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封面故事
  • 表盘上的指针:时针指在8,分针指在12。来的时候,是8点,离去的时候,还是8点。不知道,表是什么时候歇了下来?这一时刻,难道有什么特殊的意味凝固在这停止的时间里?
  • 近代军事大事记
  • 师夷长技以制夷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清王朝的传统军事力量与西方列强军队进行了一次又一次正面的交锋,弓箭、长矛和落伍的火药武器,无法阻挡住西式的密集火力,军事上的失败接二连三。中国传统的军事制度、装备和思想急需走出这前所未有的困境。如何才能做到?时人认为,方法就在“师夷长技以制夷”。“夷之长技三:一战舰,二火器,三养兵练兵之法”。
  • 礼教建军与治军
  • 1851年1月,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在广西金田揭竿而起,永安封王后,即折师北上,相继攻占全州、道州、郴州、岳州等地。1853年1月,攻克武昌,旋即水陆两路沿江东下,于3月攻克南京,建都定鼎。太平军这样一支训练无素、又拖家带眷的队伍,却能一路势如破竹,除了造反者的锐气外,还得利于对手的窳败不堪。
  • 袁世凯与清末民初征兵制
  • 袁世凯是清末陆军改革的主角之一。人们应该知道,晚清“洋务运动”的主要事业之一就是仿照西法编练新式海、陆军,两者之中犹以海军建设为重,而陆军编练一番其“建制仍保持绿营的组织形式,没有实质性的变革”。甲午战争北洋舰队全军覆灭后,清朝廷无力重新筹办海防事业,遂将军队建设的重点放在陆军方面,由陆军承担起国防之责,而绿营、湘淮勇营皆暮气太重,亟待改革。
  • “从军乐”与“祈战死”——中国近代“尚武”精神的提出与乐歌创作
  • 军事歌曲一直是现代军队文化工作与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些优秀的军事歌曲还会走入人民的生活,被广为传唱。而其所宣传的“团结”、“战斗”、“奉献”、“英雄主义”等精神,也对大众文化与社会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早在一百多年前,在面临地方割剧、军阀混战的时代,中国的大地上就曾出现了一大批以宣扬“尚武”为主题的乐歌。
  • 甲午中日陆海决战
  • 1894年,中日两国宣战后,日本决定按预定计划,先驱逐朝鲜的清军,然后再深入中国本土作战。7月29日,日军向成欢发动进攻,清军败北。主将直隶提督叶志超令馀部绕道朝鲜东海岸北行,与平壤大军会合。
  • 匣里龙泉吟不住,问予何日斫蛟鼍——从曾国藩《感春六首》谈起
  • 道光二十三年(1843),在湖南进士曾涤生将名字改为国藩后第五年的春天,曾国藩创作了《感春六首》组诗。这六首古体诗互相关联,形成一个整体,言辞激烈,气象峥嵘,共同呈现了当时曾国藩在翰林院詹事府任职期间心系时局的忧虑、身处闲职的苦闷和建功立业的渴望。他自称这组诗“慷慨悲歌,自谓不让陈卧子,而语太激烈,
  • 十八滩头一叶身——苏轼《八月七日初入赣,过惶恐滩》赏析
  • 宋哲宗元祐八年(1093)六月,苏轼被任为定州(河北定县)知州。九月,高太后病死,哲宗亲政,次年改元绍圣(1094)。附和变法的新党复被起用,疯狂地报复元祐旧臣。闰四月,苏轼在定州任上被加以草诏“讪谤先朝”的罪名贬知英州(今广东英德)。
  • 关于《哀江头》的岐解
  • 从北宋开始,诗坛上就盛行讨论杜诗的风气。叶梦得《避暑录话》记载:绍圣年间,户部尚书吴居厚“喜论杜子美诗,每对客,未尝不言”。甚至当众官员清晨在待漏院里“倚壁假寐”等候上朝时,吴居厚一来就“强与论杜诗不已,人以为苦”,中书舍人叶涛只好搬了椅子躲到门外的屋檐下,大雨飘洒也不肯进屋,
  • 萧望之的儒臣人生
  • 素有“宗教博物馆”的古城泉州,有一神庙富美宫,坐落于城南万寿路挑水巷末端,供奉主神萧太傅王爷。既然端坐在香烛供奉的神龛里,戴王冠、披衮袍,萧太傅应就是神。但从悬在神龛之上牌匾的“汉代儒臣”四个大字可知,萧太傅是一个历史人物;他不只是被闽台众生膜拜的王爷神总管,
  • 张耳来归
  • 张耳多年出任赵国丞相,是项羽所统领的联军中赵军的主帅,申阳是他的旧部,张耳的到来,使刘邦获得了夺取河南国的新筹码。
  • 受命而不受辞——纵横家的故事(二)
  • 春秋战国是游说风行的时代,被李斯称为“游说者之秋”(《史记·李斯列传》)。在这样的秋季,法家、兵家和纵横家的治术推销者收获甚丰;儒家和墨家的王道推销者收获甚微。前者以权时制宜、权事制宜和满足统治者的需要为准则进行游说;后者以“道不同,不相为谋”(《论语·卫灵公》)为准则进行游说。
  • 在自然与平淡的背后——陶诗用典艺术举隅
  • 陶渊明(3657-427)的诗素以自然、平淡著称于世,其遣词用语既无矫揉造作之痕,亦无浓墨重彩之笔,纯粹一片天然的意趣。这是一种令人称奇令人艳羡的语言艺术的化境。这种化境是“无为而治”的结果么?我们试读郭店楚简《性自命出》中的一段话:
  • 为什么是“悠然见南山”?
  • 陶渊明的《饮酒》其五是聚讼纷纭的一首诗,这是因为不同的版本异文,影响到对诗歌本义乃至陶渊明本人的理解。今存陶集最早刻本系毛氏汲古阁藏宋刻递修本,其文本是这样的:结庐在入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一作为)尔?心远地自偏。
  • 《关睢》主旨流变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笔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这思之慕之的吟唱,是三千年前歌咏爱情的诗句,它深情、清新、隽永,打开了中国诗歌之门,千年的诗情由此绵延不绝。
  • 《红楼梦》中最热闹的一出戏——“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 《红楼梦》中有很多场面的描写,或大或小,或喜或丧,总是让人读来不倦,从一个个场面的变幻中看到人情风物,看到世态炎凉,看到贾府这个繁华的家族如何由“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第十三回,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下同)衰败下去,到“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第五回)。在众多别开生面的场面描写中,读者往往会对小孩子们的打闹一笑而过,
  • 西游佛踪——《西游记》的佛学内蕴七题(上)
  • 一 从真假唐僧说起 读过古典名著《西游记》的人,一定很熟悉书中的唐僧形象。历史上真实的唐僧名叫玄奘(600-664),是我国佛教史上最重要的旅行家和翻译家,是佛教法相宗在中国的主要奠基者。
  • “床前明月光”不需要别解
  • 《文史知识》2010第4期发了一篇冉休丹《李白(静夜思)别解》,又发了一篇骆冬青《乡愁与春望:从“静夜思”到“两个黄鹂”》,对李白《静夜思》这首诗真是特别关注了。
  • 唐人食鲙
  • 明代才子冯梦龙的《醒世恒言》中有一篇《薛录事鱼服证仙》,是对唐李复言的传奇《薛伟》(《续玄怪录》卷2,《太平广记》卷471)的演绎。在细节上,它无意中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不但弄不清绘,而且把鲜与绘混为一谈:“元来做童乍的,最要刀快,将鱼切得雪片也似薄薄的,略在滚水里面一转,便捞起来,加上椒料,泼上香油,自然松脆鲜美。”(《醒世恒言》卷26)
  • 漫谈司马相如的本名
  • 司马相如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最著名的赋家,他不仅是汉赋的奠基者,更被视为屈原之后最杰出的文学家。清季名臣左宗棠将其与中国最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并列为“文章西汉两司马”,可见司马相如的历史地位。他的“琴挑卓文君”故事,更成为文人骚客歌咏和贩夫走卒闲话的千古风流。
  • 无尽的缅怀——忆顾颉刚先生
  • 去年年底,正逢顾颉刚先生去世三十周年之际,中华书局推出了六十二卷本的《顾颉刚全集》。望着这皇皇巨制,很多往事又浮现在眼前。
  • 吴钩
  • 吴钩是一种兵器,更是一个传说。它是一记符号,悬挂于衡门之下;它是一把利刃,在人心底闪着寒光。从古至今,踌躇满志而不遇的才士,每欲发出不平之鸣,首先想到的就是那柄吴钩的清锋:骢马金络头,锦带佩吴钩。失意杯酒间,白刃起相仇。
  •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