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国学大师话国学(上)——《文学与神明》代序
  • 许久未见饶公,正思念中,饶清芬、施志咏为安排个小聚。丁亥重阳后四日,2007年10月23日,英皇骏景酒店四楼咖啡厅。上午11点30分至12点45分。甫入座,饶公即询问近况,不知当下正研究什么课题?饶公精神爽朗,与一年前并无多少区别,只是清瘦一些。握起手来,仍然那么有劲。其时,清芬递过一份材料,从网上下载的文章。有云:
  • 大房山金陵的初建
  • 金陵位于北京西南方向的房山区周口店镇龙门口村北的大房山.主要由主陵区、诸王兆域、后妃坤厚陵区三部分组成。主陵区坐落在大房山主峰连三顶南的九龙山,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不断有金代墓葬和文物发现,但对整体布局的认识还不是很清楚。2001年和2002年。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金陵主陵区的部分区域进行了详细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编《北京金代皇陵》,文物出版社,2006),
  • 景山史话
  • 在北京众多的皇家宫囿中,位于故宫北侧的景山在许多人的眼中只不过是一座人工土山,然而,就是这座土山,却见证了明清两代多起重大历史事件。
  • 风光一时半亩园
  • 半亩园遗址位于美术馆后街的黄米胡同,现仅存住宅建筑,分为三个院落。分别为5号、7号、9号院。半亩园虽为占地面积仅约半亩的小园,却能够因“垒石成山,引水作沼,平台曲室,奥如旷如”而名冠京师。半亩园最初为“贾胶侯中丞宅,李笠翁客贾幕时,为葺斯园”,易主后渐荒落,随后又经修整,改为会馆和戏院。道光二十一年(1841)为麟庆所得,并对此宅大加修葺,取名“半亩园”。
  • 颐和园文昌院三牺尊欣赏
  • 文昌院国宝 坐落于北京西郊的颐和园一直以其宛若天成的湖光山色闻名于世,当您流连于“双飞白鸟似江南”的胜景之中,您可能不会想到它曾经两毁三建,饱经沧桑。与颐和园共同经历灭顶之灾幸存下来的,还有颐和园鲜为人知的四万馀件文物。它们现在栖身于何处?
  • 道家的永恒价值
  • 道家以老子与庄子为其代表,有时也加上列子。列子的年代可能早于庄子,但是著作散佚,到了东晋的张湛为其作注,再传于后世。然而,目前所见的《列子》已受魏晋玄学的影响,甚至夹杂了佛教故事。至于思想主旨,则是:人生苦短,死后万事皆休,一切皆为气化,不如及时行乐等。这种悲观厌世之情,显然有违道家意旨,不必在此深究。
  • 儒者的“不忍人之心”——解读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深层结构
  • 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一首诗。表面看来。这首诗记录了诗人晚年为躲避安史之乱、在成都草堂居住时经历的一件小事——“茅屋为秋风所破”。其中仅仅描写了两个场面(茅屋外、茅屋内).最后引发了一段感慨。然而,值得解读的是这首诗的深层结构以及文化意义:这两个场面中的人物关系有什么变化?最后一段感慨又表达了什么社会理想?
  • 《明思宗殉国三百年纪念碑》别解
  • 1644年的农历甲申三月十九日,大明王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帝在李自成农民军的威逼下,以“三尺之组”毕命于煤山,标志着大明王朝的结束。
  • 话说《唐诗三百首》
  • 岁月沧桑,一切都在消逝,而唐代文学永存。辉煌的唐代文学留给后人无比丰富的精神财富,是华夏民族美育和文学教养的经典,是哺育中国诗人的伟大传统,也是各种艺术创作挹之不竭的灵感源泉。古往今来,附庸风雅的帝王以御选的方式钦定唐代文学作品,以卖弄他们的文学趣味,
  • 飞白书的“飞”与“白”
  • 关于飞白书,《辞源》的解释是“汉字书体的一种,笔画露白,似枯笔所写。相传后汉蔡邕所造”。《辞海》的解释与此类似。把飞白书与蔡邕联系起来,始见于唐张怀王莲《书断》:“案飞白者,后汉左中郎将蔡邕所作也。王隐、王情并云:‘飞白变楷制也。本是宫殿题署,势既径丈,字宜微不满,名为飞白。’王僧虔云:‘飞白,八分之轻者。’虽有此说,不言起由。案汉灵帝熹平年,诏蔡邕作《圣皇篇》。
  • 从《水浒传》看江湖文化(四)
  • 三 江湖人的中坚——社会边缘人 江湖人的主体是游民,不过是比较成熟、经过一番闯荡的游民,不是一脱离宗法马上就成为江湖人了。江湖是有规范的,一旦成为了江湖人(如果不是有形的组织,不需要任何人认可),就要遵守一些江湖规范(当然这是自觉的),不能像一般游民那样生猛。例如李逵在没见宋江以前,不过是个游民出身和游民习气极浓的小牢子,认识宋江,
  • 绚丽多姿的中国民族古文字
  • 我国自古以来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各民族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曾创造了本民族的文字。并保存了大量用这些文字书写的历史文献。这些文字和文献,是中华民族一宗珍贵的文化遗产。
  • 从出土 (邯郸)合文现象谈起——兼谈汉文字体制与文字制度
  • 1965年山西侯马出土的《侯马盟书》,真实记录了韩赵魏三家分晋前夜晋国贵族之间的激烈复杂的矛盾斗争。盟书中 即是“邯郸”。本文仅从“邯郸”合文谈起,针对从甲骨文、金文以来常见的合文现象最终未立足汉字系统.对汉字体制与制度问题加以讨论。以有助于深入谈论六书,考察汉字文化圈的形成。
  • 元代的离婚与再嫁
  • 中国封建社会“离婚之原因,依礼与法,其要有三,目违律为婚,日义绝.日七出。三者而外,更有以其他原因而离异者,随代多有”(陈鹏《中国婚姻史稿》,606页)。“违律为婚”就是“依律不合作婚,而故违者”(《唐律疏议》卷14《户婚》)。唐律所定违律为婚应行离异者十二条,这些条文多数在元代仍起作用,如同姓结婚、有妻更娶、居父母夫丧嫁娶、奴娶良人为妻等。
  • 陈宝箴、黄遵宪的交谊与湖南新政(四)——纪念戊戌变法110周年
  • 七 陈、黄与戊戌政变之关系 关于陈宝箴与戊戌政变之关系,寅恪先生在《戊戌政变与先祖先君之关系》一文中,已有大量翔实可靠的史料引证和说明,然毕竟过于简奥。其中亦有意犹未尽者,笔者尝试取相近之事实材料,采意旨相同之语以参之,考订解释,借端申论,举其荦荦大者诠述如下。
  • 何以诗人“独怆然”——陈子昂《登幽州台歌》探幽
  •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诗人胸怀报国之志,奔赴边塞,慷慨请战,不意受贬,于是登台放歌。众谓:这是一首怀才不遇的悲歌。确然,同类作品中,此歌堪称旷世之作。然而,诗人自谓“独怆然”,岂非表明己之“不遇”,非如他人仅为“怀才”,而是另有悲因。那么,他独悲什么呢?
  • 落红不是无情物——李商隐《落花》赏析
  • 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 李商隐写诗.素来以用典繁富、辞藻纤秾而著称。但他也有语言朴素、格调古雅的佳作,五律《落花》就是其典型代表。
  • 相思为何物?——读李商隐《无题·来是空言去绝踪》
  •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蜡照半笼金翡翠,麝熏微度绣芙蓉。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世界上再没有这样真切、纯粹的文字,来形容那令天也荒芜、地也衰老的忠贞不渝的情感了。长相厮守、同生共死是在现实世界中对情的见证,这样的见证固然是震动心魄、荡气回肠的精神旅程,可还有另一种情思,它却是弥漫在天隔一方的彼此想象中。或焦灼,或惆怅,或凄迷,或绝望,或苦涩漫长,或郁闷迷茫,种种状态,难计其数,它像是无穷之网,网住了多少的人生。
  • 真实的“假人”:宋江之“好汉”行径
  • 引言“假人”宋江 阅读《水浒传》小说,甚至观看《水浒传》电视剧,人们可以喜欢鲁智深.可以喜欢武松。可以喜欢林冲。甚至可以喜欢杀人不眨眼的黑旋风李逵。喜欢小偷小摸的鼓上蚤时迁,喜欢做人肉馒头的母夜叉孙二娘,可是却很少有人会喜欢宋江。尽管他是梁山英雄好汉的“头儿”,可人们却很难把宋江跟“英雄”、“好汉”这样的字眼挂上钩。在人们的心目中,“英雄”、“好汉”似乎跟宋江无缘。
  •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原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图书推荐·史籍史料(二)
  • 关于《贞观礼》的一些问题
  • 《贞观礼》是唐朝官修的第一部大礼书,它修撰于隋礼之后,继往开来,意义不可低估。本文讨论《贞观礼》修撰的背景与理念,认为《贞观礼》是在《开皇礼》基础上修成,因此在总体框架上仍体现了北朝特色,这也决定了《贞观礼》是一部以继承为主体的礼典,在皇帝礼的问题上也没有突破原有的格局。尽管如此,《贞观礼》在对古礼旧制举而不废和刻意保存的前提下,
  • “孔子学堂”三度开讲:探讨在当下中国儒学的重要性
  • “孔子学堂”将于2008年9月7日继续开讲。本次讲座由傅佩荣先生讲授,题为《儒家文化为什么重要》。
  • 从中日两国档案看《国闻报》之内幕
  • 作者利用中日两国档案,尤其是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所藏《新闻杂志操纵关系杂纂——国闻报(在天津汉字新闻)》专档,探讨《国闻报》创建过程、在维新运动中的作用、戊戌政变后的表现、在中国新闻史上的地位及其最后结局,揭示了严复、王修植、夏曾佑等天津地区的改革派人士的办报活动以及日本和俄国与这份维新派报纸的特殊关系。
  • “五四”前后的民族主义与三大思潮之互动
  • 人们一般把现代中国的社会政治和文化思潮分为激进主义、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而民族主义是这三大思潮的并生系统。就“五四”前后的民族主义与激进主义的关系而言.中国在巴黎和会上的失败。尤其是一战后世界范围内民族自决或解放运动的高涨和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促使孙中山民族主义思想发生转变,即从反满转为反帝,并提出了联合全世界被压迫民族的主张.而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既具有国际主义和阶级斗争精神,又具有浓厚的民族主义色彩。
  • 读者·作者·编者
  • 争衡齐鲁·雄踞东夷——莒国
  • 人们回眸波澜壮阔的春秋列国舞台时,有一个国家不能不给以充分的注意:它不是头等大国,却常常与周代列强争衡周旋;它僻处东方,属于“海邦”,却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这个国家就是莒国。
  • “寒具”考
  • 古代食品中有一种叫寒具。到唐末时,对寒具就没有解释了。之后,寒具却屡屡出现。那么,寒具到底是什么呢?
  • 古代书名趣谈
  • 中华古籍浩如烟海,记录了绚烂的古代文明。书名是书籍的窗口,透过这个窗口,可以窥见作者的思想与旨趣,可以领略古代学术文化的丰富与灿烂。据记载,最晚在春秋时期,就有了《诗》、《书》、《礼》、《乐》、《易》、《春秋》等书名。但先秦诸子著书时,一开始仅题写篇名,并没有贯以全书的书名,他们的书大都是以单篇流传于世。所以《史记》在称引管子、庄子、屈原等人的著作时,都是只有篇名而无书名。
  • 石头与木头——对中西建筑文化的比较认识(二)
  • 二“中国人对我们的印象,相当于我们对这些建筑物印象的十倍” 有人说,“罗马不是一天就建成的,而上海是”。近代以来,随着中国的被迫开放,世界上各个不同历史时期、不同风格的建筑都一股脑儿地搬到了中国,遍布于各地的租界或类似租界中。它打破了中国建筑史的发展规律,也打破了西方建筑发展的惯有程序和固有周期,
  • 解读张鷟的“才”与“命”
  • 在唐代众多的文言小说家中,张鷟(字文成)是备受瞩目的一位。这是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 东坡在岭南之四:“梦里似曾迁海外”
  • 海南岛在当时隶属于广南西路,共置琼州(今海南海口)、朱崖军(今海南崖县西)、昌化军、万安军(今海南万宁)四个政区。东坡的贬所“昌化军”的治所就是从前的儋州,熙宁六年(1073)废州为军,但人们依然称它为儋州。儋州地处岛屿的西北角,此地气候炎热,但冬季的海风却相当寒冷,山里林木阴翳,水气上蒸而难以散发,以致常年郁积,
  • 北京景山
  • 《寻根》2008年第4期要目
  • 早期的欧式建筑
  • 简化字的史源与时运
  • 1956年,远在大洋彼岸的胡适听说新中国颁布《汉字简化方案》,连忙催人找来,仔细闯读后,十分称许。其实,此前已经有许多新文字方案在社会上流传。如果从戊戌维新算起,一百多年来,一直有简化汉字和文字改革的呼声;简化汉字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内容之一。1935年8月,国民政府教育部还曾经颁布过一个《简体字表(第一批)》,这应该是中国第一个由政府部门制订的方案,只是面世不到半年,就奉“暂缓推行”的“行政院令”而夭折。20世纪初,为什么众多仁人志士都在不同程度地呼吁文字改革和简化汉字?而1956年至今半个多世纪以来,简化字虽然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仍存在对简化字的许多不同看法。本期这一组文章,既有对简化汉字历史的回顾,又有从汉字发展本身对简化字来源的分析,虽不尽全面系统.但希望能够帮助我们从客观的、历史的角度看待简化字。
  • 浅议近代的文字改革运动
  • 我国近代史上的文字(实指汉字)改革运动,从晚清时期就开始了。之所以叫运动,是由于它形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虽然潮起潮落,蜿蜒曲折,但奔流不息,从未歇脚。
  • 黄遵宪与中国的语言文体改革
  • 说到中国的语言文体改革,世人都将其归功于“五四”时期由胡适提出和首倡的白话文运动。当然,胡适对中国的语言文体改革功不可没,同时也是白话文运动的有力推手。不过,在胡适提出白话文运动的三十年前,当时在日本任清朝驻日使馆参赞官的黄遵宪,便曾明确地提出改革中国的语言文体的主张。
  • 从阮逸《〈中说〉注》看北宋时代的俗体字
  • 汉字历史悠久,文字学中有古今字、通假字、俗体字等名目;上世纪50年代汉字简化后,又有简体字、繁体字的二元称谓。由于推广应用简体字后.中小学只教简体,致使中青年人在感性上觉得简体字与繁体字是简单的一一对应关系,难以理解现行简体字的复杂来源等问题,应用有误。本文以北宋阮逸《(中说)注》看当时的俗体字,寻求部分现行简体字的俗体字远源,观察宋代俗体字的使用状况。同时,纠正当代人的某些个别不确切说法,批评泛滥成灾的戏说汉字倾向。
  • [学林漫话]
    国学大师话国学(上)——《文学与神明》代序(施议对)
    [北京文化史谈丛]
    大房山金陵的初建(黄可佳)
    景山史话(李宝明)
    风光一时半亩园(王奉慧)
    [文物与考古]
    颐和园文昌院三牺尊欣赏(张颖)
    [随笔·札记]
    道家的永恒价值(傅佩荣)
    儒者的“不忍人之心”——解读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深层结构(于翠玲)
    《明思宗殉国三百年纪念碑》别解(马勇)
    话说《唐诗三百首》(蒋寅)
    [书画欣赏]
    飞白书的“飞”与“白”(李永忠)
    [讲堂实录]
    从《水浒传》看江湖文化(四)(王学泰)
    [文史百题]
    绚丽多姿的中国民族古文字(张公瑾)
    从出土 (邯郸)合文现象谈起——兼谈汉文字体制与文字制度(赵丽明)
    元代的离婚与再嫁(陈高华)
    陈宝箴、黄遵宪的交谊与湖南新政(四)——纪念戊戌变法110周年(郑海麟)
    [诗文欣赏]
    何以诗人“独怆然”——陈子昂《登幽州台歌》探幽(孙民)
    落红不是无情物——李商隐《落花》赏析(赵长征)
    相思为何物?——读李商隐《无题·来是空言去绝踪》(李瑞卿)
    [文学形象]
    真实的“假人”:宋江之“好汉”行径(郭英德)
    [信息与资料]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原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图书推荐·史籍史料(二)
    关于《贞观礼》的一些问题(吴丽娱)
    “孔子学堂”三度开讲:探讨在当下中国儒学的重要性
    从中日两国档案看《国闻报》之内幕(孔祥吉村 田雄二郎)
    “五四”前后的民族主义与三大思潮之互动(郑大华 周元刚)
    读者·作者·编者
    [文化史知识]
    争衡齐鲁·雄踞东夷——莒国(杨朝明)
    “寒具”考(韩健畅)
    古代书名趣谈(刘冬颖)
    石头与木头——对中西建筑文化的比较认识(二)(苏生文 赵爽)
    [人物春秋]
    解读张鷟的“才”与“命”(沙虹)
    东坡在岭南之四:“梦里似曾迁海外”(莫砺锋)

    北京景山
    《寻根》2008年第4期要目
    早期的欧式建筑
    [特别关注]
    简化字的史源与时运(眸子)
    浅议近代的文字改革运动(李洪岩)
    黄遵宪与中国的语言文体改革(郑海麟)
    从阮逸《〈中说〉注》看北宋时代的俗体字(师为公)
    《文史知识》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中华书局

    主  编:李岩

    地  址:北京丰台区太平桥西里38号

    邮政编码:100073

    电  话:010-63458229

    电子邮件:wszs@263.net.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86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358/k

    邮发代号:2-271

    单  价:6.00

    定  价:7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