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源头上遏制职务犯罪
  • 职务犯罪是最严重的腐败,多年来,检察机关从未放松过打击职务犯罪,但严峻的现实表明,单纯的打击并不足以遏制职务犯罪蔓延的势头。面对腐败屡打不止的形势,反腐败斗争必须从侧重个案打击向标本兼治、逐步加大治本力度的方向发展,预防职务犯罪亦须作为检察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提上议事日程。
  • 活力,在“争创”中焕发——基层检察院建设巡礼
  • 1998年8月,全国检察机关经过半年的集中教育整顿,转向重点加强基础建设和基层检察院建设上来。在今年9月召开的全国检察机关加强基层检察院建设工作会议上,记者了解到,两年来,经过各级检察机关的共同努力,基层院建设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创造出许多新鲜而宝贵的经验,涌现出了一批不同类型的先进典型。这些鲜活的经验是各地不断探索的结果,同时更是全国检察系统的共同财富。
  • 释解刑事赔偿的执法困惑——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马怀德
  • 今年1月2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播放了这样一个案件:曾任福建省长乐县副县长的陈灼官因涉嫌受贿,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他不服判决,提出了上诉。二审法院经过审理改判其无罪..陈灼官在被羁押了1699天之后,终于以无罪之身获释。陈受过高等教育,也有权利意识和法律意识,他知道,国家有一部赔偿法,像他这样被羁押后判无罪的人可以要求赔偿。于是,他提出了赔偿请求。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作出决定:由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市人民检察院共同赔偿陈灼官赔偿金5万余元。
  • 简析秘录的讯问录像能否作为证据使用
  • 讯问录像是指侦查机关在讯问犯罪嫌疑人时,同步录制的反映讯问全过程的录像。新刑诉法实施以来,侦查机关在讯问大要案犯罪嫌疑人时,常常对讯问过程进行同步录像,而讯问录像的制作往往并不告知犯罪嫌疑人。由此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秘密制作的讯问录像能否作为证据使用?由于对讯问录像缺乏相应的法律规定,实践中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笔者根据工作实践拟就此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
  • 检警关系的若干思考--从非法证据的排除谈起
  • 一、引言。证据是刑事案件中认定案件事实的基础和依据,对认定事实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在刑事审判阶段,通过证据的证明认定案件事实的过程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逻辑推论的过程。由于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天然的逻辑关系,证据被视为认定事实的前提,司法机关对事实的认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诉讼中收集的证据。如果作为推论前提的证据不充分、不具有真实性或不具有法律上证据的意义,由此得出的结论(法律事实)也必然会出现错误。
  • 财产犯罪附带民事诉讼之研讨
  • 财产犯罪的受害人能否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犯罪行为人赔偿其经济损失(或财产损失)?这一问题,涉及到财产犯罪受害人的民事权利能否得到切实可行的法律救济和我国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完善的问题,应当予以重视。
  • 试析自侦案件立案与侦查分离的必要性
  • 过去,检察机关自侦案件从受案、初查、立案、侦查直至提起公诉等均由自侦业务部门独家承担,俗称“一竿子插到底”。以后,随着检察机关内部监督制约机制的不断加强和完善,受案和提起公诉已分别由控申举报部门和起诉部门担任,起到了既规范侦查又保证办案质量的效果。然而,在自侦案件的初查、立案、侦查等程序中仍然存在着与法律规定不符的问题。
  • 论偷税罪主体的司法认定
  • 偷税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只有纳税人和扣缴义务人才能构成本罪。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四条的规定,纳税人是指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负有纳税义务的单位和个人;扣缴义务人是指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有代扣代缴、代收代缴税款义务的单位和个人。其中,单位包括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联营企业、中国境内的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其他企业,以及行政单位、事业单位、军事单位、社会团体及其他单位。关于偷税罪的主体.实践中有以下问题值得探讨。
  • 农村合作基金会负责人渎职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
  • 目前.农村合作基金会负责人因渎职而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的问题比较突出,各级党委、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强烈要求检察机关依法追究渎职者的刑事责任。但由于检察机关内部对基金会负责人因渎职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行为如何适用法律认识不一,因而查处此类案件颇有顾虑。为准确地打击发生在这一领域的渎职犯罪,有必要对此类案件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进行认真探讨。
  • 获取线索信息的四个转变
  • 根据修改后刑诉法的规定.检察机关直接立案管辖范围大大缩小了,因而举报线索总量也减少了。没有线索,就谈不上侦查,抓办案,必须首先抓线索,任何案件的侦破,都是建筑在获得了众多而准确的信息基础之上的因此,仅仅从举报中获取线索信息,要取得反贪侦查工作的显著成效是相当困难的,还必须从其他渠道获取更多的线索信息:近年来,我们为了适应形势的这一变化,努力摸索,实现了从“机械型”获得信息向“能动型”挖掘信息的转变:具体做法如下。
  • 直接受理案件内部配合与制约三法
  • 刑事诉讼法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这一规定,已明确地将公、检、法三机关划分为三道工作程序,在办理刑事案件中各负其责、各司其职,具有不可替代性。检察机关在办理自侦案件的诉讼过程中,在内部实行分工制约.虽然与前述三机关的关系法律依据不同,相互间的关系和配合与制约的方式也不同,但它们在价值取向上是一致的,高检院对内部配合与制约十分重视.出台了一系列规定.各地对此也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索。
  • 把握立案条件和时机的思考
  • 立案是启动刑事诉讼的法定程序,从法理上看,立案条件依据的是刑法有关条款对犯罪构成的规定,而立案的时机则是办案人员依照刑诉法的规定决定的。因此,立案条件与立案时机的把握,实质上就是运用程序法与实体法的有机结合。通常情况下,立案务件已达到或接近满足时,也是立案的最佳时机,而立案是否及时、得当,也直接或间接影响到能否依法迅速、准确地获取证据、查明事实。因此,应把握好立案条件与时机,开拓侦查工作的新局面。
  • 渎职犯罪主观心态探究
  • 在现行刑法实施之前,原刑法和司法实践对渎职罪的范围和界定并不十分清晰,往往把玩忽职守罪视为典型的渎职犯罪。如原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由于玩忽职守,致使造成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以往检察机关在查办这类案件时,多认为过失犯罪是玩忽职守罪区别其他职务犯罪的一大特点。刑法修订后.对渎职犯罪设立专章,使之明确化、系统化,同时对犯罪构成的要求作了较大的修改。但在司法实践中,还有一些办案人员坚持认为玩忽职守等渎职犯罪是过失犯罪,因而在查办渎职犯罪案件时,或对变化了的渎职犯罪不敢认定;或囿于旧法,观念陈旧,思路不开阔。
  • “侵权”犯罪与渎职犯罪的区别及对侦查的影响
  • “侵权”、渎职案件是检察机关渎职侵权检察部门管辖的两类案件.对这两类案件的性质、特点进行研究和比较,有利于我们针对各自的特点确定不同的侦查方案和措施。
  • 暴力逼写欠条构成何罪
  • 一、主要案情。1999年10月的一天晚上,梁某之妻与汤某通奸被梁某当场抓获.梁一怒之下殴打了汤某,并问汤某“公了还是私了?”汤某愿意出5000元私了,梁嫌少,继续殴打汤,直到汤同意出2万元时,梁才停止了殴打。因汤身边无钱,梁某逼汤某写下“10日内还清2万元”的欠条后才让汤某离去,汤某因无力支付该笔巨款,向公安机关报案。经鉴定,汤某被打致轻伤.
  • 以变相传销手段诈取钱财如何认定
  • 一、案情简介。1999年春天,某公司对外宣传采用“共销”模式经营,即用380元买一份“单”(一件衬衣或一桶油,价值在50元左右),就成为公司的共销员,可定期享受公司的分红等。为使人们相信,在此期间.他们先后在一些地方性或者全国性报纸、刊物上广泛进行“共销模式”的宣传报道,雇人编写宣传性书籍大量发售,并伪造、印制大量与中央领导的合影、题词等予以散发。
  • 连续五年保持无罪判决为零的经验
  • 确保案件质量是审查起诉工作的核心和目标。确保起诉案件质量,不但需要一支高素质的公诉人队伍.更需要一套切实可行的保障制度,特别是在案多人少的情况下.制度建设尤为重要。1995年至1999年。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院共受理审查起诉案件4896件7898人,依法提起公诉4437件7028人。受案数年均近千件.办案数每年人均60件。5年来,该院审查起诉的案件法院均作了有罪判决。连续5年保持无罪判决为零的经验,除始终不懈地抓公诉人队伍素质的提高外.一条重要经验就是狠抓制度建设.强化制度对保证办案质量的作用。
  • 监所检察要理顺四个关系
  • 监所检察是检察机关的一个窗口,其工作水平的高低,工作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法律监督机关的形象。笔者认为,要做好监所检察工作,须理顺下述四个关系。
  • 首次讯问的策略
  • 讯问是侦查人员依照法定程序,就案件事实和与之相关的问题对犯罪嫌疑人进行的一项侦查活动,是每个案件必经的诉讼程序。首次讯问是侦查工作由秘密转向公开的开始,是第一次与犯罪嫌疑人面对面的较量,其讯问效果对于掌握侦查的主动权、突破全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笔者结合办案的一些体会,就如何把握首次讯问的时机、营造首次讯问氛围、首次讯问的基本策略等进行粗浅探讨。
  • 审查鉴定结论“五要点”
  •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法律意识的增强,鉴定结论在处理案件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如盗窃、诈骗案等侵犯财产案,必须有物价鉴定;杀人、强奸、伤害、涉毒案件,必须有科学技术鉴定。据不完全统计,38%以上的刑事案件是以鉴定为依据而进入诉讼程序的,鉴定结论直接影响着案件的定性、量刑。而在司法实践中.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虚假鉴定、多头鉴定、错误鉴定等各种各样的问题时有发生,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诉累,甚至错案的发生。因此,审查起诉部门必须加强对鉴定结论的审查。下面是笔者在办案实践中审查鉴定结论时注意的几个要点。
  • 以借贷为名贿赂案的侦查重心
  • 贿赂案件的双方当事人大多以秘密的方式作案,因而知情面小,不易暴露,并且,由于行贿.受贿双方又都是各自利益的获得者,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必然会在检察机关对其展开调查之际,互相勾结,精心策划,建立攻守同盟.编造种种谎言来狡辩和抵赖.从司法实践来看,他们作案惯用的手段是以借贷的名义实施行贿受贿犯罪。
  • 提高检察建议效果的举措
  • 几年来,我院在狠抓办案的同时,积极开展预防犯罪工作,及时向有关单位提出检察建议,帮助他们建章立制,堵塞漏洞。自1997年至2000年上半年,全院共发出书面检察建议32份,相关单位采用率达100%,通过检察建议进行整改的达95%。较好地发挥了检察机关预防和减少犯罪的职能作用。
  • 界定“在押人员”之我见
  • 修订刑法规定了私放在押人员罪和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私放的对象也由1979年刑法规定的“罪犯”相应地修改为“在押人员”。司法实践中,对如何正确界定刑法第四百条规定的“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罪犯”(以下简称在押人员),认识不一,影响到对该类案件的准确惩处。
  • 对一审无罪判决当庭释放的几点认识
  • 在司法实践中,有不少人认为我国刑诉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一审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无罪、免除刑事处罚的,如果被告人在押,在宣判后应当立即释放”的规定与刑诉法第十条“人民法院审判案件.实行两审终审制”,第二百零八条“判决和裁定在发生法律效力后执行”相矛盾,认为对一审无罪判决生效前的被告人应依法继续关押。对此观点,笔者不予苟同,理由如下。
  • 刑事申诉案件复查规定的不足与完善
  • 根据《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在立案复查后由于主要证据发生变化的,需撤销原不起诉决定,重新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我们在照此操作的过程中遇到了程序上的“于法无据”问题,给案件复查带来不便。
  • 起诉书对认罪态度定论的利弊分析
  • 起诉书是检察机关对被告人犯罪事实审查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向审判机关提起公诉的司法文书,它既是对被告人情况和犯罪事实的总结,同时,又是启动下一个程序——审判程序的开始。被告人的认罪态度是审判程序中影响量刑的一个重要情节。实践中被告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所持的态度千变万化,有“一心悔过”,有“至死不悔”,有“半悔半拒”等等,这些不同的认罪态度是影响量刑的一个酌情从重、从轻的情节。
  • 法国民事诉讼程序中的鉴定人
  • 一、鉴定人的含义,“具有专业知识的人”在法国民事诉讼法中有两个不同的含义.其一是技术人员(或称技工),其二是鉴定人。其中,技术人员又分为两类,一类是验证技术人员,另一类是咨询技术人员。前者的意见不属于专家意见,后者的看法则构成专家意见,但没有任何一个鉴定人被用来作此类专家意见。
  • 未确认刑事赔偿请求事项的,应出具何种文书?
  • 在办理刑事赔偿案件过程中,检察机关对赔偿请求人提出的请求赔偿的被侵权事项决定不予确认,应怎样制作法律文书,实践中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应制作刑事不确认书;另一种观点认为,高检院规定的检察机关刑事赔偿诉讼文书样式中没有刑事不确认书这种法律文书,所以应制作刑事确认书。至于不确认结论,可以在刑事确认书最后的确认结论中说明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请问,这种情况应怎样制作法律文书?
  • 盘问留置时间可否折抵刑期?
  • 公安机关在办理刑事案件时,有将犯罪嫌疑人采取留置盘问措施,先行羁押的情况。对留置盘问的时间是否折抵刑期,法院在判决时出现了两种情况,一是依据刑法规定“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将留置盘问的时间折抵了刑期;另一种做法认为,留置盘问是公安机关的一种行政强制措施,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明确规定其能否折抵刑期,法院在判决决定执行刑期起止日期时,没有将留置盘问的时间折抵刑期。请问,留置盘问的时间可否折抵刑期?
  • 2000年本刊分类要目
  • 每月大事
  • 10月28日,《人民日报》报道,国有大中型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基本规范出台。
  • 2001年《人民检察》订阅单
  • [卷首]
    从源头上遏制职务犯罪
    [专题报道]
    活力,在“争创”中焕发——基层检察院建设巡礼(王琰 肖玮)
    [本期焦点]
    释解刑事赔偿的执法困惑——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马怀德(张安平)
    [问题研讨]
    简析秘录的讯问录像能否作为证据使用(张渝东)
    检警关系的若干思考--从非法证据的排除谈起(黄永)
    财产犯罪附带民事诉讼之研讨(韩轶)
    试析自侦案件立案与侦查分离的必要性(李康康)
    论偷税罪主体的司法认定(周洪波)
    农村合作基金会负责人渎职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杨成)
    [检察长之页]
    获取线索信息的四个转变(郑德兵)
    直接受理案件内部配合与制约三法(王野)
    把握立案条件和时机的思考(王胜军)
    [“渎职侵权检察理论研究”征文]
    渎职犯罪主观心态探究(田书彩)
    “侵权”犯罪与渎职犯罪的区别及对侦查的影响(周琼华)
    [疑案探究]
    暴力逼写欠条构成何罪(许丽萍)
    以变相传销手段诈取钱财如何认定(邓宇琼)
    [业务实践]
    连续五年保持无罪判决为零的经验(温建)
    监所检察要理顺四个关系(胡贻初)
    首次讯问的策略(杨仁禄)
    审查鉴定结论“五要点”(李新明)
    以借贷为名贿赂案的侦查重心(王爱军)
    提高检察建议效果的举措(罗自坚)
    [论苑]
    界定“在押人员”之我见(储硕)
    对一审无罪判决当庭释放的几点认识(杨斌华)
    刑事申诉案件复查规定的不足与完善(邓光明)
    [文书与写作]
    起诉书对认罪态度定论的利弊分析(陈国环)
    [环球大观]
    法国民事诉讼程序中的鉴定人(王景琦)
    [检察信箱]
    未确认刑事赔偿请求事项的,应出具何种文书?
    盘问留置时间可否折抵刑期?
    [资料库]
    2000年本刊分类要目
    [每月大事]
    每月大事

    2001年《人民检察》订阅单
    《人民检察》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国检察日报社

    主  编:徐建波

    地  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西路5号

    邮政编码:100040

    电  话:010-68630217 6863901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04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451/d

    单  价:7.00

    定  价:1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