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她把学术看得很重(上)——江蓝生先生访谈录
  • 问:江先生您好!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汉语学界有重要影响的著名语言学家,可否请您介绍一下您是怎样走上语言学研究道路的?
  • 张华“情多”的意义
  • “气多”是建安诗歌的风椿特征,“情多”是太康诗歌将要展开的风恪特征。张华要开辟“太康道路”,就必然与钟嵘所提倡的“建安方向”南辕北辙、背道而驰:他用男女的“情多”,改造了汉魏以来“气多”的诗风,并在“情诗”和“杂诗”中,奠定了钟嵘以为太柔弱的“清丽靡曼”的风格。所以,钟嵘在其《诗品》中给了他一张“儿女情多”的黄牌,并且因此差不多降了他一品。作为有个性的批评家,钟嵘自有她的诗学观念,他希望张华的“儿女情”少一点,“风云气”多一点,本无可厚非。但我们今天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张华开辟新方向的意义,认识到这是张华对诗学由“言志”向“言情”过渡的重要贡献。
  • 满族说部的重要价值与丰富内涵
  • “满族说部”是20世纪末期我国民间文化_T作者在满族聚居区通过田野调查发现的满族及其先民自辽金以来在民间出现的口头叙事性长篇说唱文学,2006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列入国家级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由于本世纪之初它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热潮中方彰显于世,国内学术界对满族说部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国外学术界自然也无人涉足。对于我国民族民间文化中这份埋没数百年的珍贵遗产,由于为人所知的时间十分短暂,因而从目前发表的研究成果看往往以表层介绍为主,理论深度明显不足,亟需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和其他文化工作者高度重视,深入研究。
  • 更正
  • 中国古代的年画
  • 中国绘画在西方的传播与影响
  • 太平寰宇记(全9册)
  • 唐人小说中的“诗笔”与“诗文小说”的兴衰
  • 唐人小说有注重“诗笔”的一派,与汉魏以来的叙事赋有密切的关系,形成了“用对语说时景”的传奇体.对后代的“诗文小说”又有深远的影响。
  • 中国传统文化与元代文献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
  • 2007年11月17目至18目.由北京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北京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中心、《全元文》编委会、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全元诗》课题组共同主办,北京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承办的中国传统文化与元代文献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会议交流中心隆重举行。来自日本、韩国、大陆及台湾、香港学者90馀人参加了本次会议,中华书局及《文史知识》编辑部等出版界、学术期刊界的部分学者也参加了会议。大会共收到论文69篇,内容涉及元代文献整理、文学研究、历史研究、文化研究等多个方面。
  • 晚清历史“传闻素材”中的史学意蕴
  • 历史“传闻素材”,从它的史料主要承载门类来看,在“正则”文献中所涉及者.有的被明确提示或被暗示出来,有的则在文本中被完全“异化”,从形式上再也显不出传闻的属性;在稗野轶问类史料中,自有其最为集中和醒目的反映:在“口述历史”类资料中,一般也有比较典型的体现。从吏学理念的层面说,因为历史传闻当时具有真伪虚实莫辨的模糊性特点,故需要具备强化考辨的理念;因为历史传闻的真伪虚实未必都能考辨清楚,故需要抱有适当存疑的理念;因为历史传闻不乏在具体情节上失实而大致指向上符实的情况,故应当培养体悟神韵的理念。
  • 光绪朝“政府”词义之嬗变
  • 在现代汉语中,“政府”一词与英语Government同义,是国家各级行政机关的总称,由于行政级别不同,而有中央(国务院)、省、市、县、乡政府之区分。但是,“政府”在中国古代却是一个特殊国家机关的代称。在王朝兴替过程中,由于国家机关不断发生变化,“政府”所指代的对象是有所不同的,直到清代光绪宣统年间,它才逐渐演变为现代的含义。
  • 君权、皇族与中晚唐政治
  • 唐代君权与皇族地位的关系演变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高祖、太宗朝,君主通过提高皇族地位来巩固政权、加强君权;高宗至玄宗朝,君权与皇族地位之间出项裂痕,皇族地位的提高会影响、甚至威胁君权。为了加强君权,君主采取措施限制皇族的发展,导致皇族地位的降低。中唐时期,君主为保证自身权力继续削弱皇族.加强了对皇族、尤其是储君的监控。讽刺的是.君主倚重身边的宦官实现对朝政的控制,最终却导致权力的失控。
  • 中国与西方古代史学的异同及其理论启示
  • 中国与西方的古代史学是世界两大最具活力、又独立发展的支脉。其共同的理念有:一是记事求真的史学价值观.二是对史学社会功能的认识。中西古代史学最根本的区别是.中国具有西方所没有的制度化、组织化的官方史学。从这种比较研究中可概括出,古代史学内在的主要矛盾是历史记述的真实性与历史撰述的社会功用之间的矛盾,史学在这对矛盾的运动中发展并走向专业化。从而形成相对独立的历史学社会系统。
  • 一个清末士大夫思想与生活的两重世界
  • 本文通过对清末民初士大夫恽毓鼎日记的解读,分析了近代最初开放时期守旧人士的多面性。指出他在其内在思想世界是固守传统价值理念的保守人物,而在文化生活世界则是一位虽钟情于旧学,但也喜欢汲取新知识、参与新文化活动的亦旧亦新的文化人。这种知识结构和文化生活方式的新旧交织,使他与时代的趋新变化具有一定的重合及包容度,展示了这一时期所谓守旧势力,也有其与新势力相互调和呼应的层面。
  • 试述西学对晚清诗界革命的影响
  • 晓清“诗界革命”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一个重要历程.在其发生发展的三个阶段都受到西学的影响。“新诗”阶段引入新词语,创新意识极强;“新派诗”阶段吸收西学更为自觉,主要表现为新意境的拓展;“新体诗”阶段侧重于西学对诗歌本体的影响。由此可见,西学对诗界革命的启迪是循序渐进,由外至内,进而达到全方位的影响,从而加速了中国古典诗歌走向近代化、现代化的发展进程。
  • 梅花诗话
  • 国人对梅花的认识,有一个从实用到审美的发展过程。《尚书·说命》下:“若作和羹,尔惟盐梅。”可知盐和梅是当时饮食中的主要调味品:盐主咸,梅主酸,只有盐梅结合方能成为美味的羹。在国人眼里,梅的果实不仅食用.还可以制酱、酿酒,甚至还可以入药,有收敛止痢、解热、镇咳和驱蚊虫的功效。《诗经·召南·揉有梅》写道:“摞(biao,落)有梅,其实七兮”;“揉有梅,顷筐壁(ji,取)之”。很明显,这里的梅是指实而不指花。
  • 山水飘零寄客愁——论孙逖诗中的山水与乡愁
  • 自《诗经》以来,中国诗歌中便存在着一个重要的主题:“客愁”。随着朝代变迁,时光流逝。客愁已不再局限于下层百姓中征夫与思妇的相互思念。而是通过其引起的深远的情感共鸣与强烈的象征意义,成为连结诗人集体潜意识的通道,拷问起灵魂乃至生命的存在状态。“家园”与“他乡”成为这个主题中最重要的一组对立意象。在现实空间之外,进一步叩问着诗人们真正的精神归属。这种叩问是超越空间,超越阶级的。
  • 梁山的阴暗面
  • 文化大革命即将爆发之际,政治气氛已经相当热烈,突出政治,关心政治.政治第一,政治挂帅,政治无往而不在,看一切问题都是一种“敏锐”的政治眼光,不承认任何脱离政治的学术。要是说一个人没有政治头脑.那这个人就一文不值了。一切问题都要从政治上去看,成为当时全民的认识。所谓“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就是要求全国人民都来关心党不变修、国不变色的问题。
  • 中国绘画在西方的广泛传播与深入影响
  • 17、18世纪以后,中国的茶、丝、陶瓷以及各种l丁艺品、装饰品等中国商品,源源不断地从中西陆路交通、海上丝绸之路流向欧洲、美洲、拉丁美洲。精美的中国丝绸和工艺高超的中国瓷器,不仅给西方人提供了贵重的日用品,而且那东方格调、东方式样的丝绸图案、瓷器造型和纹样,也给西方人的视觉形象以巨大的冲击和深远的影响。同时,一批又一批的来华欧洲传教士,被中国悠久的传统思想文化所折服,成为中国文化向西方国家传播的积极宣传者。
  • 从对龟褒贬的变迁看古代贞操观念的演进
  • 龟,民间俗称“王八”,常用来借指妻子有外遇的男人,为人们所不齿。 然而,龟在历史上却曾经辉煌过,有过令人羡慕的好名声,人们曾把它和龙、凤、麟一道并尊为“四灵”。《艺文类聚》卷99引《孙氏瑞应图》说:“龟者,神异之介虫也,黝采五色,上隆象天,下隆象地;生三百岁,游于莲叶之上,三千岁尚在丛蓍下。明吉凶,不偏不党,唯义是从。”
  • 五代时期西蜀的印刷业
  • 五代时南方诸国中,较有影响的印刷国度无非南唐、钱越、西蜀三国。三国中,西蜀由于地远偏安,在传承晚唐印刷文化方面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成为在五代十国书籍印刷传承中重要的一环。由此,探究西蜀印刷文化传统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 浅谈明朝的赐服形象
  • 赐服蟒衣、飞鱼服、斗牛服、麒麟服之制始于明代,是明代特有的服饰制度。有关蟒衣、飞鱼服、斗牛服、麒麟服的形象众说纷纭,这给传世文物和出土文物中相关形象的定义带来困扰。与前代相比较,明代的龙,形象更加完善,它集中了各种动物的局部特征,由牛头、蛇身、鹿角、虾眼、狮鼻、驴嘴、猫耳、鹰爪、鱼尾等部件组成。而蟒、飞鱼、斗牛、麒麟则都是在对龙想象的基础上衍化发展而成的新形象。
  • 青冢拥黛王昭君
  • 在内蒙古大草原上,无论你置身于何处,只要与牧民们一起闲谈.话今论古,一提起王昭君来,他们都会动情地说:她是位了不起的女人,胡人心中的“活菩萨”,草原上到处都修垒有她的坟茔,无论是真与假,我们内蒙人世世代代都在祭奠她……是的,黑河之畔草茵茵,有冢青青掩昭君,这是一种多么奇特的民俗文化现象啊!
  • “镇之以静,群情自安”王导在东晋初年
  • 王导,字茂弘,出身琅琊(今山东临沂)大族。晋元帝、明帝、成帝三朝元老,官至宰相。早在307年,王导就随琅琊王司马睿过江。在东晋建立后相当长的时间里,王导都始终不渝地追随维护司马睿,在为提高其声望、缓和南北大族之间的矛盾、开发江南和稳定东晋统治等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 伪名儒不如真名妓——袁枚与杨潮观的一场“诽谤”官司
  • 乾隆文坛的重量级人物不少,以言翘楚,则诗文领域,应数到袁枚;戏剧领域,要数到杨潮观。杨潮观(1712—1791),字宏度,号笠湖,无锡人。雍正初江苏布政使鄂尔泰设春风亭,招揽文学之士,座上贵宾如沈德潜、华希闵等,都是江南老名士,杨潮观以十四岁一童子厕身其间,挥毫作赋,声名鹊起。但正所谓“高材无高第”,他在此后的科举场上一直不得意,乾隆元年(1736)中恩科举人后即再也没能更上层楼.在实录馆做了一段时间的文字工作后,期满外放,周折于山西、河南、云南各地知县任上,以泸州知州致仕时已年逾古稀,
  • 年画的题材与传承
  • 年画在漫长的岁月里,随着社会风俗的演变而衍生,年画的表现力很强,生动地反映着民众的生活态度和美好愿望。门神是最早的年画形式,其起源于远古,定型于汉。宋代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中记有:“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及财门、钝驴、回头鹿马、天行帖子。”明代刘若愚《酌中志》里说:冬至后“室内多挂《绵羊引子》画帖。司礼监刷印《九九消寒图》”。这些从形式到内容都是年画了。
  • 西方物质文明与晚清民初的中国社会(上)
  • 列强的坚船利炮,粉碎了清王朝的妄自尊大,轰开了中国的市场。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受到沉重打击,中华民族的历史掀到了屈辱的一页。不同形式、不同规模的反抗,可歌可泣。但是随着西方文化技术的传入,渐渐地,人们的观念发生了悄然的变化:迂腐顽固的“奇技淫巧”之说销声匿迹了.“师夷长技以制夷”成了一段时期的主旋律。这种观念的变化也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2007年第10、11、12连续三期,我们连续刊载了苏生文的《近代国人对西方饮食文化的认识》,作者对衣食住行之“食”的变化进行了梳理。那么衣食住行的其他方面,这种变化又有什么体现呢?从本期开始.我们特别邀请苏生文、赵爽系统地就此谈一谈,首先是总论性质的概要。
  • 师门琐忆
  • 余自幼冲即喜语文之学,盖高中刘世儒师影响与鼓励使然。入北京师范大学,何其幸也,混沌未开,得陆宗达(颖明)、萧璋(仲琏)两先生润溉,耳提面命三十馀载;俞敏(叔迟)先生亦吾师也,惟因先生晚年着力于梵汉对音为多,于此我从未涉足,亦不得其门而入,是以请益较陆、萧两先生为少;毕业后二年,时年24,得至王力(了一)先生门下工作近四载,受益甚多;
  • 古都北京城建规划的文化内涵
  • 从这一期开始。一个新的栏目同大家见面了。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几乎提起任何地方,都可以说是历史悠久,北京更是这样。人类在北京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这里地处东西南北来往的交汇点.有文献记载以来,相关记述数不胜数。“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诸侯争雄、金戈铁马时代,燕山易水孕育了人们重义强悍的性格.谱写出一幕幕悲壮华美的历史篇章。从金代起至清末八百年,北京一直作为国都。卢沟晓月映照千年;元大都的声名远播整个欧亚大陆;明清宫殿的金碧辉煌.胡同四合院的素朴静谧,至今令人眷恋,引人神往。北京的历史波澜壮阔,北京的文化深远丰富,为此我们与北京联合大学北京文化史研究所合作,曾经在2007年第8期编辑了“北京文化史专号”,受到广泛欢迎。今年我们再度合作,与北京联合大学北京学研究所一起开辟了这个“北京文化史谈丛”专栏。过去所谓“日下”、所谓“天子脚下”,特殊地位造就了富有特色的京城文化。无论庙堂之尊,抑或市井之微;无论皇亲国胄、达官贵人,还是富商大贾、贩夫走卒,形成了独特的历史风情、民俗文化——有关北京文化史的内容都将在这个栏目中得到反映或评述。欢迎赐稿.更欢迎您的宝贵建议和意见。
  • 白云观庙会
  • 白云观素来享有“全真十方丛林”、“北方第一大观”的盛誉.又是丘处机道长飞升的地方,自然引来大量信众。白云观庙会自元朝开始出现,逐渐形成规模,成为定制。每年正月初一到十九开庙,最初以敬香求神为主,十九日为丘处机道长诞辰.观内举行最隆重之典礼为之庆祝。都人称为“燕九节”。关于“燕九节”的含义,有多种说法,在此不一一考证。能确定的是,这一节日缘因崇拜供奉丘处机而产生.元书载:“……至十九日,都城人谓之燕九节。
  • 清宫何以盛行三国戏
  • 宫廷盛演三国戏以清代为最。《鼎峙春秋》便是清代乾隆年间的宫廷历史大戏,10本240出,由乾隆敕命周祥钰、邹金生等编撰,以蜀汉为中心,演魏、蜀、吴三国鼎峙故事,白桃园三结义始,至诸葛亮南征凯旋止,基本上是戏曲本的《三国志演义》。
  • 假作真时真亦假
  •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这是《红楼梦》纲领性的语言。《红楼梦》开头就先出来一位甄士隐。甄士隐者,真事隐去也。《红楼梦》中有甄府、贾府。甄者,真也;贾者,假也。甄府和贾府到底是什么关系?甄、假宝玉又是什么关系?研究者津津乐道。甄、贾宝玉就是真、假宝玉。甄府、贾府在一定程度上是现实中和幻想中的王府。甄府是现实中曹府的影子,贾府是现实中曹府的变形。曹雪芹用“甄”和“贾”的对立、融合大做文章。《红楼梦》里边曹家的真事是如何隐去的?甄家和贾家的关系,真和假的关系。成为红学家重点研究的内容。
  • 十二生肖和“白凫翁”文化公案
  • 我在关于袁宏生卒年的短文中(见《十二生肖和袁宏的生卒年》,《文史知识》2007年第4期),指出中国传统文献的士大夫文化偏差,导致了十二生肖起源于匈奴甚至境外的错误理论。新近读到《学林漫录》上一篇介绍“本命年”的文章,仍然在重复十二属纪年“源于北方少数民族”的说法,感到传统文献文化偏差的“流毒”颇为深远。
  • 悟空头上的金箍儿哪去了?
  • 读过《西游记》的大概都会发现,孙悟空的形象有点前后不一。在悟空闯东海、走阴间、大闹天宫时,本事何等了得,十万天兵天将加上天罗地网也拿他不住。后来保了唐僧西去,虽说一路降妖除魔,却总是缚手缚脚,施展不开。别说什么天神天将,就算是他们的童子坐骑虫豕,也往往让孙悟空束手无策,只好到处搬取救兵,解决危难。
  • 读《龙龛手镜》札记
  • 《龙龛手镜》是辽代僧人行均编撰的一部汉字字书,收字数量较此前的《说文》、《玉篇》等字书有所增加,字体类别兼收正体、俗体、古体、今字及或体。排列顺序,采用四声和部首相结合的体例,也与《说文》专以部首为序不同。《龙龛手镜》以其广收奇字和开启音序检字法先河,对后来的字书编撰产生重大影响,在我国字书史上和传承中华文明、丰富文化遗产上具有不容忽视的地位。《龙龛手镜》作为流传至今为数极少的辽代重要文献之一,也应引起研究者的足够重视。
  • [专访]
    她把学术看得很重(上)——江蓝生先生访谈录(赵长才 杨永龙 祖生利)
    [文史百题]
    张华“情多”的意义(曹旭)
    满族说部的重要价值与丰富内涵(周惠泉)

    更正
    中国古代的年画
    中国绘画在西方的传播与影响
    太平寰宇记(全9册)
    [信息与资料]
    唐人小说中的“诗笔”与“诗文小说”的兴衰(程毅中)
    中国传统文化与元代文献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李军 辛梦霞)
    晚清历史“传闻素材”中的史学意蕴
    光绪朝“政府”词义之嬗变(王宏斌)
    君权、皇族与中晚唐政治(雷艳红)
    中国与西方古代史学的异同及其理论启示(乔治忠)
    一个清末士大夫思想与生活的两重世界(李长莉)
    试述西学对晚清诗界革命的影响(王兵)
    [诗文欣赏]
    梅花诗话(张福勋)
    山水飘零寄客愁——论孙逖诗中的山水与乡愁(林甸甸)
    [小说丛谈]
    梁山的阴暗面(张国风)
    [交流与比较]
    中国绘画在西方的广泛传播与深入影响(陈旭霞)
    从对龟褒贬的变迁看古代贞操观念的演进(暴希明)
    五代时期西蜀的印刷业(苏勇强)
    浅谈明朝的赐服形象(纳春英)
    [人文游踪]
    青冢拥黛王昭君(韩星海)
    [人物春秋]
    “镇之以静,群情自安”王导在东晋初年(李铁军)
    伪名儒不如真名妓——袁枚与杨潮观的一场“诽谤”官司(马大勇)
    [民俗志]
    年画的题材与传承
    西方物质文明与晚清民初的中国社会(上)(苏生文 赵爽)
    [学林漫话]
    师门琐忆(许嘉璐)
    [北京文化史谈丛]
    古都北京城建规划的文化内涵(朱耀廷)
    白云观庙会(王新蕊)
    [戏曲苑]
    清宫何以盛行三国戏(李小红)
    假作真时真亦假(马瑞芳)
    [随笔·札记]
    十二生肖和“白凫翁”文化公案
    悟空头上的金箍儿哪去了?(郑连聪)
    [古代典籍]
    读《龙龛手镜》札记(宋德金)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