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彻底揭开秦阿房宫的神秘面纱
  • 两千多年以来,人们有一种较为普遍的认识,即被项羽焚毁的秦阿房宫堪称中国古代宫殿建筑的杰出代表。尤其是一经杜牧《阿房宫赋》描绘和渲染,使得这一认识愈加根深蒂固、牢不可破。几乎成为一种共识。这一共识包含了较为复杂的思想文化内涵。一方面。阿房宫是“过秦论”一则绝好的历史佐证;另一方面,阿房宫是古代留给现代一笔珍贵的物质文化遗存。
  • 诸葛亮,拿什么恒久地感动着历史?
  • 擅长写作史诗的伟大诗人杜甫极赞诸葛亮,颂之为“万古云霄一羽毛”,华夏政史第一人。这也是对国人圣贤崇仰心理一种最准确最形象的抒发。
  • 元代的妓女
  • 妓女是阶级社会的产物,由来已久。在元代,妓女仍是南北各地普遍存在的。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说,在元朝首都大都(今北京),“凡卖笑妇女,不居城内,皆居附郭。……计有二万有馀,皆能以缠头自给,可以想见居民之众”(冯承钧译《马可·波罗行记》,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358页)。数字不一定可靠,但元大都有大量妓女则是事实。
  • 元诗四大家
  • 元代诗坛虞集(字伯生)、杨载(字仲弘)、范椁(字亨父,一字德机)、揭侯斯(字曼硕)并称“四家”,这一并称在四人生活的当时已经形成。明程敏政编《明文衡》卷55收胡广《虞揭诗记》云:“虞文靖公尝作范德机诗序,有云:当时中州人士谓清江范德机、浦城杨仲弘、豫章揭曼硕及集四人诗为四家。”说这是当时“天下之通论”。
  • 略论近体诗格律及其他——借“香菱学诗”为引
  • 现在,不少人喜欢写诗,而真正会写属于严格意义近体诗律诗、绝句的人。却少而又少。于是想到《红楼梦》中“香菱学诗”的情节,想借此来谈谈这方面的问题。
  • 中国政治思想史研究之思路
  • 中国古代社会的一个根本特点是王权支配社会、支配经济。它虽然不能创造出封建经济,但在封建经济关系基础上可以影响乃至决定封建地主成员的命运及其存在形式。王权主义既不是指社会形态,也不限于通常所说的权力系统,而是指社会的一种控制和运行机制。大致说来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是以王权为中心的权力系统;二是以这种权力系统为骨架形成的社会结构;
  • 中国史学与西方史学之分歧
  • 中国史学与西方史学是世界史学中的最大遗产。两者各自独立发展两千余年,不通声息;两者文化背景不同,地理环境殊异,其分歧极为明显。中国数千年设立的及时记事的史官,留下了大量珍贵的原始史料,又及时修史、及时保存,遂使中国的历史著作丰富精详、地位稳定,“历史若文学”之论在中国势难出现。
  • 士绅阶层与晚清“民变”
  • 在持续不绝的晚清“民变”风潮中,绅民冲突呈现出日趋频繁和激烈的走向。日渐突出的绅民冲突,凸现着中国社会结构的深层变动。在从传统走向近代的体制变迁过程中,传统士绅阶层被直接推向了基层社会权力重构的中心,形成了占据地方各项权力资源的士绅——权绅。
  •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红楼梦版本类新书推荐
  • 清末地方官员的学堂教育:课吏馆和法政学堂
  • 清末“开民智”以外,还有“开官智”。学堂教育是开官智的重要形式之一。清末地方官员接受教育的学堂是各省课吏馆及由课吏馆改设而来的法政学堂。清末地方官员的学堂教育注重西学课吏,并与实践相结合,对新政的推行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由于清政府认识不到官智不开的根源,
  • 宋代咏史诗的翻案法
  • 翻案是宋人咏史诗创作中最喜使用的艺术手法。翻案即推翻前人陈说,故意与前人见解相左。另立新说。宋代咏史诗中翻案手法的运用可以归结为四个途径,即肯定翻案、假设翻案、反向翻案和否定翻案。翻案法的精妙运用使咏史诗中的议论更刻抉入里、深析透辟,同时使诗歌充满张力与密度,并获得抑扬顿挫之致、生动奇妙之美。
  • 长向文人供炒栗——作为文学、文化及政治的“饮食”
  • 在一个讲究民以食为天的国度,饮食从来就不仅仅是营养或美味,而是包含了太多的言外之意、味外之旨——味蕾的感受、知识的积累、历史的氛围以及文人的想象,附着在具体的食物上,大大扩展了饮食的文化内涵。在众多意蕴闳深的食品中,栗子,作为一种营养丰富的食物,已深深嵌入中国人的历史记忆,当和故园之思联系在一起时,炒栗子甚至变成了一种政治一文化符号。
  • 何处哀镜照浊泥——从唐小说《敬元颖》看中国古代镜文化
  • 唐小说《敬元颖》出自郑还古的《博异志》,写天宝中书生陈仲躬救井中镜精敬元颖事。
  • 鸳鸯惊散 人琴痛深——叶小纨《鸳鸯梦》赏析
  • 《鸳鸯梦》是明代叶小纨(1613—1657,字蕙绸)惟一的剧作。中国戏曲自宋元形成至晚明,已有四百馀年的悠久历史。受种种条件的制约,尚无闺阁女性参与戏曲创作。叶小纨“补从来闺秀所未有”(沈自征《鸳鸯梦小序》),填补了文学史上素无女戏曲家的空白,而且《鸳鸯梦》以其独特的艺术成就.在戏曲史上亦可占据一席。
  • 救世之意 空幻之情——《桃花扇》创作意图与主旨
  • 孔尚任创作《桃花扇》的意图十分鲜明:“场上歌舞,局外指点,知三百年之基业,隳于何人?败于何事?消于何年?歇于何地?不独令观者感慨涕零,亦可惩创人心,为末世之一救矣。”(《桃花扇.小引》)作者以传奇为信史,总结南明覆亡的历史教训:“立昏主,征歌选舞,党祸起奸臣。”
  • 明清小说中的纤足和绣花鞋
  • 女子的纤足和绣花鞋早就引起了文学家、尤其是小说家的注意。这种注意的背后,便是千百年的封建社会性压抑、性神秘、性变态的文化背景。一面是礼义之邦,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还可以加上一句“非礼勿想”);一面是三宫六院,娶妾携妓,春画淫书在地下的流行。
  • “素裙革履学欧风”——中国近代服饰的变迁(二)
  • “天足跚跚海样妆”——放足与女鞋 1900年前后,立德夫人曾经拜见过李鸿章,希望他对不缠足运动表示支持,甚至要求他像张之洞一样为她们写一些东西,她得到的是一段耐人寻味的答话:“你想让我叫全国的女人都不裹脚吗?
  • “第一循吏”——楚国名相孙叔敖
  • 孙叔敖(约公元前630-前593),姓劳氏,名敖,字孙叔,又字艾猎、饶(《芍陂纪事》云,孙叔敖名艾猎,字孙叔,敖为官号),楚国期思人。期思,古邑名,西周蒋国,春秋入楚为期思邑,汉置县,治所在今河南淮滨县东南期思集,南朝梁废。所以,孙叔敖是今河南淮滨县人,而非安徽寿县人。可是寿县人民却世世代代怀念他,纪念他,歌颂他,
  • 歌哭悲欢里的清明节
  • 农历二三月间(公历4月5日前后)的清明节,在中国悠久丰富的节庆文化传统里,是一个颇耐人寻味的节日。乍看起来,清明节有着自己鲜明的主题——哀思逝者,但再一留意,其悲中有欢的因素——如踏青等活动又浮现出来。也许是百姓日用而不知的缘故,国人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悲欢交织且并行不悖的习俗安排。
  • 元曲里的清明节
  • 一桃红柳绿的清明节 清明节,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时在农历三月间,大致是春分后15日。《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云:农历“三月节……物至此时,皆以洁齐而清明矣”。记叙了“清明”之名的来历。《淮南子·天文训》云:“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为清明。”清明之节气,大致是太阳到达黄经15度开始。
  • 漫谈筚篥
  • 筚篥(音必利)是龟兹本土乐器之一。龟兹,古代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位于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库车县是古龟兹国国都所在地。汉代的龟兹,辖有今阿克苏市和库车、沙雅、新和三县及拜城县的东部。到南北朝时期,汉时西域的姑墨(今温宿县、阿克苏市一带)、温宿(今乌什县一带)、尉头(今克孜勒苏自治州阿合奇县一带)等城邦诸国相继并属龟兹。
  • 也说西域戊己校尉
  • 早在上世纪40年代的陪都重庆,历史学家黎东方先生面向大众开设三国史讲堂,听众购票听讲,轰动一时,掀起了一股三国热潮。后来黎先生又将三国史讲堂搬到了台湾地区及美国,仍是听众踊跃,热情高涨。三国史讲完了,他又开讲清朝史、明朝史和元朝史等等,后来修改整理成书出版,名曰《细说中国历史丛书》。
  • 翦伯赞故居的沉浮——为纪念翦伯赞先生诞辰110周年而作
  • 翦伯赞先生的故居在燕东园28号。燕东园是北京大学的主要教授公舍区之一,原属于燕京大学。燕京大学校本部所在地俗称燕园,此公舍区地处燕园之东,因称燕东园。1921年,燕京大学在燕园建新校舍,1926年基本落成。燕东园即建为教授公舍。1952年,燕大与北大合并,新校用北京大学之原校名,燕东园之名未改。
  • 怀念王锤翰先生
  • 三湘大地钟灵毓秀,代出鸿儒硕彦。战国之三闾大夫和明末之船山先生,可谓个中翘楚。
  • 为《“魁儒”陈汉章》补一事
  • 拜读《文史知识》2008年第2期卞孝萱先生《“魁儒”陈汉章》文,获益匪浅。目前,浙江省编纂《浙江文献集成》,陈汉章先生的已刊、未刊书稿均在整理之列。笔者负责整理陈先生《辽史索隐》,在点校过程中深感先生学力深厚,现为响应卞先生先举一事,以供尝鼎一脔。
  • 泰山、“五顶”、妙峰山:北京地区东岳崇拜的民间化过程
  • 泰山,古又记作太山。太、大、天三字古代通用,太、大古音相近,而在甲骨文中,天、大通用。所以泰山就是大山、天山,地位独尊。
  • 妙峰山:民间文化的记忆与传承
  • 妙峰山位于北京城西北35公里处,主峰大云坨海拔1291米,雄居于“小西山”诸峰之上。这里不仅有奇松怪石、清泉飞瀑等自然景观,更因香火不绝的碧霞元君信仰而素有“北京第一仙山”的美誉。闻名遐迩的“娘娘庙”始建于明代,灵感宫、回香阁、玉皇顶三座庙宇群,依山取势,参差错落,十四座殿堂中分别供奉着儒、佛、道和民间崇信的各种神祗。
  • 戏曲中的“孤”与“装孤”
  • “孤”,在宋元戏曲中通常解释为官员的俗称,“装孤”就是扮演官员的人。在元杂剧中,根据不同剧目里官员品格举措的不同,分别由不同脚色饰演。但“孤”还有另外一层含义,即一普通市井调笑人物。所以,“孤”不仅仅是“装官”,还有“市井中的中老年男子”之意,这两层含义互为表里。当然,它在多数情况下是“装官”,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忽略甚至掩盖或否定了它的另一层含义。
  • 《桃花扇传奇》与容美土司戏班的传奇
  • 著名戏剧家孔尚任的《桃花扇》于康熙三十九年(1700)在京城上演后,旋即被禁演。同年四月,孔尚任也因《桃花扇》被罢官去职。康熙四十三年(1704),孔尚任挚友、著名戏剧家顾采(字天石)应邀访游湖广容美土司,竟然发现《桃花扇》在地处西南“万山丛中”的“楚地容美”“盛演不衰”,且“容美土司女优,最工《桃花扇》”,
  • 纸鸢与风筝
  • 纸鸢与风筝,当代人可能看成是一雅一俗的一对同义词。可是,起码在唐代,它们可是两种事物。这一点古代人早已明白,因而在许多辞典中常把“风筝”列作两个义项。如《汉语大词典》所载即是:
  • 庄子何时始称“南华”?
  • 《唐会要》卷15载:“天宝元年(742)二月二十二日,敕文追赠庄子南华真人,所著书为《南华真经》。文子、列子、庚桑子,宜令中书门下更讨论奏闻。至其年三月十九日,宰臣李林甫等奏曰:‘庄子既号南华真人,文子请号通玄真人;列子号冲虚真人,庚桑子号洞虚真人。其《庄子》、《文子》、《列子》、《庚桑子》,并望随号称从之。’”
  • 山西方言中的特殊称谓
  • 山西方言是一座蕴藏十分丰富的语言学宝库。各地口语保留了许多古代语言信息,反映了汉语言发展的重要轨迹。其中一些特殊的称谓,令人闻之新奇,而又索之有据,说来饶有趣味。
  • 20世纪金史研究综述
  • 20世纪的金史研究,相对于其他断代史来说,略显沉寂。究其原因,传统文献的短少。缺乏新史料的重大发现,是制约金史研究的两大“瓶颈”。但是经过几代学者的不懈努力,20世纪的金史研究仍然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绩。在此笔者不惴浅薄,试着回顾一下这百年来金史研究所走过的道路,大致划分为三个阶段。
  • 怀念王钟翰先生
  • 图片报道
  • [特别关注]
    彻底揭开秦阿房宫的神秘面纱(李毓芳)
    [文史百题]
    诸葛亮,拿什么恒久地感动着历史?(刘隆有)
    元代的妓女(陈高华)
    元诗四大家(查洪德)
    略论近体诗格律及其他——借“香菱学诗”为引(蔡宛若)
    [信息与资料]
    中国政治思想史研究之思路
    中国史学与西方史学之分歧
    士绅阶层与晚清“民变”(王先明)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红楼梦版本类新书推荐
    清末地方官员的学堂教育:课吏馆和法政学堂(徐保安)
    宋代咏史诗的翻案法
    长向文人供炒栗——作为文学、文化及政治的“饮食”
    [诗文欣赏]
    何处哀镜照浊泥——从唐小说《敬元颖》看中国古代镜文化(张同利)
    鸳鸯惊散 人琴痛深——叶小纨《鸳鸯梦》赏析(刘召明)
    救世之意 空幻之情——《桃花扇》创作意图与主旨(彭知辉)
    [小说丛谈]
    明清小说中的纤足和绣花鞋(张国风)
    “素裙革履学欧风”——中国近代服饰的变迁(二)(苏生文 赵爽)
    [人物春秋]
    “第一循吏”——楚国名相孙叔敖(姚善荣)
    [民俗志]
    歌哭悲欢里的清明节(叶瑞昕)
    元曲里的清明节(翁敏华)
    [文化史知识]
    漫谈筚篥(张柳)
    也说西域戊己校尉(薛新力)
    [学林漫话]
    翦伯赞故居的沉浮——为纪念翦伯赞先生诞辰110周年而作(张传玺)
    怀念王锤翰先生(董宝光)
    为《“魁儒”陈汉章》补一事(吴宗海)
    [北京文化史谈丛]
    泰山、“五顶”、妙峰山:北京地区东岳崇拜的民间化过程(吴效群)
    妙峰山:民间文化的记忆与传承(孙庆忠)
    [戏曲苑]
    戏曲中的“孤”与“装孤”(唐雪莹)
    《桃花扇传奇》与容美土司戏班的传奇(赵先正)
    [随笔·札记]
    纸鸢与风筝(白化文)
    庄子何时始称“南华”?(方达)
    [说文解字]
    山西方言中的特殊称谓(王雪樵)
    [研究综述]
    20世纪金史研究综述(段光达 沈一民)

    怀念王钟翰先生
    图片报道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