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陈述《谈辽金史研究》
  • 十至十三世纪.在祖国北方,由以契丹族为主建立的辽朝和以女真族为主建立的金朝。前后与五代两宋并立三百多年。在这三百多年形成了祖国几千年历史的转折点。辽金的历史文化是祖国整个历史文化的组成部分。代表北系传统。我们目前的行省是元朝行中书省的继续,行中书省就是源于金朝的行台尚书省。
  • 图片
  • 金代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 女真人是以游猎畋渔为生的民族,质朴粗犷,蛮勇好斗。自肃慎、挹娄、勿吉、棘鞠等先世的不断繁衍和开拓,至公元12世纪开始崛兴,以强悍英武的姿态先灭辽国.继克北宋,建立起与南宋王朝划淮分治的大金帝国。当女真人的铁骑踏破辽、宋都城的大门,尽情攫取那里各种灿烂的文化元素.把两国宫藏府库的仪仗、钟磬、礼器、典籍及诸多文化、艺术、科技精英人才席卷一空时,也就完全融入中原华夏文明之中,历经百馀年而造就了一代新的文化。
  • 古代戏曲的摇篮——金院本
  • 金代戏剧的代表样式——院本,是“戏”向“戏曲”飞跃的基础,在中国戏剧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所谓院本,金人无说,元陶宗仪《辍耕录》卷25《院本名目》及夏庭芝《青楼集志》约略记述了它的形态。近代王国维《宋元戏曲考》释云:“院本者,行院之本也。”“行院者,大抵金元人谓倡伎所居。其所演唱之本,即谓之院本云尔。”这种看法虽属猜测,却影响学界近百年。
  • 一部《金史·交聘表》百年风云看宋金
  • 《金史》中的“交聘表”是元人书史的创造,在正史中是独一无二的。蒙古政权统一中国建立元朝以后,有宰相脱脱等人为辽、金分别修撰了历史。这两部史书特别突出了史表的功能,立表之多,前所未见,“交聘表”尤其是各表中的大亮点。相较史传而言,史表对历史的陈述虽然平淡.但是也相应避免了前者容易掺入修史者主观情感的缺点,所以它的记载也就更客观、更真实。
  • 女真人的下落
  • 1234年,叱咤一个多世纪的金朝在蒙占铁骑的攻击下轰然倒塌。留给女真人的,不仅仅是同破家亡的切肤之痛,更残酷的现实摆在他们的面前——如何维系民族的生存。在女真人建国之前,曾经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无一例外地消失于民族融合的大潮中。建立北魏的鲜卑人,建立辽国的契丹人,建立后唐的沙陀人,都曾经饮马黄河,坐拥半壁江山,如今都已成为历史的遗迹。然而女真人在金亡四百年后,再次以满族的身份重新入主中原,创立了千秋伟业。惊叹之馀不免种种疑问涌上心头,女真人何以脱逃历史的宿命?
  • 一声鼙鼓 千秋霸气——完颜亮《喜迁莺》赏析
  • 他曾贵为帝王,在正史中却只得了个“海陵”的称号;他弑君篡位,最终也被篡位夺权。他,就是被后世称为“海陵王”的完颜亮。完颜亮(1122-1161),原名迪^乃,字元功,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之孙。他弑金熙宗而臀帝位,在位13年。公元1161年,在攻打南宋的军旅中,为部下完颜元宜等所杀。世宗贬其为海陵郡王,谥日“炀”。《金史》载其“为人急,多猜忌,残忍任数”,并且极好美色.希望“得天下绝色而妻之”(《金史》卷127)。冯梦龙在《三言》中,更是以小说的形式对海陵的穷奢极欲作了尖锐的讽刺.
  • 并州豪杰未凋零——读李汾《雪中过虎牢》
  • 萧萧行李戛弓刀,踏雪行人过虎牢。广武山川哀阮籍.黄河襟带控成皋。身经戎马心逾壮,天入风霜气更豪。横槊赋诗男子事,征西谁为谢诸曹。
  • 一位末代女真贵族的悲情
  • 完颜踌(1172-1232),字仲实,亦作子瑜,号樗轩。世宗之孙,越王之子,章宗从弟,累封密国公,被誉为“百年以来,宗室中第一流人”(《中州集》卷5《密国公踌》)。他在人生的六十一个春秋中,亲眼目睹了大金帝国由盛而衰的历程,切身感受了宗室内部的皇权之争以及由此引发的猜忌、倾轧与杀戮。他生活在最高当局的防忌之中,有志难伸,忧隐难言。《沁园春》阋委宛含蓄地抒发了那种无奈的悲情:
  • 宋、辽、金三史的正统之争
  • 宋、辽、金三史正统之争.争论很久,为什么最后表面L调和矛盾,而实际上却用“天命论”的形式把正统付给了《金史》呢?这由于元朝统治者一方面娶平息汉族文人的意气之争,而另一方面它却偏爱同是少数民族政权的金.所以就采用了阳一套阴一套的做法。
  • 金代纪元表
  • 金上京遗址分布示意图
  • 大房山金皇陵被毁的原因
  • 明代末年,女真后裔满族人努尔哈赤的后金政权在女真人的发祥地——东北崛起,明军一败涂地,明统治者听信形家之说,认为是满人的祖先大房山金陵“王气太盛”的缘故,所以天启元年(1621)“罢金陵祭祀”,二年(1622)“拆毁山陵,剧断地脉”,大房山金陵从此遭到灭顶之灾。当年明政府派出大批人马,捣毁陵区内所有建筑,连大房山顶的崇圣官、白云亭都被夷为瓦砾.就连金太祖阿骨打地宫也没有放过。明政府还派人掘损山体,割断所谓的“地脉”,以图破坏山陵的风水。天启三年(1623)明政府又派人在太祖阿骨打陵前建关帝庙以为厌胜之术。
  • 女真贵族建国前后的官制
  • 在父权部落制时期,女真各氏族长称谋克,副职称蒲里衍(蒲辇);部落长称孛堇,另有一个军事首长称猛安。建国时,部众增多,孛堇之上,又出现了统领数部的忽鲁。
  • 金代的军事机构
  • 金王朝是在征服战争中兴盛和扩展起来的,军事长官的地位很重要。金太祖征服女真和周邻各部后,军队迅速发展到数万人,于是猛安(或称亲管猛安)之上置军帅(或称猛安),军帅之上置万户,万户之上置都统。先后设成州军帅司(升都统司)、南路(改东南路)、奚路(改六部路)等若干都统司。每司统五六万人。天辅五年(1121)太祖征辽,以忽鲁勃极烈完颜果为内外诸军都统。占领燕云汉人地区后.循辽制立枢密院于广宁府,不久迁燕京,以刘彦宗知枢密院事,后又兼领汉军都统。
  • 上京的金代皇陵
  • 金陵在中国历代帝王陵墓考古上是一个缺环。致缺之因,主要是历史上遭到人为破坏。金太祖在天辅七年(1123)死于部堵泺西行官,葬于上京官城西南,建宁神殿,无陵号。金太宗在天会十三年(1135)正月死于明德官,二月建和陵,将太祖迁和陵,太宗亦于三月下葬和陵。金熙宗皇统四年(1144)撤和陵称号,以太祖陵为睿陵,以太宗陵为恭陵。这两座陵都在上京附近,太祖陵在宫城西南。今所在的夯土台基,传为宁神殿故基。和陵传在阿城县老母猪顶子山南麓.皆未经考古发掘所证实。另有金始祖以下十帝之陵也在上京附近.亦未见遗迹。它们肯定在海陵王迁陵时都遭到平毁.再求原貌恐非易事。
  • 致歉
  • 北京的金代皇陵
  • 贞元三年(1155)三月金海陵王迁都燕京中都,命以大房山云峰寺为山陵,建行官。五月,营建大房山山陵;自上京迁太祖、太宗梓宫,十月至中都;大房山行宫成,名日磐宁。十一月改葬太祖、太宗陵寝于中都大房山,太祖仍号睿陵。太宗仍号恭陵。正隆元年(1156)七月,迁上京金始祖以下梓官,十月抵中都,改菲始祖以下十帝于大房山。海陵王葬熙宗于大房山蓼香甸,与诸王同兆域。大定初号曰思陵,大定二十八年(1188)改葬于峨眉各,仍号思陵,恢复帝陵规制。海陵死于扬州,先葬于大房山鹿门各诸王兆域中.降为庶人后葬于山陵西南四十里。世宗于大定二十九年(1189)葬兴陵。章宗于泰和八年(1208)葬道陵。北京房山金陵共菲始祖以下十帝,太祖以下五帝,有行宫,有两处诸王兆域,具有相当的规模。但仅从文献上的记载,我们对陵园的布局、行官的形制等陵寝制度并不清楚,这必须经现代考古学学科勘测和发掘才能获得真貌。
  • 大房山皇陵埋葬的金代皇帝
  • 金国建国前的始祖以下10帝均迁葬于大房山陵:始祖函普,葬光陵;德帝乌鲁,葬熙陵;安帝跋海,葬建陵;献祖绥可,葬辉陵;昭祖石鲁,葬安陵;景祖鸟古乃,葬定陵;世祖劫里钵,葬永陵;肃宗颇剌淑,葬泰陵;穆宗扬割,葬献陵;康宗乌雅柬.葬乔陵。
  • 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睿陵
  • 金太祖阿骨打睿陵位于北京房山九龙山正中“龙脉”下,向南正对主陵区神道。其西北残存清代修太祖陵时遗留的大宝顶。实际太祖陵应在大宝顶东南15米。2002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发掘,编号2002FJLM6。地官东西长13、南北宽9.5、深5.2米。地宫内瘗葬四具石椁,其中一具残留椁东壁,雕刻祥云团龙纹;另有一具完整的青石雕祥云凤纹石椁。该地宫内墓主人应是金太祖阿骨打及皇后。发掘资料表明.金太祖阿骨打陵地官内出土四具石棺椁,除青石雕刻龙纹石椁被砸毁成碎片.其余均完整保留。
  • 金太宗陵墓
  • 金太宗陵墓位于金太祖陵东侧1.5米,经钻探,东西长9、南北宽7米,亦为石圹竖穴凿刻而成。南侧有盗洞。出土长1.3、宽0.9、高0.7米的龟趺和“皇帝”、“陵”等字样的碎碑石块。据《金虏图经·山陵》记载推断,海陵王完颜亮于贞元三年(1155)奉迁太祖陵,将其父德宗宗斡和叔父太宗吴乞买的灵柩一起迁移至大房山,同时安葬在九龙山云峰寺基之上。故金太祖阿骨打陵东侧发现的凿地为穴的地官应是金太宗的恭陵。
  • 金睿宗完颜宗尧陵
  • 关于睿宗完颜宗尧陵,2004年7月,国家地震局地震数据信息中心,对金陵主陵区进行了地质雷达方法的探测。勘察发现太祖陵东南第四台地,西距金世宗墓室70米,发现一处异常,长6、宽5、深6.5米。初步推测该处存在原生地层受过人工扰动的痕迹,同人为夯筑的盖土与杂石有关,可能由大型花岗石与杂石覆盖。据此分析,其下部可能是一处墓葬,按照昭穆制度推测.此处应是睿宗的景陵。
  • 万岁山的来历
  • 万岁山在大内西北太液池之阳,金人名日琼花岛。中统三年(1262)修缮之。其山皆以玲珑石叠垒,峰峦隐映,松桧隆郁,秀若天成。引金水河至其后,转机云魁,汲水至山顶,出石龙口,注方池,伏流至仁智殿后,有石刻蟠龙,昂首喷水仰出,然后东西流入干太液池。山上有广寒殿七问,仁智殿则在山半,为屋三间。山前白玉石桥,长二百尺,直仪天殿后……闻故老言:国家起朔漠日,塞上有一山.形势雄伟,金人望风者谓此山有王气,非我之利也。金人谋欲厌胜之。计无所出。时国已多事,乃求通好入贡。既而日:“他无所冀,愿得某山以镇压我土耳。”众皆鄙笑而许之。金人乃大发卒,凿掘辇运至幽州城北,积累成山,困开挑海子,栽植花木,营构宫殿,以为游幸之所。未几,金亡,世皇徙都之。至元四年(1267),兴筑宫城,山适在禁中,遂赐今名。
  • 学习辽金史的主要参考书目
  • 学习辽、金史需要问读的书,大致可分为三类: (一)基础书 《辽史》、《金史》中华书局点校本较好,亦较通行。此本已吸收过校勘各书可取处。若用非点校本,自行点校,遇可疑处,再与点校本核对,亦能有所得。新、旧《唐书》、新、旧《五代史》、《宋电》、《元史》和辽金相关部分,都要翻着看一看,这些书也是点校本较好。
  • 金代全真教
  • 全真教自王重阳(1113—1170)创教以来,逐渐度化弟子,设立会堂,完善理论体系,建构神仙谱系,创建宗教神话,而不断发展壮大,成为金代最重要的三大“新道教”之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道教理论大转型的宋金元时期.王重阳的七大弟子尤其是丘处机,抓住历史机遇发展教团弘传教理,最终使得内丹道在元代实现了南北宗的合流,并在此后和正一派一起构成了道教的两大重要派别。
  • 罕世佛经孤本——《赵城藏》
  • 罕世佛经孤本《赵城藏》在中国佛教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其是金代完成的版本,根据这部经典的刊刻年代叉称《金藏》、《金版大藏经》。金代之后的八百馀年一直保存在山西赵城霍山广胜寺内。根据这部经典的收藏地点叉称《赵城金藏》、《赵城藏》。
  • 金初的祖庙和十帝传说
  • 由一代枭雄完颜阿骨打创建的金朝,虽然在崛起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就完成了灭辽破宋,开疆拓土,形成一个跨跃长城内外的东亚强国的旷世之举,但是,在建立这一切业绩时,金朝还只是一个延续酋长制度、正待向封建制转化的国家。
  • 金代女真进士科
  • 金代的科举制度,主要延用唐、宋的旧制而有所损益。其中,设女真进士科尤有民族特色,不但加速了女真族封建化的过程,促进了北方各民族的大融合,而且丰富了科举文化的内容,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
  • 水与火淬炼的精灵——金代烧酒
  • 金代的烧酒,元人称之“汗酒”。元卞思义《汗酒》诗云:“水火谁传既济方,满铛香汁滴琼浆。”水与火的淬炼,是烧酒酿造工艺的独特之处.也是烧酒的浓烈酒性产生的根源。
  • 走过五国城
  • 我是在寒冬腊月的冽冽北风中拜访五国城的.只是为了体会八百七十七年前宋徽宗所体会的冷。
  • 女真族的崛起与完颜阿骨打
  • 12世纪初,中国正处于北宋与辽朝末期,生长于东北黑龙江地区的女真人迅速崛起并建立金国。他们不但统一了“白山黑水”的广阔区域,摧毁了辽朝的统治,并兴兵南下灭亡北宋,几乎占领和统治了中国的东北、华北大部分地区。女真族的崛起,与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密不可分。他作为辽朝末期女真完颜部的首领,继承父兄的基业,不仅统一女真各部,建立了金皇朝,而且领导女真族在反辽斗争节节胜利中不断强大.为金灭亡辽朝和北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说不尽的金兀术
  • 说到完颜宗弼,可能很少会有人知.道他是谁,但一提起金兀术,恐怕就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了。其实,完颜宗弼就是金兀术,完颜宗弼是他的汉文姓名,而兀术是他的女真名字。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金兀术是大金朝的第一名人,他之所以有这么高的知名度,实际是岳飞故事的广泛流传造成的。凡是看过古典小说《说岳全传》和《大宋中兴通俗演义》的人,除了对岳飞这一形象留有深刻的印象外,同时也记住了另一主要人物金兀术。特别是随着评书《岳飞传》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热播,金兀术更是和岳飞一起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
  • 依违之间:崔立功德碑事件中的元好问
  • 保护知识产权在今天是一个全球性话题,同文字打交道的人都知道维护自己的著作权,但是在七百多年前的金代却发生了一件怪事,参与起草一篇有影响的文字的人却都不愿承认自己参与起草,并互相推诿,其中的关键人物就是元好问。
  • 王寂笔下的东北
  • 王寂是金代著名义人,字元老,蓟州玉田(今河北玉田)人,天德三年(1151)进士,仕为中都路转运使,拜礼部尚书,卒谥文肃。著有《拙轩集》、《鸭江行部志》、《辽东行部志》等,以文章政事显于世,后人评价为“诗文清刻镶露,有戛戛独造之风,在大定、明昌间卓然不愧作者”(《四库全书总目》卷166)。
  • 金代女性贞节观的变异
  • 女真人的社会组织、风俗及与婚姻制度密切相关的女性贞节观等,与中原文化迥异。占有中原后,随着同汉族及其他民族的接触日益频繁.社会的封建化不断深入,其女性贞节观也发生了变异。
  • 漫话海东青
  • 海东青是鹰的一种,身长不足二尺,体重仅及天鹅的五分之一,有“玉爪”、“波黄”、“秋黄”、“三年龙”等品种。其中,以纯白“玉爪”为上品。海东青又称海青、鹰鹘、吐鹘鹰。后来满人称之“松昆罗”,意为“东方之鹰”。
  • 三棒鼓、秦楼、市语及其他——话本中的金代燕山生活习俗
  • 宋话本《杨思温燕山逢故人》,说的是杨思温流落在燕山,于元宵观灯之际.又逢故人韩思厚的妻子郑意娘的故事。作者将重点落在“燕山逢故人”上.由此而展开一系列燕山生活习俗的场景,从而使我们窥见到了金统治时期燕山地区人民生活习俗的某些侧面。
  • 漫话茶食
  • 衡量一个民族的饮食水平,往往要观察其农业基础。女真族逐水草以居,迁徙不常,故农业生产薄弱,尤其是茶叶的种植一直是空白。女真族所需茶叶,主要来源于与南宋的榷场贸易和南宋的岁贡等,据《金史》记“泅州场岁供”的物品.第一项就是大宗的“新茶千胯”,可见茶叶在金人的心目中占何等重要的位置。
  • 阿城刘秀屯金代皇家宫殿遗址
  • 黑龙江、吉林的阿什河、拉林河流域是金代女真族肇兴之地,称为“金源”或内地。10世纪,在莽莽苍苍的东北黑土地上,一个新的民族日益强大,她就是女真族。女真族是半农半牧的民族,人民性格骠悍,精于骑射,骁勇善战。1115年,女真族在完颜阿骨打的率领下,推翻了当时强大的辽国,在按出虎水河畔(按出虎水即今阿什河,女真语为金水)建立了自己的国家——金国。金国建都上京会宁府,即现黑龙江阿城县境内。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建国称帝,太宗和熙宗两朝的官制改革,以及南下侵宋等重大历史事件,都是在这里经过激烈斗争后做出决策,并逐一实现的。海陵王南迁燕京后,这里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繁荣后才慢慢地退卅决策中心的地位。
  • 李治与天元术
  • 金元之际著名的数学家李治①(11921279)是天元术(建立方程的方法)大家。吴文俊院士主编的《中国数学史大系》(后文简称《大系》,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说,李治“是13世纪,也是中国历史上著名数学家之一”。著名科学史家美国人萨顿写道,李治“是金元时代中国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李治的成就是与其家庭及时代影响分不开的。
  • 学派纷呈的金代医学
  • 金代医学在中国医学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四库全书》“子部医家类”,白中医经典《素问》、《灵枢》至清徐大椿《医学源流论》,计收医学著作97部,其中金代医家刘完素、张元素、张从正及李杲等人9部,所占比重不小。金代医学之所以取得这样大的成就,关键是不拘泥传统,敢于创新。
  • 《金史》与金代修史
  • 在元人撰修的三部“正史”中,《金史》“独为最善”(《四库总目提要》卷46),凌越《宋史》和《元史》。清人施国祁在其“竭二十馀年之力,刊伪补脱”的《金史详校》序中感叹道:“金源一代,年纪不及契丹,舆地不及蒙古,文采风流不及南宋。然考其史裁大体:文笔甚简,非《宋史》之繁芜;载述稍备,非《辽史》之阙略;叙次得实,非《元史》之伪谬。”究其原因,《四库总目提要》曰:“金一代典制修明,图籍亦备。又有元好问、刘祁诸人,私相辍辑。故是书有所依据。”换育之,元人《金史》成就的取得,与金代公私史学之发达渊源甚密。
  • 承前启后《董西厢》
  • 问世于元杂剧高峰期的王实甫的《西厢记》(下称《王西厢》),是一部家喻户晓的杂剧作品,在西厢故事的流变史上,其作为一部经典昭示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艺术价值。实际上,“《西厢记》虽出唐人《莺莺传》,实本金董解元”(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卷491)。在其走向经典的过程中,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下称《董西厢》)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意义。
  • 西出阳关的名著《董西厢》
  • 丝绸之路对于东西方文明的交流,其意义已经尽人皆知。实际上.丝绸之路也是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的动脉。在新疆的元代交通要道上出土的金代标志性的戏曲作品《董解元两厢记》,不但是一件珍贵的文书.更是古典文学作品对当时生活产生广泛影响的罕见实例。寻找、发现、恢复类似的已经被岁月湮没的生动细节,正是我们寻找失落的文明的组成部分。
  • 金代书法家任询
  • 任询(约1122-1193),字君谟(一作君谋),号南麓,又号龙岩,易州人。正隆二年(1157)进士,历海陵、世宗、章宗三朝。仕途偃蹇。诗文书画俱有名,特别是书法被誉为“当时第一”(《金史·文艺传》)。
  • 金上京遗址
  • 九百多年前,女真人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1115年,完颜阿骨打在按出虎水(今阿什河)之畔称帝.建元收国,国号为金。在此后十馀年间,金戈铁马的女真人迅速灭亡了辽和北宋两个皇朝。定鼎中原,饮马江淮,对峙南宋,统治了中国的半壁河山。当时。金源帝都骤然耸立,女真肇兴之地出现了当时东北亚地区最大的都市文明。
  • 近二十年完颜亮研究综述
  • 完颜亮(1122-1161),字元功,本名迪古乃,太祖阿骨打之孙,1149年弑熙宗篡立,1161年被部将杀于南侵途中。后降封海陵郡王.谥曰“炀”,再降为海陵庶人。历史上对海陵王的评价毁誉不一。尽管金末刘祁赞之“英锐有大志”,元好问《中州集·贾左丞益谦》对《海陵实录》发出“百可一信邪”的质疑,元修《金史·海陵本纪》、清人赵翼《廿二史札记》等仍极尽贬斥。
  • 陈述《谈辽金史研究》
    图片
    [文史百题]
    金代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薛瑞兆)
    古代戏曲的摇篮——金院本(薛祥)
    一部《金史·交聘表》百年风云看宋金(陈英立)
    [古代民族志]
    女真人的下落(沈一民)
    [诗文欣赏]
    一声鼙鼓 千秋霸气——完颜亮《喜迁莺》赏析(董航)
    并州豪杰未凋零——读李汾《雪中过虎牢》(董晓玲)
    一位末代女真贵族的悲情(姜丽华)
    [信息与资料]
    宋、辽、金三史的正统之争(朱仲玉)
    金代纪元表
    金上京遗址分布示意图
    大房山金皇陵被毁的原因(黄秀纯 熊永强 陈亚洲)
    女真贵族建国前后的官制(周清澍)
    金代的军事机构(周清澍)
    上京的金代皇陵(徐苹芳)
    致歉
    北京的金代皇陵(徐苹芳)
    大房山皇陵埋葬的金代皇帝(黄秀纯 熊永强 陈亚洲)
    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睿陵(黄秀纯 熊永强 陈亚洲)
    金太宗陵墓(黄秀纯 熊永强 陈亚洲)
    金睿宗完颜宗尧陵(黄秀纯 熊永强 陈亚洲)
    万岁山的来历
    学习辽金史的主要参考书目
    [宗教与人生]
    金代全真教(吴光正)
    罕世佛经孤本——《赵城藏》(李鸿雁)
    [文化史知识]
    金初的祖庙和十帝传说(辛更儒)
    金代女真进士科(张居三)
    水与火淬炼的精灵——金代烧酒(兰雪燕)
    [人文游踪]
    走过五国城(刘冬颖)
    [人物春秋]
    女真族的崛起与完颜阿骨打(周喜峰)
    说不尽的金兀术(陈才训 刘景枝)
    依违之间:崔立功德碑事件中的元好问(杨庆辰)
    [随笔·札记]
    王寂笔下的东北(张怀宇)
    金代女性贞节观的变异(王昕)
    [民俗志]
    漫话海东青(李慧芝)
    三棒鼓、秦楼、市语及其他——话本中的金代燕山生活习俗(伊永文)
    漫话茶食(永文)
    [文物与考古]
    阿城刘秀屯金代皇家宫殿遗址(石岩)
    [古代科技漫话]
    李治与天元术(李先耕)
    学派纷呈的金代医学(苏春梅)
    [古代典籍]
    《金史》与金代修史(傅荣贤)
    承前启后《董西厢》(杜桂萍)
    西出阳关的名著《董西厢》(杨镰)
    [书画欣赏]
    金代书法家任询(伊葆力)
    [文史古迹]
    金上京遗址(段光达)
    [研究综述]
    近二十年完颜亮研究综述(王红娟)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