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史知识》与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文史研究
  • 我国改革开放以后不久,《文史知识》杂志于1981年创刊发行,这是当时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争相传诵的一件盛事。改革开放之初,极左思潮的阴影尚未完全消除,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领域还存在不少禁区和空白。而逐步引进的一些西方的思想学说与中国传统文化开始发生一定程度的碰撞和冲突。于是,正确而有效地引导和帮助人们掌握中国古代文史知识,以便更好地认识和把握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的轨迹和规律。就成了一个非常紧要的问题。
  • 坚持改革开改,弘扬民族精华,倡导文化复兴
  • 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我国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整整三十年了。这三十年,全民上下有目共睹的是祖国经济大繁荣,政治稳定,社会和谐,科技文化也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
  • 《文史知识》——明净开阔的窗外
  • 在我书房的窗外,有一片浓浓的树荫。有时读到会心之处,偶尔抬头,便会看到阳光透过绿色的繁叶,投射在窗棂上,斑驳陆离,摇曳多姿。而远处高大的白杨与平展的绿茵草地,也愈加鲜亮开阔。
  • 愿《文史知识》永葆活力
  • 今年.改革开放三十年了;《文史知识》创刊也近二十八年了。 《文史知识》正是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中国大地的时候——1981年,呱呱坠地的。《文史知识》的创办,是要向社会上不同文化层次的人传介中国古代的文史知识;是要让当代的中国人对过去的历史与文化有所认知;是要在十年“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文化真空中吹入一股清新的文化空气.虽然这股空气的来源其实是我们古老的文化遗产。
  • 与改革开放同行
  • 今年是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也是《文史知识》的二十八岁生日。在这样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年份里,回顾总结《文史知识》走过的历程,自然会想到这本期刊与我国改革开放的紧密关系。
  • 忆李长之老师
  • 今年4月,我参加了北京大学中文系举办的吴组缃先生诞辰百年纪念会,会上发的材料中有《新文学史料》2008年第1期,载《吴组缃日记摘抄》(1942--1946),1942年8月7日记有:访李长之,“相见极欢,谈迩年来经过及心绪思想见解。长之著作甚多”等语。吴组缃、林庚、李长之、季羡林,四位先生在当年被称作“清华四杰”。读到这份材料,我心里又一次涌动起对李长之老师的忆念。
  • 李长之与宗白华
  • 李长之先生热情好友,朋友也极多。早在清华大学读书的时候,长之先生在其一篇回忆文章里就颇为自豪地谈起他朋友之多,他说:“在这时.住在北平的写文章的朋友,差不多都已熟识,这是:卞之琳、李广田、何其芳、郑振铎、李健吾、闻一多、吴组缃、林庚、周作人、朱光潜、杨振声、沈从文、冰心、萧乾、徐霞村、梁实秋、郭绍虞、冯废名、曹禺、曹葆华、巴金、靳以、俞平伯、冯至……远方的也有着通讯,例如鲁迅、叶圣陶、老舍、臧克家、林语堂、赵景深、杜衡……”随着长之先生文学批评事业的发展,他的朋友可以说遍及文学和学术界。
  • 读《文史知识》“先秦专号”
  • 最近,《文史知识》在1986年第五、六期上连续刊载了“先秦专号”上下集。我对于先秦文化也有兴趣,渴欲一读;读后不禁有所感触。刊物编专号,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或于创刊之际,或于若干周年纪念之时,编辑者邀集当代名流,组织一批稿件,本是题中应有之义。偶一为之,也算不得什么。然而《文史知识》则异乎是。它每年两期专号.每个专号一个朝代;五年以来,从不中辍。这样的按部就班,从容不迫,是需要一点气魄的。“先秦专号”无论是在深度上还是在广度上都有所开拓。整个专号细针密线,此呼彼应,品位此中三昧,实可谓先得广大读者之心。
  •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原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图书推荐·书目版本(三)
  • 第二届陶公菊花节在安徽东至举行
  • “采萄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东晋大诗人陶渊明爱菊成痴,任彭泽县令时,慕东流黄菊,常常“日驻彭泽,夜宿东流”,来此种菊、赏菊、采菊和咏菊。东流百姓因敬仰陶公“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气节,纷纷效仿陶公种菊,东流也因此而知名,每当秋冬之际,这里可谓“满城尽带黄金甲”,很早就享有“菊邑”之称。
  • 《国文语原解》与梁启超的语言政治学
  • 晚清的知识分子在中西文化碰撞的情况下,很自觉地审视着汉语汉字。梁启超从1896年发表《〈沈氏音学〉序》到1907年出版《国文语原解》,一直把理解汉语汉字、寻找汉语汉字的发展作为其学术的重要内容。《国文语原解》的创作。从选词来看,有一部分词语来自严复所译甄克斯的《社会通诠》,从思路上看受到严复“六书乃治群学之秘笈”的启发,是严复思路的系统化。《国文语原解》表达了梁启超关于衍形文字与衍声文字各有长短的看法,并且从汉语汉字与国民特性的同一性出发,认为汉字不可用罗马字母代替。
  • 纪念吴世昌先生诞辰100周年暨学术研讨会在海宁举行
  • 2008年9月16至17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和中共浙江省海宁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海宁市文联承办的“纪念吴世昌先生诞辰100周年暨学术研讨会”,在吴氏故里海宁市隆重召开。中国社科院文学所、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澳门大学、上海大学、首都师范大学、暨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福建师范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与吴先生家属后人.以及浙江省文联、浙江省作家协会、海宁市委宣传部、海宁市文联等有关方面的领导近百人出席了会议。
  • 喇嘛打鬼——雍和宫金刚神舞变迁
  • 每年的正月末,雍和宫中都会举行“打鬼”仪式,老北京人俗称为“喇嘛打鬼”。清末满语称为“跳布扎”,蒙语称“查玛”,藏语称为“羌姆”,翻译成汉语为“金刚驱魔神舞”。“打鬼”仪式来源于“羌姆”。“羌姆”的产生和流传与藏传佛教的发生、发展密不可分。
  • 我们到底离“文气”有多远?
  • 读毕温儒敏先生发表在《文史知识》2008年第8期的《中文系应当有“文气”》一文,不禁感慨良多。温先生任职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且为一系之长,由他来谈论目下大学中文系的文学教育当再适宜不过。温文从大学中文系的学科设置和文学专业的文学教育实际出发,总结了某些带普遍性的现象。温先生以为,目前大学中文系文学教育不断遭受削弱,无论学生还是教师都不太注重审美性内容的学习、教育,结果虽然造就了术业有专功的一代学子(譬如擅长文化研究、理论思辨等等),但是其对美的领悟、对美的艺术的把握能力还是不太尽人意。
  • 长辈对晚辈的一种客气称呼
  • 我在2007年为敦煌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李正宇老哥新著《敦煌古代硬笔书法》写了一篇书评,后来发表在《敦煌研究》2008年第3期上。这是刊物编纂者和相关方面赏给我的极大的面子。
  • 儒家思想与中国疆域的形成(下)
  • 中国概念与儒家疆域观 中国的概念是怎样变化的,儒家的疆域观起了什么作用? 秦始皇统一的时候,还不包括今天中国的全部,北面到秦长城,东边从朝鲜半岛的西北开始,然后到辽河的下流,以后往西.沿着阴山的山脉,过黄河,到临洮(今甘肃岷县),再往下,经过四川的西部,到达云贵高原,包括越南的东北角,当时的中国不超出这个范围。而在南方、西南不少地方,还是由当地的少数民族所聚居,他们还没有中国的概念,华夏诸族也没有将他们当作中国。
  • 从《水浒传》看江湖文化(六)
  • 五 《水浒传》是江湖人的百科全书 《水浒传》是江湖的百科全书,江湖艺人通过《水浒传》的故事第一次把江湖生活展示给读者和听众,使得后世读者第一次得知宋代已经有了新的含义的江湖的存在。“水浒”故事还把宋代江湖人的生活奋斗和理想展示给读者看,把他们的成功与失败展示给读者看,因此研究《水浒传》最应该关注的就是江湖。没有江湖游民的出现,就不会有水浒故事。
  • 《水浒传》“农民起义说”形成的历史根源
  • 20世纪50年代初以来,在中国大陆,关于《水浒传》主题的最流行的观点是“农民起义说”。尤其在50年代初至70年代的三十年间.“农民起义说”成为独尊的观点。近二十多年来,这种观点虽遭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与反对,但当下许多文学史仍在袭用这一观点。
  • “烛影斧声”与宋太祖之死
  • 一 引子 漫长的中国历史,给后人留下了太多的难解之谜。有关宋太祖之死的“烛影斧声”事件,便是其中之一。最早关于这一事件的记载,见于北宋僧人文莹的《续湘山野录》:
  • 元世祖及成宗时期的儒吏关系
  • 蒙元初期北方的儒学教育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自蒙古人占据黄河以北地区至忽必烈即位前(1214--1259),是战火之后以私学为主而官学略有恢复的阶段;进入元世祖统治时期(1260--1294),是官学普遍恢复但仍未受到真正重视的阶段。总的说来,比起漠北四朝来,世祖朝儒学教育的状况有了一些好转,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却是所培养的儒生出路艰难。到了元中期的开始阶段,元成宗(1295--1307在位)的“乙未之诏”使得儒学教育实现了较大的发展,但儒吏矛盾也随之愈加凸显。
  • 戮番案:晚明时期的一起冤案
  • 魏忠贤擅政的短短几年,无疑是明代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他凭借着司礼监秉笔太监、总督东厂官旗等事权,倒行逆施,为剪除异己不惜恣意罗织罪状、大兴冤狱。“戮番案”就是其中一例。
  • 惠州泪洒朝云墓
  • 当车进入广东惠州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四米见方的大“鹅”字,字体遒劲,笔势放逸,大有鹤唳在天、声震四方的势头。这个字就是苏轼当年贬官这里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民间传说而写下的。故事说一个仙人乘一只大白鹅至此,因留恋这里的湖山而化成了一座山岭.就立在西湖的旁边.因名此地为飞鹅岭.因而惠州简称为鹅城。而细细观察这飞鹅岭,三面被水围着,形似一只大鹅,双翅展开,尾巴散如扇面。悄然卧在静静的湖面上。
  • 柳永悼妓
  • 一 提起悼亡词,我们往往会想到苏轼悼念亡妻王弗的名篇《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其实早在晚唐五代时期就已经有悼亡词了。孙光宪《北梦琐言》卷8曾载张曙替其叔张秫戏作悼亡词的故事:
  • 牧童·牧笛·牧牛——古诗词中的“牧童世界”
  • 唐代著名诗人杜牧的一首《清明》千年流传,“牧童遥指杏花村”.既给断魂行人指明了方向,也让他找到了心灵的归宿。此后,在历代诗人们的诗作中,不断出现牧童形象。牧童,引领隐居归退的诗人们寻找精神家园,因此成为有着特定含义的文学意象。当诗人们把他们的审美目光投向那些不谙世事的牧童时,诗人的人性、诗性中纯真、恬静的一面便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 真实的“假人”:宋江之阴暗品性
  • 一 重义还是不义 应该说,在梁山好汉何去何从的大政方针上,宋江的确是做出了最为明智的选择。但是在处理梁山好汉内部的人际关系时.宋江却更多地显示出他阴险狡诈的性格阴暗面。比如小说中对宋江和晁盖的关系.就写得相当含蓄,值得细细品味。
  • 巴国的历史和文化
  • 一 巴国,是指以姬姓巴王族为主体,并包括版图内的其他族群,在先后以陕东南和四川盆地东部及鄂西为中心,而其四至因时而异的地域范围内所建立的国家。
  • 回鹘文及其文献
  • 回鹘人是构成现代维吾尔族的族源之一。744年,回鹘取代突厥,在蒙古高原建立了回鹘汗国。840年(唐文宗开成五年),回鹘汗国内部爆发了争夺权位的内讧,加之当时回鹘地区瘟疫流行,又遭暴风雪,致使民众流散,国势急剧衰落,回鹘汗国在黠嘎斯人(今柯尔克孜族)的攻击下灭亡。之后,除留居蒙古高原的以外,大部分回鹘人开始迁徙。其中一部分南下到长城附近,后逐渐与当地的汉族及其他民族融合。
  • 从《水浒》诨号“菜园子”说起
  • 一 《水浒》七十二地煞中张青以“菜园子”为绰号,他自报家门道: 小人原是此间光明寺种菜园子。因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人都叫小人做菜园子张青。
  • 近代交通工具与“男女之大防”的突破
  • 近年来,随着史学的“眼光向下”以及妇女史研究的深入,除了那些相对比较宏观的妇女史研究课题如女子放足、娼妓问题、女子教育、女子参政、婚姻自主、经济独立外,一些更加微观的研究课题如“社交公开”、“男女同学”、“男女同坐”、“男女合演”等直接触及中国传统礼教“男女之大防”的新鲜课题也逐渐有人涉及。
  • 理想化的圣人——颜渊
  • “孔门七十二贤”早已成为佳话.在此登堂人室的众杰出弟子中.颜渊自古以来被认为是翘居群首,从《论语》中孔子的话语里确实可以看出孔子对这位弟子的高度赞赏。颜渊何许人也?孔子为何视他为己出呢?据《孔子家语》第三十八:“颜回,鲁人,字子渊。少孔子三十岁,年二十九而发白,三十一早死。
  • 白居易娶了谁家的女子
  • 中唐诗人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贞元进士,曾任秘书省校书郎、左拾遗等职。后贬为江州司马。官至刑部尚书.辞官后闲居洛阳。以上是白居易最简洁的生平介绍,虽然简洁.也看得到自居易身居高位,名满天下。那么,在这位影响了中国一千多年的中唐大诗人的身后,有着一张什么样的亲属关系网?
  • 葛逻禄诗人适贤与其寻根之旅
  • 葛逻禄是来历久远的西北古族。唐朝先后隶属于安西都护府、北庭都护府。蒙古崛起于漠北时期,葛逻禄主要分布在北庭西北、阿尔泰山以西。成吉思汗西征,葛逻禄与回鹘率先归附,并追随蒙古,逐步进入中原。在中国历史与文学史上,元人遁贤是仅见的葛逻禄文学家,有诗集《金台集》、笔记《河朔访古记》传世。
  • 《文史知识》与改革开放30年
  • 卷首语
  • 大约是《文史知识》二周年的时候,我曾很高兴地为它写了一首诗:“黄裔风流旱斐然,辉煌文化五千年。马班纪传人为鉴,李杜文章焰烛天。艺苑骋怀生意境,书林纵目扣心弦。读书更有凌云志,拾级攀登泰岳巅。”我们祖国有五千年的灿烂文化,是十分了不起的。就拿天文历算来说,汉代有张衡,南北朝有祖冲之,唐代有僧一行,元代有郭守敬,他们的科学成就比和他们同时代的西洋科学家大得多。
  • 2008年《文史知识》总目
  • 图片
  • [《文史知识》与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文史知识》与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文史研究(张涛)
    坚持改革开改,弘扬民族精华,倡导文化复兴(臧嵘)
    《文史知识》——明净开阔的窗外(康震)
    愿《文史知识》永葆活力(金开诚)
    与改革开放同行(李洪岩)
    [学林漫话]
    忆李长之老师(李修生)
    李长之与宗白华(于天池 李书)
    [信息与资料]
    读《文史知识》“先秦专号”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原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图书推荐·书目版本(三)
    第二届陶公菊花节在安徽东至举行
    《国文语原解》与梁启超的语言政治学(文贵良)
    纪念吴世昌先生诞辰100周年暨学术研讨会在海宁举行
    [北京文化史谈丛]
    喇嘛打鬼——雍和宫金刚神舞变迁(于洪)
    [随笔·札记]
    我们到底离“文气”有多远?(刘涵之)
    长辈对晚辈的一种客气称呼(白化文)
    [讲堂实录]
    儒家思想与中国疆域的形成(下)
    从《水浒传》看江湖文化(六)(王学泰)
    [研究动态]
    《水浒传》“农民起义说”形成的历史根源(刘天振)
    [文史百题]
    “烛影斧声”与宋太祖之死(王瑞来)
    元世祖及成宗时期的儒吏关系(魏崇武)
    戮番案:晚明时期的一起冤案(赵承中)
    [人文游踪]
    惠州泪洒朝云墓(张福勋)
    [诗文欣赏]
    柳永悼妓
    牧童·牧笛·牧牛——古诗词中的“牧童世界”(王成 李晓丽)
    [文学形象]
    真实的“假人”:宋江之阴暗品性(郭英德)
    [文化史知识]
    巴国的历史和文化(段渝)
    回鹘文及其文献(张铁山)
    从《水浒》诨号“菜园子”说起(虞云国)
    [连载:衣食住行的近代变迁]
    近代交通工具与“男女之大防”的突破(苏生文 赵爽)
    [人物春秋]
    理想化的圣人——颜渊(喻英娴)
    白居易娶了谁家的女子(余迎)
    葛逻禄诗人适贤与其寻根之旅(叶爱欣)

    《文史知识》与改革开放30年
    卷首语(王力)
    2008年《文史知识》总目
    图片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