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古史分期讨论七十年(下)
  • 二 反思几个问题 中国古史分期讨论70年,不妨三字以蔽之,曰:长、慢、大。“长”,争论达70馀年,不可谓不长;“慢”,讨论反反复复,阵营几经变幻,却不见突破性进展;“大”,即研究者彼此分歧大.且一点也看不到接近之趋势。开始时,还只有西周封建说、战国封建说、魏晋封建说等两三家说法.后来更逐渐演变为西周封建说、春秋封建说、战国封建说、秦统一封建说、西汉封建说、东汉封建说、魏晋封建说、东晋封建说等七八种说法。这样,从西周到东晋.在长达1300馀年的漫长时间里.几乎任何一个自然形成的历史交接口上,都有人占领,并据之编织起自己的古史分期说来。
  • 道教与唐代政治
  • 唐代是道教发展的兴盛期,道教对唐代政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道教与唐代政治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其中利用、控制和冲突是三个主要的层面,它们构成了道教与唐代政治之间的互动关系。
  • “天涯何处无芳草”辨
  •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 东坡这首《蝶恋花》可谓脍炙人口,但对其词意的理解则历来多有不同。曾在《文汇报》上读到一篇署名黄玉峰的文章(以下简称“黄文”),则是这样提及苏东坡以及这篇词作的:
  • 看雪的线索——解读张岱《湖心亭看雪》
  • 一向提到张岱,大概最喜欢举他的《湖心亭看雪》,这可能是因了看雪有清淡的韵致,比起《柳敬亭说书》和《西湖七月半》的琐琐说人谈事,摒去了热闹,来得高远吧。其实,按照前人的说法,陶庵老人著作等身,即便失传了许多,也不争在某篇一定就是他老人家的惟一招牌。
  • 墓志文体起源新论
  • 墓志既是一种文体,又是古代丧葬制度的重要一环,既有文学的属性,又有文物的属性。关于墓志的起源,历来众说纷纭,但基本上都是着眼于丧葬制度,而没有对制度与文体之间的界限加以厘清。从文体发展的角度看.墓志文经历了从志墓到墓记再到墓志的发展过程;结合传世文献与出土文献可以看出.作为有一定行文格式的墓志,是一种起于江左的文体,其出现时间应在晋宋之际。
  • 《郑逸梅作品集》出版
  • 北京大学哲学系开办“国学教室”
  • 能够掌握、传习、运用国学的综合思维,并与现代社会的政治、经济、科学技术等实现跨学科结合的复合型人才,正是现今的信息时代极为渴求和企盼的。
  • 《金瓶梅》解读本出版
  • 被清人称为“第一奇书”的明代话本《金瓶梅》,实在是奇,奇就奇在它一变长篇小说大写特写帝王将相、英雄豪杰、神仙鬼怪的传统局面,却偏偏专注于平平常常的人,琐琐屑屑的事,普普通通的境;奇更奇在在那个惯于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世界里,它竟致力于撕破种种真善美的纱幕,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人间丑恶全部彻底干净地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 春天之象——《屯》卦
  • 《周易·屯卦》是六十四卦之一,“屯”是“春”之古字,从文字学上“屯”“春”一也,在哲学上《周易》经传都是从春天的角度阐发其哲学意义的。根据古代春天尚生的原则,又从婚姻礼俗学与《周易》结构学证明,《屯》卦是从天地人三方面完整地表现了春天的风貌.
  • 苏轼、黄庭坚与唐琴九霄环珮
  • “蔼蔼春风细,琅琅环珮音。垂廉新燕语,苍海老龙吟”。这是著名的唐代雷琴中的极品——九霄环瑕琴背上的一首题诗,传世的文献均无著录。该琴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这首题诗位居琴背的下方,从右向左纵向书写,末尾署“苏轼记”三字。雷琴为古时的一种名琴,以蜀中雷氏制造而得名。
  • 岁末致读者
  • 到这一期,《文电知识》已经走过二十五个春秋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历电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可就是这弹指之间,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读者、作者、编者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二十五年前创刊的前辈饱含创造激情和美好希望种下的那饱满的种籽,已经破土而出,参天而起,每一片绿叶、每一朵鲜花,部在阳光雨露下努力地绽放光彩,为滋养自己的大地回报以一片绿荫。
  • 因果报应的柔性化——谈《狭路逢》
  • 一般认为,话本小说在清代走向了衰落,而导致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道德教训的加重。其实,清代短篇白话小说的道德教训是一个很复杂的现象,其中确有一些作品训诫连篇,不堪卒读。但也有一些作品的道德教训较之以前的话本小说非但没有加重,反而减弱了、变调了,如李渔的《无声戏》、《十二楼》及艾衲居士的《豆棚闲话》等都是如此。最值得关注的是,即使是所谓道德教训,内涵上也往往有所不同。作为道德教训思想基础之一的因果报应观念,在清代短篇白话小说中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小说集《人中画》中的《狭路逢》就鲜明地体现了这一变化。
  • 中古自由恋爱的障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 进入周代以后,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阶级的分化,聘娶婚就应运而生,其特征即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原则严格而不可撼动,由此不知演出了多少悲喜剧,扼杀了多少爱情之花。那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底包括哪些内容,又有些什么特点呢?
  • 《太平广记》中所见的早期行业神
  •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神祗世界中,行业神系统有随意性、附会。性、含混性、虚构性和庞杂性的特征。时间跨度上,从远古传说中的伏羲女娲,到近代实有的邋遢张(邋遢张为天津一带海货业的祖师).都构成了行业神的一分子。可见,行业神系统不是在某个时期一次成型的。大体说来,宋代是行业神体系迅速膨胀的关键时期。自宋代始,坊市制度崩溃,城市商品经济得到发展,市井文化也随之繁荣兴盛.因而各行各业的神灵也日趋丰富多样。这里我们借用《太平广记》以一斑窥全豹,看一下宋以前的行业神在杂史小说所记载的神仙系统中的情形。
  •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哲学与宗教研究类新书
  • 更正
  • 2005年《文史知识》总目
  • 中华书局版文史类期刊 全国各地邮局征订发行
  • 中古时期的佛教与救灾
  • 3—9世纪的中古时期是中国佛教发展的重要时期,佛教开始了与中国传统社会的融合,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影响也愈来愈大。尤其是佛教僧众广泛地参与社会慈善和公益事业是这一时期佛教向世俗社会靠拢的重要表现形式。这其中.佛教在救灾活动中的作用表现得极为突出。
  • 历史上的高俅
  • 小时候读《水浒传》,对代表朝廷的反面人物,最咬牙切齿的,就是那个迫害豹子头林冲的高俅高太尉,蔡京、童贯都还在其次。相对蔡京与童贯的脸谱化倾向,小说有意把高俅作为统治阶级的腐朽代表来加以刻画。第二回先将他从“浮浪破落户子弟”到“殿帅府太尉”的发迹过程交代得原原本本,再通过他在白虎节堂陷害林冲。后来三次大败在梁山英雄的手下,成功塑造了一个反面典型。在历史上,高俅与蔡京、童贯都确有其人,《宋史》还有后二人的详细传记,惟独对高俅却不立传。
  • 阮大铖与东林、复社的恩怨始末
  • 阮大铖是明末政坛有名的奸臣,也是明代一流的诗人和传奇作家。东林是明末江南官僚士人中清流派参政议政的组织,复社是东林的后续,号称“小东林”。阮大铖与东林、复社之间的恩怨虽看似门户之争的小事,然与明代政治却关联颇深,不仅其前因与天启、崇祯朝的党争息息相关,而且其结果也与弘光朝的覆灭紧紧相连,故详考其恩怨始末,亦足可见晚明政治之一斑。
  • 顾炎武与山西学者的交往
  • 顾炎武(1613-1682),江苏昆山人,字宁人,初名绛,明亡后改名炎武,曾自署蒋山佣,学者称亭林先生。作为清初杰出思想家.其史学侧重于经史考释如古今山川地理风俗制度的辨析,而此正是明清经世致用之实学思潮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其代表作《日知录》、《音学五书》、《天下郡国利病书》、《肇域志》等书,在清代学术史上,均是开风气的力作,其本人亦为乾嘉考据学的先驱,被称作朴学大师。
  • 生态批评视野中的《莲花公主》与《蜜蜂》
  • 少年书生窦旭梦中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受到国王的热情款待。第一次见到风华绝代的莲花公主,他竟然如醉如痴,以至错过了附为姻亲的机会;第二次他重温旧梦,才得与公主共结连理,度过了“洞房温清,穷极芳腻”的美好一夜。孰料新婚燕尔,妖蟒来袭,国家危在旦夕,窦生携公主归家,又欲搭救举国民众.情急醒来,才知公主原是蜜蜂所化,自己所到过的国度竟是邻家翁旧圃中的蜂房,千丈妖蟒不过是丈馀长蛇一条。
  • 于禁:无言的结局
  • 《三国演义》中的武将大多为平板人物,是战阵斗杀的道具而已。只有寥寥几位如吕布、关羽、张飞、典韦等尚能显出一点生气。这其中有一位,作者着墨轻淡,却很能在不经意间凸显出一种人性的深度,从而使他成为一个“立体”形象,颇耐人寻思,予人启益。他就是曹操手下的名将于禁。
  • 趣话秋千
  • 秋千是随处可见的娱乐设施,它结构简单,无需占用过多场地,是一种喜闻乐见的大众化娱乐活动。秋千的起源很早,相传本为汉武帝后庭之戏。唐高无际《秋千赋序》(《文苑英华》卷81)曰:“秋千者,千秋也。汉武祈千秋之寿,故后宫多秋千之乐。”秋千历史悠久,它不单是一项简简单单的娱乐活动,在古代还是民俗文化的表征,文学修辞的符号,具有相当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
  • 吴宓与柳诒徵的交谊
  • 吴宓和柳诒徵是我国著名的教育家和学者,长期以来,他们因共同创办《学衡》杂志,主张“昌明国粹,融化新知”而被斥为反新文化运动的落后保守的腐旧分子,因而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甚至被遗忘。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文化热点的出现,文化保守主义日益受到关注。因之被视为保守刊物的《学衡》及其学人亦成为学者关注的焦点。
  • 深切悼念周绍良先生
  • 学界耆宿周绍良先生,于2005年8月21日(农历乙酉年七月十七日)21时半,在北京市人民医院逝世。距生年1917年4月23日(农历丁巳年三月三日,上巳),享年89岁。周先生是我的本师,周先生义与中华书局,与《文史知识》编辑部均有密切往来,为此与编辑部同人集议,一致认为,应由我作文纪念。
  • 柳宗元撰写的独孤申叔墓志
  • 2000年5月在西安市长安区大兆乡三益村出土了一方唐代贞元十八年(802)刊刻的《独孤申叔墓志》,后南西安碑林博物馆征集入藏。志石为青石质,无盖,高、宽均为40厘米,厚11厘米,志石四侧饰有团花纹,志文21行,满行22字,楷书(如图)。
  • 小生名宿(二):朱素云、程继仙
  • 朱素云(1872--1930)名法,字雅仙,号纫秋。苏州人,生于北京。他的父亲朱小元,是同、光年间著名的武旦,与名小生徐小香、李小珍同出吟秀堂蒋鸿禧门下,有“吟秀三小”之称。朱小元是北京梨园“四怪”之一(另外三位是名丑刘赶三、昆旦钱阿四、任小凤),既爱穿戴又讲究饮食,挥金如土,奢侈之极。
  • 说“麝煤”
  • “麝煤”一词在古典诗词中较为习见,现今一些大中型语文工具书也收录了此词,但在释义时均只立有一个义项。如,新版《辞源》:“麝煤:制墨原料,因以为墨的别名。”《汉语大词典》:“麝煤:即麝墨。”台湾《中文大辞典》:“麝煤:墨之别称。”笔者认为,这些辞书将“麝煤”只释为麝墨的别称,未能尽善,均漏略了“麝煤”的另一常见义项:用于焚熏的粉末状麝香。
  • [20世纪历史热点]
    中国古史分期讨论七十年(下)(张广志)
    [文史百题]
    道教与唐代政治(王永平)
    [诗文欣赏]
    “天涯何处无芳草”辨(邵明珍)
    看雪的线索——解读张岱《湖心亭看雪》(半夏)
    [信息与资料]
    墓志文体起源新论(程章灿)
    《郑逸梅作品集》出版
    北京大学哲学系开办“国学教室”
    《金瓶梅》解读本出版
    春天之象——《屯》卦(傅道彬)
    苏轼、黄庭坚与唐琴九霄环珮(范子烨)
    岁末致读者
    [小说丛谈]
    因果报应的柔性化——谈《狭路逢》(刘勇强)
    [文化史知识]
    中古自由恋爱的障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杨学勇)
    《太平广记》中所见的早期行业神(霍明琨)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哲学与宗教研究类新书
    更正
    2005年《文史知识》总目
    中华书局版文史类期刊 全国各地邮局征订发行
    [宗教与人生]
    中古时期的佛教与救灾(毛阳光)
    [人物春秋]
    历史上的高俅(虞云国)
    阮大铖与东林、复社的恩怨始末(宋志英)
    顾炎武与山西学者的交往(崔凡芝 张爱芳)
    [交流与比较]
    生态批评视野中的《莲花公主》与《蜜蜂》(王薇)
    [文学形象]
    于禁:无言的结局(马大勇)
    [民俗志]
    趣话秋千(李飞)
    [学林漫话]
    吴宓与柳诒徵的交谊(范红霞)
    深切悼念周绍良先生(白化文)
    [文物与考古]
    柳宗元撰写的独孤申叔墓志(樊波 李举纲)
    [戏曲苑]
    小生名宿(二):朱素云、程继仙(张扶直)
    [说文解字]
    说“麝煤”(曹海东)
    《文史知识》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中华书局

    主  编:李岩

    地  址:北京丰台区太平桥西里38号

    邮政编码:100073

    电  话:010-63458229

    电子邮件:wszs@263.net.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86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358/k

    邮发代号:2-271

    单  价:6.00

    定  价:7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