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编者的话
  • “春风自绿江南岸”,还是“春风又绿江南岸”,后世的鉴赏家更偏爱“自绿”,因为它有情有意,自然而然,能取得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一直以来是古代中国人追求的至高境界。
  • 宝器生辉——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藏中国古器物
  •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以下简称“宾博”)藏中国自先秦至明清各类质地的器物数量众多,包括青铜器、陶器、瓷器、玉器及骨器等。由于展览主题为中国古代雕刻,这些器物与展览主题不太契合,所以陈列于中国厅的器物只是一小部分。
  • “画衣”这件事
  • 在中国古代服饰史上,究竟有没有“画衣”这件事,学术界曾经有过不同的见解。清代著名学者宋锦初所撰的《释服》认为,“未闻衣服用画者也”。近代著名史学家吕思勉在《先秦史》中,也否认古代有过用色彩在面料上绘出花纹的“画衣”。由于“画衣”记载仅见古文献资料,没有任何实物为证,学术界还不能断定宋、吕之说。多数学者认为,不少载于文献的事物陆续在考古学资料中得以证实,出土文物可辅以具体说明,详其内容。因此,对“画衣”在古代的存否,似不宜断然否定。
  • 春秋车战中的单车战术
  • 春秋时代,是车战的巅峰时期。当时战车是军队的主力,相对于装备简陋的步兵来说,具有极大的优势。双方战车在平原上对决,是最基本的作战形式。我们要研究当时的车战,必须从每一乘单车的战术动作开始。
  • 《坛经》与禅宗六祖(下)
  • 三 谁是禅宗六祖 敦煌本《坛经》卷二记载说,五祖弘忍闻听惠能偈语诗,口称“此亦未得了”,而后,“五祖夜至三更,唤惠能堂内,说《金刚经》。惠能一闻,言下便悟。其夜受法,人尽不知,便传顿法及衣:‘汝为六代祖。衣将为信禀,代代相传,法以心传心,当令自悟。’”
  • 说“教书匠”——明清塾师的生计及其形象转变
  • 引言:从“富不教书”说起 所谓“塾师”,又称“馆师”、“蒙师”,别称“门馆先生”,民间俗称“猢狲王”、“青毡生”(或称“青毡客”)、“青袍先生”。塾师是明清两代基层私立学校的教师,属于“无位无官”之人。
  • 淬火的激情——陶渊明《咏荆轲》欣赏
  • 咏荆轲 燕丹善养士,志在报强赢。招集百夫良,岁暮得荆卿。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素骥鸣广陌,慷慨送我行。雄发指危冠,猛气冲长缨。饮饯易水上,四座列群英。渐离击悲筑,宋意唱高声。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商音更流涕,羽奏壮士惊。心知去不归,且有后世名。登车何时顾,飞盖入秦庭。凌厉越万里,逶迤过千城。图穷事自至,豪主正怔营。惜哉剑术疏,奇功遂不成。其人虽已没,千载有馀情。
  • 春风白绿江南岸——王安石《泊船瓜洲》赏析
  • 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自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这首七言绝句,是北宋杰出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王安石(1021—1086)的名篇,是历来脍炙人口的佳作。
  • 情深千古“缓缓归”——兼析对苏轼《陌上花》的误读
  • 苏轼《陌上花三首》情真意切,委婉动人,但人们对这三首诗的解说却异见纷呈,有些诗句也向无确诂。关于苏轼《陌上花三首》诗意,主要有以下几个问题。
  • “轶态横出,瑰姿谲起”的傅毅
  • 东汉文坛点将录(六) 在东汉中期,文坛上班氏、崔氏以其家族的群体实力,构成无与伦比的强势地位。然而也有一个人,虽然没有太多的家世及文学凭借,却以个人的杰出才华和优秀作品“轶态横出,瑰姿谲起”,竟然能与班固、崔驷相颉颃,被刘勰形容为“光彩比肩”,难分高下,三人一时呈鼎足之势。此君就是傅毅。
  • 从《扈从东巡日录》看康熙的英主形象
  • 《扈从东巡日录》是清代高士奇所撰写的一部日记体东北地方史著作,它逐日记录了康熙第二次东巡的整个过程及作者的见闻感受,书末作者评赞日:“八旬以来,伏见皇上于行幄亲书启牍,候问两宫,必敬必诚,久而弥笃;披览章奏,夜深不倦,所过郡邑,必问民间疾苦、水旱,官吏贤否。
  • 顾太清与碧城仙馆主人
  • 道光二十年(1840),顾太清写了一首不寻常的诗。诗题说明缘由,“钱塘陈叟字云伯者,以仙人自居,著有《碧城仙馆诗钞》,中多绮语,更有碧城女弟子十馀人代为吹嘘。去秋曾托云林以《莲花筏》一卷、墨二锭见赠,予因鄙其为人,避而不受。今见彼寄云林信中有西林太清题其《春明新咏》一律,并自和原韵一律。此事殊属荒唐,尤觉可笑,不知彼太清此太清是一是二?遂用其韵,以记其事”。诗云:
  • 秦汉的丝织艺术
  •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植桑养蚕和缫丝织丝的国家。蚕丝光滑柔韧,可织成精美的衣料,并可染上各种绚丽的色彩,因此,我国古代先民很早就使用蚕丝织制服饰,创造了举世闻名的丝织艺术。古代先民最早所用的丝可能出自野生蚕,野生蚕经过长期养育而成家蚕。
  • 唐代科举的“拔解”
  • 唐代科举考试中,常常遇见“府解”一词,说的是参加州府考试,通过者由州府解试(取得参加中央礼部举行的省试的资格)。府解是唐代科举考试正常和规范的程序。但是,唐代典籍里还有一种“拔解”,读者便不明就里了。如《唐摭言》卷一“会昌五年举格节文”说:
  • 梁山队伍里的风流小生——说燕青
  • 燕青在《水浒传》中是出场较晚的一位好汉,临近梁山聚义大名单快要截止的时候,他才匆匆忙忙地与主人卢俊义一起登台亮相。尽管未能获得像鲁智深、林冲、杨志、武松、宋江等人那样单独亮相,充分展示才情、性格的机会,但一出场就博得了满堂彩,风头甚至盖过了此段故事的主角卢俊义。平心而论,在后来加入梁山队伍的众首领中,以燕青写得最为生动、传神,个性最为鲜明,给人印象也最深刻。《水浒传》写到后面,越来越沉闷,正是燕青的出场,让读者产生眼前一亮的惊艳感。
  • 《西游记》中取经的行李
  • 《西游记》中,取经的行李自唐僧从长安出发就出现了(第十三回),直到取得真经,这个行李又从西天被挑回东土,“自己行囊,沙僧挑着”(第九十八回)。可以说,行李贯穿取经的整个过程,而且取经行李始终和取经人形影不离——比如,在灭法国,为躲避搜捕,隐藏身份,唐僧等四人躲入寡妇客栈的一个大柜子里睡觉,天气炎热,地方拥挤,又不透风,尚且要把行李拖入(第八十四回),取经行李的重要性显然可见。回程中,唐僧等“功成行满”,由八大金刚护送,取经行李由沙僧挑着,没费什么事儿就“径回东土”了。但去时就没那么顺利,行李问题也复杂得多。
  • 《金瓶梅》中的另类佛教徒
  • 《金瓶梅》里的佛教描写随处可见,寺庙禅院、法事活动、佛理故事等,构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佛教文化图景。关于佛教在《金瓶梅》叙事中的作用,人们的看法并不一致,有人认为作者是借佛教来宣扬善恶相报的道理,有人认为作者对佛教持半敬半嘲的态度,有人则认为作者对佛教从根本上是排斥的。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和佛教在小说中的特殊书写有着重要关系。
  • 季羡林先生与佛教
  • 季羡林先生在回忆清华求学经历时说: 当时清华大学虽然规定了一些必修课,但是学生还可以自由选几门外系的课。我选了几门外系的课,其中之一是陈寅恪先生的“佛经翻译文学”。这门课以《六祖坛经》为课本。我从来不信任何宗教,但是对于佛教却有浓厚的兴趣。因为我知道,中国同印度有千丝万缕的文化关系。要想把中国思想史、中国文学史搞清楚,不研究印度的东西是困难的。陈先生的课开扩了我的眼界,增强了我研究印度的兴趣,我学习梵文的愿望也更加迫切了。
  • 从清华简《系年》看齐长城的修建
  • 提起长城,我们的脑海中往往会浮现那西起甘肃、东到大海、绵延达一万多里的长城,这种认识其实并不够全面。实际上,作为我国先民最重要的军事防御工程体系,除了唐代、元代及清代等少数几个朝代外,其他各个历史时期几乎都有大规模修建长城之举,因此中国的长城文化本身就是一幅内涵丰富、绚丽多姿的历史画卷。本文所要讨论的齐长城,则是先秦时期齐国先民所留下的杰作。
  • 清华简《系年》与夏姬身份之谜
  • 《诗经·陈风》中有一首名叫《株林》的诗歌,从古至今,学者们多认为它是一首讽刺陈灵公的诗,如《毛诗序》就说该诗是“刺灵公也,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休息焉”。文中所提到的夏姬,是春秋时期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女子,《左传》、《史记》、《国语》、《列女传》等典籍都有关于夏姬的记载,综合诸家所述,其经历大致如下:
  • 水·桥·池·园·山——陆游笔下的成都与绍兴
  • 成都位于中国的西南边陲,是天府之国的中心,西部重要的省会城市。绍兴处江南水乡中,是长三角经济圈中重要的城市之一。在宋代,成都是成都府路治所在地,绍兴是南宋陪都,是宋代为数不多的以年号名府之地区。“扬一益二”的江南经济、西部经济,同时支撑了南宋王朝的经济大厦。它们都和陆游有关。
  • 《殷芸小说》对《世说新语》的纂辑
  • 《世说新语》在南朝梁代掀起了其传播接受史上的第一个高潮。如果说,刘孝标的《世说新语注》是这次高潮中的一股气势沉雄的巨浪的话,那么,紧接着产生的《殷芸小说》,则好比这潮汐中飞溅出来的一朵绚丽的浪花。《殷芸小说》究竟如何采撰《世说新语》,《世说新语》在当时被接受的具体情况如何?无疑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 “诸毛绕涿居”与“潞涿君”——从《三国志·蜀书》中的一个故事谈起
  • “诸毛绕涿居”与“潞涿君”之故典出自《三国志·蜀志·周群传》。周群,字仲直,巴西阆中人,官至蜀儒林校尉,同传亦载张裕。张裕,字南和,蜀郡人,三国时任蜀郡时州(今四川茂县一带)后部司马,亦通占候,据载,天才过群。时刘备欲与曹操争汉中①之地,而问周群,群对曰:“当得其地,不得其民也。
  • 明代唐寅《访友山隐图》
  • 1916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一次购买了30幅画,其中有唐寅的《贤士雅集图》。画为立轴,绢本,设色。高160厘米,宽83.8厘米。在购买目录上的标题为《贤士雅集图》,被认为是马远的作品。
  • 编者的话
    [特别关注]
    宝器生辉——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藏中国古器物(霍宏伟)
    [文史百题]
    “画衣”这件事(朱启新)
    春秋车战中的单车战术(赵长征)
    《坛经》与禅宗六祖(下)(王景琳[加拿大] 徐匋[加拿大])
    说“教书匠”——明清塾师的生计及其形象转变(陈宝良)
    [诗文欣赏]
    淬火的激情——陶渊明《咏荆轲》欣赏(齐肇楠)
    春风白绿江南岸——王安石《泊船瓜洲》赏析(陶文鹏)
    情深千古“缓缓归”——兼析对苏轼《陌上花》的误读(许金华)
    [人物春秋]
    “轶态横出,瑰姿谲起”的傅毅(徐公持)
    从《扈从东巡日录》看康熙的英主形象(孟庆茹)
    顾太清与碧城仙馆主人(刘舒曼)
    [文化史知识]
    秦汉的丝织艺术(邹维一 曾维华)
    唐代科举的“拔解”(陶绍清)
    [小说丛谈]
    梁山队伍里的风流小生——说燕青(淮茗)
    《西游记》中取经的行李(周岩壁)
    《金瓶梅》中的另类佛教徒(张义宏[1,2])
    [学林漫话]
    季羡林先生与佛教(张培锋)
    [清华简研究]
    从清华简《系年》看齐长城的修建(罗恭)
    清华简《系年》与夏姬身份之谜(程薇)
    [人文游踪]
    水·桥·池·园·山——陆游笔下的成都与绍兴(尹波)
    [古代典籍]
    《殷芸小说》对《世说新语》的纂辑(刘强)
    [说文解字]
    “诸毛绕涿居”与“潞涿君”——从《三国志·蜀书》中的一个故事谈起(李海涛)

    明代唐寅《访友山隐图》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