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考古学六十年
  • 新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中,考古学是发展最快的学科之一。 中国是个文明古国,用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的话说,中国具有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上万年的文明起步,
  • 变“雅”为“俗”的宋词大家:柳永和他的《乐章集》
  • 宋代词坛上名家辈出,佳作如林,这里我偏偏选柳永和他的《乐章集》来讲,主要是考虑到这么两点:一、柳永不但人物性格特殊,而且他的创作道路也很特殊,这与二晏、秦少游、苏东坡都大不相同,必须浓墨重彩地描绘出他的真实面貌;
  • 元代的尼姑与女冠
  • 尼姑与女冠(女道士)是女性宗教职业者。元代尼姑与女冠为数相当可观,是女性中比较特殊的群体。
  • 月亮想象与诗思神悟
  • 在中国古典文献中,有不少的记载或描写都和天有关系。古时候科学技术不发达,生产力低下,人们靠天吃饭,自然对天有一种敬畏感。从视觉上看,天离人很遥远;从心理上说,更仿佛不知尽头。
  • 一条以宗教文化为内涵的血肉长城——康熙、乾隆与外八庙
  • 一条西起嘉峪关东到山海关的长城横亘在崇山峻岭之中,这是一条有形的长城,它巍然屹立的雄姿,不仅让我们领略到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也记述了自秦朝至明朝农业生产方式与游牧生产方式的分野。
  • 从黄遵宪《与陈伯严书》看晚清变局
  • 去年,笔者在《文史知识》发表的《陈宝箴、黄遵宪交谊与湖南新政》一文.着重谈及陈宝箴与黄遵宪于戊戌年间在湖南推行变法所取得的卓著成效。戊戌政变后,陈、黄皆遭慈禧下令革职放归故里。
  • 儒家民本思想:工具性之本,还是目的性之本
  • 无论是周公的民本思想,还是儒家的民本思想,都不包含民主思想的萌芽或精华,因为它们归根结底不是把民众视为君主、官员理应在治理活动中予以尊重的“目的性之本”,而主要是视为君主、官员巩固自身统治不可或缺的“工具性之本”。
  • 从出土简牍看秦汉时期的行书制度
  • 关于秦汉时期的文书传递制度,即行书制度,文献记载很少。近年来,随着地下考古的不断深入和出土公布简牍的日益增多,行书制度方面资料不断涌现,学求界对此已有一些研究。
  • 清季至民国反“迷信”运动的再认识
  • 清季至民国的反“迷信”运动是在知识分子的倡导下由政府推进的。但政府在推进这场运动的过程中,却不断地根据现实的难题修改知识分子的目标诉求.把其他企图附加在这场运动之上。
  • 广学会与晚清西学传播
  • 广学会初名“同文书会”,1887年11月1日由英、美基督教新教传教士、外交人员和外商在上海联合创立,时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司长的英国人R.赫德担任第一任董事长,韦廉臣、李提摩太等先后任督办。
  • “五四”文学思想探源
  • “五四”文学思潮.作为文艺复兴以来近代欧洲文学思潮在中国的一种回应,其源头可上溯到19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根据近年发现的一些史料,在这个源头上.存在着三座标志性的界碑:一是黄遵宪《日本国志·学术志》文学条下用“外史氏”名义所作的一段重要评论,
  • 里耶秦简:户籍档案的探讨
  • 《史记·秦始皇本纪》秦献公十年秦“为户籍相伍”,户籍制度与什伍连坐制度并行。显然,秦代曾经建立了一个严密的户籍制度,可惜,具体而完整的户籍文书档案却一直未有发现。
  • 宋儒重构儒学利用佛教的诸种形式
  • “儒学在宋代的复兴与佛教有着密切关联”已成为学界的共识。然而,对于宋儒在恢复、重构儒学时利用佛教的具体方式和路径却少有人探究,而这却是回答“佛教在宋代新儒学复兴过程中作用”问题的关键。
  • 读柳永《迷仙引》(才过笄年)词
  • 迷仙引 才过笄年,初绾云鬟,便学歌舞。席上尊前,王孙随分相许。算等闲、酬一笑,使千金慵觑。常只恐、容易葬华偷换,光阴虚度。
  • 柳永的联章体组词《少年游》
  • 吴世昌《论词的读法》第四章《论读词须有想象》曾指出:“《花间集》中的小令,有的好几首合起来是一个连续的故事,有的一首即是一个故事或故事中的一段。”并分析孙光宪的两组词《浣溪沙》八首和《菩萨蛮》五首,认为这两组词都可以想象成一个连续的故事。
  • 闺情诗词中的“井”
  • 闺情是古典诗词最常见的题材之一,往往以环境烘托、氛围营造等手法,抒写佳人之幽情暗恨。自然物候是其中必不可少的背景元素,诸如春风、秋月、黄昏、夜雨等等;居所环境也是极好的衬托,如重门、深院、画楼、曲槛等等;进而起居用具,如珠帘、牙床、锦褥、鸾镜等等……
  • 《醒世姻缘传》与《金瓶梅》之异同
  • 爱情是浪漫的,婚姻是现实的。做情人易,做夫妻难。正如流行歌曲所唱的:“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而小说的本性决定了,它要先去征服传奇性的题材、传奇性的人物。
  • 筷子的传播史
  • 中国是饮食大国,中餐的美味佳肴享誉全世界,中餐馆遍布各国,中国独特的进食工具——筷子也因而传遍全球。中国人使用筷子至少已持续达三千年。
  • 陶瓷器——唐人生活中的诗歌载体
  • 陶瓷记载信息历史悠久,至唐代极为发达。《太平广记》(卷390)记载了题有诗歌的陶瓷瓶:后“周显德乙卯岁,伪连水军使秦进崇,修城,发一古冢。棺椁皆腐,得古钱破铜镜数枚。
  • 宋代的书铺与科举
  • 说到中国古代的“书铺”,大多数人想到的是专门刊书售书的“书肆”;而在宋代,所谓“书铺”,实际上于此之外还另有所指。那就是与政府打交道,协助处理文书及公证等事务的民间机构。
  • 烟草与火柴
  • 烟草为世人生活中吸食之物,但吸食烟草究始于何时,已难详考,据一种传说,在墨西哥印地安人古墓中曾发现烟管和烟叶残片,约在千年以上。而中国人吸烟在多种清人记载中皆言始于明万历时,
  • 王世贞的晚年生活、趣尚及品格
  • 王世贞晚年在日常生活、趣尚及性格等方面都发生了转变。由昔日好书、好酒、好文转为好蒲团;由昔日恃才放旷、桀骜不驯转为泛爱容众。晚年长期家居,弇园成为王世贞与东南文士诗酒唱和之所,
  • 林则徐与金门奇人林树梅的唱和与交游
  • 来新夏先生《林则徐年谱新编》(南开大学出版,1997)采摭繁富,考订精审,论断准确,是一部学术水准很高的年谱。林则徐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兼工诗词,事迹繁多,交游广泛,
  • 谈谈高考作文与写作教学
  • 每年的高考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其中,最受关注的往往是高考作文,可以说这是一种社会现象。这跟语文的学科性质有关。语文属于基础学科,是基础的基础,覆盖面大,和社会生活联系密切,
  • 重温吴组缃先生论《三国演义》
  • 吴组缃先生生前曾多次以不同的表述方式讲过这样的意见:创作之道,古今同理。因此,他很强调研究古典文学的人要关心当前的文学创作,要有现实感,要总结前人文学创作的经验和文学发展的规律.为新文学的创作和发展提供借鉴。
  • 布衣傲王侯——我的老师金景芳先生
  • 金景芳先生(1902-2001)是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文献学家。先生有许多职衔,如吉林大学古籍所教授,首批中国古代史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先秦史学会副理事长、顾问,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
  • “我爱鲁智深”——学林逸事五则
  • 吴何争鸣 1957年前后.北京大学中文系为了响应毛泽东主席提出的“百家争鸣”的号召,特意开设了两门专题课。两门课都叫做“《红楼梦》专题”,分别由吴组缃和何其芳两位开讲。
  • 中国词学文献学的奠基人——民国四大词人之二:唐圭璋(一)
  • 唐圭璋字季特,满族人。1901年(清光绪二十六年)1月23日(庚子年十二月初四)出生于江苏南京,1990年11月28日(夏历十月十二日)零时十分在南京病逝。享年九十一。幼读私塾。
  • 陶渊明的无弦琴与舜帝的五弦琴
  • 根据史书的记载,陶渊明(3657—427)似乎是一个没有什么音乐才能的诗人。如《宋书》卷93《隐逸列传》说:
  • 试释“他家卖拖蒸河漏子、热烫温和大辣酥”
  • 2008年10月,心血来潮,因对《水浒》第24回王婆对西门庆说的一段“风”话仅能解释后半句,而前半句却始终不得其解,似觉缺少画龙点睛的雄健笔力,自忖不在中国古典小说研究行内,行情很不了解,便写信将问题笼统提出,向我一直很尊敬的一位此行老专家求教。
  • “搬原”当是“扳援”之误——读红零札
  • 《红楼梦》庚辰本第七十一回说:“赵姨娘原是好察听这些事的,且素日又与管事的女人们搬原(后被人点改为‘拉扯’),互相连络,好作首尾。”
  • 人鬼与钱神——“鬼话连篇”之十
  • 唐穆宗(821—824)时代,宫里种了一些千叶牡丹。这是一个珍贵的牡丹品种,花开的时候,香气阵阵,沁人心脾。一天夜里,不知从哪里飞来了几万只蛱蝶,黄色的,白色的,绕着花叶翩翩飞舞。
  • 康有为的书画理论成就
  • 康有为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而世人知康有为,多以“公车上书”与“戊戌变法”等事,很少有人谈及他的书法及其理论。事实上,康有为在中国书法史上颇有盛名,其书法自成一体,
  • 图片
  • [特别关注]
    中国考古学六十年(曹兵武)
    [文史百题]
    变“雅”为“俗”的宋词大家:柳永和他的《乐章集》(刘扬忠)
    元代的尼姑与女冠(陈高华)
    月亮想象与诗思神悟(张宏生)
    一条以宗教文化为内涵的血肉长城——康熙、乾隆与外八庙(李景屏)
    从黄遵宪《与陈伯严书》看晚清变局(郑海麟)
    [信息与资料]
    儒家民本思想:工具性之本,还是目的性之本(刘清平)
    从出土简牍看秦汉时期的行书制度(易桂花 刘俊男)
    清季至民国反“迷信”运动的再认识(徐志伟)
    广学会与晚清西学传播(吴雪玲)
    “五四”文学思想探源(严家炎)
    里耶秦简:户籍档案的探讨(黎明钊)
    宋儒重构儒学利用佛教的诸种形式(李承贵)
    [诗文欣赏]
    读柳永《迷仙引》(才过笄年)词(过常宝)
    柳永的联章体组词《少年游》(路成文)
    闺情诗词中的“井”(吕玉华)
    [小说丛谈]
    《醒世姻缘传》与《金瓶梅》之异同(张国风)
    [文化史知识]
    筷子的传播史(潘吉星)
    陶瓷器——唐人生活中的诗歌载体(柯卓英)
    宋代的书铺与科举(林珊)
    烟草与火柴(来新夏)
    [人物春秋]
    王世贞的晚年生活、趣尚及品格(魏宏远)
    林则徐与金门奇人林树梅的唱和与交游(陈茗)
    [教学相长]
    谈谈高考作文与写作教学(温儒敏)
    [学林漫话]
    重温吴组缃先生论《三国演义》(周先慎)
    布衣傲王侯——我的老师金景芳先生(宋德金)
    “我爱鲁智深”——学林逸事五则(清芬)
    中国词学文献学的奠基人——民国四大词人之二:唐圭璋(一)(施议对)
    [随笔·札记]
    陶渊明的无弦琴与舜帝的五弦琴(范子烨)
    试释“他家卖拖蒸河漏子、热烫温和大辣酥”(何龄修)
    “搬原”当是“扳援”之误——读红零札(陈熙中)
    人鬼与钱神——“鬼话连篇”之十(程章灿)
    [书画欣赏]
    康有为的书画理论成就(张小锋)

    图片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