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更路簿》: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的重要证据
  • 2012年6月21日,国家民政部发布了一则公告——国务院批准撤销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办事处,设立地级三沙市,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海域。
  • 清广东水师巡视西沙群岛始末
  • 南海诸岛以其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以及丰富的海洋资源,在中国国防、对外交往和海洋经济方面,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中国水师自古就在南海上活动,宋代之后逐渐发展为定期巡弋。1909年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统率所部巡视西沙群岛的行动,是对维护中国南海诸岛主权意义最为重大的行动之一。
  • 郭守敬:“四海测验”第一人
  • 1279年,郭守敬主持推动的规模空前、成就斐然的“四海测验”,不仅为元代的历法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为中国古代疆域的界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 钓鱼岛290年前即属中国管辖的历史证据——漫谈清乾隆元年初刻本黄叔礅《台海使槎录》
  • 继发现钓鱼岛最新史料——清人钱梅溪杂记杂稿《记事珠·册封琉球国记略》之后,笔者今年又购得乾隆元年(1736)初刻本黄叔撤《台海使槎录》八卷(一函四册),该书确证:290年前,钓鱼岛就属中国管辖。
  • 佛陀三十二相与圣人异相
  • 佛教自东汉末年传入以来,对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都产生了深远影响。佛陀三十二相,作为佛教文化的一个独特元素,不仅雕刻于石窟古刹、记录在无数佛典之中,也改头换面地出现在文学、历史甚至是俗文化的字里行间。季羡林先生就曾考察过佛陀三十二相在正史帝王描写中的具体表现。佛陀三十二相在一些文学作品和民间相书之中并不少见,相关例证不胜枚举。
  • 《楚居》“胁生”、“宾天”的神话学与考古学研究
  • 清华简《楚居》这篇重要文献公布之后,引起了学界的广泛关注。但大家讨论的重点主要在文字考释与历史参证方面。我们认为,如果从神话学角度对《楚居》中“胁生”、“宾天”、“赅其胁以楚”等情节加以理解,再结合有关考古资料为印证,可能会更符合实情。本文试图就此略作探索。
  • 苏州地景与《浮生六记》的近代意识
  • 地景(1andscape),也称景观,是“由包括自然的和文化的显著联系形成而构成的一个地区”(《人文地理学词典》,368页),既包括河流、山川、地形、地貌等自然原始景观,也包括园林、建筑、城市风貌、文化、意识形态等人与环境相互关系形成的文化景观。地景也往往是各种历史文化的叠置,
  • 平生江海心——读杜甫《破船》诗
  • 平生江海心,宿昔具扁舟。岂惟青溪上,日傍柴门游。苍皇避乱兵,缅邈怀旧丘。邻人亦已非,野竹独修修。船舷不重扣,埋没已经秋。仰看西飞翼,下愧东逝流。故者或可掘,新者亦易求。所悲数奔窜,白屋难久留。
  • 在历史和现实的缝隙中——读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势,一樽还酹江月。
  • 韩人“间秦”——韩非之死的历史真相
  • 战国以降,群雄逐鹿,争斗不休,这一历史背景为游说舌辩之士提供了施展才能与抱负的广阔舞台。这一类人,大概可视为外交使者,典型者如苏秦、张仪等,以游说诸侯而取卿相,纵横捭阖,名显当时。对此,《孟子·滕文公下》中曾有人感慨道:“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虽然孟子本人并不认同这种观点,而主张“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 范增不是项羽的“亚父”吗?
  • 说起“亚父”,巢湖周边妇孺皆知是指称范增;说起“亚父”,也就自然联想到项羽。诚如吴仰湘先生所说,“范增是项羽‘亚父’的说法已成定论,无论是流传乡井村野的轶闻传奇,还是正式出版的历史辞典、学术论著,都认为范增辅佐项羽称霸诸侯、宰制天下,因而被项羽尊为‘亚父”’。
  • 庾信《小园赋》讲录(第三讲)
  • 反面的例子庾子山举了樊重,然后又举了王根,说是“绿墀青琐,西汉王根之宅”。“绿”字我们一般念J凸,在文章中我们就念I凸了。“墀’’指台阶上的那一片地方。古代天子殿上的台阶是“赤墀”,又叫“丹墀”,是涂了红颜色的。
  • 唐代的内教坊
  • 唐代的音乐机构设置较前代复杂,以教坊论,就有教坊、内教坊、仗内教坊等多种机构和名称。这些机构的职能、乐官、乐人及所管辖的音乐都比较复杂,极易混淆。作为唐代重要音乐机构的内教坊,因为材料相对较少,学界对其设置、职能,特别是其与教坊的关系,颇多模糊认识。本文将对唐代内教坊的几个问题进行讨论。
  • 陈鸿寿与紫砂壶艺
  • 宜兴紫砂是中国陶瓷文化体系中的一朵奇葩。宜兴地区从宋元时期就开始制作粗砂器。至明代万历年间,紫砂的制作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出现了以供春为代表的一个制壶团体,推动宜兴紫砂陶艺的发展进入一个高峰。清代初期,宜兴紫砂受到宫廷的垂青,开始进入上层社会。紫砂名艺人如陈呜远者,制壶技艺精湛,并不断开拓创新。
  • 报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
  • 姜一涵《元代奎章阁及奎章阁人物》中说:奎章阁的兴废是“政教设施大都因人而设,亦因人而废”的“一个很好的例证”。元文宗受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剌吉的影响,能书能画,在元代帝王中是最为风雅的一位。奎章阁的缔造者即是元文宗,而规划者是虞集,但象征人物却是柯九思。故而后世提起奎章阁便不得不说起柯九思,说起柯九思便不得不谈到奎章阁,俨然一体。
  • 略窥陈垣之述学——我读《中国佛教史籍概论》
  • 一 从“概论”谈起 陈垣先生的《中国佛教史籍概论》(以下简称《概论》),其体例与“解题”、“叙录”一类,似无二别,但取名“概论”,想是“多有为而发”。行文之间,陈垣先生的独到“发明”,俯拾即是;又此书本是授课讲稿,为使学生富有“史观”、将“史源学”得以致用。
  • 旧京伶界漫谈(五)——“七行七科”(下)
  • 七科 “七科”这一叫法虽出现较晚,但所含的人员和事由是随着戏班子就有了。从前戏班里管事的、场面和“四执交场”,就是后来的“七科”。“四执交场”中的“四执”是四种衣箱的管事,也叫“管箱的”,分别是大衣箱、二衣箱、盔头箱、旗把箱。“交场”的“交”是交通,即跑腿儿送信儿的,行内叫“催戏的”。
  • 唐朝的建立与贞观之治
  • 一 唐朝的建立和稳定 讲唐朝之前要先提一下,隋和唐这两个王朝,甚至还有前面的西魏、北周,其实都是同一个集团的人建立的。西魏、北周的统治者,以来自武川镇的军人为主,结合关中当地的豪强势力,大力强化“关中本位”的集团意识,形成了一个非常有凝聚力、有能量的统治群体,被称为关陇贵族集团。
  • 李百药山水诗的两次复变
  • 隋至唐贞观年间是山水诗发展中的一个过渡时期。这一时期的山水诗主要集中在宫廷文学当中,题材较窄,风格上也基本未脱齐梁诗的窠臼。在这种状况下,李百药作为当时文坛的一位重要人物,其山水诗创作体现出独立于潮流之外的个性化倾向,为唐代山水诗的发展树立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 王国维诗词中的《庄子》意象及其精神
  • 一 《庄子》与王国维的思想底蕴 王国维在其早年的诗词中大量使用“人间”一词,其两种词集以“人间”命名,更有《人间词话》、《人间嗜好之研究》等著述。显然,“人间”一词曾为王国维强烈关注,而《庄子》中则有《人间世》一篇,王国维与庄子之关系于此值得留意。
  • 出土的爱情(下)
  • 三 如花面 唐代女子化妆,特别喜爱花钿。花钿,是用金银箔、云母、珍珠、黑光纸、翠羽等物制成的饰物,贴在面额、脸颊等位置。一场轻快的舞蹈之后,地上往往会散落五彩而残香犹在的美丽花钿。《长恨歌》中,杨玉环那“花钿委地无人收”的香消玉殒,以花钿委地隐喻美人抱恨。可见那饰以花色的娇嫩面容,在唐代人的女性想象中,对美感的唤起,具有如何重要的意义。
  • 海洋之心
  • 数万年的时光里,海岛上的人们面向海洋,起先是伸出脚尖试探海水,之后让富饶的海洋滋养身体,然后,伸出手臂触摸外面的世界。他们所期待的来自彼岸的回音,不是战火,不是侵略。
  • [特别关注:历史视野下的中国海岛主权]
    《更路簿》: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的重要证据(张军社 祖新 孙樱)
    清广东水师巡视西沙群岛始末(杨秀月 俞翔 张里社)
    郭守敬:“四海测验”第一人(刘洪顺 李晓玲 张军社)
    钓鱼岛290年前即属中国管辖的历史证据——漫谈清乾隆元年初刻本黄叔礅《台海使槎录》(彭令)
    [文史百题]
    佛陀三十二相与圣人异相(张远)
    《楚居》“胁生”、“宾天”的神话学与考古学研究(江林昌 孙进)
    苏州地景与《浮生六记》的近代意识(纪兰香)
    [诗文欣赏]
    平生江海心——读杜甫《破船》诗(仲瑶)
    在历史和现实的缝隙中——读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过常宝 陈彦昭)
    [人物春秋]
    韩人“间秦”——韩非之死的历史真相(李斯)
    范增不是项羽的“亚父”吗?(宁业高)
    [迦陵讲赋]
    庾信《小园赋》讲录(第三讲)(叶嘉莹)
    [文化史知识]
    唐代的内教坊(左汉林)
    陈鸿寿与紫砂壶艺(张勇盛)
    [书画欣赏]
    报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梅松)
    [规范与方法]
    略窥陈垣之述学——我读《中国佛教史籍概论》(廖贯延)
    [戏曲苑]
    旧京伶界漫谈(五)——“七行七科”(下)(张文瑞)
    [讲堂实录]
    唐朝的建立与贞观之治(张帆)
    [古典文学漫谈]
    李百药山水诗的两次复变(段莹)
    王国维诗词中的《庄子》意象及其精神(彭玉平)
    [随笔·札记]
    出土的爱情(下)(李竞恒)

    海洋之心
    《文史知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