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在检察工作中践行社会主义法治理念
  • 检察机关要在深入学习的基础上,准确把握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对检察工作的要求,自觉在执法办案和其他工作中践行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第一,牢固树立和自觉践行执法为民的理念,最大限度地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要运用检察职能为人民谋利益,特别是要把工作的着力点放在人民群众反映强烈、迫切要求我们加强法律监督的问题上;要在检察工作中坚持群众路线;要尊重和保障人权,依法维护公民的诉讼权利;高度重视并切实做好涉检信访工作。第二,要深入实践检察工作主题,努力维护公平正义。要切实发挥法律监督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方面的职能作用,通过扎实办好每一起案件,加强法律监督各个方面和各个环节的工作,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努力提高审查运用证据和适用法律的能力,严把事实关、证据关和适用法律关,使我们所办的案件真正能经得起检验;坚持以公开促公正,进一步深化检务公开。第三,坚持严格执法,把各项检察工作都纳入法治轨道。继续深化规范执法行为活动,既要严格执行实体法,又要严格执行程序法,自觉接受各方面的监督,确保检察权的正确行使。
  • 加强社会管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 各地要切实增强改革创新意识,积极探索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管理体系。要加强基层党组织和政权组织建设,提高社会管理和依法办事的能力。要加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建设,提高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能力。要加强社区建设,完善社区功能,为基层社会管理提供基本平台。要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把“社会人”管理作为社区建设的重要内容,切实管理好、服务好。要发展社会组织,依法加强管理,充分发挥其积极作用。政法公安机关要深入开展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抓基层、打基础、苦练基本功,积极创新管理与服务的理念、体制、机制、方式、手段,积极化解不和谐因素,不断增加和谐因素,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安全保障。
  • 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工作领域
  • 要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的要求,把反腐倡廉工作融入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建设之中,在保持查办案件强劲势头的同时,进一步形成防治腐败的有效机制。在政治领域防治腐败,必须抓住正确行使权力这个关键,完善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行为规范,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在经济领域防治腐败,必须抓住建立健全正确利益导向机制这个核心,逐步减少权力“寻租”的机会,认真做好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在文化领域防治腐败,必须抓住加强思想道德教育这个基础,推进廉政文化建设,树立和实践社会主义荣辱观,营造以廉为荣、以贪为耻的社会氛围。在社会领域防治腐败,必须抓住充分依靠人民群众这个根本,坚决反对和纠正各种损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拓宽群众参与党风廉政建设的渠道。
  • 《反酷刑公约》的价值与一般原则
  • 酷刑作为司法黑暗的一种典型表现形式,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不但严重侵犯了当事人的人身等合法权益,而且败坏了一个国家的司法形象。遏制酷刑历来为世界各国所重视,联合国的相关文件也一再强调要废止酷刑,保障人权。借鉴国外立法的经验,总结国内司法实践的教训,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努力构建司法文明是我们的应尽责任。本刊在此撷取部分专家、学者对酷刑问题的论述,供广大读者研究遏制酷刑问题时参考。
  • 强化法律监督 遏制刑讯逼供
  • 刑讯逼供是刑事诉讼中的一个顽症,它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破坏了司法公正,尤其严重的:是刑讯逼供极易在刑事诉讼中造成错案。近年来出现的在全国有影响的云南杜培武案、湖北佘祥林案等错案,无一不是刑讯逼供造成的恶果。有效遏制刑讯逼供,对于准确打击犯罪,保障基本人权,维护司法公正具有特别重要的作用。
  • 法官与酷刑之遏制
  • 遏制酷刑和法官的工作关系既密切又重大。法官担负着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责任;担负着维护法律尊严的责任;担负着在履行国际公约方面发挥应有作用的责任。
  • 对酷刑“酷”起来——“反酷刑公约及附加议定书”国际研讨会述要
  • 过去的一年对刑事司法理论界与实务界而言,由于错案频出而显得极不平凡。佘祥林案件、胥敬祥案件……一个个鲜活的实例让我们不时反思我们的刑事司法。在总结错案形成的原因时,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重大案件的错案十有八九存在刑讯逼供”。
  • 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刍议
  • 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思想在我国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是以犯罪和犯罪人的多样性、复杂性、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与对犯罪人的处罚目的等为依据而提出的。其内容可归结为:该严则严,当宽则宽,严中有宽,宽中有严,宽严有度,宽严审时。运用这一政策,切忌不能只关注某一方面而忽视另一方面,还要注意与当时的社会情况相结合,并且不能脱离法律的规定。
  • 检察改革的法理思考
  • 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的改革是新形势下推进检察事业发展的一项重大课题。本文通过历史的、实证的、法理的以及比较的角度分析了检察权设置的法理基础,进一步明确了检察改革的基本思路、目标设计和路径选择。
  • 法律监督理论溯源
  • 我国法律监督概念并非源自苏联,而是由我国独创。列宁最初只是提出了中央检察权的思想,斯大林时期苏联宪法中仅规定的是最高监督,而法律监督词语是由毛泽东首次提出的,进而法律监督制度正式入宪。
  • 刑法修正案和刑法立法解释溯及力问题探析
  • 刑法修正案和刑法立法解释的溯及力,是指刑法修正案和刑法立法解释生效后,对于其生效以前未经审判或者判决尚未确定的行为是否适用的问题。我国刑法对于溯及力问题,从实际需要和罪刑法定的要求出发,采用了从旧兼从轻原则。刑法立法解释应受罪刑法定原则的制约;当立法解释与司法解释在适用上发生冲突时,不能简单地以“后法优于前法”的规则选择适用。
  • 民事检察权保障制度研究
  • 民事检察权作为诉讼监督权,是国家公权力的一种,也应当配置相应的保障制度。否则,民事检察权就只能是作为一个法律概念而存在,而不能成为检察实践中运行的权力。
  • 论刑事鉴定结论的采用标准
  • 刑事鉴定结论的采用标准是我国刑事证据制度问题研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是法官对某一鉴定结论是否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行使自由裁量权的依据,是鉴定人制作鉴定文书的“行动指南”,也是控辩双方质疑其能否作为“定案根据”的依据。对鉴定结论客观性、相关性和合法性的探讨对刑事诉讼立法和实践均有所裨益。
  • 简论刑法上的“从轻处罚”
  • 从轻处罚情节包括法定从轻与酌定从轻情节。从轻处罚必须以“从轻处罚情节”为依据,酌定情节不是由法律具体规定的,因而就其是否影响量刑有进行自由裁量的必要。在具体案件中,如何准确适用从轻处罚的各种量刑情节,从而体现罪刑相适应的刑罚原则要求.既是正确量刑的前提,又是一个十分复杂又技术性很强的问题。
  • 借钱诱人参赌,逼取借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 赌博犯罪不仅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影响正常的生产、生活,而且往往诱发其他犯罪,历来为刑法所严惩。然而,司法实践中,对赌博过程中又实施欺诈、暴力等行为的案件如何适用法律,往往认识不一。目前,人民检察杂志社与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检察院邀请专家学者,就与此相关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 被告人亲属提供的线索能否作为立功依据
  • 2005年3月22日19时,被告人黄某将一9岁男孩绑架杀死后,打电话向其家人索要现金,在等候取钱时,被公安机关抓获。黄某在看守所用管教干警邹某的电话告诉其父亲黄某,让其帮助寻找网上通缉的强奸杀人嫌疑人、其舅舅李某的线索。不久,李某打电话给黄父,黄父将李某的电话号码记下后,交给了管教干警邹某,并请求邹将此算作黄某立功。邹某于6月17日单独提讯了黄某,将记有电话的纸条提供给黄某,并制作了一份讯问笔录,显示是由黄某提供的李某的联系电话。公安机关根据李某的联系电话找到了其藏身之所并将其抓获。据此,一、二审法院认定黄某的行为构成重大立功,对其从轻处罚,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 赃款去向的举证责任如何确定
  • 2003年春节前,某机关负责人施某以“过节拜访费”为名,以打白条的方式从单位账上提取了4万元现金。会计即以此白条入账,做平账目。检察机关在查处这一线索时,施某对其提取现金供认不讳,并辩称是为了求得上级领导的提拔重用,将4万元作为礼金,过节拜访时全部分送给了上级领导艾某等人。而艾某等人均予以否认。
  • 刑事拘留立法的技术分析及建议
  • 从刑事强制措施的体系来看,刑事拘留是一项从拘传直到逮捕强制措施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从司法运用实践来看,它是侦查机关进行证据保全、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人身保全进而展开讯问的前奏,是侦查机关最常采用的一项措施。刑事拘留的设计、构建,从小处看,涉及强制措施体例的调整,还要顾及到整个侦查制度的结构;从大处看,关乎刑事诉讼中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两大诉讼价值的平衡。笔者在此仅从立法技术的角度,对强化刑事拘留的操作性作一分析。
  • 鉴定结论究竟该如何取舍
  • 意大利的比萨有一斜塔,距比萨大学不远,高54.8米,2至6层直径相同,年偏斜度1毫米。1590年斜塔的偏斜度大约为4.1米。也就是说,在第7层做自由落体实验,可以将物品投落到地面。此塔闻名于世,除了因它倾斜的外观,还有一个名字与它连在一起,那就是著名科学家伽利略,他在比萨斜塔上进行落体实验30余次。1589年的一天,当时是比萨大学青年数学讲师、年方25岁的伽利略从比萨斜塔上同时抛下了两个同样大小的球进行实验,其中一个球是重金属球,另外一个则是木制球。实验的目的是证明两个球在地球重力作用下同时着地,从而推翻了物理学界认为金科玉律的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塔上落体实验的结果“否定了古代的力与速度成比例的观点,为加速度概念的出现和发现落体定律准备了条件”,同时“给亚里士多德的运动观以决定性的批判,从思想和科学实验方法上,为近代物理的发展开辟了道路”。
  • 十年放歌
  • 当看到“南太湖杯——我的检察生涯”启事征文时,我不由得停下十年来匆匆跋涉的脚步,拍拍身上的灰尘,打开背负的人生行囊,进行十年大“盘点”。
  • 检察官的价值
  • 1995年,年轻的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检察机关;1998年,我又荣幸地成为了一名公诉人。每当我走进法庭,庄严地宣读起诉书的时候,心底总会涌起一份神圣:我为自己是一名检察官感到自豪,更为自己是一名公诉人而感到骄傲!
  • 检缘
  • 16年前,带着组织部门的一纸调令,我来到县检察院报道。自此,不仅与检察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而且与《人民检察》结下了深厚情谊。迄今,我已有15篇研讨文章发表在《人民检察》上,有数十篇调研及宣传文章发表在《检察日报》上。衷心感谢《人民检察》,感谢辛勤耕耘、默默奉献的编辑老师们!是各位的精心呵护、指导和《人民检察》潜移默化的熏陶,引领我在检察调研宣传领域披荆斩棘,有所建树。
  • 犯罪终结者计划及其启示
  • 1976年,犯罪终结者计划的概念诞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的爱尔博格市。
  • 正确理解口供补强规则
  •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明确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此即为我国的“口供补强规则”。正确理解和适用该规则,必须明确以下几个问题:补强证据的直接证明对象是什么,是口供的真实性还是犯罪事实的真实性?补强证据的范围是什么,或者说哪些证据可以作为口供的补强证据?对口供的补强应达到什么样的证明标准?对此,法律以及有关的司法解释均没有明确,实践中也存在不同的认识。
  • 立法应明确需补强证据的范围
  • 谈及确定需要补强证据的范围,就必然要提到补强证据规则。所谓补强证据规则,是指只有在具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某一证据材料才能作为本案的定罪根据使用。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这一规定实际上就是要求对口供进行补强,即口供必须有能够证明犯罪行为是被告人所为的补强证据佐证才能据以定案。但把应补强的证据仅仅框定在口供上,范围太窄,不利于证据的全面收集和案件的最终成案。在英美法系国家的刑事诉讼中,依照制定法或惯例,规定需要补强的证据的范围很广,包括对伪证罪的证明、对某些性犯罪的证明、儿童提供的不经宣誓的证言、某些证言、共犯的证言等。相形之下,英美法系国家对需要补强的证据范围规定得要全面、具体一些。笔者认为,我国刑事诉讼法应当确定需补强的刑事证据的范围。
  • 证据制度中的形式理性与程序正义
  • 证据制度考虑的首要问题不应仅仅是案件事实能否得到准确揭示,更重要的是事实真相应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和手段得到揭示,也就是发现事实真相所采用的手段和方式如何具备正当性、合理性、人道性和公正性。为此,笔者简单论述证据制度中的二个基本问题:
  •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死刑第二审案件开庭审理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
  • 为依法准确惩罚犯罪,加强刑事司法领域的人权保障,确保死刑案件的办案质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现对死刑第二审案件开庭审理程序的有关问题规定如下:
  • 在检察工作中践行社会主义法治理念(贾春旺)
    加强社会管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周永康)
    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工作领域
    [反酷刑专题]
    《反酷刑公约》的价值与一般原则(谢佑平)
    强化法律监督 遏制刑讯逼供(陈国庆)
    法官与酷刑之遏制(高憬宏)
    对酷刑“酷”起来——“反酷刑公约及附加议定书”国际研讨会述要(陈卫东 李伟 王静)
    [庆贺《人民检察》创刊50周年专稿]
    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刍议(马克昌)
    检察改革的法理思考(柯汉民)
    [法学专论]
    法律监督理论溯源(宋军)
    刑法修正案和刑法立法解释溯及力问题探析(黄太云)
    民事检察权保障制度研究(刘辉 郑在义)
    论刑事鉴定结论的采用标准(蒋丽华)
    简论刑法上的“从轻处罚”(方熙红)
    [疑案精解]
    借钱诱人参赌,逼取借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被告人亲属提供的线索能否作为立功依据(汤茜茜)
    赃款去向的举证责任如何确定(胡继恒)
    [立法建言]
    刑事拘留立法的技术分析及建议(吕萍)
    [法苑随笔]
    鉴定结论究竟该如何取舍(张建伟)
    [“南太湖杯”征文]
    十年放歌(王军)
    检察官的价值(廖熔)
    检缘(缪军)
    [法治视窗]
    犯罪终结者计划及其启示
    [观点撷要]
    正确理解口供补强规则(陶建平 皇甫长城)
    立法应明确需补强证据的范围(金恺)
    证据制度中的形式理性与程序正义(邱春阳)
    [法苑传真]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死刑第二审案件开庭审理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
    《人民检察》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国检察日报社

    主  编:徐建波

    地  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西路5号

    邮政编码:100040

    电  话:010-68630217 6863901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04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451/d

    单  价:7.00

    定  价:1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