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严”字当头
  • 一年一度的“两会”已经落下帷幕。
  • 检察一体原则与主诉检察官制度改革
  • 检察一体原则是国外通行的检察机关的组织活动原则。我国的检察体制,同样以检察权的集中、统一行使作为基本的组织结构形式,然而其理论依据有别于西方。
  • 刑事立案若干问题探讨
  • 在我国,刑事立案是刑事诉讼活动开始的标志,是刑事诉讼过程中必经的独立程序,因此也是我国刑事诉讼理论研究应当重视的一个问题。
  • 对当事人放弃上诉申请抗诉的思考
  • 在司法实践中,随着检察机关民事行政检察工作的开展,有些当事人在一审法院对其案件作出裁判后,虽然对裁判不服,甚至虽然持有能轻易证明该一审裁判确有错误的证据,但在法定上诉期内不提出上诉,而是等到上诉期间届满之后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对此现象如何认识?笔者拟作简要评析。
  • 民事行政抗诉理由及适用标准探究
  •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明确规定了检察机关应当对民事案件提出抗诉的四种情形。《行政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虽然赋予检察机关对法院“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生效裁判提出抗诉的权力,但该法没有具体规定应当提出抗诉的情形。根据实务部门的理解,《行政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违反法律、法规”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的抗诉理由是一致的。
  • 试论个案监督
  • 一般认为,个案监督是指县级以上人大及其常委会对检法机关办理的重大违法案件实施监督的行为。目前,个案监督已经成为法学界研究和争论的热点,有人主张个案监督应当慎重。担心个案监督如果变成一种普遍监督的话,它会变成我国审判机关的一个上诉审级。也有人认为人大不宜实施个案监督。因为人大可不可以进行个案监督,在法律上找不到明确的答案,在理论上不符合司法专业性极强的特征。
  • 主控检察官制——刑事检察机制的新探索
  • 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对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过程中的法律监督地位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同时也对检察机关的职能、任务以及工作程序作了不同程度的修正。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带来刑事检察机制的变化,并要求检察机关审查批捕、审查起诉工作机制适应这种变化。
  • 宛如清风扑面来——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改革管理机制带来勃勃生机
  • 检察机关表彰“五好两满意”的乐曲尚在耳畔回响,一批又一批检察典型的优秀事迹开始跃人百姓的视线:其中,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依靠机制改革管理队伍的生动实践,宛如春风拂面,令人精神一振。
  • 界定挪用与贪污的方法——“三看”
  • 贪污罪与挪用公款罪在理论上很容易区分。贪污罪的目的是将公共财产非法占为己有,挪用公款罪是暂时或短期内将公共财物归自己使用或者他人使用,一般打算归还,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贪污罪一般采取伪造账目、涂改单据或销毁凭证等弄虚作假的手段。而挪用公款是不经批准。违反财经制度,擅自占用自己主管、经手的公共财物。司法实践中,有的犯罪分子主观上试图永远非法占有公款。
  • 如何审查判断言词证据
  • 在司法实践中,言词证据因其可变更性,易成为控辩双方在法庭上争论的焦点,检法两家在认定上也容易产生较大的分歧。为了缩小认识上的差异,保证公正执法,笔者就言词证据的审查判断阐释一家之言。
  • 浅谈鉴定结论的审查
  • 自1998年以来,我院在审查鉴定结论时,坚持科学的态度和严谨的作风,严格审查鉴定结论的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和科学性,从中甄别发现7件结论错误或有问题的鉴定,从而确保了案件质量,有效地防止了错案的发生,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和法律的尊严。我们的主要做法是:
  • 篡改电脑信息抬高股票价格定何罪
  • 一、案情简介 被告人赵某系某信托投资股份公司上海零陵路证券交易营业部电脑部清算员。
  • 非法变卖他人财产获取价款应定诈骗罪
  • 案情简介 1997年12月的一天,麻某见某铁路机修厂围墙边停着一辆报废汽车(价值人民币1.8万元)。这时恰好碰到他的朋友彭某。麻某便谎称该废旧汽车是某铁路机修厂委托他处理的,让彭某替他联系销路。彭某找来废品店老板伍某,伍某答应以4800元的价格收购并当即付钱给麻某。第二天,伍某将报废汽车分割成若干块运走变卖。
  • 即使是一滴水——记湖北省优秀检察官陈桂明
  • “即便是一滴水,也要折射出太阳的光辉,更何况我是一名检察官!”这话,是陈桂明无意间很自然地冒出的,当时,他显得平淡而又自信。
  • 提高基层院队伍素质的思考
  • 着眼于检察事业的跨世纪发展,着眼于依法治国方略的全面实施,努力提高队伍整体素质
  • 抓软件与抓硬件
  • 一般而言,基层检察院建设的软件包括班子、队伍、机制和工作业绩,硬件则主要指基础设施建设,如办公楼、技术装备、宿舍楼等。长期以来,我们检察机关由于经费等客观制约因素,硬件建设十分落后,某种程度上影响和延滞了检察工作的顺利开展。但应当看到,就是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检察工作仍然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获得了人民群众的赞誉。
  • 正确处理三种关系 加大查办职务犯罪的力度
  • 在实践中,要加大查办职务犯罪的力度,扭转立案下降的现象,必须正确处理三个关系。
  • 伪造的货币不同于假币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适用刑法分则规定的犯罪的罪名的意见》中,将刑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百七十二条的罪名分别确定为“出售、购买、运输假币罪、金融工作人员购买假币、以假币换取货币罪和持有、使用假币罪”。即均以“假币”取代“伪造的货币”。笔者认为不够妥当,因“假币”与“伪造的货币”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 刑诉法第七十三条有待完善
  • 我国刑诉法规定的强制措施包括拘传、拘留、取保候审、监视居住、逮捕五种,其中。逮捕是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人民法院决定,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方法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害性的情况下对之采取的强制措施。根据刑诉法的规定,公检法三机关中只有公安机关没有批捕决定权,公安机关要采取逮捕措施,
  • 开展民行检察 需要十项权力
  • 民行检察承担着监督法院民事行政案件审理活动的职能,经过十多年来的运作,在司法实践中,逐渐显现出民行检察的责任和权利极不相符,严重制约了民行检察的发展。为此,我们建议,从立法上明确赋予检察机关以下职权。
  • 论司法权的概念与检察机关的定位——兼评侦检一体化模式(下)
  • 三、“侦、检一体化模式”与刑事司法体制改革 现代国家在建构其国家体制时,或多或少采用或借鉴了权力分立和制衡的原则。但是,即使在实行“三权分立”制的国家,也并不意味着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这三权正好与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这三机关一一对应,恰恰相反,权力分立和制衡的价值理念正是通过三机关既有独占的权力,又交叉享有三权的形式来实现的。
  • 检察长接待要克服“三重三轻”倾向
  • 检察机关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检察长在强化法律监督中居于重要地位。检察长接待是检察机关了解社情民意的重要窗口,是强化法律监督职能的重要途径。但是,在实践中对此存在“三重三轻”现象:
  • 须重视对证据的程序性审查
  • 审查起诉过程中,部分干警对证据进行审查时,往往注重对证据的实体审查,即着重审查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轻视甚至忽视对诸如收集证据的方法等程序性内容的审查。笔者认为,审查证据要全面进行,既要重视证据实体内容的审查,也要重视对证据程序内容的审查,做到两者并重。
  • 不起诉决定书应向辩护律师送达
  • 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时,应否将不起诉决定书向被不起诉人的辩护律师送达,我国刑事诉讼法及有关律师刑事辩护的司法解释均无相应规定。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不向辩护律师送达似乎顺理成章,但却存在如下问题:
  • 检察建议附证明材料效果好
  • 近几年来,检察机关加大了法律监督、预防犯罪、服务大局的力度,其工作方法之一——检察建议的采用也日益增多。为了提高检察建议的效果,笔者认为,对重要的或者有复杂背景的事项提出检察建议时,应附上有说服力的证明材料,如判决书、裁定书、调查报告、相关的法律法规、可以公开的证据、情况分析等。这样做有利于提高被建汉单位的重视程度和纠正问题的力度。具体而言,检察建议附证明材料有以下好处:
  • 民事调解案件应当列入检察监督的范围
  • 民事调解案件是否属于检察监督范围的问题,由于现行法律未加明确规定,因而实践中检察机关无法对此实施监督,致使民事调解案件一直处于监督的空白状态。笔者认为:民事调解案件应当列入检察监督范围。主要理由是:
  • 商业秘密的保护与刑事立法
  • 商业秘密的刑事立法意旨在于切实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鼓励企业对高新技术的开发和投入,维持社会善良的商业道德标准,最终实现公正的自由理念。
  • 对受贿案件办案难的法律思考
  • 受贿案件难办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案件难办主要是犯罪事实不易查证,犯罪证据难以取得,取得的证据也极易被犯罪嫌疑人、证人的串供、翻供、伪证、翻证所推翻。不少人将这种情况或归咎于人为干扰多,证人的觉悟低、不配合,或归咎于办案人员水平低,能力差。笔者认为,这固然是两个重要的原因,但从更深层次上讲,法律规定上存在的问题才是造成案件难办的根本原因。
  • 补充侦查发现新罪行能否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 公安机关以赵某涉嫌窝赃、盗窃罪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审查时,发现赵某涉嫌窝赃、盗窃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公安机关在补充侦查中发现赵某新的重大盗窃犯罪事实。请问:本案是否适用刑诉法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 询问证人是否有时间限制?
  • 在刑事案件的侦查过程中,询问证人是否有时限,认识不统一。有的认为,刑诉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讯问犯罪嫌疑人“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最长不得超过十二小时。不得以连续传唤、拘传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那么,询问证人更应该按这一规定办。有的则认为,刑诉法没有明确规定第九十二条的规定适用于询问证人,所以,询问证人持续的时间就不应受“最长不得超过十二小时”的限制。
  • 每月大事
  • 2月28日 《人民日报》全文刊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1999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 [卷首]
    “严”字当头
    [问题研讨]
    检察一体原则与主诉检察官制度改革(吴学艇)
    刑事立案若干问题探讨(赵志建)
    对当事人放弃上诉申请抗诉的思考(谢如程)
    民事行政抗诉理由及适用标准探究(张步洪)
    试论个案监督(李佑标)
    [改革探索]
    主控检察官制——刑事检察机制的新探索(全驰)
    [业务实践]
    宛如清风扑面来——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改革管理机制带来勃勃生机
    界定挪用与贪污的方法——“三看”(张华松)
    如何审查判断言词证据(李建保)
    浅谈鉴定结论的审查
    [疑案探究]
    篡改电脑信息抬高股票价格定何罪(顾文)
    非法变卖他人财产获取价款应定诈骗罪(陈新)
    [当代风采]
    即使是一滴水——记湖北省优秀检察官陈桂明
    [检察长之页]
    提高基层院队伍素质的思考(梁瑞琴)
    抓软件与抓硬件(刘恩)
    正确处理三种关系 加大查办职务犯罪的力度(王永庆)
    [论苑]
    伪造的货币不同于假币(毕武昌)
    刑诉法第七十三条有待完善(段里鹏)
    开展民行检察 需要十项权力(张明生 张清鸿 赵广宇)
    [争鸣]
    论司法权的概念与检察机关的定位——兼评侦检一体化模式(下)(倪培兴)
    [大家谈]
    检察长接待要克服“三重三轻”倾向(李景太 周凤歧 王正)
    须重视对证据的程序性审查(沈晓勤 夏继金)
    不起诉决定书应向辩护律师送达(雷明鑫)
    检察建议附证明材料效果好(乔修仁)
    民事调解案件应当列入检察监督的范围(成效东 陶治平)
    [立法建言]
    商业秘密的保护与刑事立法(于改之)
    [观察思考]
    对受贿案件办案难的法律思考(吴明磊)
    [检察信箱]
    补充侦查发现新罪行能否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询问证人是否有时间限制?
    [每月大事]
    每月大事
    《人民检察》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国检察日报社

    主  编:徐建波

    地  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西路5号

    邮政编码:100040

    电  话:010-68630217 6863901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04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451/d

    单  价:7.00

    定  价:1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