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语
  • 纪晓岚是个值得纪念和研究的历史人物
  • 纪晓岚在清朝乾嘉时代居于高位,负有盛名,学问淹贯,而且有关他的民间传说之丰富,在整个封建社会像他这样地位的人当中是罕见的。有许多名人往往容易被人“造神”,无论是名官巨宦,还是文人学者,他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被人民所厌恶的,往往被人们传播一些传说,编造一些笑话,来讥讽嘲弄;一种是为人民所景仰的,人们会对他的一些事迹、一
  • 历史上的纪昀
  • 纪昀在民间是位知名度相当高的历史人物,堪称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这主要是野史笔记与文艺作品的渲染,从而把一位诙谐的学者演绎成为一个机敏绝伦、敢于讥讽皇帝、鞭笞佞臣的化身,一个充满智慧、长着铁嘴钢牙、具有铮铮傲骨的刚正不阿的斗士,这样一来,经过演绎的纪昀就与历史上的纪昀分道扬镳了,从野史回归正史即是笔者撰写本文的初衷。
  • 母贤子孝“母道文化”的历史建构与实践
  • 母亲,是文化赋予的一种性别角色;母爱,是人类情感的极致;尊母,是绝大多数文化共同的传统。赋予“母性”——文化认同的母亲角色和规范,赞美讴歌伟大无私永恒的母职、母爱、母德,旨在回报母爱、母劳的尊母、孝母的制度习俗,就构成了“母道文化”的核心。尽管赞母职、颂母爱和尊母亲是超越文化和时空的,但很少有中华民族如
  • 《水浒传》的三重寓意
  • 《水浒传》小说中所写的宋江起义虽然是北宋宣和年间(1119-1125)发生的一场真实的历史事件,但是关于这场起义的历史记载却相当简略,语焉不详,我们仅仅知道这是一场时间颇为短暂、规模并不太大的起义。而《水浒传》小说却在民间长期流传的传说故事、说话艺术、戏曲艺术的基础上,将宋江起义演
  • 明清北京城的中轴线与百姓
  • 中轴线的存在是明清北京城的平面特征的最核心部分,目前绝大多数对于北京旧城中轴线意义的阐述,均着眼于其对皇权的衬托,这是没有问题的。中轴线与皇权的结合,的确是北京城平面设计的用心之处。不过,因为北京城在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加筑了外城,中轴线的情况就变得复杂了,对于这个变化我们不能不加以注意。
  • 《国学备览》光盘出版
  • 唐代的赐姓赐名制度
  • 姓名是芸芸众生用以相互区分的代码符号,具有极强的个体性。但同时作为社会化的人,其姓名又极具社会性。在古代王权无处不在的社会背景下,臣民的姓氏也深受影响。王权对姓名权干预的主要表现就是赐姓赐名制度。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历代封建帝王均把天下视为自己一家一姓之天下,其姓氏作为国姓而倍受社会的尊崇。所谓“古者
  • 书屋 2003年第8期目录
  • 毛文龙的功过是非
  • 毛文龙何许人也?一般读者可能会感到陌生。
  • 读《三国志》札记:荀彧之死
  • 《三国志·魏志·荀彧传》载:“(建安)十七年,董昭等谓太祖宜进爵国公,九锡备物,以彰殊勋,密以谘彧。彧以为太祖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太祖由是心不能平。会征孙权,表请彧劳军于谯,因辄留彧,以侍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事。太祖军至濡须,彧疾留寿春,以忧薨,时年五十。谥日敬
  • 《史记》“约法三章”的标点及释义
  • “约法三章”最早见于《史记》《高祖本纪》和《淮阴侯列传》,班固也将它写进《汉书·高帝纪》。对于这条人们耳熟能详的成语,历来理解却分歧颇大。
  • 细雨说义山
  • 无论是这个“细”字,还是这个“雨”字,其实都挺适合李商隐的,这个人性情细腻,如同春风化雨,那种流逝的表情,与永远迷蒙的气质和归宿,写出来的,竟是真正的属于中国文字的秘密。
  • 通灵之悲——读李商隐《嫦娥》
  • 此夜无法入眠。当一切都归于沉寂,大自然中的生命依照生物钟而休憩之时,惟有作为万物之灵的人才会品尝到这种特殊的痛苦。夜本应是灵魂的栖息所,但是却常常成为欲望与情感的滋长地,幽光狂慧的动力源,以及良知的审判场。西方诗人日:未曾痛
  • 论文评审与学术创新
  • 我在几年前一篇小文中,曾将我们不少学术刊物编辑的非学术苦衷归因于尚未实行专家审稿制,并希望具有改革意识的学刊朝此方向过渡(罗厚立《功夫在诗外》,《读书》1999年8期)。几年后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刊物已开始实行或号称实行专家审稿制,但我们(包括学者和学刊)似仍不太适应这一制度,并生出一些新的弊端。有位朋友收到的退稿信便只说是据
  • 王有三(重民)先生百年祭
  • 王有三(重民)先生是国际知名的中国的目录学家、文献学家、敦煌学家和图书馆学家。生前曾任中国国家图书馆代理馆长——该馆时称北京图书馆。王先生后经人民政府正式任命为该馆副馆长。后任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现
  • “古史辨”的主要论点是讨论了“大禹是条虫”吗?
  • 《文史知识》2002年11期刊载了一篇《“三皇五帝”的考古学文化》,开头便说:“20世纪30年代,中国史学界崛起了一个‘古史辨’派,其中最著名的一个观点就是‘大禹是条虫’,从而引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论战。当时中国史学界的有名人物几乎都卷进了这场论战中,最终形成了煌煌七巨册的《古史辨》
  • 另类知识分子吴用
  • 吴用在个个身手不凡、如狼似虎的梁山好汉队伍中显得颇为特殊,这主要是由于他的知识分子身份。当然,知识分子的说法是与那些不通文墨的好汉们相比而言的,毕竟他只是一个乡村教书先生,虽然也着实读了不少书,但没有什么功名,缺少可以向世人炫耀的资本。尽管他随身也带着
  • 安魂之祭:士虞礼
  • 整个丧礼,是围绕着处理死者的遗体和魂灵两个主题进行的。如果说既夕礼是“送形而往”,将死者的形体送到墓地安葬,则士虞礼就是“迎魂而返”,将死者的精气迎回殡宫,进行祭祀。
  • 魏晋咏史诗的结构和发展
  • 咏史诗是中国古代诗歌的一种十分重要的题材。何焯的《义门读书记》对咏史诗的断语为“咏史不过美其事而咏叹之,Yu括本传,不加藻饰,此正体也”。东汉班固的《咏史》被公认为这类诗歌的创始之作.即何焯所说的“Yu括本传,不加藻饰”,它记述的是西汉孝文帝时期女子缇萦舍身救父的故事,《史
  • “肥猪拱门”的吉凶风俗
  • 猪是重要的家畜之一,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猪都因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从而在经济文化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根据许慎《说文解字》的解释:“家,居也。从
  • 薪在古婚礼中的实际作用
  • 读《文史知识》2003年第4期金荣权先生写的《<诗经>中的“薪”》一文,很受启发。然而遗憾的是,该文所论述的,都是薪在古代婚礼中的隐喻象征意义,或云“以‘伐薪’喻求偶”,或云“以束薪喻牢固的夫妻关系”。其说均
  •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