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语
  • 徽州历史文化概观
  • 徽州地处安徽南端,古称新安郡。唐肃宗时易名歙州,宋徽宗时改称徽州,下辖歙、休宁、祁门、绩溪、黟、婺源六县,直至明清建置无大变化。此地山川秀美,人文荟萃。特别是南宋以后,随着商业的发达和徽商集团的崛起,其政治、经济、文化都达到了相当高的发展水平。由于徽州历史文化积淀丰厚,并且具有典型性、多样性和独特性,加上地面文物和传世的文献资料极为丰富,自80年代以来,一个以徽州历史文化为研究对象的新学科——“徽学”悄然兴起,并且引起了海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
  • 地灵人杰 群英辈出
  • 安徽自古地灵人杰。先秦时代,皖北平原的涡河流域便产生了老子、庄子等道家人物,创立了道家学说。颍河边则产生了大政治家管仲、鲍叔牙,管鲍之交成为千古佳话。中华民族最早建立的夏朝与安徽有着密切的关系。传说大禹治水曾至淮河边的涂山,娶涂山氏为妻,生下儿子启,是为夏朝的建立者。夏朝最后一个统治者桀被商汤打败后流放到今天的巢湖一带。商汤在今安徽亳州市一带建立了国都,至今遗有汤王墓。夏朝的大臣皋陶则是六安人,他的墓现存于六安市郊。
  • 小吏港与《孔雀东南飞》
  • 致读者
  • 安徽地名中的“郢”字
  • 桐城文派的兴衰
  • 安徽桐城文派,兴于清朝康熙年间,盛于乾隆、嘉庆以后,至1919年“五四”运动趋于衰落。揭橥桐城派古文旗帜的是戴名世(1653—1713)及后来的三大家:方苞(1668-1743)、刘大樾(1698-1779)、姚鼐(1731—1815)。他们都是桐城人,都以弘扬古文为己任。尤其是姚鼐,在乾隆、嘉庆年问,先后主讲于扬州梅花书院、歙县紫阳书院、江宁钟山书院、安庆敬敷书院,门人弟子遍天下,桐城派古文遂大发扬。
  • 承先启后 继往开来——简论徽剧及其在中国戏曲史上的地位
  • 一、徽剧的形成。在安徽地方戏中,徽剧是古老的剧种之一。它起源于明代中后期,极盛于清代中叶。
  • 李鸿章与淮军
  • 1862年,在镇压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中又出现了一支凶悍的地主武装,这就是李鸿章的淮军。淮军是曾国藩的湘军扩张的产物,在镇压太平天国革命中发展壮大,并成为扼杀太平天国运动的重要力量;之后,又成为绞杀捻军起义的主力军。随着淮军的日益强盛,其创建者和统领李鸿章的政治权力越来越膨胀,淮军由地主军事武装组织逐渐演变为左右时局的政治集团,不仅担负着当时军事和国防的重任,而且影响到政治、外交、文化、经济等诸多方面。李鸿章和他的淮军支撑了晚清四十年的局面,维系着清政府的命运。
  • 戴震与皖派经学
  • 一、戴学由来。清代乾嘉学术以考据学为主流,又以考据学中的皖派经学影响最大。
  • 醉翁情醉颍西湖
  •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是苏东坡对杭州西湖形象的比喻与赞美,殊不知,颍州西湖、扬州的瘦西湖和杭州西湖一样,在唐宋时皆是闻名海内的风景名胜之地。欧阳修笔下的《采桑子》十三首所描写的颍州西湖,虽没有“天生丽质”的西子湖的名气大,但至今仍能唤起人们对她的追慕、迷恋、向往,并给人以美的享受。
  • “雄伟”的礼赞——钱谦益《天都瀑布歌》赏析
  • “黄山归来不看岳,幻秀雄奇集一山”,“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明末著名旅行家徐霞客的这些名句,是我们早已熟知的。的确,海内名山固多,然而皆不如黄山具有如此迷人的魅力,因为它兼有泰山的瑰伟、武夷山的秀逸、华山的峻峭、衡山的磅礴气势以及匡庐山的飞瀑腾空、峨眉的层峦叠翠、雁荡的峰石嶙峋……无论是其整体还是其一峰一壑、一泉一石,莫不雄肆而奇拔,确有令人叹为观止之慨。
  • 阜阳汉简 国之瑰宝
  • 阜阳古称颍州,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西周时,阜阳境内为胡子国。战国末年,楚考烈王迁都于巨阳(今阜阳太和县),阜阳曾一度成为楚国的政治、军事和经济中心。秦汉以后,阜阳历为郡、州、府治所以及众多王、侯的封地。由于其地理形势是“襟带长淮,控扼陈蔡”、“梁宋吴楚之冲,齐鲁汴洛之道”(明·李宜春《颍州志·形胜》),所以两千多年来,阜阳一直是沟通南北经济文化的一个重要枢纽。至今,古城遗址遍布全城及周边四邻,地下文物也极其丰富,闻名中外的阜阳汉简,就出自阜阳县双古堆汉墓。
  • 从文物考古看安徽古代文化
  • 安徽地处江淮,自古是由沿海地区进入中原地区的交通要道,也是我国南北方之间的交通要冲。在古代,东西南北方的文化因素都在安徽碰撞交流,加之安徽自身具有的优越地理环境,使得安徽的文物古迹甚多。尽管近代以来曾迭遭摧残破坏,但传留至今者仍众,堪称全国文物大省。
  • 生命幻象的显现——安徽省淮北市汉画像石的艺术个性
  • 安徽省淮北市境内出土的大量汉画像石有着与山东沂南、河南南阳、江苏徐州、陕西绥德、四川成都等地出土的汉画像石不同的艺术面貌,呈现出独特的艺术个性和生命幻象。
  • 悲欢交响曲凤阳花鼓
  • 凤阳花鼓,又称“花鼓小锣”、“双条鼓”,是“凤阳三花”(凤阳花鼓、花鼓灯、花鼓戏)中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一种。凤阳花鼓戏是花鼓戏的一种,花鼓戏在民间本来是流传很广的,如湖南花鼓戏,淮北花鼓戏、皖南花鼓戏等,各有其不同的地方色彩。花鼓戏本身是一种和采茶戏,花灯戏比较近似的戏曲艺术形式;花鼓灯属于民间舞蹈形式,表演时分大场和小场两种,大场为大型集体舞,小场是两三人表演的抢手帕、抢板凳等具有简单情节的舞蹈和歌舞小戏;花鼓小锣则是在明代一种秧歌基础上发展而成的,主要流行于凤阳燃灯寺一带。郑振铎先生《中国俗文学史》说,凤阳花鼓传到北方以后,变成了秧歌。其实,凤阳花鼓的演唱曲调本来就是民歌中的小凋.源于农民自编自娱的秧歌。据曹心泉所记述的《花鼓》载,起初它并不唱“说凤阳,道凤阳……”,而是唱。
  • 贵池傩戏
  • 傩,是古代民间逐疫驱邪的一种巫术仪式。驱赶邪魅时,人们口中不断发出“傩”、“傩”的镇喝之声,故而这种活动便称为“傩”。由于傩仪中人们戴上面具,装扮成各种威摄精怪的神灵形象,“傩”仪中实际上已经包含了一种戏剧行为,所以“傩戏”之名也就相应产生了。
  • 安徽名山与禅林名僧
  • 黄山、九华、天柱、琅耶、浮山是分布在江淮大地的五大名山。“天下名山僧占多”,黄山、九华自不必细论,天柱、琅耶、浮山之所以是名山,除了因为它们各自所具的自然风光外,也无例外地与它们和佛教所结下的不解之缘有关。本文拟对天柱、琅耶、浮山等三座名山与佛教的关系作一些简单评说。
  • 安徽茶谣
  • 旧时,安徽主要产茶区皖西和皖南流传着许多茶谣茶谚。它们是茶区劳动者生活情感自然流露的产物,没有“经过文人的采用和润色”(鲁迅《门外文谈》),故而较多保留着原有的真美以及茶乡的民风民俗。笔者根据陆续搜集到的,从内容和形式两方面作以介绍。
  • 安徽民间生殖崇拜
  • 安徽地跨江淮,人口稠密,民间生殖崇拜的意识相当浓厚,体现在婚姻、生育、建筑、丧葬、语言、民间文学诸多方面,而且由于淮北、皖中、皖南地域上的差别,呈现的具体的民俗事象也性相各异,本文仅从女阴崇拜、男根崇拜、生育崇拜三个方面做如下介绍。
  • 水口:徽州民居的择址观念
  • 徽州民居能以平和、恬淡、安详、纯朴的东方神韵闻名于海内外,“水口”的设置和营建功不可没。如果我们把其中混杂的大量封建迷信剥离出去,就会发现许多可供今人批判地继承的合理之处。
  • 李白在安徽
  • 李白“一生好人名山游”,足迹几遍大半个中国,其中安徽的山山水水也印满了诗人漫游的屐痕。笔者根据安旗女士主编的《李白全集编年注释》初步统计,李白游历安徽多达十余次。从时间上看,自诗人二十几岁“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江行初经安徽,到晚年六十多岁流寓当涂而仙逝,跨越了人生大半;从地域范围上看,诗人先后到过唐时皖北的毫州,皖中的和州、庐州,皖西的舒州.皖南的宣州和歙州等地,涉及安徽的伞境。尤其是地处江南的宣州,诗人往来最多、盘桓最久,当时宣州所属诸县如宣城、南陵、秋浦、青阳、泾县、太平和当涂等地均留下了诗人往返流连的足迹。
  • 姜白石的“合肥情恋”
  • 姜夔(1155—1221),自号白石道人,一位在宋代词坛开创清空词风的著名词人。他少年才俊,风流儒雅。曾在合肥与一位青楼琵琶女相识,两人一往情深;后来分离,再未能相见。一段难以排遣、美丽幽渺的无限伤感,凭借词人缠绵清绮的文思丽藻,终于在中国词史上留下了烟霭模糊的“合肥情恋”。今天寻绎起来,虽蛛丝雪鸿,一鳞半爪,却也幽美凄艳,哀婉动人。
  • 吴敬梓的恋乡情结
  • 怀着对乡人族人的怨恨背离故乡,却又跌入对故乡的思念。耗尽财力的先贤祠在风雨中破败,科考入仕衣锦还乡的梦幻死灭,最后只剩下《儒林外史》——
  • 经济勋猷襄大业,历年奏牍诏诸昆——一代名臣王茂荫
  • 王茂荫,徽州歙县义成人,字椿年,号子怀。生于清朝嘉庆三年(1798)三月十一日一个商人家庭,自幼刻志于学。道光十一年(1831)考中举人,次年考中进士,官户部主事。先后历仕道光、咸丰、同治三朝,咸丰元年(1851),升任监察御史,咸丰三年(1853)先后任太常寺少卿、太仆寺卿、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为当时清廷主管财政货币事务的要员之一。咸丰四年,因《再议钞法折》受咸丰皇帝严厉申饬,调任兵部侍郎。咸丰八年(1858)王茂荫因病请求开缺。同治元年(1862)被起用署理左副都御史,七月改授工部侍郎,同治二年(1863)调补吏部右侍郎,同年因丁母忧去官。同治四年(1865)六月二十二日病逝原籍。著有《王侍郎奏议》,汇集了王茂荫自1851年任监察御中后历年所写的奏折.
  • 浮云野思春前动——王阳明在滁州悟道
  • 关于王阳明思想的形成,王阳明本人、他的弟子及后来的诸多研究者均津津乐道于他的传奇式的悟道次第。的确,从悟道次第切入研究最能把握他那独具魅力的“知行合一”的思想精髓。如阳阴洞修炼导引、龙场驿悟道、天泉证道等等,确实是他思想的重要环节和他心灵世界升华的重要路标。在这些历程之中,他有一段不太长的滁州督马政为官的经历也相当重要,是他学术思想成长的重要环节。这一点还没有引起研究者的足够重视。
  • 漫说徽语
  • 徽语,是徽州方言的简称。它是分布在安徽南部的旧徽州地区以及浙江旧严州府地区,并延伸到江西的德兴以及旧浮梁县的一种方言,是当地最有特色的一种土著语言。因操这种方言的人以旧徽州府的人最多,且这一地区的经济文化水平又最高,故把这一种方言命名为徽语。
  • 州来、下蔡与寿春——安徽上古史一页
  • 寿春(今安徽省寿县),作为一座古代名邑,其形成和发展的历史具有自己独特的地方。春秋吴楚战争中,这一地区恰处两国间东西军事要冲。在吴楚反复争夺中,它初步得到一些发展。入战国后,该地区为楚所有。随着鸿沟的开凿,南北水路交通的进一步通畅,这儿又成了南北交通要道,因而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到战国末年,它终于建邑,并成为楚国的都城,成为一个政治上、经济上都十分重要的大都邑,这正是历史的机缘带来的一种历史的必然。
  • 渐江和新安画派的师承及风格
  • 新安画派是明清之际的一个独具特色的山水画流派。其代表人物是渐江、汪子瑞、孙逸、查士标,因这几位画家均是新安郡人,且相互联系,相互影响,风格近似,故绘画史称之为新安画派。
  • 谁教幻作绕指柔——芜湖铁画艺术
  • 铁画是我国特有的一种民间艺术品种,明末清初为安徽芜湖铁工汤鹏所创造,迄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
  • 成语与安徽历史风云
  • 成语是一种形式简约、内容丰富的词语形式。一些成语是历史事件的化石,浓缩了历史上的风云变幻。安徽历史上人文荟萃,各色人物粉墨登场,演出了一幕幕多姿多彩的话剧。汉语中的成语因而与安徽结下了不解之缘。
  • 卷首语
    [笔谈]
    徽州历史文化概观(张子侠)
    地灵人杰 群英辈出(陶新民)
    [补白]
    小吏港与《孔雀东南飞》(士一文)
    致读者
    安徽地名中的“郢”字(蔡英杰)
    [文学史百题]
    桐城文派的兴衰(陆联星)
    承先启后 继往开来——简论徽剧及其在中国戏曲史上的地位(王成)
    [历史百题]
    李鸿章与淮军(邱瑰华 刘佰合)
    戴震与皖派经学(郭全芝)
    [诗文欣赏]
    醉翁情醉颍西湖(朱学忠 朱雪里)
    “雄伟”的礼赞——钱谦益《天都瀑布歌》赏析(王怀川)
    [考古与文物]
    阜阳汉简 国之瑰宝(李晓春)
    从文物考古看安徽古代文化(李广宁)
    生命幻象的显现——安徽省淮北市汉画像石的艺术个性(刘彩霞 范向前)
    [戏曲苑]
    悲欢交响曲凤阳花鼓(张颍 陈玲)
    贵池傩戏(王政)
    [宗教与人生]
    安徽名山与禅林名僧(张兆勇)
    [民俗志]
    安徽茶谣(郑闻)
    安徽民间生殖崇拜(严舜)
    水口:徽州民居的择址观念(刘彦顺)
    [人物春秋]
    李白在安徽(任晓勇)
    姜白石的“合肥情恋”(文一止)
    吴敬梓的恋乡情结(乔琛)
    经济勋猷襄大业,历年奏牍诏诸昆——一代名臣王茂荫(沈洪英)
    浮云野思春前动——王阳明在滁州悟道(张休)
    [说文解字]
    漫说徽语(周有斌)
    [名胜古迹]
    州来、下蔡与寿春——安徽上古史一页(马育良)
    [专文]
    渐江和新安画派的师承及风格(赵勇)
    谁教幻作绕指柔——芜湖铁画艺术(赵卫东 廖万军)
    成语与安徽历史风云(蔡英杰)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