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编者的话
  • 牙疼不是病,疼起要人命。牙疼还真不能轻视。一千多年前,隋朝的大医学家巢元方就探究过牙疼的根源,他的一个见解很有意思,这牙疼是因为牙里生虫儿了,虫儿哪会老老实实地爬在那里,动一动,牙就疼。要止疼,就要除虫。捉牙虫成为一个行当,也就不足为奇了。可是,这不足为奇也仅仅是对本乡本土而言,对于西洋人,看到这东方景,不奇才怪!抱着实验科学的态度,非要看到虫儿的有无,结果可想而知。
  • 创新·追求·荣誉——-记2012年《文史知识》编委会暨《〈文史知识〉三十年》出版座谈会
  • 6月21日,2012年《文史知识》编委会暨《〈文史知识〉三十年》出版座谈会在京召开。与会编委回忆了过去的编辑历程,展望未来杂志的发展,倡导“《文史知识》体”,在弘扬和传播中华优秀文化的道路上,《文史知识》要坚持传统,勇于创新,为更好地实现自身的文化使命而竭尽心力。现将部分编委的讲话摘要如下,以飨读者。
  • 妙笔丹青——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藏中国绘画
  •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全称为“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博物馆”,以下简称“宾博”)虽然以考古学和人类学相关藏品为主要特色,以中国古代雕刻为其收藏、陈列的重点,馆藏中国绘画作品数量较少,但其艺术价值及历史价值仍有可圈可点之处。宾博馆藏中国绘画分为卷轴画和壁画两类,陈列于中国厅及佛教厅的有十馀幅。根据其题材的不同,分为人物、山水及花鸟等三类。
  • 屈原·范蠡·伍子胥——《楚辞·渔父》别解
  • 您看到这个题目,可能会问:把这三位古人扯在一起,用意何在?且听我慢慢道来。 先从“国籍”说起吧。屈原乃战国时期楚国人,这大家都熟知,但范、伍两位,原本也都是楚国人,可能就并非人们都知道了。论年龄,伍子胥(?-前484)最大,他因报父仇而逃离楚国,投奔吴国,帮助吴王夫差称霸,但最后却被夫差赐死.
  • 闲话“野水无人渡”
  • 在史书《隆平集》的人物列传中,偶尔有诗句的引用。有些读来很有意思。其中卷四《寇准传》载: 巴东有秋风亭,准析韦应物一言为二句云:“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识者知其必大用。
  • 民国时期国立历史博物馆的展览
  • 民国初年,北京政府“以京师首都,四方是瞻,文物典司,不容阙废”(《国立历史博物馆丛刊·发刊辞》,1926年第1册),“而首都尚未有典守文物之专司,乃议先设博物馆于北京”(同上)。1912年7月,教育部在北京元明清三代的太学——国子监筹建国立历史博物馆,这是中国第一个由政府筹办并直接管理的博物馆。
  • 感于家国的肖父之作——曹植《送应氏》其一赏析
  • 步登北邙阪,遥望洛阳山。洛阳何寂寞,宫室尽烧焚。垣墙皆顿擗,荆棘上参天。不见旧耆老,但睹新少年。侧足无行径,荒畴不复田。游子久不归,不识陌与阡。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念我平常居,气结不能言。
  • 荷花落日红酣——王安石《题西太一宫壁》赏析
  • 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 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 王安石的《题西太一宫壁》诗有两首,这里赏析的是第一首,第二首云:“三十年前此地,父兄持我东西。今日重来白首,欲寻陈迹都迷。”题壁,即兴作诗,写在公共建筑物的墙壁上,是古人非正式地发表诗歌创作的一种方式。
  • 夜色银河情一片——梦窗七夕词《凤栖梧》赏析
  • 吴世昌先生说:“我们读词,最要注意哪几句是说‘过去’,哪几句指‘现在’,哪几句指‘未来’。哪些句是写现实情景,哪些是写想象意境。”《论词的章法》,《辽宁大学学报》1988年第4期)吴先生说得很对。不管读诗读词,都要明了其中的时间,因为事件都是在一定时空里发生的。如果不明了时间,就会感到作品时空错乱。“时空错甜’正是人们对梦窗词的评价。
  • “与神合契”的张衡
  • “雕龙”高手崔瑷在给张衡写的碑文中说:“道德漫流,文章云浮。数术穷天地,制作侔造化。瑰辞丽说,奇技伟艺,磊落焕炳,与神合契。”——以如此华丽言辞热烈赞美自己的已故挚友,崔瑷写得是否有些过分了呢?我说这并不算过分,因为张衡其人确实“道德”与“文章”兼优,“数术”与“制作”齐飞,你只要了解一下他的基本事迹,就不得不相信他实在是位绝世的人才,这位大科学家兼大文学家真是“神”了!
  • 魏晋易代与王祥的政治谋略
  • 唐代诗人刘禹锡曾在《乌衣巷》中咏唱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诗中的“王谢”,就是中古时期最显赫的家族琅琊王氏和陈留谢氏。琅琊王氏从西汉至隋唐一千馀年期间,产生了九十二位宰相,有六百馀人的名字被永远刻在人类文明史上,称誉为“中国官僚第一大家族”。王祥便是这个家族发展史上的代表人物之一。
  • 汤显祖与梅鼎祚的戏曲交游
  • 汤显祖(1550—1616),字义仍,号若士,江西临川人。梅鼎祚(1549-1615),字禹金,号胜乐道人,宣城人。汤显祖无疑是中国古代戏曲史上卓越的天才,梅鼎祚则是明代中后期重要的文词派曲家代表。巧合的是,二人生卒均仅差一年。在近四十年的交往中,他们情谊深笃,在戏曲创作上相互影响,共同为明代中后期传奇戏曲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 中国古代民间治牙“妙法”——“捉牙虫”
  • 牙痛是人类最常见的口腔疾病,而且远古时代就已经在折磨人类了。在距今约六千年前的江苏邳县大墩子新石器遗址中,就发现了许多患有龋齿和牙周病的人骨。现代医学告诉我们,牙痛多与口腔细菌有关。在科学并不发达的古代社会,人们也隐约意识到牙疼是由于某种小虫子在作怪。
  • 明代西番馆的设立与职司
  • 明初边疆、藩属及外国使节来京朝贡,朝廷录用通晓译语者译写往来文书,责成翰林院主理其事。永乐五年(1407),遂设置隶属翰林院的四夷馆,名称上沿袭北魏时期接待来人的“四夷馆”,职能上以教习官生译写其他文字为务。
  • 清代宫廷的织绣活计(上)
  • “活计”是清代宫廷对妇女刺绣、缝纫一类女红及其作品的统称。这类作品一般用于传统服装的佩饰、卧室幔帐内的悬挂用品,或是其他小件织绣实用品,以荷包、香囊类最为常见。
  • 好一个杀人救世的佛爷——说鲁智深
  • 俗话说“逼上梁山”,这是人们对梁山好汉造反动机及途径的一个形象概括。对林冲、杨志、武松、宋江等人来说,这一概括无疑是适用的。但有一个人则是个例外,那就是花和尚鲁智深。与梁山其他好汉不同,鲁智深是一步步主动打上梁山的。在作品中,他的存在有着特别的意义。
  • 花果山四健将的命名
  • 《西游记》是一部复杂的作品:一方面每位读者都可以欣赏到作品中无处不在的诙谐幽默之趣,这使作品体现出轻松、浅显的面貌;另一方面,我们亦可透过表面的诙谐,窥见其深微纷繁甚至晦涩难明的意义,有关《西游记》的种种标新立异的索隐式研究亦导源于此。这种两重性在《西游记》人物的命名中也有体现,比如孙悟空的名字便颇可玩味。
  • 说《香玉》
  • 《香玉》在《聊斋志异》中是写得最优美的篇章之一。《香玉》像是一首诗,一首歌颂爱情和友情的诗。小说写人与牡丹和耐冬花妖之间的爱情、友情,写情之真、之深、之美。
  • “南烛”与食“乌饭”习俗
  • 食乌饭习俗与道家养生术 乌饭原叫青精饭,它的出现,与道家服食求长生的实践有关,李时珍《本草纲目·谷部》卷二五说:“此饭乃仙家服食之法,而今之释家多于四月八日造之,以供佛耳。造者又入柿叶、白杨叶数十枝以助色,或又加生铁一块者,止知取其上色,不知乃服食家所忌也。”
  • 赵孟頫与元朱文
  • 赵孟頫不独精于书法和绘画,于印章也颇为留心。对于近世(元初)士大夫的印章,他是很有微辞的:“以新奇相矜:鼎彝壶爵之制,迁就对偶之文,水月,木石,花鸟之象,盖不遗馀巧也。……其异于流俗,以求合乎古者,百无二三焉,……采其尤古雅者,凡摹得三百四十枚,……汉、魏而下,典型质朴之意,可仿佛而见之矣。”
  • 盆池中的理学
  • 盆池,就是埋盆于地,灌水为池。可为瓦盆,亦可为石盆。可清澈无物,亦可种莲养鱼。一方面,它只是个“盆”,包含了琐细卑微但趣味盎然的新诗料;另一方面,它毕竟是“池”,以最简朴的方式浓缩着文人的湖山情结,折射出他们精神深处的感悟与思考。
  • 中国古代诗文中的传统意象“渔父”
  •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李煜《渔父》) 干百年来,中国古典诗文中写渔父扁舟垂钓之象,以达作者超脱旷达之意者,可谓层出不穷,而溯其本源,楚辞中的《渔父》堪称发轫之作。
  • 《文史知识》编委会暨《〈文史知识〉三十年》座谈会你参与了吗?
  • 6月21日.新浪微博直播了这次会议,我们得到了网友们的热烈回应。在此刊登部分留言,与大家分享。感谢你们的厚爱,请继续支持我们!
  • 物耶?人耶?事耶?——事境化咏物诗的写物之趣
  • 正如《文心雕龙·物色》所言,“春秋代序,阴阳惨舒,物色之动,心亦摇焉”,世间万物自有体味不尽的动人之美,故而写气图貌、随物宛转的咏物诗也代不穷出。作为中国古代历久弥新的一种诗歌类型,咏物诗透露了古代诗人对于写物摹物的执著兴味,以及对于探索事物之美的永恒愿望。而历代诗人对事物之美的不断发现,也透露着不同时代、不同诗人观物视角和诗歌艺术的变迁。
  •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