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虞夏商周研究的十个课题
  • 夏、商、周(包括西周、东周)通称“三代”,这在漫长的中国历史朝代兴替中,看起来只是排在前面的三个,可是这三个朝代加在一起,时间却有一千八九百年。古书还有在夏代以前再算上唐尧、虞舜,合名为虞,而以虞、夏、商、周称作“四代”的,这样一共就有两千年左右,在中国五千年文明史里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 汉唐诗人的游仙世界
  • 游仙是汉唐诗歌的一个常见题材,但有关仙境的描绘及其内涵却随着时代不断变化,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人造的仙境,反映了长生的愿望,也包含着政治的意图;二类是以楚辞的意蕴、庄子的哲学改造汉代游仙诗,表达了超脱现世的幻想,以及对隐逸生活的向往;三类是大道的探寻,哲学的追问等,都希望在道教的信仰中解决。
  • 敬告读者
  • 夏王朝从“祖形”逐渐扩大的过程
  • 先秦纪年存在着诸多矛盾,因此,必须全面系统地比较该时代的史籍,并充分利用出土文物进行编年。利用先秦史籍,就必须对各种史籍进行细致地分析对比,从而判明它们的性质及其反映的地域。通过对《左传》等史籍的分析,可以看出“夏”和“中国”的形成及演变过程,还可以了解大禹治水传说是如何产生并同夏王朝结合在一起的。
  • “子见南子”:儒者的困惑与解惑
  • “子见南子”,是历代儒者既感到困惑而又力图解惑的一个问题。《中山大学学报》2006年第1期刊登黎红雷《“子见南子”:儒者的困惑与解惑》,文章力图通过对历代儒者的诠释进行比较、分析和再诠释,运用注释、解释、演释3种方式,分别从文字训诂、历史背景的角度,结合儒学本身的思想资源,厘清历史事实,追寻这一事件背后的思想史意义。
  • 新公布的档案文献揭露英军焚毁圆明园之真相
  • 1860年,英法联军寻找种种借口,派大军侵华,一直打到北京,焚掠圆明园,强迫清政府与之签定不平等条约。英法联军中的法军司令是孟斗班。他回国后被拿破仑三世封为“八里桥公爵”。孟斗班在法筹建侵华远征军之后远赴中国,进行了一系列侵略活动。从最近新公布的档案文献看,圆明园被劫掠是英法侵略军联手,而圆明园被焚毁则是英军单独所为,法军没有参与。
  • 论中日两国传统史学的比较研究
  • 比较中日两国史学的“同中之异”,有助于史学理论、史学史以及一般历史研究的深入,历史学的发展呼唤中日史学的比较研究。官方修史是东方史学区别干西方史学的最明显特征,日本官修史未达到中国官方修史的成熟、丰富及连续不断,却具有修史主体不限于天皇朝廷名义的特点。日本的历史理念,具有不认可政权鼎革、较早形成一种“国家意识”,以及将天皇血统绝对化的“神皇正统”论等等思想,这对日本史学发展和日本社会的发展,起到重大的、不可忽略的影响。
  • 黄遵宪与苏州开埠交涉
  • 1895年签订的《马关条约》规定开辟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商埠,日本侵略势力即将深入中国内地。为了尽量减少这一规定给中国国家税收和“华民生计”带来的巨大冲击,光绪皇帝要求有关臣僚“预筹善策”,设法补救。黄遵宪在受命主持苏州开埠谈判过程中,力谋贯彻光绪皇帝的意旨。当时,日本企图按照广州和上海的模式,在苏州开辟“专管租界”,而黄遵宪则主张采取“宁波模式”,以巧妙的方法尽可能维护国家主权。由于这一方案表面上有某些让步,因此受到张之洞的严厉批评;日本方面则由于阴谋受阻,也拒绝接受,并撤回谈判代表。最终,清政府在日本的强力压迫下低头妥协,全盘接受日方要求,黄遵宪精心设计的方案遂付之东流。
  •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图文鉴赏与人文忆旧类新书
  • 中国古典小说中描绘的骗局
  • 骗子小说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重要小说类型,起源于唐,兴盛于明、清,对中国古代小说的各种文体、各种类型都有所渗透。比如其中精怪类骗局曾影响到《西游记》。现实类骗局则技巧高超,内容广泛,涉及社会人生的诸多领域,对人类心理特征及性格弱点都有深刻揭示,具有文学、心理学及社会学上的多重意义。此外,明清骗局小说均有强烈的现实针砭意图,同时也表现出对骗局的赏玩态度,这显示出这类小说的劝惩功能与娱乐功能之间的一种矛盾关系。
  • “红楼人物百家言”系列出版
  • 唐传奇《离魂记》在日本禅林中的接受
  • 日本江户时代刊刻的佛教故事集《诸佛感应见好书》中有一则赞颂“观音利益”的故事,在故事情节和叙事手法方面套用了我国的唐传奇《离魂记》。《离魂记》在我国有多种版本流传,而《见好书》的作者以及日本禅僧们有关《离魂记》知识的来源在很大的程度上是依赖于禅宗典籍《无门关》在日本的流布,而给日本禅林接受唐传奇《离魂记》助一臂之力的是禅僧的注释书——《无门关抄》
  • 三月三日天气新:读《诗经·郑风·溱洧》
  •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茼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 水畔“闲愁”的三重境界——试析贺铸《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
  •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 红楼人生五大事
  • 有人调查:20世纪后半个世纪,明清小说研究论文百分之九十集中于《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聊斋志异》、《红楼梦》、《儒林外史》七部名著,总共发表论文17315篇,其中《红楼梦》研究的8756篇,也就是说,七部名著研究论文中,每两篇就有一篇研究《红楼梦》,真是“一部红楼,半壁江山”。这不成比例的研究恰好说明《红楼梦》无愧于“盖世之作”。而这还仅仅是对学术研究的调查。如果对中等以上文化的读者做调查,恐怕不应该调查多少人读过多少遍《红楼梦》,而应该调查谁居然没有读过《红楼梦》!
  • 楼兰文明的守望者——罗布人
  • 张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西部探险家。同时。张骞又是世界历史上将东西方文明结系起来的先行者。从张骞向汉武帝呈上了他的西行见闻后,楼兰与罗布泊就成了举世关注的热点。
  • 《诗经》中的佩饰描写
  • 据考古发掘,早在旧石器时代的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就有了将钻孔的小石珠、铄石、海蚶壳、青鱼眼上骨和鹿、狐、獾的犬齿等小物体用皮条穿成串的装饰品,估计是佩于身或系于颈项、手臂之上的。可见人类对服饰的要求,除御寒保暖之外,也要求美化,说明爱美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在《诗经》中,对于佩饰的描写就很多,如佩戴在身上的“玉佩”(也称“德佩”)、首饰,就由人类的爱美心理发展而来;除“玉佩”外,还提到属于“事佩”的“佩觽”、“佩韘”、“容刀”等饰物。
  • 袜的故事
  • 今人看来,袜是一件太普通、太平常的用品。然而人到老年,方渐知袜的重要。脚底的穴位代表人的全身,而脚受寒或发冷,就会得病,所以愈来愈懂得脚必须以袜保暖。我出生在大城市,幼时也听说,穷的地区有几人合穿一条裤子。直到1964年,我们在山东海阳县当“四清工作队员”时,才亲眼得见。此县在全国大约属中等水平,我们所在的蜜蜂涧村,多数农民虽然粗衣粝食,尚能勉强温饱,也有少数农家十分穷困,确有全家三口合穿一条裤子,丈夫召来开会,妻子和女儿只能拥被子坐炕。
  • 唐代的中和节与中和尺
  • 数十年前,王国维先生曾撰《日本奈良正仓院藏六唐尺摹本跋》,对日本奈良正仓院所藏拨镂牙尺等唐物加以考述,称其“刻镂傅色,工丽绝伦”。上世纪30年代客旅京都的傅芸子先生亲睹正仓院宝物,为之叹赏不置,作《正仓院考古记》,详细描述了北中南诸仓所藏文物,唐代拨镂牙尺亦在其中。此种雕刻精美的宫廷用品,在历年出版的正仓院宝物展画册中多有呈现——牙尺以鲜艳欲滴的红绿为底,上镌吉祥寓意的花鸟图案,并缀以他色。
  • 第一部中英文对照的英语文法书——《英国文语凡例传》
  • 西方语言学知识在华传播,从明末清初的耶稣会士就已开始。但英语语法知识的专门系统介绍,大体还是晚清时期的事情。以往学界在谈及此事时,一般都以汪凤藻编译、丁韪良鉴定、同文馆1879年出版的《英文举隅》一书为嚆失,称之为“最早的汉文版英语语法书”。但据笔者阅读所见,此一结论其实未必准确。在该书正式出版之前,至少已有三四本关涉英语语法的中文书曾经问世,不能忽略。由于这几本书较难见到,很少被人提及,大有被人遗忘之势,所以这里拟分三篇文章对其主要内容略作介绍,并兼及1879年以前英语语法知识在华传播的其他相关情形,以期丰富和矫正有关认识。
  • 郭璞的世界
  • 史传及稗官小说中把郭璞说成是一个能捏会算、“禳灾转祸,通致无方”的神仙。据说他看上庐山太守胡盂康的婢女,无由而得,便施“魔法”:取小豆三斗,绕主人宅散之。翌晨小豆变成数千赤衣人围其家,主人定睛则又不见,心甚恶之,于是请郭璞占卦。郭璞说“你的家里不宜养这个奴婢,可以将她卖到东南方向二十里之外,千万不要与买主争价。如此这般,妖气就可消除”。主人从之。而郭璞另外派人用贱价买进这个女婢。一切就绪后,他再将“符”投入井中,数千名小豆变成的赤衣人也就自缚投井,妖气遂绝,主人大悦。史家又说郭璞能将死马治活;还教王导制木为替身,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
  • 黄遵宪与新、马华侨
  • 出身于广东嘉应州(今梅州市)客籍的晚清著名爱国诗人、外交家、政治家黄遵宪,由于曾任职新加坡总领事之故,他与新、马华人社会及华侨的关系与事迹,无疑值得后人不断努力地探讨。
  • 戌狗送福
  • 中国的语言中,有着鸡在狗先的有趣现象,如“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道通骚扰,鸡犬不宁”、“鸡鸣狗盗”等等。语言中这一现象似乎与中国十二生肖的顺序有关。且不论这一推测是否成立,当西鸡年渐渐离去,戌狗年仍如约似地悄悄来到了。
  • 古代的食狗之风
  • 狗是新石器时代人们最早训化的家畜。在中国,狗的分布范围相当广泛,几乎所有的新石器时代遗址都有狗的遗骸出土。其中,河北徐水县南庄头狗骨的年代距今近万年,河北磁山、河南裴李岗狗骨的年代都距今七八千年.可见人们驯养狗的历史之久远(陈文华《农业考古》,文物出版社,2002,75页)。不过,狗的个体数在各个遗址出土的动物遗骸中一直很少。在姜寨一期度化中,狗仅有2个个体,而同时期的家猪却有85个(祈国琴《姜寨新石器时代遗址动物群的分析》,《姜寨》,文物出版社,1988)。
  • 白寿彝与中国史学史学科建设
  • 白寿彝先生一生治学,不断前进,又不断地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在总结每一步进展的原因时,他都谈到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理解,他是自觉地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进行开拓、创新。1986年在《中国史学史》第一册中,他说:“我接触马克思主义较晚,但经过努力钻研,用以解决问题,而对于问题也有所解决的时候,不免有茅塞大开之感。同时,这也才开始感到,好像摸索到一点东西了。”
  • 阿房宫西边界确定——阿房宫考古队2005年新进展
  • 阿房宫考古队自2002年组建以来.对于阿房宫的前殿遗址进行了细致的发掘,以充足的证据证明了阿房宫前殿没有建成,也没有被烧过。在进一步确定阿房官范围的过程中,考古队对前殿遗址以西战国秦上林苑一号遗址进行了发掘,发现了流水景观遗迹。这在本刊2003年第12期和2004年第6期中有过详细的介绍。2005年已经过去了,阿房宫考古队在这一年里都进行了哪些工作?阿房宫的考古工作又取得了怎样的进展?借着阿房官考古队领队、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李毓芳老师回京的机会,我们再一次对她进行了专访。
  • 琅玡王伯舆,终当为情死——东晋名士王廞的“女权主义”及其他
  • 曾经有古人认为,能够把握情的人,就是能够掌握真理的人。换言之,情就是最高的真理。近来新出土的郭店梦简向我们昭示了这一重要的观点。这使我们对早期的儒家思想有了新的认识。实际上。对于情的看法,儒、道两家本来就有相通之处。《庄子》一书曾记述了一个为情而死的动人故事:“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盗跖第二十九》)对于尾生来说,生命与情是融合为一的,他的为情而死,乃是对于生命的捍卫。这就是后人常说的抱柱之信。
  • 临桂词派的形成
  • 清代词坛作家众多、流派纷呈,经常被人们称作词学的“中兴”或“振衰”期。在诸多词派中,临桂词派是继浙西词派、阳羡词派与常州词派之后能够领导词坛风气的重要词派。蔡嵩云在《柯亭词论》中曾说:清词派别,可分三期。浙西派与阳羡派同时。浙西派倡自朱竹垞,曹升六、徐电发等继之,崇尚姜、张,以雅正为归。
  • “遥想公瑾当年”
  • 《三国演义》中的东吴人物,给人印象最深的无疑是周瑜。
  • 秦观为何由“太虚”改字“少游”?
  • 在灿若星海的古代作家中,笔者之所以把“淮海先生”作为首选的研究对象,起初是对这样一些评语的认同,比如称其诗词,文赋兼擅,书法笔意具有婉美潇洒的晋宋风味,他既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社会名流,尤以其“情韵兼胜”之词著称于世,不仅被誉为“词家正音”、“情辞相称者”,还以其意境深邃、格调清新之词作,被喻为“初日芙蓉,晓风杨柳”……等到对秦淮海其人其作有了一些主见之后,更感到他就是贾母所说的那种“心实吃亏”的人和“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又是一位既得名于朋友,又得罪于朋友,任凭人负我,我却不负人的正人君子。
  • “差强人意”怎么讲
  • “差强人意”作为一个成语,屡屡见诸于报端,但使用者往往望文生义,把它理解为“不能令人满意”的意思。这是因误解而误用。我为这个成语应如何正确理解和使用,从若干年前即多次撰文辨正,最近还写过两篇小文涉及这一成语的误解和误用。但积非成是,积重难返,我只好借助于工具书,再写此文。意在订讹传信,而非诚心找茬。
  • 《桃花源记》中的“规往”
  • 我父亲今年89岁,高小毕业,记的年轻时所读课文《桃花源记》中有“欣然亲往”句,而现中学语文皆为“欣然规往”,到底是“亲往”还是“规往”?此事已困惑父亲多年,四处探究毫无结果。父亲脾气耿直,遇事较真。虽年事已高,但耳不聋眼不花,心情好时,还可提笔写几页蝇头小楷,只是为此事耿耿于怀。每次回农村老家他总是念叨此事。请您在百忙之中帮助查一查,此文新旧版本为何不同?到底原文是何字?文是如何演变的?
  • [20世纪历史热点]
    虞夏商周研究的十个课题(李学勤)
    [文史百题]
    汉唐诗人的游仙世界(葛晓音)
    [信息与资料]
    敬告读者
    夏王朝从“祖形”逐渐扩大的过程
    “子见南子”:儒者的困惑与解惑
    新公布的档案文献揭露英军焚毁圆明园之真相(耿昇)
    论中日两国传统史学的比较研究(乔治忠)
    黄遵宪与苏州开埠交涉(杨天石)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图文鉴赏与人文忆旧类新书
    中国古典小说中描绘的骗局(李鹏飞)
    “红楼人物百家言”系列出版
    唐传奇《离魂记》在日本禅林中的接受(周以量)
    [诗文欣赏]
    三月三日天气新:读《诗经·郑风·溱洧》(檀作文)
    水畔“闲愁”的三重境界——试析贺铸《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过常宝)
    [小说丛谈]
    红楼人生五大事(马瑞芳)
    [人文游踪]
    楼兰文明的守望者——罗布人(杨镰)
    [文化史知识]
    《诗经》中的佩饰描写(纪向宏)
    袜的故事(王曾瑜)
    唐代的中和节与中和尺(朱红)
    [交流与比较]
    第一部中英文对照的英语文法书——《英国文语凡例传》(黄兴涛)
    [人物春秋]
    郭璞的世界(王玫)
    黄遵宪与新、马华侨(郑海麟)
    戌狗送福(陈杰)
    古代的食狗之风(刘朴兵)
    [学林漫话]
    白寿彝与中国史学史学科建设(吴怀祺)
    [文物与考古]
    阿房宫西边界确定——阿房宫考古队2005年新进展(李毓芳 娄建勇)
    琅玡王伯舆,终当为情死——东晋名士王廞的“女权主义”及其他(范子烨)
    临桂词派的形成(巨传友)
    [随笔札记]
    “遥想公瑾当年”(沈伯俊)
    秦观为何由“太虚”改字“少游”?(陈祖美)
    [教学相长]
    “差强人意”怎么讲(吴小如)
    《桃花源记》中的“规往”(白化文)
    《文史知识》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中华书局

    主  编:李岩

    地  址:北京丰台区太平桥西里38号

    邮政编码:100073

    电  话:010-6345822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86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358/k

    邮发代号:2-271

    单  价:6.00

    定  价:7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