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三皇五帝”的考古学文化
  • 20世纪30年代,中国史学界崛起了一个“古史辨”派,其中最著名的一个观点就是“大禹是条虫”,从而引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论战。当时中国史学界的有名人物几乎都卷进了这场论战
  • 唐诗发展与赋体的内在关联
  • 唐代诗歌作为一代之文学,由自立而发展,在多方面表现出对前代诗歌的超越。在其之所以超越前代的诸多因素之中,诗体的规范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标志,我们常说的唐诗众体兼备,显然就是指其作为中国古典诗歌艺术高峰的标志。
  • 孟浩然、王维山水田园诗比较
  • 应该说,决定诗人创作倾向最根本的在于他个人的气质和精神内核。不同的人生观、世界观会以不同的创作技巧熔铸相应的诗歌风格,成为诗人独特的艺术标记。因此,我们要找出王、孟诗风最本质的差别,首先必须考察他们不同的人格精神。
  • 诗歌中的虚实之妙
  • 中国古代诗歌和书画一样,讲究虚和实的结合。要将二者有机结合,使诗歌具有耐人寻味的艺术魅力,并不容易。所谓的“实”,主要指逼真反映现实的部分,“虚”则是通过联想,借助艺术手段表现的部分。
  • 一样送别两样情——王维两首送别诗的态度差异
  • 王维集中有许多送别诗,反映了他与同时代的诗人有着深厚的情谊。其中《送綦毋潜落第还乡》与《送孟六归襄阳》同为两首因朋友落第而写的送别诗,但是,两者劝勉的态度却迥然不同,不妨先将前一首诗抄录如下:
  • 王维《竹里馆》新解
  • 王维这首《竹里馆》,历来被认为是一首山水小品,表现的是一种高雅的情致。《唐人绝句精华》认为,此诗与《鹿柴》《鸟鸣涧》等,“皆一时清景与诗人兴致相会合,故虽写景色,而诗人幽
  • 知识史与思想史——以西洋天学进入中国及其对传统思想的影响为例(上)
  • 今天我们选择“西洋天学”这个话题来讨论,有我们自己的问题背景,这个背景之一,就是要向各位说明,在思想史研究中间,如何能把思想史和它的知识史背景结合起来。具体地说,就是为什么要讲这个话题?简单地说,这是因为近年来我一直在尝试着讨论,怎样把看上去
  • 仇池行
  • 8月2日至8月7日,我们一行四人经陕南进入陇南,在西汉水流域小作游历之后,绕道关中,从西安返回北京。此行的目的是考察古仇池国地区的地貌风物,故名之日仇池行。
  • 生肖说鸡
  • 作为家禽的鸡,属鸟纲雉科,其远祖为古代原鸡。古原鸡的后代分为三支,一支即经人工饲养而进化的家鸡,一支经遗传变异而演化为雉(野鸡),一支则变化不大,称现代原鸡,在我国云
  • 竹器与晚明文人生活
  • 竹,茎中空,直而有节,其性坚韧,虽弯不折,叶四季常青,经冬不凋。古人由此感悟,遂赋予竹虚怀亮节、坚贞不移的品德,比之为君子。自魏晋间阮籍、嵇康、山涛、向秀、阮咸、王戎、刘伶
  • 李谪仙的“狂”
  • 《警世通言》卷9《李谪仙醉草吓蛮书》(下简称《李谪仙》)是“三言”中一篇很著名的小说,赵景深说它“几可当一篇李白传读”(《〈警世通言〉的来源和影响》,见《中国小说丛考》,齐鲁书社,1980,335页),可见其中的李
  • 特立独行的吕碧城
  • 吕碧城,这是近代中国颇富传奇色彩与个性魅力的女性。她曾任《大公报》编辑,以报纸为阵地,宣扬女权主义思想;她提倡女子教育并身体力行,创办北洋女子公学;她也曾单身孤旅,漫游欧美,经受资本主义文明的洗礼;她始终执著于天命宿缘,终生未嫁,直至看破红尘,遁入空门。
  • 书屋
  • 更正
  • 寒食散再考
  • 魏晋南北朝时,服食寒食散是一种社会风尚。鲁迅先生认为,它甚至影响了当时整个社会风尚:因服散者皮肤容易磨破,故当时的衣状趋于宽大;衣服不能常洗因而多虱,扪虱而谈竟传
  • 谁是唐诗中的“先辈”
  • 在唐诗诗题中,屡见称别人为“先辈”者。“先辈”一词在唐诗中,除了偶有几处系泛称行辈在前者,如刘禹锡《与歌者米嘉荣》:“唱得凉州意外声,旧人唯数米嘉荣。近来时世轻先辈,好
  • 杂剧中的“孤”指称什么人物
  • 我们读元杂剧的时候常常会碰到“孤”这个名词。元明杂剧中还有专门的孤本戏。那么,孤指称什么人物?元杂剧中的孤从何而来?孤能不能自成一戏剧角色?本文拟作一简单的介绍和分析。
  • 写作需要鼓励——与《文史知识》同行
  • 校友黄克先生结束“干校”生活后,于1972年由中国剧协调人中华书局。我在寒暑假回京探亲,总要到中华书局二楼拐角他的办公小屋坐上一阵子。这期间也就认识了他同室的崔文印和
  • 近二十年桐城派研究述评
  • 桐城派前后绵延二百多年,几与清代相始终,曾风靡全国,应者云从,是我国文学史上历时最长、规模最大、影响最深的文派。然而近百年对它的评价却几多反复、几番沧桑。“五四”运动时,随着“桐城
  • 说“奠”
  • 一天,突然收到一个做中学语文教师的学生的来信,说:“最近,我的学生问了我一个有关丧礼的问题:为什么棺木上面和花圈上面会有一个‘奠’字。我查了《辞海》等工具书,觉得也不解
  • 古人姓名正读
  • 记得数年前,大家为陈寅恪名字的读法,颇引起一场争论。一派主张“恪”读如客(kè),另一派主张应读如却(què),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后来有人援陈氏家人读“却”来助阵,因为按照
  • 也说桃花源里的“外人”
  • 读钟伦守先生《桃花源里的“外人”》一文(刊于《文史知识》2002年第8期),颇受启发;但却无法同意钟先生的看法,因为按钟先生的解释,至少有两个问题:
  •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