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正确理解顾炎武八股文取士“败坏人才”说
  • 中国古典诗歌对古代日本的影响
  • 律诗的章法--律诗的体裁特点(之二)
  • 世外自生观化情--读诗僧饶节禅趣小诗两题
  • 景趣举隅--唐人七绝诗趣举隅(二)
  • “四灵之主”文化内涵的中西差异
  • 清雅的茶事
  • “削”与“柿”
  • 醉司令--祀灶与民间信仰
  • 年年产品之一:春联--岁时节日(三)
  • 袁枚隐居复出纪事
  • 近代佛学复兴的创始人--杨文会
  • “俞毛包”与“杨猴子”--试说俞菊笙、杨月楼
  • 披“书”三叹
  • 从唐圭璋先生学词记
  • 凄婉哀怨的公孙九娘--聊斋人物谈
  • 谈谈《现代汉语词典》
  • 清新秀丽的雍正青花瓷
  • 梁漱溟谈孔孟(八)
  • 陈代诗文研究综述
  • 卷首语
  • 更正
  • 日本中国学京都学派
  • 诗法
  • 正确理解顾炎武八股文取士“败坏人才”说
  • 多年来,提到八股文取士,有关论著几乎是一片否定声,而且是全盘否定;作为全盘否定的重要佐证,又几乎无不引用顾炎武这样一段话,见于《日知录集释》卷十六“拟题”:
  • 中国古典诗歌对古代日本的影响
  • (1)五、七言为主的句格日本最早的书面文学是分别成书于712年和720年的《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两书保存的古歌谣辞去重复后约200首,均用汉字书写。其每句音数虽长短不齐,但以五、七音句最多;至8世纪末成书的第一部和歌总集《万叶集》,则形成整齐的“五七五七七”31音的和歌定格。这种由无规则的杂音句发展到有规则的五、七音句现象,正源出中国古诗传统。中国《诗经》是四言为主兼有杂言;汉乐府先是五七言为主的杂言,至东汉末则有整齐五言的乐府和文人诗;
  • 律诗的章法——律诗的体裁特点(之二)
  • 律诗的章法就是律诗的结构方法或法则。古风歌行篇幅可长可短,如何结构内容,有很大的任意性,没有定则可依。律诗则不然,除排律外,已形成了固定的格式,即每首为八句四联,五律四十字,七律五十六字。人们在长期创作实践的经验积累中,逐渐摸索出在这有限的四联篇幅内,存在着一种普遍适合表达内容的、效果最为理想的结构方式,于是规律就在自然而然中形成了。
  • 世外自生观化情——读诗僧饶节禅趣小诗两题
  • 宋人张邦基在《墨庄漫录》中把这首诗置于佳作之列。前两句情韵亦佳,但毕竟还是写眼前之景的诗中常语。后两句则新奇可喜,为前人所未道。春天到了,山花盛开,游蜂得饱食花粉,所以蜜脾肥大如白茧。山花盛开只是常景,但诗人从蜜脾增大的角度去展现这一常景,就形成新的组合关系。这是一种“点化”的手法,但它是基于诗人审美中的新体验的。
  • 景趣举隅——唐人七绝诗趣举隅(二)
  • 好的写景诗,或好诗写景处总是能落笔生辉、触处得趣,有着极高的审美价值。王夫之称“古人绝唱句多景语”(《姜斋诗话》卷下)。唐人七绝有说不尽的景趣。
  • “四灵之主”文化内涵的中西差异
  •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麟、凤、龟、龙为祥瑞之兆,被称为“四灵之主”。清代李汝珍所著《镜花缘》第一回描述西王母寿宴之盛况时,提及有四位仙长各捧奇珍异宝道贺。依百草仙子的说法:“这四位仙长,乃麟、凤、龟、龙四灵之主:那穿绿袍的,总司天下毛族,乃百兽之主,名百兽大仙;那穿红袍的,总司天下禽族,乃百鸟之主,名百鸟大仙。那穿黑袍的,总司天下介族,乃百介之主,名百介大仙;那穿黄袍的,总司天下鳞族,乃百鳞之主,名百鳞大仙。”
  • 古代服饰制度等级的主要标识
  • 服饰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起源而诞生,并随之发展完善。千百年来,服饰所表现出的形式和内容,从粗糙到精细,由简单到复杂,走过了漫长的道路。服饰又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符号,它标志着一定国家地区、一定民族群体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明程度。
  • 茶之路(五):清雅的茶事
  • 从茶作为一种饮料,经过饮茶风气在民间形成,最后茶事成为高雅文化,这有一个发展过程。古人常说茶文化“兴于唐而盛于宋”,其实这是不确切的,应当说自从茶成为一种生活素材进入诗文中,茶文化便可以说已经开始。茶学家们一般认为我国第一个把茶写进诗的文人为晋朝著名文人左思,他有《三都赋》流传后世,名震文坛。
  • 说文谈物:“削”与“柿”
  • 在纸发明以前,古人的书写材料,主要是用丝织成的帛和用竹木制成的简牍。《墨子》的《尚贤》《兼爱》《非攻》《天志》《明鬼》《非命》《贵义》以及《鲁问》诸篇中,每每提到“书于竹帛”或“书之竹帛”。竹,即为简牍。如《兼爱》篇写道:“……何知先圣六王之亲行之也。子墨子日:‘吾非与之并世同时,亲闻其声,见其色也,以其所书于竹帛,镂于金石,琢于槃盂,传遗后世子孙者知之。’”很清楚,竹帛是纸张发明以前的主要书写材料。由于帛价昂贵,简牍低廉,人们往往先在简牍上起草文字,修改定稿后,再抄写在帛上。
  • 醉司命——祀灶与民间信仰
  • 冬至一过,腊月很快来临,古代腊月最大的活动是腊祭,腊祭是年终辞旧迎新之际与祖灵、天神沟通的岁时仪式。在岁时的转接点上,依赖族群生活的人们自然要以祭祖的方式,强化族群的认同;同时对民生所系的诸神进行礼敬。腊祭在古代社会是一项严肃的活动,腊祭之前要清场,即行傩驱疫。这样腊月的节仪有三项内容:驱鬼、送神、祭祖。
  • 年节产品之一:春联——岁时节日(三)
  • 据《山海经》记载,很久以前,在东海之中,度朔山上,有一株枝干蟠曲三千里的大桃树,树上住着名叫神荼、郁垒的两个神仙,他们是轩辕黄帝派来监管鬼域世界的。凡是为祸作祟的恶鬼,他们就用芦苇绳索捆将起来,投给饿虎。因此,后世的老百姓每到春节,都要用桃木制成神荼、郁垒的雕像,挂在大门的两旁,驱鬼避邪,是为桃符。大概是雕像有些繁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就改为把神荼、郁垒两位的尊容画在桃板上敬奉,后来,索性便宜行事,只在桃板上写了神荼、郁垒的大名而已。当然,手续的简化,对于避邪求吉、遇难呈祥的功能来说,是毫无妨碍的。
  • 袁枚隐居复出纪事
  • 袁枚归隐南京随园后过了两三年悠闲的日子,至乾隆十六年(1751),经济状况已开始拮据,这是他当初挂冠时所未能预料到的。其原因大概有三个方面:一是积蓄原本不多。常言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但袁枚则不然,他七年县令,“解组入山时,囊橐萧然,只三千六百金”(袁祖志《随园琐记》卷下)。积蓄无多,是后日经济上捉襟见肘的主要原因。二是支付营造随园费用。尽管随园只是进行了初步建设,但规模不算小,开销不会少。
  • 近代佛学复兴的创始人——杨文会
  • 晚清思想界有一社会思潮特别引人注目,即佛学的复兴。许多名家大师无不究心佛典,其中比较著名的有严复、康有为、梁启超、夏曾佑、谭嗣同、章太炎等,更有李叔同(即弘一法师)舍身出家,成为一名佛门弟子。追寻这一思潮的背景,杨文会所起的作用不容忽视,他致力于刻经刊印工作,办学兴教,普及佛学教育,注重学术研究,为复兴佛教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对思想界和学术界影响甚大。
  • “俞毛包”与“杨猴子”——试说俞菊笙、杨月楼
  • 梨园行最重师承。供祖师爷(一说是唐玄宗李隆基,一说是后唐庄宗李存勗)自不必说,若要吃戏饭就必得先拜师。或进科班学艺,或作手把徒弟。外行的票友若想以唱戏为业也得先拜一位内行为师,经过“公证”(举行拜师仪式,邀有关各方参加)以后才算正式“下海”。吃戏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祖师爷赏不赏这碗饭吃,要看他是否具备相应的条件,一是师承,二是天赋,三是功夫。
  • 披“书”三叹
  • 这里所谓“书”,非指书籍与书法,乃书信之谓也。“披”者,披读阅览之谓,意谓匆匆披阅,非精读之对象。夫书信往来,在日常生活中最为习见。近时电信工具普及,打电话已取代大量信件。但通过网络,书信还是很流行的。遗憾的是,如今不少人连信都不会写了,这实在对人们的素质教育不利。即如“此致”二字的用法,每令收信人啼笑皆非。过去用“此致”,下面仅写收信人姓名,或加“先生”、“同志”、“女士”之类称谓即可,其他一概不用写,写了便成蛇足。
  • 从唐圭璋先生学词记
  • 词是我们伟大祖国古典文学百花园里的奇葩,我从小就喜爱她。但由于十年浩劫,初中毕业我就下乡插队了,没有机会系统地学习,更谈不上研究。“四人帮”粉碎之后,国家于1978年恢复了研究生培养工作。当年,我有幸考取为唐圭璋先生的第一届硕士生。后又于1983年考取为他的第一届博士生。1988年毕业并获得博士学位后,就留在唐老身边工作,协助他指导博士生。直至1990年唐老仙逝,师从他研治词学达十二年之久。
  • 凄婉哀怨的公孙九娘——聊斋人物谈
  • 公孙九娘是《聊斋志异》中相当独特的女主角。她的爱情故事既不像人狐恋的《婴宁》、《小翠》,数语解颐,似一幕令人忘忧的轻喜剧;也不像人仙恋的《香玉》、《翩翩》,诗情馥郁,似一支轻盈优雅的小夜曲;更不像人鬼恋的《连城》、《伍秋月》,爱情有起死回生作用,结局皆大欢喜。《公孙九娘》以清初一次农民起义被残酷镇压为开端,以男女主角生离死别为结尾,昙花一现、遗恨终生的爱情故事,抒发了作者的磊块愁。
  • 谈谈《现代汉语词典》
  • 《现代汉语词典》是我们师辈认真编定的一部中型词典,在几十年的使用中,人们反映良好,获益匪浅。实际上,这确是一本很好的现代语词典。但是现在有时把它说成一本经典性的词典了,我则以为还是有不少缺憾,需要精益求精,以求更好地服务于人民。我也是这部词典的一般使用者,并未从头到尾研读一遍,只是有时去查一查,感到有可商讨之处,便夹个纸条。积以时日,搜集起来,作个讨论而已。
  • 清新秀丽的雍正青花瓷
  • 青花瓷器是我国古陶瓷器中最具代表性的优秀品种之一。起源于唐代,发展于元代,成熟于明、清,并成为主流,一直沿用至今。清代是中国青花瓷器的高度发展时期,陶瓷史上的黄金时代,各种具有特殊技能的制瓷工匠云集景德镇,形成该镇“工匠来八方,器成天下走”的繁荣局面。体制上承袭明代,继续在景德镇设置御窑厂烧制宫廷御用瓷,并实行官搭民烧的办法。
  • 梁漱溟谈孔孟(八)
  • 我们既讲了乐的解释,现在再来讲仁者不忧这一条。我们以前说仁,就是照他自己生命之理去生活。仁者的生命(即是仁)自己会涌现出来,不待外面去拨动。孔子的生活也是听他自己涌现。所以忧者就是欲念,就是欲求,就是找。仁者时常关怀旁的事情,容易有所感受,所以他容易悲,容易哭,容易愁,但他到感触而止,他却是过而不留。他的一种悲哀的样子,却不是有什么忧放在心里,即不是有一个欲念放在心里,所以他的生活依旧流畅下去而不滞塞。
  • 陈代诗文研究综述
  • 20世纪的陈代诗文研究虽滥觞于古代,但其面貌却又全然不同于古代的那种由直观体悟得来的评点。古人的评论简而精当,而今天的研究却由于学术思想和理论方法的输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系统的科学研究。
  • 正确理解顾炎武八股文取士“败坏人才”说(祝总斌)
    中国古典诗歌对古代日本的影响(熊笃)
    律诗的章法--律诗的体裁特点(之二)(蔡义江)
    世外自生观化情--读诗僧饶节禅趣小诗两题(钱志熙)
    景趣举隅--唐人七绝诗趣举隅(二)(周懋昌)
    “四灵之主”文化内涵的中西差异(王雪梅)
    清雅的茶事(臧嵘)
    “削”与“柿”(朱启新)
    醉司令--祀灶与民间信仰(萧放)
    年年产品之一:春联--岁时节日(三)(董晓萍)
    袁枚隐居复出纪事(王英志)
    近代佛学复兴的创始人--杨文会(沈颂金)
    “俞毛包”与“杨猴子”--试说俞菊笙、杨月楼(张扶直)
    披“书”三叹(吴小如)
    从唐圭璋先生学词记(钟振振)
    凄婉哀怨的公孙九娘--聊斋人物谈(马瑞芳)
    谈谈《现代汉语词典》(齐冲天)
    清新秀丽的雍正青花瓷(陈润民)
    梁漱溟谈孔孟(八)(李渊庭)
    陈代诗文研究综述(马海英)
    卷首语
    更正
    日本中国学京都学派(钱婉约)
    诗法(蒋寅)
    [文史百题]
    正确理解顾炎武八股文取士“败坏人才”说(祝总斌)
    中国古典诗歌对古代日本的影响(熊笃)
    [诗文欣赏]
    律诗的章法——律诗的体裁特点(之二)(蔡义江)
    世外自生观化情——读诗僧饶节禅趣小诗两题(钱志熙)
    景趣举隅——唐人七绝诗趣举隅(二)(周懋昌)
    [文化交流与比较]
    “四灵之主”文化内涵的中西差异(王雪梅)
    [文化史知识]
    古代服饰制度等级的主要标识(赵联赏)
    茶之路(五):清雅的茶事(臧嵘)
    说文谈物:“削”与“柿”(朱启新)
    [民俗志]
    醉司命——祀灶与民间信仰(萧放)
    年节产品之一:春联——岁时节日(三)(董晓萍)
    [人物春秋]
    袁枚隐居复出纪事(王英志)
    近代佛学复兴的创始人——杨文会(沈颂金)
    “俞毛包”与“杨猴子”——试说俞菊笙、杨月楼(张扶直)
    [学人与治学]
    披“书”三叹(吴小如)
    从唐圭璋先生学词记(钟振振)
    [文学人物画廊]
    凄婉哀怨的公孙九娘——聊斋人物谈(马瑞芳)
    [说文解字]
    谈谈《现代汉语词典》(齐冲天)
    [文物与考古]
    清新秀丽的雍正青花瓷(陈润民)
    [连载]
    梁漱溟谈孔孟(八)(李渊庭)
    [文史研究动态]
    陈代诗文研究综述(马海英)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