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编者的话
  • 电子时代的到来,便捷了人们的生活,使现实充满种种可能性,但也并不全如此。我们总是喜欢在悠扬的乐曲中,在昏暗的灯光下,甚至是在有些怀旧的场景中,与书法及承载书法的彩笺相遇,用手抚摸,用心灵去体会,这也就是我们看到梁启超的书法和他所自制的各种彩笺时,心中会产生不平静。
  • 纸墨生辉:梁启超的书艺与彩笺——从梁启勋藏札谈起
  • 梁启超足政治家,也是学者,但首先是个文人。这是我翻阅两大册梁启勋收藏的其兄手札时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 名教与自然“合”、“同”、“异”——王戎心中“将无同”三种含义
  • 玄学清谈炽热的西晋后期某目,一位姓王的高官向一位前来拜访的阮姓青年提出了一个问题:“儒家重视纲常名教,而道家崇尚个性自由,两家学说的主旨有何异同?”阮姓青年回答了三个字:“将无同。”当时谁也没有想到,此事竟引发了一场绵延一千七百多年之久的学术公案,至今仍是魏晋思想史研究领域的难题。
  • 晚唐的近体拟乐府
  • 自从近体诗的形式确定以后,在很多诗人的创作体系中,拟乐府和近体诗的形式和功能就有了绝然的分别。拟乐府是模拟古代的歌词,近体诗则是“新体”的徒诗。拟乐府或直指人心,或反映人间百态,甚至有时承担教化功能,以得上古“风诗”遗意为高;近体诗则更文人化,富于书卷气,更有“雅”的味道。拟乐府是“古体”,不拘声律,形式相对自由,以质朴为美,有强烈的复古意味;近体诗则是与之相对的“近体”,
  • 会当放汝江湖去——三教合一思想下的唐宋戒杀诗
  • 佛教自东汉末期传入中国以来,在长达两干馀年的时间内,对中国社会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并在深刻的层面上影响着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语言表达,成为中华民族共同心理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在不同时期非常鲜明地体现出佛教文化与中国传统思想的碰撞与融合。无论是新奇神秘的变文俗讲、空灵幽寂的诗词歌赋,还是奇幻诡谲的小说故事,
  • 宣讲书中的舜孝故事
  • 关于舜的孝顺故事,从古代文献记录的实际情况来看,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型:一是“史记型”,即以《史记·五帝本纪》的相关记载为代表,故事主要讲舜在经受焚廪、掩井两项迫害后,就直接被帝尧选拔进朝廷供职了,
  • 平生生死梦 三者无劣优——苏轼海南诗中的人生体验
  • 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三月,苏轼由徐州调任湖州。上任没多久,即因乌台诗案被关进监狱,羁押一百零三天。获释之后,于元丰三年(1080)二月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元祜八年(1093),哲宗亲政,追贬司马光,并贬谪苏轼、苏辙等旧党。苏轼被再贬惠州(今广东惠阳)。
  • 江湖夜雨十年灯——黄庭坚《寄黄几复》赏析
  •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得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 宋词二首赏析
  •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晏殊《浣溪沙》) 晏殊官至宰相,是一位生活优裕的大官僚。政事之外,主要生活内容不外歌舞宴会,赋诗饮酒,宴饮时又必有红妆歌女唱曲助兴。有人曾用“花团锦簇”四个字来形容他的生活,这是很准确的。
  • “刺世疾邪”的赵壹
  • 东汉文坛点将录(十一) 这位人物做事特立独行,言论惊世骇俗。他富有才情,文笔超群,写出来的作品或抗论当世,或指斥腐朽,总之以“刺世疾邪”为宗旨。这样的出格人物,惹得乡里视之为“异类”,为此他迭遇风险,饱经沧桑,毕生只做过小小郡吏。这就是赵壹。他的人生道路虽然艰难,文学成就却很突出。他的独立人格和清高作风,无愧为汉末清流之一员,魏晋名士之先驱。
  • 流寓与死亡—卫玠之死的三种解读(下)
  • 三病杀卫[王介] 不过,美丽的故事尽管美丽,却往往经不起推敲。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卫玢的早夭?《世说新语·容止》16云:
  • 贾岛:生前憋屈,死后伟大
  • 中国古代诗人,后世推崇最高的,不是屈原,不是陶渊明,不是李白,不是王维,不是杜甫……而是一个对很多人而言相对陌生的名字:贾岛!
  • 沈泊尘与《上海泼克》
  • 沈泊尘(1889—1920,一作沈伯尘),原名沈学明,浙江桐乡人。从小“颖慧好绘事”。青年时因多病未受充分教育,但他常常面对山水草木、花鸟鱼虫“穷力摹拟”。十八岁在杭州去学就商,二十一岁到上海一家绸布庄当店员。由于喜爱美术,他不久即弃商而一志于画。他曾向画家潘雅声学习中国传统绘画,
  • 二十八宿取名新释
  • 二十八宿是我国古代自成一体的一种星座体系,起源很早,在甲骨b辞里,就有对不同星宿进行祭祀的记录(参冯时《百年来甲骨文天文历法研究》,中国社科出版社,2011)。将二十八宿再按东、北、西、南四方,大分成“四象”或“四宫”也很早,甚至五千年前的濮阳墓葬,即以龙虎蚌塑夹尸作为上天的象征,透露出当时的古人在进行周天星象观察时,
  • 话说《千家诗》
  • 《千家诗》是明清以来最为普及的蒙学诗歌读本,在社会上有着广泛的影响,各种形式的注释评解本不胜枚举(参王国良《(千家诗)浅探》,《国文天地》第6卷4期,1990年9月)。刘鹗《老残游记》第七回,写到书店掌柜的说:“所有方圆二三百里,
  • 红楼香梦——品味《红楼梦》中的“香文化”
  •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首《葬花吟》是曹雪芹对林黛玉命运的感叹,而他的《红楼梦》更令历代文人骚客感叹不已,自《红楼梦》诞生起,红学研究就开始了。掩卷沉思,书中最重要的一种文化却被我们一直忽视:香文化。
  • “信斯文之未坠,伫古学之再昌”——罗振玉的学术观念刍议
  • “罗、王之学”的另一面向 由罗振玉、王国维及其门生为主体的“罗、王之学”,肇始于1910年代的甲骨学界,在1928年中央研究院史语所首次科学发掘殷墟前,即己形成并蔚为大观。1929年,郭沫若在《中国古代社会研究》自序中说:
  • 天田与悬索
  • 烽火台(烽燧),是长城的眼睛。边陲的烽火台严密监视着境外敌方的动静,也时刻不放松对边境偷渡者的追捕。边境偷渡者,古称“兰出入者”。“兰”,指没有证件,非法出入,多为违法违纪的犯罪逃亡人员。
  • “抱本子”、“对戏”与“台上见”
  • 从前伶界不管是改编老戏,还是创作新戏,通常都有戏本子,也就是剧本。改旧也好、编新也罢,编词造句伶人做不来,都得请剧作家捉刀。剧作家拿出初稿后,再跟主演反复研究修改。这里说的主演就是该剧的头牌,通常都是挑班儿的老生和旦角儿。定稿后,
  • 京剧老旦前辈——谭志道、郝兰田
  • 京剧的唱念,一般表现男性用大嗓(本嗓),如老生、武生、花脸;表现女性用小嗓(假嗓),如青衣、花旦、武旦、刀马旦。而表现年轻男性的小生和表现老年女性的老旦则是例外。小生要用小嗓,腔调近乎旦角;老旦要用大嗓,发音取资老生。“老生与老旦之别,犹青衣之于小生同。小生用青衣之音,老生之腔;老旦用老生之音,青衣之腔。老旦音似老生,而嗓较尖脆,
  • “牛王节”与民间信仰
  • 在原始社会,牛是原始人类的狩猎对象,拥有强力的牛曾使原始人类敬佩和畏惧。进入农耕社会以后,牛成为了耕作的主要劳作力之一,对于古人来说,牛作为生产工具、生活资料相当重要。相传农业之神神农氏便是“人身牛首”。牛作为家畜,被豢养的时间应该很早。距今大约五千年左右的浙江省马家浜遗址中,发现了牛被饲养的遗迹。
  • 一篇偷来的“忆语”
  • “忆语”是一种悼亡兼追忆的散文文体样式,其作为题名的历史,可上溯至清初。清顺治八年(1651),著名文人冒襄之妾董小宛去世,冒襄撰写了《影梅庵忆语》,追忆二人的聚散悲欢及共同生活细节,抒发了深挚的丧亡之痛、眷恋之情。此“忆语”甫出即广为传阅,“一时名士,吴园次以下,无不赋诗以赠”(查为仁《莲坡诗话》)。由此而后,以“忆语”为题名的作品,
  • 李觯名、字、号辨正
  • 在本刊2012年第4期上,我们刊登了白化文先生的文章——《李觯的名字》。文中,白先生对清代画家、扬州八怪之一的李解究竟名“觯”还是“觯”、其名字究竟应该怎么读提出了疑问。文章发表之后,引起广泛反响,编辑部收到不少来稿,就这一问题发表看法。在此,我们特意摘录了两篇文章刊出,以飨读者。
  • 李鱓名字考疑
  • 一“李鱓”还是“李觯”? 现在一般的人名辞典及各类论著提及李鱓,大都会注明“一作觯”,意在存两说而以“李鱓”为主。但吉常宏、吉发涵编著的《古人名字解诂》则径作“李觯,字宗扬”,并引《礼记·檀弓下》“杜篑扬觯”故事予以考证,
  • 唐·阎立本《步辇图》
  • 与唐太宗年龄相近并在贞观时任刑部侍郎的著名酒家阎立本有一幅憾《步辇图》,作品对唐太宗面部的描写非常细致。但是我们注意到,在这幅画中,唐太宗基本没“髯”,
  •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