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佛国庄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藏中国佛教造像
  •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以下简称“宾博”)藏中国佛教造像数十尊,分别陈列于中国厅及与其相邻的佛教厅。笔者访学期间,常徜徉于展厅内,仔细端详一尊尊精妙绝伦的雕像,倾听它们诉说曾经拥有的辉煌与平淡,仿佛感受到不同历史时期中国大地上较为浓厚的宗教气息。
  • 从“我是谁”到“我认为我是谁”——公元4世纪初五胡十六国史之发端
  • 序说:南匈奴的“长啸” 长啸,本是魏晋士人的雅事,寄托了他们特有的生命状态。 长啸似乎约定俗成是六朝汉族高门士族的“专利品”,然而在公元4世纪初叶的北中国,一位匈奴贵族刘渊(字元海),却在帝都洛阳“纵酒长啸,声调亮然,坐者为之流涕”(《晋书·刘元海载记》)。
  • 《坛经》与禅宗六祖(上)
  • 提起禅宗,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六祖惠能,还有他“得法偈”、五祖弘忍夜半传衣钵的故事。这些带着传奇色彩的故事,虽然上千年来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却似乎始终遮着一层看不透的幛幔。特别是随着近几十年新文献资料的不断出土发现,有关六祖惠能以及《坛经》的疑问也就越来越多起来。
  • 苏轼碑文漫赏
  • 我对苏轼所写碑文发生兴趣,是由其《表忠观碑》一文引起的。 日前浏览《古文辞类纂》,见其碑志类共收文一百零八篇,以韩愈所作最多,三十三篇;欧阳修、王安石次之,分别为二十八篇和二十七篇。大名鼎鼎的苏轼却属于被选最少的几个人之一,与班固、元结、柳宗元、刘大槐相同,仅各一篇,苏轼被选入的就是这篇《表忠观碑》。这情形不免引起我的注意。
  • 礼失求诸野——河北蔚县谢吊帖的发现
  • 婚丧庆吊是民间最重的礼仪,其仪节在古三《礼》中已有详细说明。特别是丧礼,包括如何按照血缘关系或者爵位等级服丧、吊唁和举办丧葬的种种细节,在《仪礼》和《礼记》中都有严格的规定。但古礼书记载的礼仪制度与规格、仪式等等在生活中早己逐渐消失,再加上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内容变化.
  • 情思如月光一样流淌——读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 张若虚的乐府诗《春江花月夜》是唐诗中的名篇,有很深的美学意蕴,每读此诗,让人心驰神摇。作者张若虚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合称“吴中四士”,是初盛唐间吴越籍的诗人。他们继承了南朝诗歌的清丽传统,又融合了盛唐人朗健的诗歌风神,气调清新,格调清越。张若虚的存诗不多,他的《春江花月夜》之所以能成为“孤篇横绝”的杰作,和吴越文学长期以来独具特色的传统甚有渊源。
  • 错解一字,误读全篇——再析王维诗《使至塞上》
  • 因为喜欢王维的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几年前笔者对原诗《使至塞上》做过一番研究,查找、翻阅了好几个唐诗选本,对比分析各种评注,并参考了历史和地理书籍。笔者从中发现了一些问题,特别是对“大漠孤烟直”的“烟”字,其解释与笔者的理解相抵触,一般解释是狼烟——古代报警的燧烟.
  • 才入城门便不生——读刘敞《春草》
  • 北宋著名学者刘敞(1019-1068)字原父,世称公是先生,临江军新喻(今江西新馀)人。他学问渊博,擅长古文,遂以学问为诗,以文为诗,多不成功。但有一些七绝小诗思致深远、趣味清雅,《春草》一首即是其中的佼佼者。诗云:
  • “世禅雕龙”的崔氏世家
  • “雕龙”与“雕虫”都是古代形容文学创作境界的说法。前者高超伟大,后者拙劣渺小。范哗《后汉书》中写道:“崔为文宗,世禅雕龙。”意思是说崔氏一门,屡世都是文坛宗主。此言不虚,事实上崔家在东汉,优秀文学家代代相传,比班门群英人数还多,历时也更加长久。
  • “范仲淹”问世——文正的归宗更名
  • 引言 北宋名臣范仲淹两岁而孤,随母改嫁,从继父姓,名为朱说,并以朱说之名登进士第。这是众所周知的史实。记录范仲淹一榜的同年进士小录或题名录已佚,不然“朱说”之名一定赫然可见。范仲淹在进士及第、走入仕途之后,上表请求更名。擅长律赋的范仲淹在他的请求中写下了这样几句:
  • 从几种价格现象看明代后期的书画消费
  • 在《历史分光镜》中,许倬云说,历史“最不可预测的部分,最没有一定规范可以约束的部分,正是人类的自由意志”。在研究书画消费时,人的因素同样不容小觑。
  • 苦命的梁山英雄——说林冲
  • 在《水浒传》中,林冲是全书写得最为成功的人物形象之一,自然也是读者谈论最多的一个。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围绕着这位苦命英雄,有太多可说的话题。
  • 《海上花列传》第五十三回的叙事结构意义
  • 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一书作于19世纪末,鲁迅将其归类为“狭邪小说”,在内容上将其与之前描写妓家的小说如《教坊记》、《北里志》、《青泥莲花记》等视为一宗。然而此书虽写妓家,却有意要与《水浒》、《红楼》、《儒林》等比肩,“一意到底,颠倒敷陈”妓家之事(《海上花列传》,岳麓书社,2009,3页。
  • 端午习俗起源于古代禊礼
  • 端午节即农历五月初五,又叫五月节,是一个流传较广的民俗性节日。相传爱国诗人屈原在这一天投江殒身,端午节便被染上了爱国主义的色彩,有了纪念的意味。实际上,端午节的起源比我们能够想象的时间要早得多,不仅可以追溯到三代时的禊礼,甚至是更古老的先民生殖习俗。
  • 说说端午帖
  • 说起门帖,大家最熟悉的是春帖,尤其是春联。但在古代,端午也盛行贴门帖,而且起源很早,种类颇多。从功用来说,端午帖有辟邪的,有辟兵的,有辟口舌的,有辟虫蛇蚊蝇的;从材料来看,有纸质的,有丝帛类的;从表现形式来说,有画图类,有文字类。下面,我们以其表现形式做一简单介绍。
  • 怀念龚书铎先生
  • 时光如水流逝,倏忽问龚书铎先生离世已数月了,但先生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回想追随先生问学的十馀年,可追记之事数不胜数,一时头绪纷乱,只得信笔由之。
  • 龚书铎先生与中国近代文化史研究
  • 龚书铎先生是一位历史学者,但他的贡献不限于史学,在教育界和理论界均有影响。我虽追随先生学习和工作已有十五六年,但于先生的业绩却不能窥得一二。在此,我以受业者心丧之馀,谈谈龚书铎先生的中国近代文化史研究,聊寄思念之情。
  • 飞跃世界的彩虹——清代传教士画家在热河避暑山庄的艺术创作
  • 18世纪初,做着福音梦的传教士和做着黄金梦的商人们一起,在先人开辟的航道上驶向东方。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当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满载而归的时候,自己却有如越洋而来的灯蛾,把信仰和生命一起投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熔炉。而那些生活在宫廷中的传教士画家,则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历史画卷,其中许多涉及重大题材的杰作是在热河避暑山庄创作完成的。
  • 从宏伟到精细:意大利文化和汉学
  • 2010年圣诞节后的一个夜晚,我在罗马城的大街上闲荡。主要的街道上点满璀璨的灯火,所有的店铺橱窗都亮着,陈列给路人看时尚的衣装、华贵的首饰,或者是美味的食物。人们理应都回家去欢庆节日了,街上并没有太多过客,然而道路却也并不显得特别空旷——我想,这大概是因为罗马的街道并不宽绰且还被种种铺子切割得支离破碎的缘故。
  • 《桃花扇》与传统史剧的“繁简相用”
  • 中国是一个历史感深厚的国家,所以演述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总是千年舞台声歌里的主流,以致于在历史进程中,即使是当时人写当时事,好的剧作家总是不忘要把故事之前的历史感受融进去又带出来,让作为故事时间之后的后来人深警借鉴,所谓“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
  • 谈现代汉字中部件“月(含冃)”的含义
  • 现代汉字中,部件“月”及其变体“冃”的来源较为复杂,我们对现代常用字表中含有此部件的字进行了耸:面的整理,归纳出此部件所表示的含义有以下七种:
  • 清代水晶球
  • 这是一件具有传奇色彩的宝器。1928年初,为了纪念已故的宾夕法尼亚博物馆馆长高登博士,约翰逊先生捐赠给该馆一批中国文物,并在中国厅入口处举办了一个展览,其中就有这件用缅甸水晶制作的水晶球。球体晶莹剔透,无任何瑕疵,直径25.4厘米,重约222264克。
  •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