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向全市中心图书馆赠送书刊仪式举行
  • 12月17日下午,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向全市中心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及36家分馆赠送馆编书刊仪式在文史馆菊生堂举行。
  • 我们共同的心愿
  • 本刊编辑部在2008年第一期上发表了《不断提升(世纪)影响力》一文。转眼又到岁末,在迎接新年之际,我们欣喜地收到了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龙源期刊网和全球中文电子期刊协会联合颁发的“《世纪》杂志为2008年度中文期刊网络传播海外分类阅读史地人文类期刊第8名”的荣誉证书。回想与龙源期刊网的合作刚过两载,本刊就在众多史地人文类期刊中崭露头角,列入中文期刊网络传播分类阅读排行入榜期刊,这是编辑部同仁多年来坚持办刊宗旨,
  • 姚以恩情系犹太文学大师五十年
  • 2008年10月18日,乌克兰副总理瓦休尼克在上海华东师大为赵云中教授授勋仪式上,专门会见了81岁的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姚以恩先生,热情地邀请他于2009年3月2日到乌克兰来出席犹太文学大师肖洛姆-阿莱汉姆诞辰150周年的纪念活动。姚以恩愉快地接受了邀请,并将自己翻译的一本肖洛姆-阿莱汉姆的代表作《莫吐儿传奇》赠送给瓦休尼克副总理。此情此景引起了许多人的好奇:瓦休尼克副总理为什么要发出邀请?姚以恩与这位犹太文学大师又有着什么样的因缘呢?带着这个问题,我拜访了他。
  • 宋美龄访美与胡适大使去职隐情
  • 作者的话: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在外交战线上,初有胡适博士下水使美;继有蒋宋美龄女士应邀访关,看来似乎是“珠联璧合”,构成中国抗战外交上两大亮点。然而其中背景复杂、情况曲折、涉事人也志趣迥异。本文作者当年任职于外交部情报司和蒋介石侍从室第六组,熟悉其内幕隐情。
  • “文革”中敬谒马寅初
  • 马寅初先生是我敬仰的一位前辈学者。我是在一个特殊年代见到他老人家的。1966年11月,正是“文化大革命”狂潮席卷中华大地的时候,表面上轰轰烈烈,实际是寒凝大地一片肃杀。人们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今天是革命的,也许明天就是反革命。除了不懂事的孩子外,几乎人人自危。尽管嘴上说的革命话,唱的是革命语录歌。
  • 赵丹的哀怨
  • 哀哀地站在湖南路上,眼前是紧闭的黑漆大门。几枝玉兰和香樟树枝,伸过围墙,指向蓝天。这时候,藏在心底的一张笑脸,拂去近30年的风尘,涌到我的眼前:1979年的一个春日,我推开这扇厚重的大门,刚抬起头,看到阳台上一张笑脸,正对着我挥着手。没有想到,第一次采访赵丹先生,竟如此亲切、随意。这张笑脸,没有一丝粉饰、勉强、佯装,只有自然、纯真、开朗,永远定格在我的脑中,珍藏在一心里。
  • 谢芳揭开《舞台姐妹》拍摄内幕
  • 2006年4月11日上午,我(以下简称“王”)在北京采访著名电影艺术表演家谢芳(以下简称“谢”),请她回忆参加拍摄电影《舞台姐妹》的往事。
  • 中日书法家兰亭盛会
  • 1987年4月10日,丁卯暮春,兰渚山麓,天朗气清、春风荡漾。于茂林修竹、潺潺小溪的绍兴兰亭举行兰亭书会。中日两国的当代书坛巨擘、精英雅集于此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书法圣地”。追仿1600多年前“书圣”王羲之等41人,在此修禊、咏诗之盛事,流觞曲水,泼墨挥毫,切磋书艺,为中日两国文化交流谱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创造了一段中日两国书法家共襄辉煌的历史。作者当时作为工作人员有幸躬逢其盛,21年前隆重、热烈、友善、欢欣的场景,至今回忆仍感振奋和情随事迁之叹。
  • 我被打成小右派
  • 1957年初我从纺织二干校结业回上棉十五厂,赶上整风,被“风”吹晕了头,在“大鸣大放”会上毫无顾忌地“出洞”放了一通。结果是由“知无不言,言者无罪”沦为“别有用心,猖狂进攻”。我和各车间科室不少干部被重点批判,几名“右派”浮出水面,对我未作处理。许多人背地向我提醒:“你额骨头高。学乖点,少讲两句。”
  • 马一浮诗悼陈独秀
  • 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历任五届总书记的陈独秀,已逝世半个多世纪了。人们常说“盖棺论定”,但对他的千秋功罪,至今却仍评说纷纭。但是,就在他离世的1942年,在很少有人敢肯定他的时候,却有一个人肯定地称其为“才士”、是“天下之好”,认为其死“乃为众嫉,抑塞以亡其天年”。这个人就是他的“故人”马一浮。
  • 小万柳堂主人的风雨人生
  • 清末民初时期,杭州西湖和上海曹家渡西,曾经有过均取名为小万柳堂的别墅,知情者晓得,这两栋先后建造、周围依依垂柳的雅致建筑,都是廉泉与吴芝瑛夫妇的别墅。
  • 郭沫若校订本《再生缘》再生始末
  • 《再生缘》是浙江女诗人陈端生(1751-1796)所写的长篇弹词。她十八岁时开始写作,历经十六年,写到第十七卷,尚未完成。书中叙才女孟丽君因奸臣之子刘奎璧与皇甫少华争婚结仇,受到迫害。她假扮男装,改名郦君玉,考中状元,历任大官,暗中救助皇甫少华平反冤案,建立大功。孟丽君始终不肯恢复女装,不愿认父母和未婚夫,造成离奇曲折的故事。
  • 革命老人席萍的可贵沉默
  • 2006年初夏,住在广州某医院高干病房的革命老人席萍,处于弥留之际,昏睡不醒,医院已经发出病危通知。这个消息传到北京木樨地,陈明十分牵挂,寝食难安,他仔细斟酌,拟就了一份几百字的长文电报,发往广州,并且在电话中嘱咐儿子陈东海,要他在母亲清醒的时候,念给她听。电文中充满关切的话语,感谢她把儿子抚养大,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歉疚之心。电报发出后,陈明常常自言自语地念叨:也不知道席萍能不能在清醒时听得到这个电报。
  • 周恩来严处“李维汉跌伤事件”
  • 首都红卫兵南下兵团在上海武斗
  • 一、北京红卫兵南下 1966年9月11日,首都红卫兵南下兵团总部人员到达上海,上海有关方面派出由摩托车开道的车队迎接,一路风风光光地进入位于市中心,紧靠人民广场的市体育宫安营扎寨(今上海大剧院的位置)。当天,南下兵团即以“全体战士”的名义在上海散发《宣言》,一方面声称这次是“带着党中央、毛主席的无限期望,首都革命人民的战斗友谊”而来的;一方面表态:第一,我们是战斗队,是旧世界天生的造反者,要造一切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修正主义、
  • 江青在浦东女工夜校的化名
  • 关于江青(1914—1991)1934年5月至10月从北平到上海浦东女工夜校当教员一事(并在那段时间被捕),不少公开出版的书籍、杂志及史料文献中都有记载,但书中所用的化名却不尽相同。
  • 堪比“莎翁”的秦腔剧作家——记西安市文史研究馆首任馆长范紫东
  • 钱新之秘劝段祺瑞南下
  • 1933年,有传言准备“落水”的北洋老帅段祺瑞(字芝泉),忽然从蛰居的天津南下上海,予居心叵测的日伪当局沉重一击。
  • 寻找戴季陶遗骨秘闻
  • 一、成都昭觉寺内的戴季陶墓 成都昭觉寺坐落于成都市区东北,素有川西“第一禅林”之称。寺庙始建于唐贞观年间,宋代崇宁年间圆悟禅师说法于寺,复名昭觉。明末寺庙毁于兵火。今存山门、天王殿、地藏殿及藏经楼等为清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重修,大雄宝殿、圆通宝殿、钟鼓楼等为20世纪80年代后重建。寺中殿宇规模宏大,林木葱茏,为成都著名古刹之一。走进寺内,过虔心亭、天王殿,再经地藏殿,眼前便呈现出雄伟的大雄宝殿。再折向东行,来到了供奉千手千眼观音的圆通宝殿。此殿的北面,
  • 国民政府上海越江工程流产记
  • 为迎接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召开和城市功能调整的要求,上海正在大力发展越江工程。目前,上海已先后建成打浦路隧道、延安东路隧道等6条隧道和松浦大桥、南浦大桥等7座大桥,加上黄浦江自北朝南已有军工路、新建路、人民路、西藏路、打浦路复线、龙耀路、上中路等7条越江隧道同时在建,年底长江西路隧道正式开工,
  • 把发展当一门学问来研究
  • 根据读者建议,本刊从今年开始。增设“世纪论坛”栏目。我们将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围绕读者感兴趣的历史和现实问题。组织专家学者撰写夹叙夹议、短小精悍的言论文章。
  • 戏曲不能逃离社会核心价值
  • 前不久在上海举行的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尚长荣京剧“三部曲”系列观摩研讨会议上,有专家提出当前戏曲创作不景气,主要是艺术家“逃离”了社会核心价值,不敢去唱响时代主旋律。因此才逐步被观众疏远。
  • 官员该不该整容?
  • 古语云:“女为悦己者容。”今天看来,这句话的含义已不大确切了。“为悦己者容”的外延已大大扩展。整容已成今日社会的一种时尚,时下又增添了一批权贵们加盟,“越活越年轻”成为一种“官场新景”。据北京一位著名整形专家透露,从去年以来,找他整容的官员越来越多。做整容的高峰是在每年“两会”之前,
  • 白石老人赠我《三朵花》
  • 在齐白石老人九十五岁那年,我趁去北京开会之际,请同行的赵清阁大姊领我去向老人求画。
  • 战胜癌症的百岁寿星
  • 惠毓明名泉,字毓明,出生江苏无锡,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民革党员,中国人文书画院名誉院长;2006年被授予“中国书画金奖艺术家”荣誉称号等。她初次给我的印象是个子偏瘦,满头银丝,腰板硬朗,慈祥的微笑始终洋溢着,让人感到和蔼可亲。谁能想到,这位百岁老人曾在年过花甲的时候身患癌症,并战胜了死神。
  • “中医药与传统文化”论坛在上海举办
  • 敬告作者
  • 张澜告诫别搞“马桶”政治
  • 上世纪二十年代,我曾就读于前国立成都大学英文系,认识了德高望重的张澜校长。我由江津县长调任铜粱,知道张澜先生在重庆,特去上清寺“特园”拜访了张先生。他对我说:“你当县长,是地方官,要多为地方老百姓办点实事,别以为多征点粮,多征点兵就可以作专员,不行!专员的位置是CC和复兴社分包了的。别搞那些‘马桶’政治,表面上又黑又光又亮,里面臭不可闻。”我听后深受教育。
  • 李恩绩的潦倒一生
  • 2008年第5期《世纪·笔记掌故》中有一篇高健行撰写的《李恩绩的下落》,文末企盼他这则笔记能引来更多老人对写哈同与爱俪园掌故的李恩绩的回忆。
  • 蒋介石禁止邮递《申报》
  • 1932年7月15日,正当史量才兴高采烈地从主编俞颂华手里接过散发着油墨香刚创刊的《申报月刊》翻阅时,经理马荫良拿着一叠拆阅过的来信一脚跨进总经理办公室就急惶惶地说:“总经理!这两天接到这么多各地来信,都在责问为什么《申报》到今天还没寄去?”史接过信一一看过,脸上的喜悦兴奋顿时被满腹狐疑代替:“难道是铁路事故?
  • 胡耀邦即兴作《新桃花源记》
  • 桃花源位于湖南常德,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在陶潜笔下自古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被誉为“世外桃源”。1962年初秋,时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兼湘潭地委第一书记的胡耀邦在地委负责同志陪同下来到了桃花源。
  • 戴逸关心铁琴铜剑楼传人遗属生活
  • 在旧中国的藏书大家中,素有“北杨南瞿”之说,所谓“北杨”,是指山东聊城杨氏的“海源阁”;所谓“南瞿”,就是蜚声中外的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书楼在城东的古里镇,但楼主瞿氏在城内亦有居所。戴逸的家,就在瞿氏城内寓所的斜对面,是近邻。
  • 魏绍昌的红楼梦书画缘
  • 陈诏先生有悼念上海红学界四老诗,内一首忆魏绍昌,云:
  • 朱屺瞻百岁献画
  • 1991年5月,时年百岁的著名画家、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农工民主党员朱屺瞻精心作花卉画一幅精美裱祯完成,委托农工党上海市委,将此画传送至农工党中央,并委请其恭敬赠送给中共中央,以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70周年的虔诚之心。事后农工党中央特地致函,向朱屺老表示谢意。同年8月,我专程上门拜访这位百岁著名画家。在客厅坐等之时,但见从卧室走来一位鹤发童颜,银须飘逸,步子轻稳的长者,根本无法与百岁期颐老人挂上钩来。
  • 生命攸关的“老三卡”
  • 说起“老三卡”,我辈人一定不会陌生。过去没有“卡”,简直没法生活。四十岁左右的人一定都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天天要用的、生命攸关的“老三卡”:小菜卡、购粮卡和煤球卡。
  • 日军的“败退”与“转进”
  • 国画家陈椿年
  •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
  • 2008年,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和全国许多文史研究馆一样,迎来建馆55周年和改革开放30周年。当前,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正在进行。这三件事联系在一起,很自然地向“翰苑”中人提出一个问题:文史馆如何实践科学发展观。
  • 江青夜闯西花厅“逼宫”
  • 长期以来,江青一伙,在中央政治局内结成帮派势力。他们加紧进行分裂党的阴谋活动,妄图打倒周恩来、邓小平、叶剑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全面夺取党、政、军领导权,以架空毛主席,达到相机实现他们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狂妄野心。
  • 连战一家上海情
  • 由于多年从事对台工作,有了比较多的时间与现任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及其一家接触,在黄浦江畔的多次交往中,我无时不感到他们一家对上海的浓浓情谊。
  • [编读往来]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向全市中心图书馆赠送书刊仪式举行(陈真;宋建荣(摄))
    我们共同的心愿
    [本刊专稿]
    姚以恩情系犹太文学大师五十年(葛昆元)
    [口述与回忆]
    宋美龄访美与胡适大使去职隐情(张令澳)
    “文革”中敬谒马寅初(顾志兴)
    赵丹的哀怨(赵兰英)
    谢芳揭开《舞台姐妹》拍摄内幕(王岚)
    中日书法家兰亭盛会(吴柏森)
    我被打成小右派(王耐)
    [故人旧事]
    马一浮诗悼陈独秀(丁敬涵)
    小万柳堂主人的风雨人生(吴昭谦;杜启康)
    郭沫若校订本《再生缘》再生始末(程毅中[1,2])
    革命老人席萍的可贵沉默(王增如)
    [史卷拂尘]
    周恩来严处“李维汉跌伤事件”
    首都红卫兵南下兵团在上海武斗(金大陆)
    江青在浦东女工夜校的化名(唐国良)
    [翰林风采]
    堪比“莎翁”的秦腔剧作家——记西安市文史研究馆首任馆长范紫东
    [黑匣曝光]
    钱新之秘劝段祺瑞南下(邢建榕)
    [国共舞台]
    寻找戴季陶遗骨秘闻(李迅)
    [洋场纪事]
    国民政府上海越江工程流产记(张姚俊)
    [世纪论坛]
    把发展当一门学问来研究(邓伟志[1,2])
    戏曲不能逃离社会核心价值(陈云发)
    官员该不该整容?(吴兴人)
    [华夏文博]
    白石老人赠我《三朵花》(沈寂)
    [长寿人生]
    战胜癌症的百岁寿星(王雅军)

    “中医药与传统文化”论坛在上海举办
    敬告作者
    张澜告诫别搞“马桶”政治(罗宗文)
    李恩绩的潦倒一生(张天民)
    蒋介石禁止邮递《申报》(庞荣棣)
    胡耀邦即兴作《新桃花源记》(戴铁珊)
    戴逸关心铁琴铜剑楼传人遗属生活(步武尘)
    魏绍昌的红楼梦书画缘(俞子林)
    朱屺瞻百岁献画(郑善龙)
    生命攸关的“老三卡”(陆锡民)
    日军的“败退”与“转进”
    [名家书画]
    国画家陈椿年
    [世纪遐想]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吴孟庆[1,2])
    [世纪特稿]
    江青夜闯西花厅“逼宫”(武健华[1,2])
    连战一家上海情(周天柱)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