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胡适演讲妙语连珠
  • 1932年。我就学长沙。金秋的一天,接到通知,到赐闲湖中山纪念堂(现长沙市教育街省农业厅,原房已毁)听胡适讲演,我幼年曾读过胡适的新诗,怀着仰慕的心情,提前赶到会场。这次讲演会由湖南省教育厅厅长朱经农主持,参加的有省会各大中学校师生,事隔68年,至今记忆犹新。这天,胡适由朱经农陪同出现在讲台时,大家报以热烈掌声。胡适身着酱色毛料长衫,随带一听香烟,一支接着
  • 《菲律宾华侨篮球鏖战上海滩》读后
  • 读《世纪》今年第一期李原撰写的《菲律宾华侨篮球队鏖战上海滩》一文后,使我想起了半个世纪以前“群声“篮球队远征上海的盛况。“群声“篮球队是东南亚侨界一支实力强劲的篮球队。我记得他们来沪后第一场出场的阵容是:前锋陈金德、陈金置,中锋杨人辉,后卫蔡文华、蔡文章。首场克上海强队“仁余“,二场胜上海另一支强队;第三场仍然以较大比分胜上海当时篮坛盟主“华联“。李文说“首战华联“这一说法可能有误。“群声“的特点是整体配合默契,
  • 徐志摩轶闻
  • 爱浮石浙江海宁硖石是诗人徐志摩的故乡。硖石的东山不太高,但景色宜人,山上树木葱郁,芳草漫生,池水清澈,洞穴幽深,山石奇特,亭台楼阁相映成趣。更为出奇的是东山产的浮石,为罕见之石,它置于水而不沉,即便在水中泡几年而仍浮(西山的芦苇倒会沉)。徐志摩年少时每游东山总不忘捡上一些有峰势、有梭角的浮石回来,加以雕琢。凭借其丰富的想象力及心灵手巧,把石头镂琢得玲珑别透,妙趣横生。或奇峰突起,层峦叠嶂,或峰回路转,沟壑深邃,植上小树桩、小花草,便成
  • 任鸿隽与庐山古青书屋
  • 庐山得自然之灵、交通之便,历代为游屐丛集之地,至近代又得夏都之誉,自然为时贤所向往,致使牯岭一隅名人别墅林立,为今之庐山留下一大文化景观。任鸿隽曾于1937年在庐山森林植物园中建成之古青书屋即是其一。任鸿隽(1886~1961年),字叔永,四川巴县人,原籍浙江吴兴(今湖州),中国现代科学事业的倡导者和组织者。1914年在赴美留学期间,与同学胡适、赵元任、杨杏佛等发起中国科学社,集资编印《科学》杂志(月刊)于次年出版。他长期担任该社的领导职务;曾任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下文简称中基会)干事长长达十余年,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
  • “历史悠久”在存真
  • 几乎是同时,我在上海的几家报上读到了关于美国的文字,而且都与历史有关涉。“美国的历史“?很可能让人不经意甚至颇为轻视,在一向以“历史悠久“、“几千年文明“的中国人眼里,实在值不得什么。“美国的历史“,充其量不足三百年耳!有什么可称道、可推崇的?然而,“美国人却很尊重历史,他们保留历史遗迹“,“他们并不轻易去改变历史的遗迹,去轻易地人为变动这些场
  • 患难之中拜师萧军
  • 越传越神的革命作家1945年“八·一五“抗日战争胜利,日寇投降。在东北松花江畔的双城县城里,当了14年亡国奴的人们,好像从火海里跳出来一样,满街狂欢。那以后,街头地摊上出现了高尔基、鲁迅、巴金的书籍。我真像久饿的羔羊遇到了青草一样,拼命地啃吃着这些新鲜的奇草。其中我得到了一本三十年代上海出版的田军着《八月的乡村》,故事就发生在我家乡东边二百里远的帽儿山。
  • 刘海粟与冯其庸的情缘
  • 海粟大师长著名红学专家冯其庸教授30岁,他们是数十年的忘年友。他们的友谊有如一首情真意笃的长诗。他们的交往始于70年代后期。在北京饭店初次相见,一个常州人,一个无锡人,结为忘年交。1979年初春,刘海粟在彻底平反、恢复名誉后,即筹备
  • 人民的瑰宝——为纪念王若飞同志而作
  • 党中央派人来重庆了抗日战争步过7个年头进入了1944年,经历了漫长的黑夜,曙光就在前头,黑暗即将消亡!而野蛮的日本帝国主义,为打通平汉和粤汉两条铁路线,在这一年开春发动了河南战役。执行蒋介石卖国投降路线的国民党百万军队,一触即溃!我们战斗在大后方的重庆办事处同志们在那些日子里,每天从新华社、延安八路军总部,从地方报纸和国民党的报刊上,看到中原战事,真是触目惊心!国民党报刊散布着日寇不可战胜的神话,施放着投降、妥协的毒气,大后方
  • 周立波的“芳草”与“油漆”奇谈
  • 文学大师周立波以小说名世,他的作品富有鲜明的民族和地方特色,散发着山茶花一样芬芳的气息,被誉为“山茶花“派的代表作家。然而,他对诗词一道的精深造诣,却一直鲜为人知。他很少写作旧体诗词,偶一为之,则大气磅礴,出手不凡,记人叙事,写景状物,俱是言辞隽永,文采斐然。六十年代之初,正是周立波在湖南工作期间。在长沙一次规模不大的创作座谈会上,周立波兴致淋漓,妙语如
  • 井冈山下,潘汉年的末后岁月
  • 移狱洣江茶场湖南省茶陵县洣江茶场,来了一对名声很大的犯人——潘汉年夫妇。这天是1975年5月29日。将潘汉年夫妇从秦城监狱移于湖南省的劳改单位,是中央专案三办的意见。5月27日,由公安部十五局所属的专案组和秦城监狱共同派人,“解押“潘汉年从北京乘坐1次列车,于29日清晨到达长沙,稍作停留,便与3天前先期赶到的潘妻董慧,乘汽车赶往洣江茶场。洣江茶场位于茶陵县城以东7公里处的米筛坪。这天
  • 穿越战争硝烟的画集——忆我的父亲芦芒
  • 这是父亲他短短的59年生命中留下的唯一的一本画集,况且是在他死后方才面世的!对于父亲来说,这是遗憾呢还是欣慰?对父亲最好的纪念不是眼泪不堪回首20年前的那个可怕的日子,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没有给我们留下片言只语。书案上,砚池里还蓄着他新研的一泓墨:枕头旁,他临睡前翻阅的《诗人玉屑》还不及合拢;他惯常用的那只缺损的瓷杯,新泡的茶尚有微微的余
  • 莫干山,名人结庐此山中
  • “翻身复人七人房,回首峰峦入莽苍“(毛泽东)。七人座面包车七转又八弯,一盘复一盘地攀越莫干山道,循着历史旧路,一路风情目不遐接。九九岁末,我应浙江省人民政府莫干山管理局邀请,陪同省武警总队原政委伍一先生,来到这座名山,寻访当年新中国元勋毛泽东、陈毅等留下的足痕。名人结庐此山中莫干山在浙江北部德清县(原武康县)境内,是天目山的支脉,山并不高峻却玲珑嶙峋,方圆仅2.95平方公里,翠岗秀峦,
  • 价廉物美的“罗宋大菜”
  • 旧时上海人把西菜叫作“大菜“,把俄国人叫作罗宋人,所以“罗宋大菜“就是俄式西菜,十月革命后,大量沙俄贵族和官僚军官逃亡到中国,其中不少流寓上海,多数居住在“法租界“,因之在曩飞路(现淮海路)巴黎大戏院(现淮海电影院)附近,陆续出现了几家罗宋菜馆。
  • 由《想起延安的两则故事》想开去
  • 编辑部同志:贵刊今年第二期上,有邓伟志同志《想起延安的两则故事》一文。作者的态度是很对的,怕再过若干年后,核实会“越来越困难“了。我也是学他的精神才写这篇短文的。该文所述两事,同我听见的版本就颇为不同,可见流传版本不会少。但我也是听说的,而且发生这件事的时间,恰好我不在延安,而在其他抗日根据地。我把它们写出来,也是为了看看是不是有确知内情者出来校正核实。一、吴满有事。原文均写成“吴满友“,应为吴满有,一个标准的农村名字。邓文称:“吴满友很听话。可是,他既听共产党的话,又听国民党的话。1947年毛泽东撤出延安后,他立即投向了国民党。“
  • 民国时期集团结婚在上海兴起
  • 旧中国,男女婚嫁受几千年封建思想的影响,可谓五方杂处,乡俗颇多。婚事大办不仅耗资费时,繁琐累人,而且,有些人为办婚事用尽毕生节俭积蓄所得的钱物,甚至闹成悲剧,婚事变丧事的事例,屡见不鲜。民国以后,各种旧式封建礼俗逐渐受到新思想、新潮流的冲击。三十年代中期,一种与现今集体结婚相似的集团结婚,首先在上海兴起。
  • 谢觉哉与贺耀祖携手于大西北
  • 1937年“七七“事变后,谢觉哉奉命出任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代表,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昔日北伐老友今天抗战同道谢觉哉这次到兰州赴任,负有特殊使命。当时国民党甘肃省政府主席兼兰州行辕主任、国民党甘肃省党部主任委员贺耀祖是谢觉哉的同乡旧友。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贺耀祖原任赵恒惕部第一师师长,中共湖南特委特派谢觉哉前往联络,劝说贺耀祖改变立场,参加北伐,改任国民革命军独立第2师师长,开赴江西前线作战。后任国民革命军第40军军长,第一集团军第三军团
  • 胡适之父胡铁花死因之谜
  • 胡适的父亲胡铁花(1841~1895年)字守三,号钝夫,讳传,徽州绩溪人。1895年甲午之役,清政府在马关丧权辱国之时,铁花公在台东任直隶知州兼领后山军务。是年秋,他的家人在原籍突然宣布,铁花公于七月初三(农历)在厦
  • 也谈“平江不肖生”
  • 今年《世纪》第一期,登有钱剑夫先生作的一文谈平江不肖生向恺然。向是民国传奇人物,特就所知,补述其人二三轶事,聊以续貂。向的笔名“平江不肖生“,二三十年代,通都大邑中人是多半耳熟能详的,称他为“妇孺皆知“,也许不算形容过甚。笔者童年随塾师去一位女教员家,她床头就摊着不肖生著的《江湖奇侠传》。向留日归国,寓上海新闸路斯文里。适包天笑正在办《星期》周刊,找他写稿,他写了《留东外史补》及《猎人偶记》。这后一种写的
  • 说“世纪”,谈展望
  • 在中国传统词汇里,作为计时单位。“世“为30年,“纪“为12年。以一百年为一个世纪的纪年方法是从西方来的。以“世纪“作为时闻单元的名词,作为 Century 的译名,是从日本引进中文的。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李提摩太与蔡尔康翻译的英国人马恳西所著《泰西新史揽要》(History of the 19th Century),一名《泰西第十九周大事记》,将 Century 译为“周“,尚未用“世纪“译名。到二十世纪初,日译名词大量涌进以后,“世纪“成为书刊常用词汇,以“世纪“命名的中文报刊便有《二十世纪大舞台》、
  • 萧乾在柏各庄农场
  • 著名作家、记者、翻译家萧乾于1958年春到1961年初夏,在河北省国营柏各庄农场第三分场生活了三年。那时,我在柏各庄中学教书,家兄则与萧乾、陈企霞、钟惦棐、蓝翎等人一块改造。萧老病逝后,我采访了当年与萧老有过接触的农场职工和干部,根据他们的叙述和个人追忆写成这篇短文。1958年春天,一个乍暖还寒的日子,萧乾先生和他的“右派“难友们,从北京
  • 怀念“五四”
  • 我出生于“五四运动“那一年,虽然运动发生时,我还在母亲腹中,待我呱呱坠地,运动早已过去了将近半个年头。但我降生以后所呼吸到的人间的第一口空气,总算已经是受过“五四“洗礼以后的空气了。如果从那时以后,弥漫在中国大地上的都是这样一种新鲜空气的话,那么,到今天,我们的社会不知该是怎样一种状况了。这当然谁也说不清楚,但总之决不会是,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辛亥革命只赶走了一个皇帝,皇帝所代表的封建专制主义仍原封未动地凌驾于中国大地上空,束缚着全中国人民。只有如火如荼的“五四运动“的爆发,
  • 陈毅不忘陈书农救命之恩
  • 陈毅在北京与邓锡侯谈起陈书农50年代初,陈毅到北京开全国政协会议遇见起义将领、西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邓锡侯。两人闲谈中,陈毅问起原川军第3师师长陈书农的情况,陈书农是邓锡侯的老部下,邓了懈陈书农的一切,便对陈毅说:“抗战初期,书农率部随我出川,1939年我回四川任川康绥靖公署主任,书农接替我任第
  • 《光明日报》拒发周作人《元旦的刺客》
  • 近时常见报刊上发表评论抗日战争期间周作人在北平当汉奸、担任伪华北政府教育总署督办那段丑史的文章,不禁勾起笔者在《光明日报》工作时涉及此事的一段回忆:六十年代初期,这个报纸的副刊《东风》,曾因拒绝刊登周作人投寄的文稿《元旦的刺客》,和周作人有过一次纠葛。这是周作人晚年的最大心病,说说它的来龙去脉,该不会是完全没有意思的。那时候的《光明日报》,还是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
  • 1942:“衢州保卫战”为何不保不战?
  • 衢州:轰炸日本的机场所在地1941年12月7日晨7时55分,日本未宣而战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了!与此同时,中、美两国政府订立军事协议,美军准备随时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登陆、开辟第二战场,协议指明:中国政府立即扩建衢州机场,其标准要求足以容纳50架 B-25型轰炸机起飞、降落。中国统帅部当即电令驻江西上饶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
  • 美丽牌香烟
  • 过去市上有一种华成香烟公司生产的香烟,其包装为淡血牙色底上面嵌有一美女头像,名曰:“美丽牌香烟“,驰名全国。烟牌头像即著名艺人吕月樵之女,当时上海之红女伶吕美玉。吕美玉唱作俱佳貌又美丽,曾在共舞台主演新剧《失足恨》很为出名,旋即被华成香烟公司主持人戴蔼庐、陈紫恒看中,生产一种美丽牌香烟即以吕美玉主演《失足恨》剧照作为烟牌。因此销路大好,美丽牌遂成为名牌香烟。但吕之母时凤仪并未获得华成香烟公司多大报酬,仍
  • 杨千里所用“奈向翁”印章
  • 苏州文人杨天骥字千里,长于诗古文词,擅篆隶,精篆刻,名闻江南,前监察院长于右任延为监察委员。抗战时寓居桂林,抗战后期,广西吃紧,潜难贵阳,准备转道入川,但身无余钱,只得沿途卖字,充作盘川。甚至卖字用书画章亦未随身携带,临时刻一章曰“奈向翁“。余不明究竟,叩询其义,方知为苏州方言,“奈向“吴语读音为“那亨“即“怎么办“、“如何得了“之意,言时大有哭笑不得之苦衷,杨氏当时自筑去渝,均用此章。方言入印,亦甚罕见。
  • 毛泽东说名道姓
  • 毛泽东知识面是很广博的,他对中华姓氏文化也颇有造诣。通常认为,人的姓名不过是个人所持有的代号或符号。中华历史悠久,五千年的文化,致使在这块土地上生长的人们,非常重视取名取字。我们所接触到的亲友以及圈内外人众,几乎每个名字,大都蕴含有时代精神、历史沉积;有地区或民族固有特色,也有家族或社会影响。因此名字是多彩的,它是一种多元的记号。毛泽东对姓氏文化的方方面面,都是很注切的。
  • 殿试点翰林
  • 幼年听我伯父邹伯冏讲他殿试后被点翰林的一幕,十分动人。他说在两榜中试后,经殿试中进士,须再经胪唱而成为翰林院庶吉士,就是一般人称的翰林了。胪唱的第一二三名,就是状元、榜眼、探花。殿试中进士后,在太和殿(所谓的金銮殿)皇帝召见,并公布进士名次。这就算天子门生了。这些进士被通知五鼓前入朝。大家都跪在殿前丹陛下,各人手里捧着一块绿头签。所谓绿头签,就是一块长形木牌,而上端漆着绿色的如意
  • 《上海旧政权建置志》序
  • 《上海旧政权建置志》是一部比较难写的志书。它的前身拟名是《上海旧政权志》,而《上海旧政权志》是较早拟议的《上海政务志》的部分内容。后来《上海政务志》分削为四,《上海旧致权志》为其中之一。如果写《上海旧政权志》,首先遭遇到的困难,可以设想,政权更易,历代所经,在上海的各区区志、各县县志中,已经有所记载,单列一项《上海旧政权志》,势必多所重复,徒费人力。在实践的过程中,参加修志诸位,乃改名为《上海旧政权建置志》,落笔在建置,二字之增,内容大为缩小与集中,避免了与他志大量重复,写
  • 好人范泉
  • 范泉走了。我想写篇文章寄托我的哀思,一时找不出一个合适的题目。忽然想到复旦大学中文系陈鸣树教授说过:“范泉是个好人。“我就拿“好人“做题目,觉得挺合适的。陈丕显夫妇也曾得到帮助那是前年的一天,我手执一支红郁金香,从文艺会堂出来。见陈鸣树在前头走,就紧走几步追上他问:“还上哪儿去?““上华山医院看范泉。他刚动了手术。“他说。“啊?我还不知道呢!那,一块儿走。我也去看看他。“我和鸣树并肩走着。鸣树边走边说:
  • 因《尼罗河上的惨案》引发的一场冲突——我与冯至“不打不相识”
  • 1979年初,我受命创办大型外国文学期刊《译林》。当时各地正在放映英国影片《尼罗河上的惨案》,鉴于影片远不如小说原着描写得细腻,于是我决定在《译林》创刊号上全文译载这部长篇侦探小说。那时中国刚对外开放不久,广大读者对反映西方当代现实的小说,既陌生又好奇,以致《译林》创刊号一上市就受到热烈欢迎,两版印了40万册还不够卖,有些地方还出现了黑市价。面对这种情况,使我既欣喜又确实感到意外。
  •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