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夏商周断代工程与先秦史学、文学、民俗学
  • 辽金文学鸟瞰
  • 元曲作家:具有现代文化意义的艺术生产者
  • 元代后期诗风的变异
  • “杨柳”牵别情“雨雪”添哀思--《小雅·采薇》“杨柳依依”名句赏论
  • 一段考古,两件文物,一首美丽的诗
  • 心灵的绝唱--《汉宫秋》第四折心解
  • 妒生“思”“习”便可爱
  • 《西厢记》在日本
  • 生肖说鼠
  • 说唾壶(盂)
  • 七夕节俗的文化变迁
  • 王晫和他的小品
  • 试说黄月山、李春来
  • 翡翠的由来及异名
  • 怀念周予同先生
  • 罗尔纲师诞辰百年感言
  • “互”义探源
  • 轻薄文人的精神涅槃--聊斋人物谈
  • 《三国志通俗演义》的成书年代
  • “散曲”名实辨述略
  • 科举史上的“南人北人”之争
  • 吴澄:一个正在被认识的重要文论家
  • 明朝正德青花瓷器
  • 梁漱溟谈孔孟(十三)
  • 卷首语
  • 夏商周断代工程与先秦史学、文学、民俗学
  • 国家“九五”重大科研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所推出的“三代年表”,填补了我国年代学史上的空白,而其多学科相结合的研究方法和由已知推求未知,由相对晚近推及相对远古的技术路线,在中国学术史上也具有开拓创新意义。目前,大家都在谈论工程是十分自然的。
  • 辽金文学鸟瞰
  • 公元10世纪初到13世纪前期的三百余年,在祖国的北半部先后建立了契丹贵族统治的辽朝(916-1125)和女真贵族统治的金朝(1115-1234),它们与五代、两宋南北对峙,形成中国历史上又一次南北朝的局面。辽金文学,则以雄健磊落的独特风貌为北雄南秀的中华文学提供了同两宋文学优势互补的重要范本,促进了中华文学由多元而发展为一元的历史进程。
  • 元曲作家:具有现代文化意义的艺术生产者
  • 元代士失其业,文人儒士大批流向下层社会,成为市民阶层中的一员。元曲作为他们的代表性文学创作,也就打上了他们生活的烙印。同时生活于市井中的文人,要使他们作品的主要受众一一平民百姓能接受,也就不能不照顾到他们的审美趣味和欣赏水平。正由于如此,以书会才人为代表的元曲作家,和传统的以官与士为主体的文人群体有所不同。他们虽仍是封建文化中的一个群体,但他们生活和创作中的新因素,却使他们比传统文人士大夫更具现代文化意义。
  • 本刊明年为教师推出新栏目
  • 元代后期诗风的变异
  • 元代中期的诗风,以“雅正”为主要的审美倾向,平正温厚,是一时诗坛之旨归,有盛唐之形貌,而无盛唐之内质。而在“延佑”之后,元代诗坛发生了很大变化,开始改变了以“雅正”观念为“一统天下”的格局,产生了更加多样化的风格。萨都剌、马祖常、乃贤、丁鹤年、泰不华等色目和蒙古族诗人的绚烂多姿的创作,使元代诗史更加丰富厚重。
  • “杨柳”牵别情“雨雪”添哀思——《小雅·采薇》“杨柳依依”名句赏论
  • 《诗经·小雅·采薇》是一首戍边士卒返乡途中的自吟之诗。诗中既抒写了士卒出征与战斗中紧张、饥渴和劳碌的痛苦生活,同时也反映出他们能不顾安危、急国家之难的爱国热情,的确是一首反映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相互交织的杰作,也是《诗经》描写戍边生活不可多得的名篇。而该诗末章“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一情景交融的千古绝唱,则更使此诗身价百倍而受人青睐。
  • 心灵的绝唱——《汉宫秋》第四折心解
  • 从《汉宫秋》第三折中,我们已经领略了马致远剧诗的美学风韵。诗人写剧,剧中有诗,诗中有剧,此已高常人一等。但出自诗人之手的剧诗还有别具一格的特质,即他的剧诗是内在生命与气韵的和谐一致:他发自内心,顺乎天籁,是美的追寻者,梦的呼唤者。因此,《汉宫秋》一线贯穿,充满着智性与玄思,在冰山表层下潜沉着厚重的文化底蕴,但跳跃出来的已经是满载着历史郁结、忧国忧民和上下求索的不倦航渡。把握到这一点就不会感到第三折已经完成了剧诗的主旨,把第四折看成多余的赘疣了。
  • 妒生“思”“习”便可爱
  • 他人有能,可尊可师。不知出此,反妒忌之。不妒如之何?近乎无志。不忌如之何?安能有为?非妒他人,妒己之不习。非忌他人,忌己之不思。思之斯得,习之以时。文学中积,声闻外驰。汝亦多能,妒忌奚施?
  • 《西厢记》在日本
  • 元代大戏剧家王实甫所创作的《西厢记》,自13世纪末问世以来,便以其积极的反封建内容和新鲜美妙的艺术形式,一直吸引着历代读者、观众的目光,震撼着他们的心弦。“《西厢》是超越时空的艺术品,有永恒而且普遍的生命”(郭沫若《(西厢记)艺术上之批判与其作者之性格》),成为世界艺术宝库中的一颗明珠,赢得了各国人民的喜爱。它不仅早就传人我国近邻日本、朝鲜、越南等国,还被译介到英、美、法和前苏联等欧美国家。本文仅就《西厢记》在日本的译介、收藏与研究情况予以简述。
  • 《文史知识二十年光盘》琉璃厂有售——中华书局北京琉璃厂门市部开业
  • 生肖说鼠
  •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鼠,特别是家鼠,本是令人痛恨的动物,然而它在十二生肖的乐队中却有拉首席小提琴的荣耀,这不能不令论者疑窦丛生。清人王有光就曾忿忿不平地说:
  • 说唾壶(盂)
  • 古时,室内铺席,讲究的人家,席下还铺筵。筵比席大,几张并合,几乎铺满全室地面,如同现在房间里铺上一层地板或地板砖一样。人坐在席上,隔湿防潮,称为席地而坐。因而,古人进室,都要在门外脱鞋,以免踩脏席面。在这样的情况下,每有唾弃,就不能吐在席筵上,应当有相应的盛接之物,如今痰盂之类。推测古人会有这类器物,但是,史无记载。据汉代刘歆撰《西京杂记》提到:汉武帝兄广川惠王刘越之孙去,为广川王时,凡国内冢藏,一皆发掘。
  • 七夕节俗的文化变迁
  • 七夕是中国古代的情人节,牛郎织女七夕鹊桥相会,至今仍为民俗佳话。“牵线搭桥”是撮合青年男女的民间俗语,牵线牵的是月老的红线,搭桥搭的是喜鹊的爱桥。君不见时下都市的婚介机构纷纷打出鹊桥的名目,鹊桥成为婚介的雅称。但七夕最初在民众心目中并非是吉日良辰.而是凄苦的分离忌日。七夕从忌日到良辰的历史变化映射着古代社会民众时间观念的重大变迁。
  • 试说黄月山、李春来
  • 京剧的武生,一般分为长靠和短打两类。长靠武生脚穿厚底靴,身披大靠或箭衣,工架稳健优美,身段大派洒脱,动作幅度大,以体现大将的风度和气魄。比如《长坂坡》的赵云,《战冀州》的马超,《挑华车》的高宠等。短打武生脚穿薄底靴,身着短打衣裤,用短兵器,身手矫健敏捷,开打干净利落,重在表现人物的英俊、灵敏和勇猛。
  • 怀念周予同先生
  • 周予同先生生于1898年1月,浙江瑞安人。1916年,他以第一名考进北京高等师范学校,五年后又以第一名毕业于该校国文部,自此就献身于社会科学的研究与教育事业,共达六十年。他曾历任商务印书馆《教育杂志》主编,安徽大学教授、中文系主任兼文学院院长,暨南大学教授、历史系主任兼南洋研究馆主任,开明书店编辑兼襄理,复旦大学教授、史地系主任、副教务长,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等职。
  • 罗尔纲师诞辰百年感言
  • 今年是尔纲师诞辰百周年,辞世四周年,回忆忝列师门42年的往昔岁月,不禁百感交集。从小学、中学、大学到研究生的十多年中,我得到许多老师尽心尽职的教诲,其中感受最深的,除了何定国师,就是尔纲师。
  • 西湖竹枝词(六首选一)
  • 轻薄文人的精神涅槃——聊斋人物谈
  • “我是谁?”是历代知识分子苦苦思索的哲学命题,也是古代作家着意关注的话题。《仙人岛》在传统遇仙模式中,让轻薄文人王勉进行灵魂拷问:我是胸藏万卷、下笔千言的才子,还是管窥蠡测、见识浅鄙的陋儒?是唇枪舌箭、挥斥方遒的辩才.还是强词夺理、捉襟见肘的蠢物?是目光远大、鹏飞鸿举的天才,还是目光如豆、抱残守缺的禄蠹?……自我膨胀、不知天高地厚、动辄翘尾巴的王勉,在“崔真人”引导下游历神奇瑰丽的仙界,从跟天仙交往到与地仙结合,因受了世外才女刻骨铭心的教训和别出心裁的点拨,终于“反身修道”——反躬自省、修身养性——明白“天外有天”,掂出自身真实分量,夹起尾巴做人。
  • 《三国志通俗演义》的威书年代
  • 有关《三国志通俗演义》之成书年代,说法不一,至今尚无定论。笔者近日在日本调查中国文学在日本的传播与影响情况,发现一些材料,似有助于此问题的探讨。因篇幅有限,今只将材料介绍如下:
  • “散曲”名实辨述略
  • 在元散曲研究中,对“散曲”一名究竟由何而来,又如何演变为“小令”与“套数”的总称,曲学界多有论说,其来龙去脉已基本弄清。曲学圈内多有所知,而圈外人似莫知其详,有鉴于此,特就本世纪诸家之论说略作评述。
  • 科举史上的“南人北人”之争
  • 1397年2月,明朝例行会试,以刘三吾、白信蹈为主考官,录取了宋琮等52人为贡士。次月,经殿试,以陈(an)、尹昌隆、刘谔为一甲进士。但出榜之后,人们发现本科进士52人(会试的录取名额和殿试为等额,故贡士实际上已是进士,所差的只是钦赐而已)全为南方人,大江以北竞无一人登第。下第举人认为这是因为刘三吾、白信蹈(均为南方人)私其同乡所致,于是,愤怒地用泥团将高悬的皇榜打得七零八落,随后浩浩荡荡地向礼部闯去,鸣冤叫屈。
  • 吴澄:一个正在被认识的重要文论家
  • 吴澄(1249—1333)、字幼清,晚字伯清,元抚州崇仁(今属江西)人。在元为一代学宗,学者称草庐先生,《宋元学案》有草庐学案,著作有《吴文正集》、《草庐精语》等。他是著名的理学家,在中国哲学史上有着重要地位。
  • 明朝正德青花瓷器
  • 、中国青花瓷器发展到明代,步入了一个繁荣时期。正德窑为明武宗朱厚照在位时的官窑(1506-1521)共十六年。从整个明代青花瓷器来看,处于中晚期的交替时期,虽然部分作品还保持了成化、弘治两朝清新淡雅的风格,但自身独特的艺术风格已经形成,对后期嘉靖朝青花瓷器的发展也具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 梁漱溟谈孔孟(十三)
  • 《论语》有几条讲天命,如孔子“五十而知天命”,“不知天命无以为君子”,“君子有三畏,畏天命……”,“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天生德于予”等,这许多话都是。我们先要问:天命是什么?本来可以说,天命是没有很深的意思。孟子答万章问尧舜传贤、禹传子说:“天与贤则与贤,天与子则与子。”其解释天命重要的几句话就是:“舜禹益相去久远,其子之贤不肖,皆天也,非人之所能为也。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
  • 一段考古,两件文物,一首美丽的诗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苍苍,白露未唏。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苍苍,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址。’
  • 王晫和他的小品
  • 王晫,原名菜,字丹麓,一字木庵,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好坐溪上听松,自号松溪子,人称松溪主人。生于明崇祯九年(1636),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仍健在,卒年未详。父王湛,字澄之,号瑞虹,为钱塘布衣。生性恬静,杜门谢客,不与外事。喜读史书,尤好朱熹《资治通鉴纲目》诸书,熟悉古今成败利害。
  • 翡翠的由来及异名
  • 按国际上矿物学的通用概念,玉分为硬玉和软玉,软玉即我国古代的真玉,硬玉即翡翠。翡翠质纯者无色或白色,含杂质则呈翠绿、黄绿、绿蓝、红、橙、紫、灰、黑等色。其中翠绿色和艳红色尤被人喜爱。
  • “互”义探源
  • “互”字是一个象形字,而且“互”字的字形从古到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那么,“互”字究竟象的是什么形?它的本义是什么?它的本义与“互相”义又有什么关系?让我们对这些问题穷源究委,在语词的原始密林中作一次词义演变之旅。
  • 夏商周断代工程与先秦史学、文学、民俗学(江林昌)
    辽金文学鸟瞰(周惠泉)
    元曲作家:具有现代文化意义的艺术生产者(钟涛)
    元代后期诗风的变异(张晶 李淑辉)
    “杨柳”牵别情“雨雪”添哀思--《小雅·采薇》“杨柳依依”名句赏论(李金坤)
    一段考古,两件文物,一首美丽的诗(李山)
    心灵的绝唱--《汉宫秋》第四折心解(宁宗一)
    妒生“思”“习”便可爱(索宝祥)
    《西厢记》在日本(李群)
    生肖说鼠(赵伯陶)
    说唾壶(盂)(朱启新)
    七夕节俗的文化变迁(萧放)
    王晫和他的小品(欧明俊)
    试说黄月山、李春来(张扶直)
    翡翠的由来及异名(程军)
    怀念周予同先生(孙以昭)
    罗尔纲师诞辰百年感言(龙盛运)
    “互”义探源(苏杰)
    轻薄文人的精神涅槃--聊斋人物谈(马瑞芳)
    《三国志通俗演义》的成书年代(邱岭)
    “散曲”名实辨述略(赵义山)
    科举史上的“南人北人”之争(赵铭华)
    吴澄:一个正在被认识的重要文论家(查洪德)
    明朝正德青花瓷器(陈润民)
    梁漱溟谈孔孟(十三)(李渊庭)
    卷首语
    夏商周断代工程与先秦史学、文学、民俗学(江林昌)
    辽金文学鸟瞰(周惠泉)
    元曲作家:具有现代文化意义的艺术生产者(钟涛)
    本刊明年为教师推出新栏目
    元代后期诗风的变异(张晶 李淑辉)
    “杨柳”牵别情“雨雪”添哀思——《小雅·采薇》“杨柳依依”名句赏论(李金坤)
    心灵的绝唱——《汉宫秋》第四折心解(宁宗一)
    妒生“思”“习”便可爱(索宝祥)
    《西厢记》在日本(李群)
    《文史知识二十年光盘》琉璃厂有售——中华书局北京琉璃厂门市部开业
    生肖说鼠(赵伯陶)
    说唾壶(盂)(朱启新)
    七夕节俗的文化变迁(萧放)
    试说黄月山、李春来(张扶直)
    怀念周予同先生(孙以昭)
    罗尔纲师诞辰百年感言(龙盛运)
    西湖竹枝词(六首选一)
    轻薄文人的精神涅槃——聊斋人物谈(马瑞芳)
    《三国志通俗演义》的威书年代(邱岭)
    “散曲”名实辨述略(赵义山)
    科举史上的“南人北人”之争(赵铭华)
    吴澄:一个正在被认识的重要文论家(查洪德)
    明朝正德青花瓷器(陈润民)
    梁漱溟谈孔孟(十三)(李渊庭)
    [诗文欣赏]
    一段考古,两件文物,一首美丽的诗(李山)
    [人物春秋]
    王晫和他的小品(欧明俊)
    [古代科技漫话]
    翡翠的由来及异名(程军)
    [说文解字]
    “互”义探源(苏杰)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