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实行人民监督员制度有利于发现和纠正检察机关执法办案中存在的问题
  • 任何权力都要受到监督,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要保证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必须加强对执法和司法活动的监督,这既是我们党的明确要求,也是人民群众的强烈呼声。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既要认真履行好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法律监督职责,也要自觉接受人大的监督、政协的民主监督以及社会各方面的监督,以保障法律监督权的正确行使。
  • 社会治安问题仍然是当前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突出问题
  • 社会治安问题仍然是当前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突出问题。要坚持“打防结合、预防为主,专群结合、依靠群众”的方针,依法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建立健全“严打”经常性工作机制,始终保持对刑事犯罪活动的高压态势。要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实行群防群治,认真落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措施,广泛开展平安建设活动,加强社会管理,健全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切实加强基层基础工作,提高基层的治安防控能力,为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创造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
  • 要更加自觉地把接受人大和人大代表的监督落到实处
  • 这次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审议和讨论高检院工作报告,对检察工作给予充分肯定,这是全国各级检察机关广大检察干警认真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职责努力工作的结果,是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各级党委、人大、政协的领导、监督、支持和社会各界关心、帮助的结果。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看到我们的工作中还有许多不足,与党和人民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要对自己有更加严格的要求,不断改进各项工作,以更加明显的工作成效,回报党和人民对检察工作的关心和支持,为党和人民掌好权、执好法。要更加自觉地把接受人大和人大代表的监督落到实处。
  • 坚持正确的理想信念是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最集中的体现
  • 坚持正确的理想信念是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最集中的体现。坚定的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强大的精神支柱和不懈的追求,是终生为之奋斗的崇高目标。理想信念不是空洞的、遥远的,而是具体的、现实的,具体体现在对本职工作规律性的认识和把握上,体现为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我们要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武装头脑,牢固树立“立检为公、执法为民”的执法理念,深刻理解、努力实践检察工作的主题和总体要求,以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努力提高工作质量和水平。
  • 规范司法鉴定管好“白衣法官”——司法部副部长张军答本刊记者问
  • 今年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对我国司法鉴定的概念、登记管理制度、从业申请条件、鉴定人灸责制度以及司法鉴定从业规范等问题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从而为理顺我国司法鉴定管理体制,规范司法鉴定机构和从业人员的行为提供了依据。今后我国司法鉴定应如何管理?管理体制的改革将为我国司法鉴定行业带来哪些新的变化?本刊特此刊载“司法鉴定管理”专题,以飨读者。
  • 提高检察技术工作能力服务检察工作——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中心负责人
  • 2005年2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并将于10月1日正式生效。《决定》对司法鉴定的概念和范围、鉴定人从业资格、鉴定机构的设立及责任、管理与处罚作了明确规定。日前,本刊记者就《决定》的出台以及结合检察工作实际,如何执行《决定》的有关问题,采访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负责人(以下简称“负责人”)。
  • 理顺鉴定管理体制维护司法公平正义——北京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主任孙东东教授谈司法鉴定管理
  • 司法鉴定结论是诉讼证据之一,对于查明事实真相、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2月28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对这一《决定》,业内人士作何评价?本刊记者就此采访了北京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主任孙东东教授。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关键词
  • 司法鉴定,司法鉴定是指在诉讼活动中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鉴定意见的活动。
  • 检察改革宏观问题研究
  • 检察改革首先要有明确的目标。检察改革的目标应当定应为强化法律监督职能围绕这一目标,通过司法体制改革和完善立法扩展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空间,增强法律监督的能力,改革行政化管理模式。
  • 基层检察院检委会工作改革设想
  • 检委会制度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制度的一项重要内容,是检察业务的决策机构,在我国整个司法体系中具有独立的不可取代的地位。文章从基层检察院检委会工作的实际出发,提出了扩大计算机网络在检委会工作中的运用、加强检委会决定执行情况的督查、检委会委员的监督管理和培训、强化检委会办公室的功能等改革检委会工作的具体设想。
  • 论犯罪学的产生
  • 本文较为明晰地阐述了犯罪学概念及其产生的四种观点,并对诸观点进行了比较和评价,提出了新的犯罪学的产生理论,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考察了在今后犯罪学研究中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
  • 检察预防权初探
  • 预防权作为一种专门权力,是检察机关行使法律监督权的重要形式,必须由检察机关专门行使。目前,检察机关预防工作的依据只是一些政策性的规定,必须加快立法步伐,用法律形式规定检察预防权的各项权能、行使程序及相应的制约与监督等,以推动预防职务犯罪工作顺利开展。
  • 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界定
  • 本文在分别考察我国学者有关单位犯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界定标准的基础上,提出了在实践中如何正确把握的判断标准以及在认定中应当注意的问题。
  • 相对合理化刑事证明标准体系初探
  • 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证明标准是客观真实说,法律上表述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这一标准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都有严格的要求,对保护公民生命权、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具有积极意义。但因其规定过于苛刻,与现实法治环境存在脱节,暴露出诸多缺陷。作者认为,应当借鉴相对合理主义精神内核.以高度盖然性证明标准重构刑事诉讼证明标准体系,这是我国法治初级阶段相对合理的选择。
  • 终止刑事案件与刑事追究制度及其启示
  • 终止刑事案件与刑事追究制度是一项重要的刑事诉讼制度。笔者在分析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中终止刑事案件与刑事追究的根据及其程序的基础之上,探讨了这一制度的原理与价值及其对我国刑事诉讼制度发展的启示。
  • 县级人大不许可逮捕涉嫌犯罪的代表如何处理
  • 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检察机关提请许可对涉嫌犯罪的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的请求,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常务委员会一般都给予大力支持,并且通常只是在形式上审查检察机关的手续是否合法、完备。但是,近年来,在一些地方,人大对于检察机关提请许可逮捕的请求也作出了不予许可的决定。对此情况,在法律上应如何看待,实践中检察机关又应当如何处理?本刊结合典型案例,特邀专家学者及实务界的人士就检察机关提请人大许可逮捕中涉及的相关疑难问题进行了探讨。
  • 重复使用电信卡造成电信资费损失应定何罪
  • 案情简介,被告人徐某,男,1969年生。
  • 警察执行公务中“顺手牵羊”掠人财物如何定性
  • 案情简介,某分局民警于某在依法对涉嫌故意伤害他人的犯罪嫌疑人高某进行人身搜查时,发现高某随身携带有50张面值100元的人民币。于某见钱起意,从高某的口袋中取出这些钱,装入自己的手包,全部据为已有,后经鉴定均为假币。当时,高某以为被于某识破持有假币,故未做任何表示,但在侦查讯问阶段,高某向公安机关反映了这一情况。
  • 检察机关公正执法观念的理论与实证考察
  • 统一的执法观念在协调法律的本质属性与执法者理解的差异性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检察执法不能以司法公正为借口而牺牲司法效率,执行国家法律是检察执法的最高价值、检察公正执法.还应当把握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法律事实观和客观事实观的辩证关系。
  • 我国洗钱犯罪的现状与刑事立法问题探讨
  • 面对洗钱犯罪日益复杂化、多样化的趋势,以及国际反洗钱立法的状况,突现出我国反洗钱罪立法领域内的滞后。本文在对冼钱犯罪和国际反洗钱立法状况进行分析后,对我国该领域的立法提出了较为具体可行的建议。
  • 刑事立案检察监督的现状分析与制度完善
  • 刑事立案中“当立不立”和“不当立而立”现象在一定范围内存在,除刑事立案执法存在问题以外,也是有关法律程序不完善的反映.与检察监督作用没有充分发挥也有相当大的关系,本文探讨了刑事立案的法律性质和刑事立案检察监督的理论基础,提出了健全刑事立案检察监督程序的立法方案和制度完善措施。
  • 法系与推理
  • 司法活动是通过推理而完成的,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司法活动本身就是推理活动。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之间存在重大差别,其推理方式也有所不同。大陆法系实行的是成文法,因而其主导的推理方式是演绎推理,也就是所谓司法三段论。而英美法系实行的是判例法,在实行判例法的司法活动中,其推理又是采用何种方法呢?这是一个不甚了然的问题。美国学者迈尔文·艾隆·艾森伯格的《普通法的本质》(张曙光等译,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一书对我理解这个问题给予了重要的启迪。
  • 对未成年被告人不应判处无期徒刑
  • 对未成年人判处无期徒刑既与我国的刑事立法和刑法理论相冲突,又有悖于国际社会普遍的立法原则,这一做法是我国立法规定不够明确以及司法人员“报应”观念等原因造成的,应尽快通过立法或者司法解释予以框正。
  • “准抢劫”中的定罪要件
  • 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这是对“准抢劫”罪的规定,刑法理论上也称为法律拟制的抢劫罪。但由于该法条对罪状的叙述过于简单,要做到对抢劫罪的准确定罪,就必须准确理解和把握“携带凶器抢夺”。对此,刑法理论界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可称为客观说。认为:只要行为人实施了抢夺行为,且在抢夺过程中身上携带有凶器,这就具备了认定的条件,而不考虑凶器是否使用。
  • 侦查过程中出现管辖权转移的案件刑事拘留期限应允许“重新计算”
  • 在司法实务中,笔者接触到这样一个案例:张某因为涉嫌多起盗窃罪于2004年8月29日被A县公安机关拘留,9月20日因为发现本案的管辖权不在A县而移交给有管辖权的B县,B县公安机关同日予以再次拘留,并于10月10日向本县检察机关提请逮捕。因证据不足而没有得到批准,张某被当即释放。至此,张某已经被羁押1月零11天,张某由此向检察机关申诉称其被超期羁押。
  • 法律解释的效力等级与适用冲突
  • 按制定机关的不同,法律解释可分为立法解释和司法解释。立法解释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而司法解释是由最高人民法院或最高人民检察院分别或联合制定。在司法实践中,我们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个犯罪行为,行为时已有司法解释,处理时又有立法解释;或者行为时没有司法解释和立法解释,但处理时既有司法解释,又有立法解释,这两种情形该如何适用解释呢?简单说,就是立法解释与司法解释在适用上发生冲突时,该如何选择的问题。有人认为应按照“后法优于前法”的规则选择适用。笔者认为这是不正确的,其实这其中涉及法的效力规则问题,不能简单以“后法优于前法”规则选择适用。
  • 破坏电力设备罪应增设财产刑
  • 按照我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破坏电力设备罪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在此法条中,对该罪没有规定财产刑。笔者认为,鉴于目前我国破坏电力设备的犯罪日渐增多,严重影响生产、生活秩序,现行刑法的规定已不能适应打击犯罪的需要,故建议对破坏电力设备罪增设财产刑,理由如下。
  • 交通肇事犯罪不宜过多适用缓刑
  • 不久前,笔者与某基层法院的法官在闲谈时了解到,近年来某地法院所办理的交通肇事案件,有很大一部分通过审理适用了缓刑。2003年以来,苏北某县法院审理的108件交通肇事案件中,有97件对肇事者适用了缓刑处理,占此类犯罪总数的89.8%。通过查看有关材料,笔者认为其中相当一部分案件适用缓刑是否妥当值得商讨。笔者认为对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过多适用缓刑是不妥的。
  • 预防胜于治疗——香港廉政公署制度对内地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启示
  • 香港廉政公署制度享誉世界,对香港廉政公署制度加以探究,找寻其中可资借鉴之处,无疑有着积极意义。
  • 实行人民监督员制度有利于发现和纠正检察机关执法办案中存在的问题
    社会治安问题仍然是当前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突出问题(罗干)
    要更加自觉地把接受人大和人大代表的监督落到实处(贾春旺)
    坚持正确的理想信念是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最集中的体现(张耕)
    [司法鉴定管理专题]
    规范司法鉴定管好“白衣法官”——司法部副部长张军答本刊记者问
    提高检察技术工作能力服务检察工作——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中心负责人(王金贵)
    理顺鉴定管理体制维护司法公平正义——北京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主任孙东东教授谈司法鉴定管理(倪爱静)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关键词
    [司法改革探索]
    检察改革宏观问题研究(张智辉)
    基层检察院检委会工作改革设想(朱海燕)
    [法学专论]
    论犯罪学的产生(王牧)
    检察预防权初探
    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界定(杨善良)
    相对合理化刑事证明标准体系初探(杨炯)
    终止刑事案件与刑事追究制度及其启示(谢进杰)
    [疑案精解]
    县级人大不许可逮捕涉嫌犯罪的代表如何处理
    重复使用电信卡造成电信资费损失应定何罪(邓楚开)
    警察执行公务中“顺手牵羊”掠人财物如何定性(张峰杰)
    [调查研究]
    检察机关公正执法观念的理论与实证考察
    [立法建言]
    我国洗钱犯罪的现状与刑事立法问题探讨(徐汉明)
    刑事立案检察监督的现状分析与制度完善(俞静尧)
    [法苑随笔]
    法系与推理(陈兴良)
    [争鸣]
    对未成年被告人不应判处无期徒刑
    [观点撷耍]
    “准抢劫”中的定罪要件(廖忠东)
    侦查过程中出现管辖权转移的案件刑事拘留期限应允许“重新计算”(刘红新)
    法律解释的效力等级与适用冲突(吴彦坤)
    破坏电力设备罪应增设财产刑(刘春涛)
    交通肇事犯罪不宜过多适用缓刑(何奇 吴延春)
    [法治视窗]
    预防胜于治疗——香港廉政公署制度对内地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启示(李凯)
    《人民检察》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国检察日报社

    主  编:徐建波

    地  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西路5号

    邮政编码:100040

    电  话:010-68630217 68639018

    电子邮件:rmjc@jcrb.com.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04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451/d

    单  价:7.00

    定  价:1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