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百岁学者周有光教授访谈
  • 我和周老的结识要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末,在大学的图书馆,偶然看到一本发黄的小册子《字母的故事》,上面写着“周有光著”。眼前一下子打开了世界文字宝库的大门。并从此被诱惑进去了。上个世纪80年代中读博期间,每当从田野回京,都要去周老先生那儿聊聊,在哪里发现了什么新的文字。女书、苗字、侗字、瑶字……并成为一种习惯。而周老不断出版的书中也就不断更改着中国境内文字的数字,17种,19种,21种。
  • 佚失千年 重见天日——北宋《天圣令》的发现整理及其重要价值
  • 中国古代法律被称为“中华法系”,到唐朝趋于成熟。唐朝法律主要由律、令、格、式构成,其中律令的作用比较大,因此常有现代学者称唐朝为“律令制时代”。唐朝的律令特别是《令》,规定了国家各方面的制度,指导和规范着政治、经济、社会等各领域活动的有序展开,在法律体系中地位十分重要。《令》在唐代的辉煌,是中国古代历史中值得彰扬和研究的重要现象。元代以后,随着《令》的地位逐渐降低,包括唐宋令在内的《令》的文本渐次退出人们视野,最终佚失无闻,以致到20世纪初日本学者为研究日本古代律令而搜集《唐令》逸文时,只能从其他传世文献中爬梳材料。
  • 乾隆文字狱阴影下的《红楼梦》
  • 《红楼梦》一开始作家就明言:本书“大旨谈情”,“毫不干涉时世”,书中“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乃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可比”。这是曹雪芹诚实的告白,还是他为掩护自己干涉时世而散布的烟幕?在那文化领域杀机四伏,文人动辄便遭灭顶之灾的黑暗年代,曹雪芹及脂砚斋等人难道不知道如果文字中稍有牢骚.就会被罗织成“诋讪怨望”;而在乾隆眼里,“诋讪怨望”就是悖逆,就是死罪。在历代各家索隐不绝,时下颇多耸动视听的高谈宏论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不带任何成见、偏见,怀着一颗平常心来解读,以期还原曹雪芹在文字狱阴影下创作的那个客观本真的《红楼梦》。
  • 中国古代国家的历史特征(下)
  • 二 秦汉至明清以皇帝为首的地主官僚中央集权制 秦始皇在公元前221年兼并六国之后的当年,在朝廷上与群臣们讨论,决定废除自西周以来行之八百馀年的封建贵族世袭分封制,改行全新的符合多民族、大一统需要的地主官僚中央集权制度。秦亡之后,此新制并未随之消失,而是“汉承秦制”(《后汉书·班彪传》)。再后,历隋唐宋元明清而不改,都以之用为国家的基本制度。事实也证明:在任何一个朝代,采用此制而且正常运转者,将会是国泰民安,历纪长久;如由于某种原因而将此制加以损益者,势必招致“华夏沸腾,
  • 律令格式
  • 唐代将法律文书区分为律、令、格、式四类。律是判罪量刑的依据,令是制度、规章的条文,格是用来防止奸邪的禁令。令出现很早,与律相辅而行。大体上.令是关于制度轨则的规定,律是判刑定罪的条文,令偏重于教诫,律偏重于惩罚。但律文一经制定之后.更改不多,若须重修,通常要集众讨论;而令文则往往是由皇帝随时用诏制颁布.越积越多.数量远过于律,经过一段时间,选取其可长期适用者,著为定令。律、令被认为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因此自汉以后.各代都很重视它。
  • 忍与不忍:儒家德性伦理的一个诠释
  • 忍与不忍是两种相关的心理现象。忍可分为四种:修养之忍、手段之忍、无奈之忍、忍人之忍。其中的修养之忍(忍己)与不忍人是一体之两面,但前者是独善其身。后者则能兼济天下。属德性伦理的范畴。儒家把不忍人之心作为首善之端加以强调,讲求的爱是对弱者的怜爱而非对崇敬者的热爱。孟子的“不忍”之说是其心性论的核心,而宋明儒者关于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的论说,则是对孟子这一思想的继承与发挥,两者均显示了“不忍”在儒家价值系统中十分重要的地位。“不忍”的道德修养与功夫之学是德性伦理学的重要课题,是人性的光辉体现,展现出儒家的道德责任与仁爱的生命情怀。
  • 流行歌曲与中国古典诗词
  • 古典诗词进入流行歌曲是当代歌坛上的一道特殊景观.也为我们研究文学史上诗与歌的关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古典诗词在现代配乐演唱.主要有还原型、普及型、融合型三种类型,进入流行歌坛的古典诗词主要不是以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为先决条件。古今情感的共通性以及融合了古典与现代元素的表现形式更具特殊意义。我们不应照搬诗词的评判标准评价歌词,而必须更多地考虑到它的两栖性特点。古典诗词进入流行歌曲并不意味着最终导致一种新体诗的产生。歌在今天真正摆脱了对文学的依附性而得以回归自身.这正是近二十年来诗与歌此消彼长的内在原因。
  • 读者·作者·编者
  • 我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也是《文史知识》的忠实读者。我在阅读2007年第1期杂志时。有如下疑问,希望得到解答。
  • 孙中山的国家统一思想实践及其时代特色
  • 孙中山在辛亥革命后始终以实现和维护国家的完整统一为己任.因而提出了一整套关于国家统一的思想,其中含有统一的趋势、性质、内涵、方式与方法等丰富内容;他为结束祖国分裂的局面,审时度势地几次进行北伐讨贼与开展和平斗争,以期再造真正统一的民主共和国.进而建设富强的新国家。他统一祖国的思想与实践活动,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其一生爱国拯民和振兴中华这一伟大革命事业的核心内容和主要组成部分。
  • 梁启超的中华民族精神论
  • 梁启超坚信,国有与立。中华民族数千年生生不已.自有其壮阔善美的国魂即民族精神在。他把中华民族精神的内涵概括为道中庸重和谐、重统一重团结、重德行、重爱国、重人文五个方面。他还认识到.民族精神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与时俱进的。他的中华民族精神论与其民族主义思想互为表里,构成其“新民说”的逻辑起点和思想基础。他指出,弘扬与培育民族精神应强调民族自省与自信的统一、爱国主义与世界主义的统一、寄希望于青年与加强青年教育的统一。系统整理这些思想,对加强理解他一生观点多变却不离其中的内在根源.理解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的现实意义,都是非常重要的。
  • 《中国虎文化》出版
  • 《现代国学大师学记》出版
  • 二十年魂牵梦绕 至今犹忆《文史知识》
  • 前几天不经意间翻出了20年前父亲订阅的《文史知识》,不禁感想触怀,又回想起她伴随我走过的6年中学时光,每当父亲把这份杂志置于案头,如饥似渴地一头扎进书中观览知识、欣赏佳作,在她创造的知识氛围中逐渐成长,现在想起来的确是受益匪浅。由于居无定所、工作漂泊之故,20年来再未与这本杂志谋面,甚感遗憾。现在的我业务上日渐娴熟,工作之馀的闲暇日渐多起来,每每忆起《文史知识》来,少年时期的美好时光便历历在目了。于是我没有片刻犹豫,直奔邮局订了2007年全年的《文史知识》。2007年第一期如约而至,
  • 柳梦梅:“岭南才子”的形象
  • 汤显祖写杜丽娘追求灵与肉自主,和李卓吾的哲学主张相呼应。他写杜丽娘回生后的种种遭遇,实际上用以说明魂与梦并非虚幻,说明人生本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他写《回生》、《玩真》,似乎是离开了戏剧矛盾的主线,但对刻画柳梦梅以及肯定杜丽娘的追求.有着重要作用。柳梦梅是戏曲史上少有的大胆、务实、灵活的“岭南才子”形象。
  • 晚清民初现代“文明”和“文化”概念的形成及其历史实践
  • 在晚清民初的历史语境里.中国传统的“文明”和“文化”的概念先是大体经历了一个摆脱轻视物质、经济、军事方面的内容,形成内蕴进化理念的新的现代“文明”概念——广义的现代“文化”概念,再从另一维度部分地回归与“武化”、物质化相对的中国传统“文明”和“文化”的关键内涵。进而获得新的思想资源、重建一种新的狭义“文化”概念的过程,最终复构成了一个广、狭义内涵并存的、带有矛盾性的现代“文化”概念结构。这两个重要的现代概念形成和演变的过程.
  • 守候,是生命的一种姿态——读李贺《苏小小墓》诗
  •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 深情眷恋中的残生体验——张岱《陶庵梦忆·序》赏读
  • 哲学家黑格尔说:智慧之鸟的猫头鹰。在文明的暮色中才开始起飞。是的,哲人的智慧如敲石出火,会在历史的黑夜闪烁。张岱,这位被誉为明人文章第一的小品大家,犹如伫立于大明王朝倾颓的废墟上的猫头鹰,在最后一线夕阳落去后,振翅起飞了。他的鸣叫惊人心魄,他的目光锐利逼人,他的双翅拍打着一片衰柳画桥,他用一颗破损的心抚过一个王朝的残山剩水,用细腻多情的笔触掠过昔日的辉煌。
  • 缤纷的忧伤——试析《红楼梦·桃花行》
  • 潇湘馆“有千百竿翠竹遮映”,黛玉自言“我爱那几竿竹子……比别处幽静些”(第二十三回),而“潇湘妃子”的雅号,更是把黛玉和翠竹结合在一起了,因此潇湘馆可以说是竹的世界;殊不知,那里也是个桃花的世界呢。
  • 礼教社会里的男尊女卑和爱情小说中的阴盛阳衰
  • 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男人是天,女人是地,改朝换代时,倾国倾城的美女,还要担当“倾国倾城”的罪责。所以孔子说:“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然而,令人难解的是:在历来涉及爱情的文学作品里.受同情受赞美的却往往是女子,艺术上光彩照人的也往往是柔弱女子;而且,不但女性处于绝对中心位置,就连才子的形象也明显地呈现出从相貌到气质都女性化的趋势,大观园就是一个女儿国,再看贾宝玉的长相,真活脱脱一妙龄少女也。
  • 日藏汉籍一瞥
  • 日本在古代曾是中国文化的热心学习者、研究者,从平安时代的遣唐使和留学生开始.日本来华的僧侣和留学生搜集了大量的汉籍带回日本,为中国文化在日本的传播做出了贡献。宋朝印刷业的兴盛为图书贸易提供了可能,此后日本商船来华,书籍是其热心搜求的主要文化商品,至今还留下多种《舶载书目》,记载了这些商船一次次从中国贩运的汉籍。
  • 葬礼的炫耀——关于天圣《丧葬令》的启迪
  • 读过小说或者看过电视剧《红楼梦》的人,都知道贾府为重孙媳秦可卿操办丧事和出丧的场面是曹雪芹笔下极具浓墨重彩的一节,其间秦可卿的丈夫贾蓉为了丧礼“好看”,竟不惜花重金捐了一个“龙禁卫”的官衔。其实,传统社会中对于丧葬礼仪重视的程度并不亚于婚礼,葬礼不仅是远近亲属都必须参与的亲族血缘间隆重盛会,也是显赫家族借机宣扬官声地位的绝好场合。而贾府能够如此大办丧事固然不仅是由于家财雄厚,更是由于贾赦、贾政作为功臣子孙及皇亲所具有的政治势力——贾蓉捐官也是葬礼级别之需要。官员及其亲属(祖父母、父母、
  • 唐代的女医教育
  • 一般来说,我们要在中国的古代史籍中寻找女性的身影,通常都会收获甚微。因为在帝制时期的中国,基本上所有的事业领域都是男性的天下,而良家女子最得体的生活状态应该是默默无声地呆在家内。但这并不是说,所有女性都绝对地在家庭内部活动,各个事业空间都由男性绝对独霸。我现在要说的是医学这个领域,从古至今,参与医疗行为的女性其实不乏其人。
  • 温酒的故事
  • 《红楼梦》第八回“贾宝玉奇缘识金锁,薛宝钗巧合认通灵”,宝玉、黛玉、宝钗并坐一席,宝玉吵着要喝冷酒,众人不依,薛姨妈劝他道:“这可使不得,吃了冷酒,写字手打颤。”宝钗也笑着劝,说了一番道理:“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要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要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拿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改了呢。快别吃那冷的了。”于是“宝玉听了这话有理,便放下冷的,令人烫来方饮”,结果却被黛玉暗着奚落道:“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指宝钗)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呢?”
  • 僧衣别称摭谈
  • 《法华经·序品》云:“剃除须发,而被法服。”一个佛教徒削发修行,身着僧衣,乃教义之规定。因和尚在举行宗教仪式时,都要穿上这种衣服,故僧衣又称为“法衣”、“法服”、“功德衣”。又因僧衣的缝制避免用青、黄、赤、白、黑等“正色”,而用似黑之色,故又称作“缁衣”。宋释赞宁《僧史略》载曰:“问:‘缁衣者色何状貌?’答:‘紫而浅黑,非正色也。’”
  • 网络人气漫画横空面世,圣诞开心大餐火热出炉!——记北京图书馆出版社《现代糗事录》出版
  • 《寻根》(双月刊)2007年第1期要目
  • 百岁学者 周有光教授
  • 图片新闻
  • 唐宋典章 传世孤本 《天一阁藏明钞本天圣令校证》
  • 上林苑四号建筑遗址
  •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组成的阿房宫考古工作队,从2005年开始,在寻找和确定阿房宫范围东边缘的过程中,发掘了上林苑四号建筑遗址(即传说中的阿房宫上天台遗址)。根据发掘资料,该遗址是战国时期秦上林苑的建筑,又沿用到了汉代,成为汉代上林苑的建筑,与阿房宫无关。
  • 在清浊之间——晚明诗人王樨登
  • 王樨登(1535-1613),字伯毂,江阴人,移居苏州。因读书玉遮山,曾号玉遮山人。晚明诗人。著名山人。
  • 忠臣的尴尬:杭世骏、洪亮吉遭遇之比较
  • 做忠臣是有风险的,想做忠臣者其实对风险也有预料。正因为有风险的存在,才彰显出做忠臣的不易,忠臣也因此流芳百世。于是好忠臣之名且机巧者,察言观色,审时度势,揣摩君主心理,择事劝谏,一些君主顺水推舟,或接受,或优容,能落个“贤君”的名声,其结果自然是“双赢”。只可惜,大部分想做忠臣者往往都是戆直之辈,不会或者不屑察言观色、审时度势,而君主也往往或是昏暴,恼羞成怒后对想做忠臣者严加惩处;或是太聪明,识破这一套,斥之为“邀名卖直”、“卖忠”,
  • 从学术道德看章学诚的两难困境
  • 章学诚,原名文教,字实斋,又字石斋,号少岩,浙江会稽人。生于乾隆三年(1738),卒于嘉庆六年(1801)。在考据学风炽盛的乾嘉时期,他另辟蹊径,在文史校雠领域多所创获,《文史通义》与《校雠通义》是他的代表著作。然在考据学一统的时代,他另类的学术选择也造成了其学术成绩在生前并未获得彰显。乾隆三十一年(1766),章学诚二十九岁,其学术趋向已渐确定,此年所作《与族孙汝楠论学书》已立下为学并非为浮名的誓愿,谓“卓然自立以不愧古人,正须不羡轻隽之浮名,不揣世俗之毁誉”(《章学诚遗书》,下同)。他毕生倡言学术道德,主张著述为公而非为一己之私名。可是,他未料自身却也要背负着学术道德的拷问,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
  • 三国将军知多少
  • 人们谈论三国人物时,往往凭借粗略印象,认为某某是“文官”.某某是“武将”。如果仅就一个人是否出身行伍,武艺娴熟,是否亲自上阵厮杀而论,这样划分大致说得过去;而如果就其是否担任军职而论.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因为,人们心目中的许多“文官”,当时都担任过中郎将、将军等军职,其中大多数还曾亲自率兵作战,与通常所说的“武将”难以截然分开。试看——
  • “闺中忆语”的情感蕴涵
  • 明清之际,以冒襄《影梅庵忆语》、沈复《浮生六记》、陈裴之《香畹楼忆语》及蒋坦《秋灯琐忆》等为代表,出现了一系列文人悼念亡妻(妾)、回忆闺中生活情趣的文言散文,被统称为“闺中忆语”。这些作品借回顾生平而悼念亡人,并以不缘狎昵、不饰矫作而又细腻雅致的闺阁生活描写。与才子佳人小说或记述香闺艳事的文章。在主题和审美格调方面有明显的区别。“闺中忆语”作品除了在文体内涵上有着广泛的共同特征外,在情感蕴藉上也有着突出的相似之处。它们表达了中国封建社会末期文人的生活理想、情感意识和对于个体生存意义的思考。
  • 香奁结社擅风流——清代清溪吟社的风貌
  • 吴地山水,钟灵毓秀,其间才人辈出,而闺秀之能文者亦代不乏人,清溪吟社诸女即可称此中翘楚。时当乾嘉文化繁荣之际。张滋兰、江珠等一群闺秀“结林屋十子吟社,分笺角艺,裒然成帙,兆麟刻以行世,流播海内,真从来所未有也”(法式善《梧门诗话》卷15,法式善著,张寅彭、强迪艺编校《梧门诗话合校》,凤凰出版社,2005)。
  • 城隍庙与城隍神信仰
  • 城隍神是城市的守护神,城隍庙是供奉城隍神的神圣空间。在传统中国上至京城下至地方各府州县都有城隍庙祀。城隍神在人们精神生活中不可或缺。传统中国社会秩序,有两套体系加以保证,一套是社会行政体系,以实际的政治运作,通过大大小小的官吏实现对社会的控制;一套是象征体系,以形形色色的神灵信仰支配着人们的精神生活,二者一外一内,一刚一柔,从而将广大社会成员纳入既定的社会秩序之中。城隍就是以守护与管理城市事务为职责的神灵,它与乡村的土地与社神一样,有着安定地方的神性。
  • 《金瓶梅》风俗谈
  • 星月当空万烛烧,人间天上两元宵。
  • 从呼喊到哀叹 从失意到绝望
  • 人们研究小说时,把小说分成文言、白话类或长篇、短篇类。《红楼梦》是白话长篇顶峰,《聊斋志异》是文言短篇顶峰。一部小说能成为整个小说史顶峰,自然有其不可替代的理由,那就是思想先验性和艺术成熟性相结合所形成的特殊风貌。而顶尖之作总有相同或相通之处。红楼和聊斋的相同因有承传更直接。
  • 心存三乐 学求通精——追思徐复老
  • 徐老,讳复,字士复,一字汉生,号鸣谦。生于农历辛亥年十一月二十日(1912年1月8日),其名讳盖寓光复意。终生从事教育事业,为中国著名训诂学家、文献学家。
  • 千古名高一梦英
  • 人们对于梦英的了解,大多是因为他传世的几方碑刻。一是《篆书目录偏旁字源》,二是篆书《千字文》,三是楷书《夫子庙堂记》。梦英主要活动于宋初。其时天下初定,承五季绪馀,文章卑陋,字画随之。宋初出于正定文字的需要,一方面命徐铉刊定《说文》30卷,另一方面奖励字学、广收前世善本字书。一时之间,能文之士,争相邀宠。句中正献大小篆八分三体书《孝经》于前,李建中模写古文《孝经》以献于后。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梦英精研字学,作《篆书目录偏旁字源》,同时效十八体书,并以一笔玉箸篆擅誉一时。尝至京师,太宗召之,帘前赐紫服。从此托响蜚声,名高海内。
  • 太原起兵真相再探——兼论《资治通鉴》的叙事方式
  • 关于太原起兵的主谋到底是李渊还是李世民的问题,一度曾是唐史研究中争论的焦点。尽管两《唐书》和《资治通鉴》等传统文献都认为李世民是起兵的首谋,但在唐人温大雅撰写的《大唐创业起居注》中,李渊则是太原起兵的主谋。史学界大多认为温大雅的记载较两《唐书》原始,李渊应是首谋,而李世民是在李渊的授意下做了一些工作,处于次要地位。至于旧史记载李世民是首谋,那是因为李世民篡改了国史。
  • [特别关注]
    百岁学者周有光教授访谈(赵丽明)
    [文史百题]
    佚失千年 重见天日——北宋《天圣令》的发现整理及其重要价值(黄正建)
    乾隆文字狱阴影下的《红楼梦》(石昌渝)
    中国古代国家的历史特征(下)(张传玺)
    [信息与资料]
    律令格式(田寅)
    忍与不忍:儒家德性伦理的一个诠释(陈少明)
    流行歌曲与中国古典诗词(张海明)
    读者·作者·编者
    孙中山的国家统一思想实践及其时代特色(周兴樑)
    梁启超的中华民族精神论(郑师渠)
    《中国虎文化》出版
    《现代国学大师学记》出版
    二十年魂牵梦绕 至今犹忆《文史知识》(赵冬)
    柳梦梅:“岭南才子”的形象
    晚清民初现代“文明”和“文化”概念的形成及其历史实践(黄兴涛)
    [诗文欣赏]
    守候,是生命的一种姿态——读李贺《苏小小墓》诗(过常宝)
    深情眷恋中的残生体验——张岱《陶庵梦忆·序》赏读(张乃良)
    缤纷的忧伤——试析《红楼梦·桃花行》(张晓申)
    [小说丛谈]
    礼教社会里的男尊女卑和爱情小说中的阴盛阳衰(张国风)
    [交流与比较]
    日藏汉籍一瞥(蒋寅)
    [文化史知识]
    葬礼的炫耀——关于天圣《丧葬令》的启迪(吴丽娱)
    唐代的女医教育(程锦)
    温酒的故事(李飞)
    僧衣别称摭谈(鹤翔)

    网络人气漫画横空面世,圣诞开心大餐火热出炉!——记北京图书馆出版社《现代糗事录》出版
    《寻根》(双月刊)2007年第1期要目
    百岁学者 周有光教授
    图片新闻
    唐宋典章 传世孤本 《天一阁藏明钞本天圣令校证》
    [文物与考古]
    上林苑四号建筑遗址(李毓芳)
    [人物春秋]
    在清浊之间——晚明诗人王樨登(冯保善)
    忠臣的尴尬:杭世骏、洪亮吉遭遇之比较(李鹏)
    从学术道德看章学诚的两难困境(梁继红)
    [随笔·札记]
    三国将军知多少(沈伯俊)
    “闺中忆语”的情感蕴涵(周海鸥)
    香奁结社擅风流——清代清溪吟社的风貌(石旻)
    [民俗志]
    城隍庙与城隍神信仰(萧放)
    《金瓶梅》风俗谈(白维国)
    [“红楼聊斋-脉承”(之二)]
    从呼喊到哀叹 从失意到绝望(马瑞芳)
    [学林漫话]
    心存三乐 学求通精——追思徐复老(王继如)
    [书画欣赏]
    千古名高一梦英(陈志平)
    [青年园地]
    太原起兵真相再探——兼论《资治通鉴》的叙事方式(赵璐璐)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