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吴敬梓的文化探索
  • 敢于绝望、为个性和创造性而斗争的吴敬梓
  • 儒林及世态 刻画何工研--谈范进中举
  • 再读马二先生
  • 不在宋儒下盘旋
  • 《儒林外史》前言有四稿--“吴”研缀拾(之一)
  • 吴敬梓故里全椒
  • 吴国对与“薖园”石刻
  • 新时期《儒林外史》研究综述
  • 徽州文化与徽学漫谈
  • 徽州文会与徽州社会
  • 山水、雅俗和身份
  • 礼与中国传统文化
  • 花乎,山乎?--读苏轼《踏莎行》
  • 说刘克庄《贺新郎》“老眼平生空四海”
  • 伤心人别有怀抱--项鸿祚《八声甘州·重阳游百花洲》赏析
  • 青衣小红
  • 生肖说牛
  • “义男”小论
  • 铺首
  • 嵯峨天皇、荣西和日本茶道
  • 文学史上的多面手苏轼
  • 《桃花扇》与兴化
  • 梁漱溟谈孔孟(十五)
  • 刊首语
  • 吴敬梓的文化探索
  • 《儒林外史》涉及的社会生活层面虽然很广,但正如鲁迅所说,“机锋所向,尤在士林”(《中国小说史略》)。吴敬梓根据自己长期的体察和分析,描绘了一轴色彩斑斓的士林人物长卷,居于画卷中心位置的是形形色色的儒士和名士,可以称为封建末世士林百态的浮世绘,通过对一代文士生活和思想的现实主义描写,深刻揭示出封建末世精神道德和文化教育的严重危机,并探求文化前进的方向。
  • 儒林及世态 刻画何工妍——谈范进中举
  • 1875年一个夏日,有个英国记者循着学子琅琅读书声找到一家普通的中国学堂,赫然发现一具贴红“喜”字的棺材。原来,“喜”字贴在谐音“官财”的棺材上,就是向学子指明:读书就是为升官发财。英国人感叹:“把教育限制在如此狭窄的道路上,致使人的心智就像大清国女人的小脚一样被挤压而萎缩。”
  • 再读马二先生
  • 按照鲁迅的说法,《儒林外史》摹写明代的官师儒者、名士山人,间及市井细民,声态并作,使彼世相,如在目前。鲁迅还特意拈出了马二先生一角,认为通过自述制艺之可贵和西湖之游等段落,在马二先生身上,吴敬梓尤其写尽了“迂儒之本色”(鲁迅《中国小说史略》)。
  • 《文史知识》读书会敬告会员
  • 不在宋儒下盘旋
  • 在中国的文人中,扬名的大抵有两种类型:一类是文以人传,一类是人以文传。吴敬梓属于后一类,而且是后一类中的杰出代表。他的著作除《儒林外史》、《文木山房诗文集》而外,据有关资料记载,尚有《诗说》一书。遗憾的是,自金和《(儒林外史)跋》中言及:“先生诗文集及《诗说》俱未付梓,余家旧藏抄本,乱后遗失。”此后便再无音信。很长一段时间,有关此书的内容,我们只能从《儒林外史》某些章节和吴敬梓同时代的友人诗文中获知一二。
  • 《儒林外史》前言有四稿——“吴”研缀拾(之一)
  • 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南京师院(80年代改为南京师大)《儒林外史》整理小组的本子先后有撰写于1976年6月(见1977年1月初次印刷本)和1981年1月(见1984年1月第6次印刷本)的前言,题名虽同为《吴敬梓和他的(儒林外史)》,但内容大有出入。1981年前言之末云:“尤其需要说明的是,我们整理本书时在1975年,前言和注释定稿则在1976年夏天。”
  • 吴敬梓故里全椒
  • 自全椒县吴敬梓纪念馆1986年建成开放以来,前来参观的中外人士络绎不绝,但是往往提出疑问:吴敬梓故居在哪里?吴敬梓纪念馆是不是故居所在地?
  • 吴国对与“簻园”石刻
  • 民国九年(1920)《全椒县志·卷二》:“清吴氏簻园石刻:吴国对《孝经》小楷书,《赠翁沛家训》行书,诗篇书札各种草书。”
  • 新时期《儒林外史》研究综述
  • ’在度过荒凉的“文革”十年之后,新时期里,资料、考据工作又取得新的成绩,陆续发现了《文木山房集》外的吴敬梓佚文佚诗五篇和《文木山房诗说》,为研究工作提供了第一手宝贵资料。任何科学研究都必须占有充分的资料,新资料的发现,往往能推动科学研究的发展。就新时期发现的佚作来说,
  • 徽州文化与徽学漫谈
  • 400多年前,明代著名戏剧家、诗人汤显祖曾在一首诗中这样写道:“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无论人们怎样理解这首诗的含义,诗人对灿烂辉煌的徽州文化的向往却是勿庸置疑的。
  • 徽州文会与徽州社会
  • 文会是中国传统社会中文人雅士聚众吟诗作文、探讨学问的一种活动形式,其名称取《论语·颜渊》中“君子以文会友”之义。宋元以降,特别是明中叶以后,文会活动开始固定规范下来,多数有了专用的场所“文会所”、“文会馆”等,并逐步演变成一种社会组织。其触角伸向乡族教化与基层仲裁,开始在一定程度上行使着基层社会管理的职能。这种现象在明清时期的徽州十分典型。
  • 山水、雅俗和身份
  • 读袁中郎的吴越游记,人们不难发现其套路:半篇摹山范水,半篇讽刺“俗物”(有时,他并没有身履某地,仅以讽刺“俗物”或感叹“俗务”之累人,亦能成一篇游记)。这在晚明其他人那里,亦有不同程度的表现。比如,张岱的《虎丘中秋夜》显然是在模仿袁中郎的《虎丘》:两篇文章皆先叙“游冶恶少、清客帮闲、傒僮走空”之乐,而三更所剩之百十人方为“识者”;
  • 花乎,山乎?——读苏轼《踏莎行》
  • 苏轼《踏莎行》云:“山秀芙蓉,溪明罨画,真游洞穴沧波下。临风慨想斩蛟灵,长桥千载犹横跨。解巩投簪,求田间舍,黄鸡‘白酒渔樵社。元龙非复少时豪,耳根洗尽功名话。”薛瑞生《东坡词编年笺证》释前二句云:“芙蓉亦名木莲,秋半开花”;罨画,溪名,“当指荆溪,宋时亦称阳羡溪”。又云“词写宜兴景事,必作于宜兴。
  • 说刘克庄《贺新郎》“老眼平生空四海”
  • 南宋爱国词人刘克庄的名作《贺新郎·九日》日:湛湛长空黑。更那堪、斜风细雨,乱愁如织。老眼平生空四海,赖有高楼百尺。看浩荡、千崖秋色。白发书生神州泪,尽凄凉、不向牛山滴。追往事,去无迹。少年自负凌云笔。到而今、春华落尽,满怀萧瑟。常恨世人新意少,爱说南朝狂客。把破帽、年年拈出。若对黄花孤负酒,怕黄花、也笑人岑寂。鸿北去,日西匿。
  • 青衣小红
  • 这小红说的是范成大的一个青衣,史不传,志不载,由于白石道人姜夔写过一首《过垂虹》诗,中有“小红低唱我吹箫”之句,遂成绝唱,小红也就因诗而传,得以千古留名,明人顾瑛便说“箫声犹倚小红歌”。小红,留下的只是一个小名或艺名,甚或只是一个借称,因为《清异录》载,唐昭宗有琵琶工名为关小红,《刘宾客文集》里也记着一位名为小红的吹笙伎,
  • 生肖说牛
  • 牛是人类的朋友,也是十二生肖中最勤劳的动物。鲁迅曾说:“我好像一只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血。”(许广平《欣慰的纪念》)他有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自嘲》),也常被人作为箴言悬于座右。曾有一段时间,人们赞扬那些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人为“老黄牛”,可见牛作为动物在人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 “义男”小论
  • 《型世言》中有这样一条记载:富尔谷欲诬陷他人,将自己的义男打死,因为“家主打死义男,也没甚事”。被打死义男之父“不敢做声,只好同妻子暗地里哭”(见第十三回)。《警世通言》第十五卷“金令史美婢酬秀童”也写了一个发生于明代的故事:苏州府昆山县人金满,将银援例纳了个令史,在本县户房为吏。后来费尽心机谋得库房美缺,但上任不久却失窃四锭元宝,赔补了二百两银子。
  • 说文谈物:铺首
  • 古时住宅,门上都安门环,外人进宅,必先叩环。宫室、豪族、富家门户上的门环,尤为讲究,环钮制作兽首形,似龙似虎,称为铺首。铺首多为铜质,也有鎏金,因此,又称做金铺。又因其置于门上以衔环也,通常叫做铺首衔环。
  • 茶之路(十一):嵯峨天皇、荣西和日本茶道
  • 日本的茶道,是一种世界的精品高雅文化。我国茶道研究专家认为:“茶道是日本文化的结晶,是日本文化的代表。”而日本文化史专家仓泯行洋博士则说:“茶道是发源于中国,开花结果于日本的高层次的生活文化。”
  • 《文史知识》即将举办旧体诗词创作大赛
  • 文学史上的多面手苏轼
  • 蜀山高,蜀水清,钟灵毓秀,自有才人出。苏轼,其一也。最近,海内外专家、学者贲临东坡故乡眉山,参加纪念苏轼逝世九百周年大会暨第十三届苏轼学术研讨座谈会。济济一堂,奇文共赏,疑义与析,各抒高见,畅所欲言。争鸣气氛,极其浓厚,诚盛事也。本人年迈行路较难,未能前往领教受益。坐失良机,徒叹奈何!
  • 从“洋教习”到“外国专家”
  • 《桃花扇》与兴化
  • 游国恩先生主编的四卷本《中国文学史·四》在《孔尚任的生平和作品》一节中称:“治河期间,他住在泰州,也曾从事剧本的创作。”其实,与其说孔尚任在泰州从事剧本创作,不若说他馆宿兴化时撰《桃花扇》更为贴近事实。
  • 梁漱溟谈孔孟(十五)
  • 本具固有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凡在好恶以外去找根本,最好也不过是行仁义,非由仁义行也。君子之所以存此,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亦即由仁义行也。由仁义行与行仁义的这个问题,不但在旁的其他派别未把它弄清楚,即许多儒家也没把它弄清楚。
  • 敢于绝望、为个性和创造性而斗争的吴敬梓
  • 中国古代礼仪文明(一):礼与中国传统文化
  • 在中国古代,礼无处不在。它构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准则,是国家制定典章制度的依据,即使在中国社会加速现代化发展的今天,礼仍旧不经意地出现在人们的举手投足间。而礼究竟是什么?千百年来,莫衷一是。从礼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这一角度出发,在现代与古代的时空跨度中,听彭林教授讲礼,显然是一件有益亦有趣的事情。让我们来感受、理解。
  • 伤心人别有怀抱——项鸿祚《八声甘州·重阳游百花洲》赏析
  • 吴敬梓的文化探索(李汉秋)
    敢于绝望、为个性和创造性而斗争的吴敬梓(周月亮)
    儒林及世态 刻画何工研--谈范进中举(马瑞芳)
    再读马二先生(戴燕)
    不在宋儒下盘旋(项东升 刘亚敏)
    《儒林外史》前言有四稿--“吴”研缀拾(之一)(陈美林)
    吴敬梓故里全椒(金厚钧)
    吴国对与“薖园”石刻(刘亚敏)
    新时期《儒林外史》研究综述(李韵 潘华云)
    徽州文化与徽学漫谈(卞利)
    徽州文会与徽州社会(陈联)
    山水、雅俗和身份(葛飞)
    礼与中国传统文化(彭林)
    花乎,山乎?--读苏轼《踏莎行》(保刈佳昭)
    说刘克庄《贺新郎》“老眼平生空四海”(钟振振)
    伤心人别有怀抱--项鸿祚《八声甘州·重阳游百花洲》赏析(张金耀)
    青衣小红(王稼句)
    生肖说牛(赵伯陶)
    “义男”小论(许文继)
    铺首(朱启新)
    嵯峨天皇、荣西和日本茶道(臧嵘)
    文学史上的多面手苏轼(杨明照)
    《桃花扇》与兴化(陈麟德)
    梁漱溟谈孔孟(十五)(李渊庭)
    刊首语
    吴敬梓的文化探索(李汉秋)
    儒林及世态 刻画何工妍——谈范进中举(马瑞芳)
    再读马二先生(戴燕)
    《文史知识》读书会敬告会员
    不在宋儒下盘旋(项东升 刘亚敏)
    《儒林外史》前言有四稿——“吴”研缀拾(之一)(陈美林)
    吴敬梓故里全椒(金厚钧)
    吴国对与“簻园”石刻(刘亚敏)
    新时期《儒林外史》研究综述(李韵 潘华云)
    徽州文化与徽学漫谈(卞利)
    徽州文会与徽州社会(陈联)
    山水、雅俗和身份(葛飞)
    花乎,山乎?——读苏轼《踏莎行》(保刈佳昭)
    说刘克庄《贺新郎》“老眼平生空四海”(钟振振)
    青衣小红(王稼句)
    生肖说牛(赵伯陶)
    “义男”小论(许文继)
    说文谈物:铺首(朱启新)
    茶之路(十一):嵯峨天皇、荣西和日本茶道(臧嵘)
    《文史知识》即将举办旧体诗词创作大赛
    文学史上的多面手苏轼(杨明照)
    从“洋教习”到“外国专家”(白燕)
    《桃花扇》与兴化(陈麟德)
    梁漱溟谈孔孟(十五)(李渊庭)
    [纪念吴敬梓诞生300周年]
    敢于绝望、为个性和创造性而斗争的吴敬梓(周月亮)
    [中国古代礼仪文明(一)]
    中国古代礼仪文明(一):礼与中国传统文化(彭林)
    [诗文欣赏]
    伤心人别有怀抱——项鸿祚《八声甘州·重阳游百花洲》赏析(张金耀)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