式制度,没有习俗。人们一天也生活不下去。既然习俗如此重要,那么习俗是如何形成的?习俗是被解释的还是被执行的或被传承的?本文无意也无法探讨习俗最初的起源,因为这要追溯到人类社会的开端,而这缺乏历史资料,最多只能够做历史的推演。本文试图利用亲身经历过的农村丧事办理中的习俗来解释习俗的形成和变化。
  • 老年卡的幸福之路与社会保障的绿色之谜
  • 一 10年前的暑假,我照例地回兰溪故居看书、休息,兼而去田间劳作,以加深自己的思考与体验。因是惦记着手中的股票,偶尔会去县城证券公司看行情。在交易大厅,我蓦然发现村上一位老农正坐在交易大厅的靠背椅上。老农不识字,歪斜地靠着椅子,握着一瓶水,眼神茫然,并不关心屏幕上的行情,倒是好奇那进进出出、花花绿绿穿戴的股民,一副半睡半醒的模样。
  • 居民小区楼道灯为何难以亮起来
  • 人类的理性选择,往往会引发无意的后果。正是这些无意后果,在生产新知识这一副产品的同时,也让理性的个体决策,不时地导致群体无效率最终也是偏离个体最优状态的产出,引致备受关注的“囚徒困境”和“公地悲剧”等现象。
  • 美酒中国:交易文化的缩影
  • 酒之于国人,本乃司空见惯之物。但凡言于酒事,多能略表一番。酒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但如果从不同的角度去解读,其所谈论的问题也就相去甚远了。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虽言一物,却别有洞天。本文所述亦是如此,管中窥豹,权当一家之言,以飨读者。
  • 西陵镇今昔
  • 战国末期的荆轲入秦行刺秦王前,吟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地方,就在当今河北易县。抗日战争时期“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也是发生在易县。此地还有保留完好的清西陵,山势蜿蜒、绿水长流的西陵镇,正是因陵得名。笔者于1995年和2012年先后两次去西陵镇走访农户,有感于凝固了一段清史的西陵风采依旧,
  • 假日如何经济?
  • 2012年的十一国庆节,是第一个高速公路全免费的节日,结果带来了全国大范围的“爆堵”;再加上部分景区门票降价,也带来了全国更多景点的“爆棚”。更有趣的是,11月11日这个商家人为创造的节日中,虚拟空间上的网络电商大打折扣又上演了一场“爆仓”。
  • 理财产品与庞氏骗局
  • 理财产品与庞氏骗局是两回事,一个是银行的合法产品,一个是金融诈骗的代称。但最近,一家大银行的领导在报纸上发文章,还有一位银监会官员接受刊物的采访,都提到了这两回事,于是两回事被放在了一块儿说。由于理财产品几乎每家居民都有触及,所以,也说两旬。
  • 公民的权利与公仆的权力
  • 中国的文化里,有一个汉字叫“缘”。这个字在201i年最新版的《新华字典》里给出了“宿命论”的解释,我以为,在21世纪已经过去10年的今天,这是匪夷所思的。其实本很简单:缘就是偶然与必然的结合。大体上,我和昌生的相会、相识、相知,就是缘。大约是1年前,作为《经济学家茶座》的十年老作者,我对近几年出现的“准”老作者——徐昌生,因为他的文章,其贴近现实、
  • 烂尾工程:圈地及非正规获取项目中的博弈策略
  • 说起烂尾楼,烂尾工程,我想大家都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了吧?进一步的问题是,为什么在开发区、风景区、工业园区,到处都有那么多的烂尾工程?一些修建了半拉子的大楼、别墅、厂房,甚至道路、环境工程,在工程进行的中途就停了下来。这些工程建筑物,在日晒雨淋中搁在那里,一年又一年,看起来都变成了建筑废墟了。工业园区的烂尾工程,大都长满了杂草,野兔遍地跑,鸟儿在那里做窝生儿育女。这样的情景,许多人都已经见惯不怪了。
  • 家族企业代际传承中的问题及其解决思路
  • 一、引言 家族企业是企业存在和发展的主要形式,即使在现代企业制度已经极为发达的现代社会,全球大多数企业也依然是由家族经营。迄今为止,即使是在欧洲,43%的企业也都是家族企业,而在68%的欧洲企业中,主要行政人员来源于控股家族的委派。同样,家族企业约占北美企业总数的80%~90%,美国60%的上市公司为家族所控制。
  • 乾隆皇帝与英国人的摩擦
  • 1960年代之初,随着R.科斯一篇经典论文《社会成本问题》的问世,标示着一个新的经济学流派横空出世。从此,制度、产权、合约、交易费用等重要概念不仅吸引着经济学家们的浓厚兴趣,而且又朝着政治学与社会学等学科渗透。同样,对历史的研究,也无法避开制度及交易费用的分析。本文谈清代乾隆皇帝与英国人的摩擦。这种摩擦从本质上看,
  • 人类婚姻有前途吗?——评俞炜华的《婚恋与选择》
  • 笔者于2012年9到10月在西安交通大学金禾经济研究中心访问讲课,承蒙中心的俞炜华博士赠送他于2011年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婚恋与选择》一书。读后,虽然受益匪浅,但对书中最后一节,认为人类婚姻没有未来的观点,有不同的看法,特书本文。
  • 话说“爷们儿”:士宦工商的气节——《中国非二》序
  • 一般意义上的爷们儿,多指行迹粗犷,敢做敢当,拿得起放得下,有阳刚之气。若细论起来,则士、宦、农、工、商、武,却又各有千秋。比如,遇事不冷静,血往上一涌,头面一阵阵涨热,或出手或大吼,即时虽痛快,可后场难收。此举虽豪气,在江湖、街区或乡里也有喝彩声,但终归系粗人作为,接近鲁莽,是人类动物原始本能的流露。行伍中的爷们儿,用命疆场,虽死不辞,从古至今,多去了。
  • 我为什么要写《经济学讲义》
  • 《经济学讲义》(中信出版社,2012年9月)终于出版了! 虽然这并不是我出版的第一本经济学方面的书籍,但拿到书的时候,那种感慨万千的心情还是无法言喻的。所谓“十月怀胎”,这本书的“诞生”过程尤其值得一写。
  • 以“常无”心态研究“新结构经济学”——再读林毅夫教授《本体与常无》
  • 2012年6月恩师林毅夫教授从世行卸任,带回中国的是一整套雄心勃勃的“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框架。10月又恰逢林老师六十大寿,期间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成功举办了第一届“新结构经济学”国际研讨会,会上北大的校领导宣布将成立“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大力推进相关理论与政策研究。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林老师采纳了我们几位学生的建议,专门推出了《与林老师对话:论经济学方法》的第二版,取名《本体与常无》,并于林老师生日之前由北大出版划顷利出版。
  • 凯恩斯与熊彼特:谁执经济学界牛耳?
  • 长期以来,有关凯恩斯与熊彼特两位经济学巨擘的比较研究一直是经济思想史研究的热门话题,笔者在JSTOR等学术资源库中搜集到的此类文献就有数十篇。其中,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的点评在坊间流传最广:“凯恩斯和熊彼特再现了西方历史上最著名的两位哲学家的冲突——天才的、聪明的、锋芒毕露的巴门尼德,和动作迟缓、
  • 奥斯特罗姆与问题导向的经济学
  • 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Ostrom)因公共资源管理方面的开创性研究获得了2009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历史上第一个摘得该奖的女性,也是到目前为止荣膺该奖的唯一女性。不幸的是,她于2012年6月因身患胰腺癌离世,享年79岁。在去世前,她一直担任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政治学以及公共和环境事务教授,她的研究领域属于公共选择和政治经济学范畴。因为她一直不在经济学系任教,并且不怎么使用主流经济学的数学分析工具,发表的重量级论文也大都不是主流经济学期刊而是在主流政治学期刊上,所以她更能够“跳出庐山”来识别经济学的“庐山真面目”。用老子的话说就是,
  • 非洲为什么始终贫穷
  • 已有充分的科学证据表明,非洲是人类足迹最早出现的大陆。无论是今日生活在亚洲的黄种人,还是生活在欧洲的白种人,或还是美洲如今尚存少数的印第安人,其最早的祖先都是从非洲这块地方走出的。人类进化最早的故事发生在非洲,人类文明史开的最大玩笑的对象也是非洲,因为这块大地至今为止仍然十分贫穷。
  • 临时工:美国军工企业的难题
  • F-35“闪电”战斗机,是美国军火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发的新型战斗机,试验成功后将取代美国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几乎全部现役战斗/攻击机,并出口到众多西方国家,市场前景十分看好,曾被业内媒体称为“21世纪最值钱的战机合同”。然而面对同行的羡慕嫉妒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却是有苦难言——战机还没上岗,坏消息就接连传来:超重,延期,
  • 没有泡沫的经济增长:日本的教训与德国的经验
  • 十八大报告提到了金融体系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表述。过去三十年世界经济发展的历程告诉我们,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经济的增长路径和结构,从而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因此,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 印尼是如何解决吃饭问题的?
  • 好景不长的粮食自给 印尼拥有较好的粮食生产条件,土地肥沃,雨量充沛,水资源丰富,粮食作物能够一年多熟。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印尼政府十分重视粮食生产,力争实现粮食增产与自给,通过引进高产品种和改善灌溉设施,粮食产量在60年代末至80年代中期之间翻了一番,终于在1984年实现粮食自给目标,摘掉了世界最大大米进口国的帽子,
  • 东北亚经济棋局中的韩国
  • 一、东北亚三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 据国际货币组织资料,2011年,东北亚中国、日本和韩国基本经济数据为:人口,中国13.473亿;日本1.275亿;韩国5004万。三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21.7%。
  • “茶客”风采
  • 欧阳晚,1962年生,湖南宁远人,先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湖南大学,获哲学硕士学位、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在财政部财科所做博士后,并到日本一桥大学、美国佐治亚理工大学、美国斯坦福大学做研究.现为湖南商学院教授、大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 北京师范大学国民核算研究院简介
  • 国民核算可以提供对一个经济体的全面观察。在新的历史时期,国民核算已经成为国家宏观管理和社会有序运转的重要基础,一国国民核算的研究水平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管理和社会决策的科学、及时和准确的程度。
  • [卷首语]
    研究新格局下的政治经济学(俞炜华)
    [学界万象]
    文学获奖了,经济学还远吗?(陈宪)
    经济学家的工程师梦想(周业安)
    “斯隆”模式是这样炼成的(周勤)
    我在博士期间开会的经历和体验(包特)
    [国是我见]
    不平等和中等收入陷阱(姚洋)
    关注分好蛋糕(荆林波)
    改革未竟全功,国企尚需努力——国企改革中的真问题与假问题(恽薇)
    “不该市场化的”市场化可怕在哪里?(赵红军)
    [学问聊斋]
    套用经济学模型的可能陷阱——读凯根《三种文化》札记(邱东)
    学术研究中的“经济原则”(松木)
    文艺创作与经济学建模(梁平汉)
    经济学的国际话语权(欧阳蛲)
    “凯恩斯理论”错在哪里?(李晓平)
    [生活中的经济学]
    经济学家眼里的美容(王军)
    好心何以办坏事?(赵世勇[1] 冯迪刚[2])
    习俗是被解释的还是被执行的?(李增刚)
    老年卡的幸福之路与社会保障的绿色之谜(陈惠雄)
    居民小区楼道灯为何难以亮起来(郭金喜)
    美酒中国:交易文化的缩影(蔡银寅)
    [经济随笔]
    西陵镇今昔(朱玲)
    假日如何经济?(宋胜洲)
    [经济评论]
    理财产品与庞氏骗局(蔡晓峰)
    公民的权利与公仆的权力(顾海兵)
    烂尾工程:圈地及非正规获取项目中的博弈策略(蒲勇健)
    家族企业代际传承中的问题及其解决思路(朱富强)
    [经济史话]
    乾隆皇帝与英国人的摩擦(刁仁德)
    [财经阅读]
    人类婚姻有前途吗?——评俞炜华的《婚恋与选择》(黄有光)
    话说“爷们儿”:士宦工商的气节——《中国非二》序(卢昌崇)
    我为什么要写《经济学讲义》(李俊慧)
    以“常无”心态研究“新结构经济学”——再读林毅夫教授《本体与常无》(王勇)
    [经济学人]
    凯恩斯与熊彼特:谁执经济学界牛耳?(董昀)
    奥斯特罗姆与问题导向的经济学(皮建才)
    [他山之石]
    非洲为什么始终贫穷(徐康宁)
    临时工:美国军工企业的难题(颜军)
    没有泡沫的经济增长:日本的教训与德国的经验(王永钦)
    印尼是如何解决吃饭问题的?(吴崇伯)
    东北亚经济棋局中的韩国(詹小洪)

    “茶客”风采
    北京师范大学国民核算研究院简介
    《经济学家茶座》封面
      2013年
    • 01
    •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