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充分认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
  • 各级党委要充分认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把反腐倡廉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方针,建立健全教育、制度、监督并重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在坚决惩治腐败的同时,更加注重治本,更加注重预防,更加注重制度建设,加强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工作,坚决查办违纪违法案件。
  • 全面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
  • 各级纪检机关必须高度重视《中共中央纪委关于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的学习宣传工作,为贯彻实施《规定》创造良好条件。要抓紧部署,认真、稳妥地做好有关对照检查和清理纠正工作。要以贯彻实施《规定》为契机,进一步加大查办权钱交易案件的力度。对搞权钱交易的腐败分子,必须一查到底,涉嫌犯罪的,要及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惩处,绝不姑息。同时,对腐蚀贿赂党员干部以及伙同党员干部共同受贿的其他人员,也要加大工作力度,依法惩治。、
  • 努力开创反渎职侵权工作新局面
  • 各级检察机关要充分认识加强反渎职侵权工作的重要性,按照党中央和人民群众的要求,以高度负责的态度、开拓进取的精神和求真务实的作风,切实担负起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职责,努力开创反渎职侵权工作新局面。
  • 百信万店连锁 方便您的生活!
  • 百信集团是云南省玉溪市一家集批发、零售、配送和生产加工于一体的综合性连锁超市,百信集团是一家以经营生猪屠宰加工为主,同时从事畜禽养殖、饲料加工、食品加工、花卉与菠菜种植、纸制品加工、饮用水生产等产业。
  • 略论强制执行的检察监督
  • 长期以来,民事判决、裁定执行难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一个司法痼疾。究其原因,除执法的社会环境、执行体制等存在问题外,违法执行和执法不公现象较为严重,执行行为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因而,研究民事执行的检察监督机制具有重要意义。本刊特组织民事执行检察监督专题,约请专家、学者就这一问题进行探讨。
  • 构建民事执行的检察监督制度
  • 长期以来,民事判决、裁定执行难、执行乱问题,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一个司法痼疾,使司法权威受到损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护。为解决这一问题,有关方面不断推出一些政策和规定,从贯彻施行的情况看,效果并不理想。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法学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进行了深入的探讨,除了提出对执行主体、机构以及程序进行改革和完善外,对检察机关在民事执行活动中的法律监督作用寄予很高的期望。
  • 检察机关实施民事执行监督之程序设计
  • 一、明确对民事执行的检察监督方式,是实现民事诉讼法中法律监督原则的要求 我国现在并无检察机关对法院民事执行工作进行监督的统一实践,许多人认为这是因为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十四条规定的“人民检察院有权对民事审判活动实行法律监督”,不包括对法院民事执行工作的监督。这一看法并不正确。
  • 澳大利亚的监督制度
  • 今年四月,我随团去澳大利亚访问,觉得其监督制度颇具特色,特书之于后,并略发议论。因访问时间和占有资料有限,浅薄、谬误恐难避免,望同行指正。
  • 检察政绩观评价机制探析
  • 政绩观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核心问题。检察政绩观是检察工作的价值追求,事关检察工作发展和检察功能的发挥。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语境中的检察政绩观与评价机制创新研究是探索检察机关更加有效地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促进社会和谐发展价值实现的重大问题。
  • 中国宪政体制下审判监督的必然性及改革探索
  • 权力监督与制衡是政治学和法学中的重要问题,但不同的政治背景和法律制度中的权力监督模式呈现出多样性。具体到审判监督制度,在都奉行人民主权原则的美国和我国,却分别选择了陪审团模式和通过检察机关进行法律监督模式。为了更好地配置司法权,有三种监督模式可供选择:建立陪审团制度,取消检察机关的审判监督权;建立专门机关实施审判监督;权力机关监督与法律监督机关相结合的监督模式。第三种监督模式比较适合中国国情。
  • 论罪犯申告权的程序保障
  • 申告权是罪犯享有的一项重要的程序性人权,它对纠正法院的错误判决和防止监狱腐败有重要意义。我国现行监狱法律、法规对罪犯行使该权利的具体程序规定比较粗疏,监狱的权力相对较大,致使罪犯行使该权利受到诸多限制。建议依照中立机关介入、律师制约、不受监控、平等保护、物质保障等原则,对我国罪犯行使申告权的现行程序加以完善。
  • 和谐视野下的检察公信力
  • 全面提升检察公信力,是检察事业在推进法治、促进和谐、服务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必须着力解决好的一个重要课题。必须从服务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角度,深入思考和分析检察公信力的重要性和提升路径,科学界定检察机关在国家权力框架和国家机构体系中的职责、定位和任务,为依法独立公正行使检察权,不断提升检察公信力提供有力的制度保障。
  • 减刑后再审改判、监外执行期间又被羁押如何计算刑期
  • 刑期的计算是刑罚执行制度中的重要问题,它关乎司法裁判的权威性和犯罪人的自由与权利。现行刑事法律关于刑期的计算规定得比较原则,缺乏可操作性,容易在刑事司法实践中产生争议。近日,本刊结合两则典型案例,邀请专家、学者就刑罚执行过程中涉及的刑期计算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 将工程交由亲属经营的公司施工造成高额投资如何定性
  • 李某系某国有科研单位科研开发处代理处长。在担任代理处长期间,李某曾负责该单位局域网改造工程,在招投标过程中隐瞒了北京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其母亲的实情,使没有施工资格的该公司中标;后在与改造施工同时进行的网站建设工程中,李某又利用领导委派其购买设备的机会,未经招标和请示,擅自将采买设备的工作交给该公司完成。经鉴定,该项工程造价为88万元。加上合理利润.工程价款应该在98.3万元至135.03万元之间,而建设单位为该项目的投资却高达216.78万元。
  • 骗取宽带使用费差价的行为能否定罪
  • 2004年至2005年间,李某利用上海市电信有限公司ADSL宽带家庭用户与单位用户的收费标准不同,通过电信公司内部人员,获取了大量宽带单位用户的资料。然后,李某到多家公司企业,谎称是上海市电信有限公司的代理商,以低于电信公司对单位宽带用户收费标准为条件,用李某设立的上海某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某电讯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多家公司企业签订书面协议或者口头约定,为它们提供宽带网络接入服务。尔后李某用本人及他人的身份证向上海市电信有限公司申请私人宽带接入服务,后买通上海电信公司安装工人将私人使用的宽带线路接入与其签订过协议的各公司企业,再以上海某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某电讯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向上述公司企业按单位使用宽带的收费标准打折,收取宽带网络使用费,然后再按私人用户的标准向上海电信公司付费,从中获利。到案发时,李某利用此手法操作9次,获利人民币20余万元.
  • 《人民检察院信访工作规定》解读
  • 人民检察院信访工作是检察机关密切联系人民群众,倾听人民群众呼声,集中人民群众智慧的重要桥梁,是体察人民群众疾苦,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的重要途径,是化解矛盾纠纷,维护人民群众利益,服务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一项基础性工作。为规范人民检察院信访工作,保护信访人的合法权益,维护信访秩序,保持与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2007年3月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届检察委员会第七十三次会议通过了《人民检察院信访工作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共八章五十六条。笔者着重阐述《规定》所确立的主要原则和制度。
  • 我国司法经费保障体制的弊端与完善
  • 司法机关在建设法治国家的进程中,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司法经费是司法机关用于维护社会稳定、保障经济发展、打击犯罪、保护公民权利的专用经费。司法经费是做好司法工作的基础和前提。为保障司法工作的顺利开展,必须做好司法经费的保障工作。
  • 出庭受审穿囚服还是着便装
  • 在古代公案小说和充斥今天荧屏的古装戏里,时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形:明镜高悬的大堂上,衙役手持“杀威棒”侍立两旁,威严的判官高高在上,随着惊堂木作响,开始例行对瑟瑟发抖的被告人的审讯,厉声呵斥、刑讯杀威、逼供画押、收监关押等成为既定的程式。受审者视同草民,必须身戴木枷、跪地受审。
  • 完善当前立案监督工作的思考
  • 对刑事立案活动的监督,是防止和纠正司法实践中有案不立、有罪不纠、以罚代刑等执法不严问题的有力措施,是依法履行检察权的重要体现。1996年,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首次将检察机关实施刑事立案监督的内容写进法律条文之后,立案监督成为检察机关诉讼监督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笔者在考察湖北省检察机关10年立案监督司法实践的基础上,试对立案监督实务和理论诸问题作一梳理和探讨。
  • 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罪与非罪标准有待明确
  • 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规定:“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据此规定,有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行为,即应追究刑事责任。而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 受国家机关委派从事公务的人员应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论
  • 我国刑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 “代为告诉”规定要细化
  • 1979年刑法第八十七条和1997年刑法第九十八条都赋予人民检察院代为告诉权,即“本法所称告诉才处理,是指被害人告诉才处理。如果被害人因受强制、威吓无法告诉的,人民检察院和被害人的近亲属也可以告诉。”作为以检察权保障被害人人权的一种手段,该规定的立法初衷值得肯定。
  • 《人民检察》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国检察日报社

    主  编:徐建波

    地  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西路5号

    邮政编码:100040

    电  话:010-68630217 6863901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04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451/d

    单  价:7.00

    定  价:1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