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摘录
  • 治学态度似乎与方法无关,其实不然。态度不正确,就影响学问不得前进,概括起来说,有以下几点:
  • 怎样看待中国古代的“龙”
  • 龙是中国远古的图腾,后来又成为皇权的象征。故宫太和殿里就有各种龙的形象一万多条。辛亥革命以后,皇权灰飞烟灭,于是华夏儿女、炎黄子孙又都成了“龙的传人”。神龙在中华大地腾空飞翔,达八千多年之久。它神妙无比,出云人雾,往往使人看不清它的真面目,最大的误解莫过于“见尾不见首”的斩龙观,而这种“见尾不见首”的片面观点屡屡出现,说明它的影响着实不小。
  • 也谈“红叶题诗”
  • “红叶题诗”,《辞源》上有专门解释,一些文史书刊也经常提到。2006年第12期《文史知识》刊发路成文先生的《从题诗红叶到“红叶题诗”——漫谈“红叶题诗”故事的传奇生成》。“红叶题诗”由来已是明明白白,然古代诗人以叶当纸,是诗人的雅趣。本身无多意蕴。
  • 关于宋代“自讼斋”的一点补充
  • 《文史知识》2003年第12期刊发张德英先生《宋代学校中的“自讼斋”》,是关于教育机构的自讼斋的。从一些资料看,地方州县官吏曾利用自讼斋来约束、惩治士人与宗室子弟乃至僧侣,起到稳定社会秩序、维护地方治安的积极作用,这是宋代自讼斋性质发生变化之处。
  • 秦汉中央集权制的“公天下”因素
  • 秦始皇在公元前221年兼并六国之后的当年,在朝廷上与群臣们讨论,决定废除自西周以来行之八百馀年的封建贵族世袭诸侯分封制,改行全新的符合多民族、大一统需要的中央集权制度。秦亡之后,此新制并未随之消失,而是“汉承秦制”(《后汉书·班彪传》)。
  • 东西方“轴心文明”的比较(上)
  • 在公元前500年前后,中国出现了以孔子、老子、墨子的思想启蒙为代表的轴心文明,希腊产生了以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的思想启蒙为代表的轴心文明,印度产生了以释迦牟尼、毗诃跋提、筏驮摩那的思想启蒙为代表的轴心文明。
  • 鲁迅先生论陶渊明
  • 鲁迅先生曾有写作《中国文学史》的计划,虽然没有实现,但由此也可以看到他对中国文学史上的作家作品是有深入研究的。以陶渊明为例,鲁迅先生虽然没有发表过专论陶渊明的文章.但作为一个目光敏锐、不囿成说的杰出学者,
  • 竹林神·平康里·宣阳里——关于《李娃传》的一处阙文
  • 前年在西北大学开会,阎琦教授说《李娃传》有一处记述不好理解,又问我竹林神在什么地方。多年前我曾对《李娃传》做过校注,对这两个问题有过探求,从西安回来后又查了一些资料,遂致书阎教授作了简要解答。如今撰此小文,再作详细讨论。
  • 论明末清初西湖小说人物形象的移民化倾向
  • “西湖小说”一词最早为明清史学家谈迁提出。他在《北游录·纪邮上》中说杭州人周清源“尝撰西湖小说。噫!施耐庵岂足法哉”。这里,“西湖小说”特指拟话本小说集《西湖二集》。此后,这一概念罕有人论及。近年来,学术界开始重提“西湖小说”。
  • 中国古代文学中的“望京”现象与“望京”建筑
  • 中国古代文学中记载了大量以“望京”为名的建筑。它的出现和存在,表现了古代地方官对君臣关系的注重。反映出他们“爱君恋阙”的名节观和向往京职、不乐外任、惧怕贬谪的仕宦心理。到了元明,望京建筑更成为士人表达上述意义的一个符号,具有很浓的象征意味。这种建筑关涉到“恋阙思京”这样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具有一定的社会认识意义。
  • 林乐知对中国文化的适应和影响
  • 林乐知是美国基督教南部监理会传教士,1859年被派赴华传教,在中国生活了近半个世纪。他曾先后被上海广方言馆和江南制造局聘为教习和译员,后来还自办中西书院,参与广学会的活动。林乐知在华除了传教以外,主要是译书、著书、办学和办报。
  • 董小宛入宫说始于何时
  • 所谓明末四大公子之一的冒辟疆,其爱妾董小宛为清兵劫去,入清宫为顺治妃这一传说,孟森先生《董小宛考》已证其决非事实。但这一传说流传较广,它究竟起始于何时?有人认为此传说始于清末,此说不确。仅仅一部《红楼梦》就能证明早在乾隆年间即存在董小宛入宫说,而导致此说产生、传播的,则当是对顺治末年吴梅村《清凉山赞佛诗》的误解。
  • 吕后“病犬祸而崩”新论
  • 吕后的“病犬祸而崩”,旧史多以赵王如意作崇为解,后人又往往视为不经之语。然而以医疗史的角度,从《史记》、《汉书》等书对吕后遭遇犬祸记述的异同,袭击吕后仓狗的出没特征.吕后由腋伤、病重到亡故的时间、症状及其在此期间的表现,
  • 《钓鱼岛列屿之历史与法理研究》近由中华书局出版
  • 郑海麟先生的《钓鱼岛列屿之历史与法理研究》(增订本)已由中华书局出版(定价:42元),该书从史料分析、法理研究及古地图的比较对照和地质构造入手,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和逻辑力量证明了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态度客观。言必有据,丝毫不作意气之争。书中最为难能可贵之处是不但提供了丰富的中国方面的历史史料和古地图,而且还从日本方面的史料和古地图入手,来证明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 元代江南社会、文化及民族习俗的流变
  • 江南素来被认为是理学的重地、传统文化的堡垒,但这并不是说其文化的形成是单一的。大一统的元代是江南文化获取异质因素从而蓬勃发展的重要时期。由于蒙古民族在进入中原以前,已经具备相当的文化属性,统一中原后,出于政治的需要和文化本位主义的考虑.
  • 十六国时期的户籍制度
  • 十六国时期,尽管政权更迭频仍,有些政权仍厉行户籍制度。十六国时期,主要有四种民户:部落民、坞堡民、州郡民、镇户与营户。部落民统属于部落酋长,坞堡民统属于坞主。迟至西凉时期,坞堡民才被纳入户籍登录的范围。镇户、营户隶属于军籍,无户籍。州郡民是国家直接统治的民户,户籍登录的主要对象是州郡民。
  •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新出影印图书
  • 清末民国财政史料辑刊(全二十四册);近世人物志;明解增和千家诗注(一函一册);1927—1949年禁书(刊)史料汇编(全四册)
  • 《逝去的风韵——杨泓谈文物》
  • 我们今天所说的“文物”,在古代多数是人们的日常生活用品或实用器物.因此文物所折射出来的,正是古人生活的实际,是古代社会某些方面的细节。杨泓先生从事文物考古几十年,对文物本身及其所体现的时代风貌与文化内涵.有着精深的研究。本书文笔生动活泼,具有较强的可读性。更需要特别一提的是.本书配有两百多幅精美的图片,除了文物实物外,更有很多是作者亲手所绘.其中对于文物各部分的指示及文物用法示意等,可使读者对于古人的生活有着更直观的了解.且与文字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 《寻根》2007年第2期要目
  • 献疑于以民俗学为禁忌的作风
  • 中国戏剧与世界各国的戏剧一样,是从乡村祭祀产生出来的。祭祀戏剧经过历史时间的推移然后才进化、上升为观赏性戏剧.中国戏剧便经历了从祭祀仪式演进为宋元观赏性戏剧的历史进程,这一说法有文献的依据,而且符合科学的普遍逻辑。宋元时期,北方戏剧比南方戏剧更富有祭祀性。王国维视元杂剧为一代之文学,就是因为他重视悲剧,而元杂剧的悲剧性之所以产生,则需从当时镇魂祭祀的环境来说明。同样,明代流行以妇女为主角的家庭戏或女性冤魂戏,也和江南大宗族重视节妇的政策有关。如果把祭祀戏剧和观赏性戏剧的连续性打断,只把观赏性戏剧看作真戏剧,就无法说明戏剧的起源等带有普遍性的根本问题。从祭祀的自然环境和人间环境来看,戏剧一伏一起的结构也是从祭祀仪式发展而来的。传统的“中国学”(“汉学”)重视文献研究和高雅的文人文化,忽视或回避民俗学、基层社会的研究,不利于与世界学术的对话交流。
  • 晚清外交官廖恩焘的戏曲创作
  • 留心辛亥革命史的人,会耳闻廖恩焘为廖仲恺之兄;粤语文学研究者喜谈其庄谐杂出的方言诗与新粤讴;对于中国近代史而言,廖恩焘更重要的身份是外交官;若从近代文学史着眼,则应补充其戏曲创作。曾担任清政府驻古巴总领事的廖恩焘,不仅是职业外交官,
  • 梦里梦外诉相思——从唐小说《独孤遐叔》看中国古代梦文化
  • 小说《独孤遐叔》出自唐薛渔思《河东记》。贞元年间,独孤遐叔出游剑南,两年馀始归。在归家途中,遐叔夜宿金光门外佛堂中,见其妻被迫与人宴饮。因而惊愤,以一大砖击座上,顿时悄然无所见。仓皇至家,才发现原是夜遇妻梦中之身。整个故事情节曲折,描写细腻,是一篇优秀的小说。
  • 莫怨春风道薄情——唐传奇《崔玄微》赏析
  • 传奇《崔玄微》出自唐人郑还古的《博异志》。《博异志》主要以述异语怪见长,如《敬元颖》写镜神,《许汉阳》写龙女,《李黄》写白蛇精,《木师古》写蝙蝠精,《崔玄微》写花神。明顾元庆《博异志跋》云:“唐人小史中.多造奇艳事为传志,自是一代才情,非后世可及。然怪深幽渺,无如《诺皋》、《博异》二种,此其厥体中韩昌黎、李长吉也。”和《博异志》其他作品一样,本篇确实也具有“怪深幽渺”的特点。
  • 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
  • 《水浒传》的罪名是“诲盗”,《金瓶梅》的罪名是“诲淫”,《三国演义》好像没有被蒙上什么严重的罪名,明清各级政府的禁书目录中也未见《三国演义》的名目。有人说:“少不看《西厢》,老不看《三国》”,是说老的看了,
  • “三寸不烂之舌”与《法华经》
  • “三寸不烂之舌”是形容能言善辩之人一句最常见的俗语。“三寸之舌”典故始见于《史记·平原君列传》毛遂自荐的故事。毛遂随赵平原君使楚,摇唇鼓舌,终于说服楚王救赵,平原君遂有“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的感叹。
  • 说说“举哀成服”与“举哀挂服”
  • 唐宋社会官僚制度下,丧葬礼仪也有着鲜明的等级性。一些亲贵官员死后,朝廷和皇家要为之举办高规格的丧礼。其间如果有皇帝皇后在宫中为死者举行哀哭追悼的仪式,就称作“举哀”;而如果帝、后亲自前往至死者之家,就称作“临丧”。
  • 清廷中的西洋娱乐活动
  • 历史上中西之间的文化交流一直不绝如缕,清代亦如此。在有关清代宫廷生活的史料记载中,我们可以发现,除了中国传统的娱乐活动,西方的娱乐方式也为清廷所喜欢和热衷。具体来讲,这些西式娱乐包括音乐、舞蹈、马戏、西洋玩具等。
  • 洪皓在冷山的日子
  • 宋金对峙期间,宋朝频繁地遣使大金。赴金使节团体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优秀人才,当时金朝大量扣留宋朝使团以逼迫这些文人名士为金朝及其傀儡政权服务,然而绝大多数使臣拒不仕金,惨遭杀害或流放。
  • 目录学家晁公武其人
  • 南宋初年学者晁公武根据自家藏书编成我国现存最早的解题式私家目录《郡斋读书志》,该书成为我国古代一部重要的目录学著作,在我国文化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那么,作者晁公武是一个什么人呢?
  • 《凤阳歌》的演化轨迹
  • 安徽凤阳县,家喻户晓;小曲《凤阳歌》,妇孺能唱。“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好地方”。
  • 《金瓶梅》风俗谈
  • 《金瓶梅》第72回有这样一段情节:身为五品提刑官的西门庆欲宴请新任职的副提刑何千户,请同为千户官的妻舅吴有德、西席温葵轩、帮闲应伯爵作陪。应伯爵道:“吴大舅与哥是官,温老先生戴着方巾,我一个小帽儿,怎陪得他坐?”
  • “红楼聊斋一脉承”(之五):诗化爱情和知己之恋
  • 爱情描写是小说永恒的主题。 爱情描写是考验小说家思想、技巧的最佳试题。 爱情描写因有数千年存在,已很难迈出新的步伐。
  • 唐宋词中渴慕情
  • 诗是抒发情愫的,而爱情是情愫中最为复杂、微妙、动人的部分,也最能体现人性的诉求。这可能就是古今中外爱情诗篇众多的原因。
  • 顾况诗歌的“常”与“奇”
  • 在辉煌的唐代诗歌史上,顾况是一个不太被注意的诗人。然而,在相对沉寂平淡的大历、贞元诗坛,顾况诗歌应该说还是比较富于创造力和想象力的,这主要表现在他对于新奇效果的追求。他的追求新奇不只是停留于浅表的字词层面,而且还深入到更为复杂的句法、修辞以及诗歌的题材、内涵层面。元和时期的著名诗人皇甫浞在《唐故著作佐郎顾况集序》(《全唐文》卷686)中论及顾况诗歌的艺术想象力和语言特点时,称其“往往若穿天心,出月胁,意外惊人语非寻常所能及,最为快也”。这正是一个十分恰当的概括。
  • 他是文官,为什么叫“大将”?
  • 袁术手下有个长史,叫做杨大将。此人出场于《三国志演义》第30节至第34节。 第30节“孙策大战严白虎”结尾,孙策一面结交曹操,一面写信给袁术,索取玉玺。袁术暗有称帝之心,回信推托不还——
  • 理论到实践有多远——以李攀龙拟古诗为例
  • 中国古代作家,特别是具有文学自觉意识的作家,往往有一些有关文学思想或理论观念的表述,有些还相当明晰和理论化。这给后世的研究者探究他们的思想见解和文学主张提供了方便且直接的材料。但是仅仅依凭作家本人的理论表述来分析判断是相当冒险的做法。作家留下的作品本身应作为其说辞的重要参照。也就是说。不但要看作家怎么说,更要看他怎么做:不但不能简单地以其理论来推论其创作倾向和创作实绩,削其足以适其履,而且对作家理论和创作之间的抵牾之处更当充分注意。实事求是地考察作家的理念与创作之间是否吻合,有多大程度的偏离;分析其为什么偏离,二者之间的互动、调适及其张力关系,当有助于更接近文学史事实,并发现揭示问题的契机。过去,我们往往自觉不自觉地:把文学史上的理念表述和同时代的创作状况,尤其是作家的夫子自道和他本人的作品,看成是一种同构、互证的关系。具体阐述的时候,常说某一文学现象是某种创作思想的反映。或说某种文艺思想给作品带来了某种面貌。通过对作家作品的实际考察。我们发现,这种看似合理的对应其实忽略了研究对象本身的复杂性.很容易将析论引向误区。
  • 从《红楼梦》看曹雪芹的新闻价值观
  • 查程甲本一百二十回《红楼梦》,“新闻”这一词汇共出现了13次,其中前八十回出现了12次,后四十回1次。由于学界基本认定后四十回为程伟元、高鹗搜集残稿,续补而成,所以若讨论“曹雪芹的新闻价值观”,只能以前八十回出现的这12次“新闻”为依据;而在这12次中,有两次属于同义互见,一为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所载:雨村因问:“近日都中可有新闻没有?”子兴道:“倒没有什么新闻。倒是老先生的贵同宗家出了一件小小的异事。”(曹雪芹、高鹗《红楼梦》,中华书局,2005。以下涉及《红楼梦》的引文都出自此,不另注)二为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所载:且说平儿见香菱去了,就拉宝钗悄说道:“姑娘可听见我们的新闻了?”宝钗道:“我没听见新闻,因连日打发我哥哥出门,所以你们这里的事。一概不知道。”所以,严格地讲,在曹雪芹笔下,实际上共有10次使用了“新闻”这一词汇。参照比较国际新闻界公认的新闻价值观,一一剖解这10次“新闻”词汇的运用,可以说,尚处于传统传播时代的曹雪芹已经较为直观地、朦胧地形成了自己对于新闻价值的看法,尽管它还不是现代新闻学意义上的。
  • “八贤王”本事
  • 提起“八贤王”,熟悉中国传统戏曲的朋友大多不会陌生。他的形象活跃在许多以北宋初年政治为时代背景的戏曲故事中。他出身皇族却关心民间疾苦,以幽默诙谐的性格周旋于皇帝与朝臣之间,并往往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做忠臣的坚强后盾。
  • 张旭“以头濡墨而书”,书于何处?——以吴友如《张旭狂草图》为参照
  • 张旭是享有盛誉的唐代狂草书家,官至左率府长史,世称“张长史”。因为性情奇逸,人又多称其为“张颠”。唐窦晟《述书赋》:“张长史……若遗能于学知,遂独荷其‘颠’称。”窦蒙(晟兄)注云:“张旭……俗号‘张颠’。”
  • 治学的功力与见识
  • “学”与“识”,是治学过程中两个同等重要的要素。“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大概强调的就是这点。相对而言,“学”可能侧重指功力,“识”或“思”可能侧重指识力或见识。那么,功力与见识在治学过程中哪个更重要?
  • 摘录(周祖谟)

    [读者·作者·编者]
    怎样看待中国古代的“龙”(段宝林)
    也谈“红叶题诗”(张义壮)
    关于宋代“自讼斋”的一点补充(何玉红)
    [文史百题]
    秦汉中央集权制的“公天下”因素(张传玺)
    东西方“轴心文明”的比较(上)(江林昌)
    鲁迅先生论陶渊明(邵明珍)
    竹林神·平康里·宣阳里——关于《李娃传》的一处阙文(李剑国)
    [信息与资料]
    论明末清初西湖小说人物形象的移民化倾向(胡海义)
    中国古代文学中的“望京”现象与“望京”建筑(李德辉)
    林乐知对中国文化的适应和影响(卢明玉)
    董小宛入宫说始于何时(祝总斌)
    吕后“病犬祸而崩”新论(阎爱民 马孟龙)
    《钓鱼岛列屿之历史与法理研究》近由中华书局出版
    元代江南社会、文化及民族习俗的流变(潘清)
    十六国时期的户籍制度(李爱琴)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新出影印图书
    《逝去的风韵——杨泓谈文物》
    《寻根》2007年第2期要目
    献疑于以民俗学为禁忌的作风
    晚清外交官廖恩焘的戏曲创作(夏晓虹)
    [诗文欣赏]
    梦里梦外诉相思——从唐小说《独孤遐叔》看中国古代梦文化(李艳茹)
    莫怨春风道薄情——唐传奇《崔玄微》赏析(张玉莲)
    [小说丛谈]
    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张国风)
    [文化史知识]
    “三寸不烂之舌”与《法华经》(刘影)
    说说“举哀成服”与“举哀挂服”(吴丽娱)
    [交流与比较]
    清廷中的西洋娱乐活动(王丽娜)
    [人物春秋]
    洪皓在冷山的日子(霍明琨)
    目录学家晁公武其人(郝润华)
    [民俗志]
    《凤阳歌》的演化轨迹(宁业高)
    《金瓶梅》风俗谈(白维国)
    [“红楼聊斋一脉承”(之五)]
    “红楼聊斋一脉承”(之五):诗化爱情和知己之恋(马瑞芳)
    唐宋词中渴慕情(胡元翎)
    [随笔·札记]
    顾况诗歌的“常”与“奇”(邓芳)
    他是文官,为什么叫“大将”?(刘世德)
    理论到实践有多远——以李攀龙拟古诗为例(臧清)
    从《红楼梦》看曹雪芹的新闻价值观(刘畅)
    [文学形象]
    “八贤王”本事(汪圣铎 马元元)
    [书画欣赏]
    张旭“以头濡墨而书”,书于何处?——以吴友如《张旭狂草图》为参照(李永忠)
    [讲堂实录]
    治学的功力与见识(王学典)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