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语
  • 巧用古诗句
  • 难忘诗骚李杜魂——记著名学者叶嘉莹
  • 叶嘉莹,号迦陵。生于燕京世家,1945年毕业于北平辅仁大学国文系,为诗词名家顾随先生入室子弟。50年代在台湾大学任教授,并在台湾淡江大学与辅仁大学任兼职教授。60年代赴美,任密西根州立大学、哈佛大学客座教授。后定居加拿大温哥华,任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1989年当选为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自70年代后半期起,几乎年年回国讲学,先后任南开大学、四川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校客座教授、南开大举
  • “赏心”说:谢灵运的山水审美
  • 谢灵运(385—433)是我国古典山水诗派的奠基人,在他那充满奇致逸韵的山水诗中,景物描写与理语陈述相映生辉。其《山居赋》即云:“研精静虑,贞观厥美。怀秋成章,含笑奏理”,所谓“厥
  • “质文论”的文明进化观
  • 大家一定知道,中国古代存在着各种循环的史观,比如“一分一合”,比如“一治一乱”。但人们可能并不熟悉,古代还有一种“一质一文”的历史循环理论,它也许能给我们更大启迪。
  • 点点诗思尽被雨打湿——读《诗经·豳风·东山》
  • 回乡的路,如此之远,如此之长,长得足以盛满整整三年的思念;又如此之短,如此之近,近得几乎可以窥见所有的故乡风物。在这远远近近、短短长长里,便容纳了人生路上的苦乐悲欣。这就是《东山》——一首真切细微地属于某一个人、又博大宽厚地属于每一个人的诗予人的印象。上天偏爱将生命中美好的感情和事物毁灭给人看。人们虽不愿承受,却又不得不承受。你看,昨天还鲜活亮丽的生命,转眼间化作一杯黄土、一座青冢;往昔团圆如满月的夫妻,不期然天人悬隔,变成一个美丽的梦、凄切的梦。怪不得诗人陶渊明有“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的感慨,怪不得一千年后的词家纳兰性德又无奈地吟出“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的绝唱。
  • 常恐霜霰至 零落同草莽——解读陶渊明
  • 一个杰出的诗人,必有震撼人心的力量;一篇优秀的诗歌,必有让人感动的地方。陶渊明之诗,自宋以后,被奉为中国诗歌艺术的典范。陶集之中,名篇佳句多矣。但我读陶诗,最有感触的还是《归园田居五首·其二》及《形影神》组诗。
  • 纳兰性德词二首赏析
  • “爱情”两个字,人们常说:好辛苦!
  • “四月八,拜菩萨”——传统节俗与佛教文化
  • 在传统节俗文化体系中,四月八日的浴佛会并不在主干节日之内,但在佛教文化流行的时代,传说为佛祖诞生日的浴佛日,是僧俗两界的重要活动时日。即使在现代,民间仍流传“四月八,拜菩萨”的俗语。
  • 想家(上)——社会组织(二)
  • 想家是人类的通病,中国古语叫“思亲”,英文叫homesick。但是,想什么样的家?用什么方式表达想家?东西方互有差异,古今人的理解也不尽一致。在西方,中世纪以后,核心家庭一直占主流;
  • 季羡林荣获德国哥廷根大学金质证书
  • 尉迟敬德与“鞭枪”武艺
  • 唐代武将中,要数尉迟敬德武名最显赫,对后世武艺的影响也最大。明清武艺文献中,他的名字屡有所见;一直到了近现代,民间拳家凡是喜欢练鞭的,总要以敬德为标榜。这当然与宋、元以来小说、戏剧的铺张渲染分不开,但敬德的高超武艺在史书上确有记载,产生如此久远的影响不是没有原因的。
  • 重情善谑、大智若愚的小翠——聊斋人物谈
  • 如果对古代爱情小说的主人翁作观察,则惊异地发现,他们的“情”、他们的“思”、他们的“爱”,还有他们的个性都是在追求合法婚姻中完成。或者,一见钟情,两地相思,至于倩女离魂;或者,月上柳梢
  • 古人的坐容
  • 魏晋以前及魏晋时期的“坐”,是指席地而坐,即坐在铺在地面的草席之上。汉代贾谊的《新书》中“容经”一节,其中提到的“坐容”,便是席坐的姿态。
  • “手谈”与“坐隐”:魏晋南北朝的围棋风尚
  • 北齐学者颜之推说:“围棋有手谈、坐隐之目,颇为雅戏。”(《颜氏家训·杂艺》)这两个品目之词分别出自东晋名土王坦之和名憎支遁的构想。《世说新语·巧艺》10:“王中郎以围棋是坐隐,支公以围棋为
  • 从“齿木”到牙刷
  • 当我们每天使用牙刷的时候,不知是否有过这样的推问:牙刷是何时开始介入我们的生活的?在使用牙刷之前,古人又如何清洁牙齿?
  • 明代宦官的佛教信仰
  • 宦官在历史上又称为寺人、阔人、中官、中贵、貂珰、阉人、内官、太监等,是宫廷中负责诸如开闭宫门、洒扫殿庭、传达话语等贱役杂务的被阉割的男性奴仆,后来逐渐干预政事,为祸之烈尤以东汉、唐、明三代为甚。
  • 姓名的故事(十)
  • 蒙古,原是居住在额尔古纳河上游的一个部落,后来迁居到斡难河(今鄂伦河)、克鲁伦河、土兀剌河(今拉河)三河源头,逐渐发展壮大。12世纪和13世纪初,铁木真征服了各兄弟部落,建立了
  • 重写文学史:从呼唤到实验——中国文学史教学杂感(之三)
  • 近二十年来,我国文学史的学术研究尽管还有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但应承认,这个领域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任何时候都有生气,研究成果虽非辉煌,也可谓蔚为大观了。三
  • 回忆与余冠英先生的交往
  • 余冠英先生逝世已有四年多了,我常常怀念他。
  • 粉墨生涯话优伶
  • 在中国历史上,有个“优孟衣冠”的典故,说的是一个叫优孟的宫廷艺人,维妙维肖地扮演了楚王的故臣孙叔敖,从而使楚王意识到自己过失的故事。据《史记·滑稽列传》载,“优孟,故楚之乐人也,长八尺,多辩,常以谈笑讽谏”。楚相孙叔敖知其贤,对他相当不错。孙叔敖临终前嘱咐其
  • 才气飘逸的苏门学士晁补之
  • 宋人重文学,两宋时期因此出现许多“文学世家”,其中人才辈出、声名显赫的首推晁氏家族,“家传文学,几于人人有集”。而晁氏家族中文学创作成就最高的应该是——
  • 朱敦儒暮年的人生悔恨
  • 要是生活按照朱敦儒自我设计的道路安稳地沿续下去的话,那末他就将以一位比较“彻底”的隐逸词人而留名词史。但是,就是这位被人誉为具有“神仙风姿”的人物,却在其垂暮之年犯了一个几乎无法原谅的错误——
  • 邹忌三问的语言心理
  • 《战国策·邹忌讽齐王纳谏》历来脍炙人口,我读过多次。文中邹忌发问的方式率直以至显得天真,然三个简单而又平凡的问句,可我觉得好像隐含了些什么。
  • 古典诗词中的“折绕”修辞格——从“名落孙山”谈起
  • 读后,觉得其味无穷。尤其是孙山的两句对答,特别值得玩味。事实是孙山幸中榜末,乡人子却落第失意。如果孙山直截了当地把事实说出来,不仅体现不出这位滑稽才子的幽默风趣,更主要
  • 寓言谭概
  • “寓言”这个词汇,源出《庄子》一书,原意谓“寄托的言辞”,其后成为约定俗成的文体名称,指带有寓意的小故事。
  • 二十世纪后期文化通史著作述评
  • 中国文化史研究在20世纪曾出现两次高潮,一次在30年代,一次在80年代,这两次文化史研究的热潮有着不同的历史背景,但都与世界文化的激荡有关。在知识背景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人们以新的文化自觉重新清理民族文化的历史,中国史学向来有“通古今之
  • 卷首语
    巧用古诗句(罗会同)
    [治学之道]
    难忘诗骚李杜魂——记著名学者叶嘉莹(阎振益 张恩芑)
    [文学史百题]
    “赏心”说:谢灵运的山水审美(马晓坤 李小荣)
    [历史百题]
    “质文论”的文明进化观(阎步克)
    [诗文欣赏]
    点点诗思尽被雨打湿——读《诗经·豳风·东山》(扬之水)
    常恐霜霰至 零落同草莽——解读陶渊明(王玫)
    纳兰性德词二首赏析(赵山林)
    [民俗志]
    “四月八,拜菩萨”——传统节俗与佛教文化(萧放)
    想家(上)——社会组织(二)(董晓萍)
    [补白]
    季羡林荣获德国哥廷根大学金质证书(董喻)
    [谈武论兵]
    尉迟敬德与“鞭枪”武艺(马明达)
    [文学人物画廊]
    重情善谑、大智若愚的小翠——聊斋人物谈
    [文化史知识]
    古人的坐容(朱启新)
    “手谈”与“坐隐”:魏晋南北朝的围棋风尚(范子晔)
    从“齿木”到牙刷(宋红)
    明代宦官的佛教信仰(何孝荣)
    姓名的故事(十)(斯维至)
    [治学手记]
    重写文学史:从呼唤到实验——中国文学史教学杂感(之三)
    [学林漫话]
    回忆与余冠英先生的交往(王运熙)
    [戏曲苑]
    粉墨生涯话优伶(钟年)
    [人物春秋]
    才气飘逸的苏门学士晁补之(诸葛忆兵)
    朱敦儒暮年的人生悔恨(杨海明)
    [随笔]
    邹忌三问的语言心理(肖楠)
    古典诗词中的“折绕”修辞格——从“名落孙山”谈起(王成)
    [专文]
    寓言谭概(祝普文)
    [文化研究动态]
    二十世纪后期文化通史著作述评(陈利媛)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