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六十年来中国哲学思想史研究的思考
  • 讨论六十年来学术史的发展,不能不上溯此前的三十年或四十年.如果把百多年作为一个整体,作为我国人文学或社会科学学科范式建构的历史来看,更能说明当代学术史的全貌。当然,我们讨论问题总有重点。现在研究的重点是1949年10月以来的六十年,只是不要忘了.需要把这一甲子之前的三十多年作为背景或前史。讨论近六十年来我国大陆学术的发展.重点当然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三十年。
  • 汉世悲歌——两汉社会的精神风貌
  •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独特的精神风貌,而任何时代人们的精神风貌都是当时社会现实的反映,两汉社会也是如此。汉人喜好歌舞,任侠重名,恩仇必报,富于积极进取精神,具有高度的事业心、责任心和自尊心,有的学者据此认为,汉代人们的精神风貌可以用“生气勃勃”四个字来概括。
  • 唐代科举中的“拔解”——兼论“拔解”概念的演变
  • 科举制度是中国封建皇朝设立科目进行考试以便有效选拔官吏的制度。这一制度创始于隋代,唐代以后逐步规范化。就考试组织而言,唐代科举大致可分成中央(朝廷)和地方(县和州、府)两级。地方贡举机构需服务于中央,故自身逐渐形成稳定、有效的运行机制,以便选拔优秀举子参与中央考试。不过,地方贡举制度也存在不稳定因素.乡贡举子“拔解”的出现,便是以往研究中被忽视的一个现象。
  • 关于元杂剧的繁荣问题
  • 从“以曲取士”说起 在元曲研究中,关于元杂剧繁荣问题的探索绌绎最为纷纭。特别是明人臧晋叔的“以曲取士”说,伴随他那部著名《元曲选》的传播,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读者。其序云:“元以曲取士,设有十二科,而关汉卿辈争挟长技自见,至躬践排场,面傅粉墨,以为我家生活,偶倡优而不辞者。
  • 挡不住的叠字诱惑
  • 在词史上,李清照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物。她的特别在于,和一般女作家不一样,批评家是把她当作“作家”看待,而不仅仅是“女作家”。在宋代词史上,她的名字可以和柳永、晏几道、秦观、苏轼等人并列,可见已经受到普遍的承认。一般评论女作家。经常使用的语言是“没有巾帼气”,言外之意是,将其放在女作家的行列中,非常突出。
  • 落花流水 眉头心上:流动的相思——读李清照《一剪梅》
  •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读书》2008年12期有两篇文章,相当精彩,一是陈平原老师的《燕山柳色太凄迷》,一是刘晓峰先生的《花落春仍在》。说起来,最初是被太美的题目诱惑,受了她的指引,一路读下去的。
  • 感伤的燕子——梦窗词燕意象
  • 燕子是中国古典诗词的一个重要意象。从“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图腾崇拜,到“翩翩堂前燕,冬藏夏来见”的羁情抒发,再到“双燕复双燕,双飞令人羡”的爱情讴歌,它伴随着中国音韵文学一路走来。燕子也是梦窗词的一个重要意象。在梦窗的三百多首词中,七十馀见的燕意象展现了燕的各种情态,寄寓了丰富的情感内容。
  • 石秀与时迁
  • 对于梁山来说,通讯情报工作非常重要。 一百单八将之中,谁是从事情报工作的最佳人选呢?从小说的描写来看,戴宗是第一人选。戴宗号作“神行太保”,他会使神行法,一日能行八百里路程。在古代通讯工具不发达的情况下,戴宗的作用无人可以代替。在许多重大事件中,戴宗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 荆艳楚舞,吴歙越吟——谈楚、越、吴歌谣的关系
  • 历史上,楚、越、吴地之歌谣常常是“荆艳楚舞,吴欲越吟”相提并论,而“荆艳楚舞”、“吴欲越吟”则是古人按地域的歌吟特点来命名的。
  • 扑朔迷离的小邾国
  • 小邾为先秦时期的曹姓小国,文献又称郧(或作倪、兄)。关于小邾的来历,王符《潜夫论》载:“邾颜之支,别为小邾。”孔颖达《春秋左传正义》日:“《世本》云:‘邾颜居邾,肥徙郧。’宋仲子注云:‘邾颜别封小子肥于郧,为小邾子。’则颜是邾君,肥始封郧。《谱》云:‘小邾,邾侠之后也。夷父颜有功于周,其子友别封为附庸,居郧……’《世本》言肥,杜《谱》言友,当是一人。”据
  • 孝端文皇后和她的两个侄女
  • 孝端文皇后,名哲哲,漠南蒙古科尔沁贝勒莽古思之女。在她生活的明朝末年,漠南蒙古各部的游牧地正处于明与努尔哈赤相互对抗的势力之间,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对于努尔哈赤的政权来说,要想夺取天下,与蒙古各部结盟有着极其重要和深远的意义。
  • 刘向与《说苑》
  • 一刘向生平及思想评述 刘向(前79一前8年),西汉经学家、目录学家、文学家。原名更生,字子政,沛(今属江苏沛县)人,汉皇族楚元王刘交四世孙。其祖父刘辟强,有清望,为武帝所重,任过宗正。其父刘德,曾召见甘泉宫,被武帝誉为“千里驹”,也做过宗正。刘向身为皇室宗亲,从小受到良好教育,十二岁凭借父亲地位荫任辇郎,在皇帝乘御辇行动时警卫于左右。
  • 深切悼念任又之(继愈)先生
  • 任又之(继愈)先生逝世,凡与先生熟识的人莫不十分悲痛。 任先生字又之,山东平原县人。诞生于1916年4月15日,得年93岁。先生少年时即才智颖发,特立独行。1934年自北平大学(不是北京大学)附中毕业后,即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这是个经过深入思考的决定。因为,哲学是出名的难学,在当时,毕业后出路也很窄。
  • 缅怀任公 学习任公——沉痛悼念任继愈老师
  • 7月11日,当时针指向凌晨4时30分时,在往常正是任继愈老师起床工作的时刻,然而,此时此刻他老人家却溘然长逝了。他的离去给我国学术界带来的损失是巨大的。噩耗传来,令我无限哀恸!
  • 季羡林先生与中华书局和《文史知识》
  • 季羡林先生走了,虽然走的时候已经是高龄,却依然让人感觉突然,更感到悲伤。季先生是中华书局几十年的老朋友,也是《文史知识》的老朋友。不仅是朋友,还是作者。季先生去世,在我看来,对于中华书局,也包括《文史知识》,失去的不仅是一位作者,一位朋友,而且是一位最好的导师。
  • 季羡林先生与民俗学
  • 惊悉季羡林先生辞世,我极其悲痛,不仅是悲痛一位留学西方而提倡国学的学术大师的空缺,也悲痛一位关怀民间作品和小人物思想的文化大师的陨落。现代社会以来,世上的学问曾被分为精英和民众各半,后来又发现两者之问的关系复杂,不能简单地用定量或定性的方法锁定。
  • 未晤面的一段深情回忆
  • 我在《文史知识》2001年第6期上,发表了一篇短文叫《拟物品评风格》(95—99页),没想到竞被季羡林先生看中。先生晚年平日“仍然努力阅读”,只要拿到的新书、新杂志,他都要看,并且联系自己多年来考虑的一些问题,以《新日知录》为题,发表他的学术见解。
  • 要多注意外国同行们的研究动态
  • 最近我给极受读者欢迎的《文史知识》提意见时,曾讲到这个问题。我希望,我们中国的文史学界多注意外国同行们的研究动态,多阅读人家的研究成果。我们决不能两耳不闻天下事,退到闭关锁国的状态中去。这个意见颇圣到同行们的重视。时至今日,我们提倡改革开放;
  • 季羡林、任继愈先生与《文史知识》
  • 2009年7月11日,令人惊痛的日子。 4点30分,任继愈先生辞世。 9点,季羡林先生辞世。 7月11日.两位老人结伴同行,竞在同一个早晨离开了我们!两位老人的品格风范、道德文章,在这个时代树立起两座丰碑。尤其是两位老人在望百之年,为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复兴不辞辛劳、“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精神,垂范后世。
  • 一代词宗与一代词的综合——民国四大词人之一:夏承焘(五)
  • 三 一代词宗与一代词的综合 A君:1955年8月17日日记,曾有这么一段记载:“午后步奎来谈学,属予写词三书:一唐宋词研究(史的叙述);一唐宋词作家研究(详及各方面);一词选详注(选词不必多,注须遍及各方面)。尽量写出自己的见解,勿有所顾忌。步奎谓此点予须向任中敏学习。又谓此三书成,则予之词学倾倒以出矣。”
  • 旧学与新制:清末提学使东游见闻与认知
  • 如何把中国固有教育融入学堂系统,是晚清教育改制进程中的难题。光绪三十二年(1906),清朝裁撤学政,改设提学使,成为刷新各省教育体制的关键。同时组织提学使考察团.赴日本考查学务。清廷的本意是提升出身科甲的提学使对学堂教育的见识,而提学使则从日本明治改革的经验与教训出发,以新教育体制的执行者身份将这一难题再次提出。
  • “口吃”与文章及以“笔”代“谈”
  • 《论语·先进》载: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这就是孔学四门,但能言语者不见得能文学、文章,能文学、文章不见得能言语。
  • 论秦始皇赢政的统一功业
  • 当我们在社会发展进程中不断回顾借鉴历吏时,不应忘记这样一个虽年代遥远却影响亦深远的重要事件——在2230年前,一位名叫赢政的政治家结束了中华大地列国纷争的局面,实现了统一,成就了一项震古烁今的历史功业。统一是战国时期的社会理想,这一理想是在秦始皇统治时期实现的。
  • 《齐谐》之言知多少
  • 《庄子一逍遥游》篇,劈头讲了一个鲲鹏变化的寓言。但作者唯恐世人不信,接着便引重言以证实之:“《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日:‘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用意是说,鲲鹏的寓言并非出于我庄周的杜撰,原来《齐谐》书里就是明明白白写着的,人们哪里有怀疑的理由呢!
  • 议修京师贡院与科举制的终结
  • 1904年科举减额缓停至1905年立停之间,科举改革的走向、方式及时间,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议修京师贡院为其中重要关节。在京多数部院官员主修贡院,表明缓停定议可能节外生枝,废科举的取向变数极大。张百熙、端方、袁世凯等人采取断然之策,改缓停为立停;张之洞于此虽一度犹豫,但最终附和。
  • 史甥不是史槃
  • 徐渭现存诗文中涉及“史柴”与“史甥”。一直以来,研究者多将“史槃 ”与“史甥”混为一人。其实,只要对文献材料进行仔细解读和分析,就不难断定:史槃与史甥是两个人,史甥不是史槃。
  • 清史新著《1795乾隆六十年》值得一读
  • 李景屏新著《1795乾隆六十年》(华艺出版社)值得一读。该书以1795年至乾隆退位归政为切入点,剖析欧洲近代工业文明对中国农业文明的冲击,解读中国封建社会如何由盛及衰。到了18世纪末,无论是从中国社会自身的发展进程.还是立足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国际近代化浪潮。乾隆及其所统治的帝国都处于一个重要的拐点:
  • 为仙鬼捉刀——‘鬼话连篇’之九
  • 为仙鬼捉刀.李贺可以说是第一人选。从前说到唐代诗人,有一种“三绝”的说法:李白是天才绝,自居易是人才绝,李贺是鬼才绝。既然叫“绝”。想必都是最高段位的人才。只是比较起来,“鬼才”总让人感觉略逊一筹。有人大概也觉得“鬼才”的字面不太好看,主张改称李贺为“鬼仙之才”。“鬼仙”究竟是鬼中之仙,或是仙中之鬼,抑或亦仙亦鬼,一时很难说清楚。
  •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原北京图书馆出版社)最近新书
  • 戚其章著《甲午战争新讲》新近由中华书局出版
  • 甲午战争是一场引起中国社会大变局和改变东亚政治版图的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有众多的历史人物登台亮相,对他们的历史定位至今聚讼纷纭。慈禧太后为首的后党与光绪皇帝为首的帝党,在和战问题上反复较量,其真相如何?李鸿章是“卖国贼”还是“功不可没”?丁汝昌是“已降复死”还是拒降自裁?
  • 怀念季羡林先生
  • 怀念任继愈先生
  • 书写技术的玄虚化——以包世臣对始艮终乾、始巽终坤的鼓吹为例
  • 1815年(乙亥)夏,包世臣与黄小仲同客扬州,围绕书法之道.朝夕辨证,多所发明。包世臣此行的极大收获是在黄小仲那里听闻了至为“神秘”的古人笔法:“书之道,妙在左右有牝牡相得之致……唐以前书,皆始艮终乾;南宋以后书,皆始巽终坤。”包氏“初闻不知为何语.服念弥句,差有所省”。因为实在太佩服了,所以直至来年(丙子)秋天还感叹道:“非得小仲之传,则怅怅毕世矣!”事见包世臣《艺舟双楫·述书上》。
  • 《论语》“学而时习之”章解读(三)
  • 下面看第五个部分——时贤的论述。时贤太多了,我只选两个人.马一浮和钱穆。为什么选马一浮先生呢?马先生是真正的“人不知而不愠”,学问甚大,但是既不出来当教授,也不在家里开班讲学。蔡元培曾经请他出来.他拒绝了。
  • 经典是这样铸成的(九)——《论语》编辑、流传小史
  • 五当今的“读经”热与《论语》 (一)新文化运动中的儒学与《论语》近来人们批评传统的中断往往归咎于新文化运动,认为自“五四”以来到“文革”,中国思想界主流是被彻底否定传统的激进主义操控的,因此导致传统文化的中断、乃至流落殆尽。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新文化运动中的确喊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但是就整个运动来看,人们不是完全否定孔子、儒家学派及其经典的,而是要打破其一统地位,重新评价它。
  • 梨花大鼓艺人王小玉
  • 但凡读过《老残游记》的读者,恐怕都会对其中那位歌声悠扬的“白妞”向往不已。其实“白妞”实有其人,她就是清末著名梨花大鼓艺人王小玉。
  • [特别关注]
    六十年来中国哲学思想史研究的思考(郭齐勇 廖晓炜)
    [文史百题]
    汉世悲歌——两汉社会的精神风貌(刘蓉)
    唐代科举中的“拔解”——兼论“拔解”概念的演变(徐晓峰)
    关于元杂剧的繁荣问题(薛瑞兆)
    [诗文欣赏]
    挡不住的叠字诱惑(张宏生)
    落花流水 眉头心上:流动的相思——读李清照《一剪梅》(刘淑丽)
    感伤的燕子——梦窗词燕意象(陈昌宁)
    [小说丛谈]
    石秀与时迁(张国风)
    [文化史知识]
    荆艳楚舞,吴歙越吟——谈楚、越、吴歌谣的关系(刘旭青)
    扑朔迷离的小邾国(梁方健)
    [人物春秋]
    孝端文皇后和她的两个侄女(王婉迪)
    [古代典籍]
    刘向与《说苑》(程翔)
    [学林漫话]
    深切悼念任又之(继愈)先生(白化文)
    缅怀任公 学习任公——沉痛悼念任继愈老师(方立天)
    季羡林先生与中华书局和《文史知识》(王邦维)
    季羡林先生与民俗学(董晓萍)
    未晤面的一段深情回忆(张福勋)
    要多注意外国同行们的研究动态
    季羡林、任继愈先生与《文史知识》(胡友鸣)
    一代词宗与一代词的综合——民国四大词人之一:夏承焘(五)(施议对)
    [随笔·札记]
    旧学与新制:清末提学使东游见闻与认知(安东强)
    “口吃”与文章及以“笔”代“谈”(胡大雷)
    论秦始皇赢政的统一功业(王子今)
    《齐谐》之言知多少(万勇)
    议修京师贡院与科举制的终结(关晓红)
    史甥不是史槃(黄天美)
    清史新著《1795乾隆六十年》值得一读
    为仙鬼捉刀——‘鬼话连篇’之九(程章灿)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原北京图书馆出版社)最近新书
    戚其章著《甲午战争新讲》新近由中华书局出版
    怀念季羡林先生
    怀念任继愈先生
    [书画欣赏]
    书写技术的玄虚化——以包世臣对始艮终乾、始巽终坤的鼓吹为例(李永忠)
    [讲堂实录]
    《论语》“学而时习之”章解读(三)
    经典是这样铸成的(九)——《论语》编辑、流传小史(王学泰)
    [戏曲苑]
    梨花大鼓艺人王小玉(车振华)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