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邓拓自杀前的抗争
  • 1966年5月16日《人民日报》在1版下半版通栏刊登了(转2版整个上版)戚本禹的“大批判”文章《评(前线)、(北京日报)的资产阶级立场》。文章点名说:“邓拓是一个什么人?现在已经查明,他是一个叛徒。在抗日战争时期又混入党内。他伪装积极,骗取党和人民的信任,担任了人民日报社的重要职务。他经常利用自己的职权,歪曲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推行和宣传他的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思想。1957年夏天,他是资产阶级右派方面一个摇鹅毛扇的人物。”
  • 我的七爸七妈周总理夫妇
  • 周恩来总理诞辰111周年之际,我在上海拜访了一位和周总理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他就是总理的堂侄,南开大学经济学教授、周恩来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尔鎏。周教授一生经历丰富。“四清”和“文革”期间,他曾经在纸浆厂、纺织厂、瓷器厂和煤矿跟工人一起劳动过;在河南、山西等地和农民一样干活,有二年时间甚至住在农民存放“寿材”的没有窗户的草屋里;上世纪70年代,在外事口、文化口当过司局长;上世纪80年代组织上安排他到上海,出任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或者交通银行行长,进市委委员,他选择了上海社会科学院并且已经报到,可是又被组织上调回北京,拟出任对外友协副会长。当时邓颖超是对外友协名誉会长,为避嫌,他应费孝通荐请,出任北京大学副校长,担任“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其间领衔城乡协作发展研究国家重点课题工作,提出“因地制宜,多样模式,随势应变,不失时机”的16字研究方针;曾陪同周恩来总理多次接待外国重要来宾,在工作上和总理有过多年的接触;此外还曾设法促成《邓小平文选》英文版在海外出版;离休后,欧美一些著名大学发来聘书请他去当教授……他总结自己的一生就是:工农商学兵都千过,党政军民学全齐了。周教授还向我表示虽然并无出色的工作成就可言,但始终牢记总理的亲自教诲,尚能一切尽力而为。周教授是位性情中人,至今走过全国各地以及60多个国家和地区,到过世界许多角落。
  • 我如何得知林彪叛逃
  •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国身亡,9月18日中央发出关于林彪叛逃的通知,9月28日这一通知传达到地、师一级,10月中旬传达扩大到地方党支部书记一级,10月24日中央要求传达扩大至全国基层群众。基层群众真正听到传达有的已迟至11月了。《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记载,在江西的小平同志是于当年的11月6日,在下放的工厂和职工群众一起听到中央文件。虽说在各级干部传达时,
  • 蒋经国“打虎”中的蹊跷官司
  • 蒋经国来上海“打虎”,却用“打虎”之力,拍了林王公司这只“苍蝇”。当时律师杜镜吾为林王公司代理诉讼,没想到自己会陷入这场可怕的四处是陷阱的案子中。在这宗扑朔迷离的案件调查过程中他似被人操纵。于迷魂阵里失去方向,不得不走向失败的终局……
  • 追思恽逸群同志
  • 恽逸群同志是革命前辈、报界前辈。笔者1951年进复旦新闻系时,他还兼任系主任。但是没有几天,他就“出事”了,被华东局撤销领导职务。师生私下传说他的轶事,令人肃然起敬。虽然无缘听他讲课,但是他的《蒋党真相》、《新闻学讲话》等著作,曾读过一些,觉得他是革命队伍中不可多得的功臣。后来听说他写信给中央,提出申诉,调到北京去了。直到“文革”结束后一年多,
  • 沉寂的五四学生领袖方豪
  • 今年为五四爱国运动90周年。方豪先生是五四爱国学生运动的领袖之一。当年他和傅斯年、罗家伦都是爱国学生运动中的健将、先锋。方豪当时是北京学生联合会和全国学生联合会的首任主席;傅斯年被推为五四学生游行的总指挥;罗家伦则起草《北京学生界全体宣言》,最早提出“五四运动”一词。方豪是五四运动中唯一留在大陆的当年学生领袖。他不像公众人物罗家伦、傅斯年继续风风光光,而是走进了校园,投身于教育救国之路
  • 甲骨文研究的先驱——记天津市文史研究馆首任馆长王襄
  • 有感于吴健雄纪念馆
  • 我在去年第四期《世纪》上拜读了程海麟先生撰写的《吴健雄归葬故里始末》,深受启发,使我联想起了一些事:我们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在1990年就把编号2752号小行星命名为“吴健雄星”,迄今仍在太空中闪烁光亮。1994年6月28日,中国科学院第七届院士大会上,吴健雄博士首批当选外籍院士,被誉为“中国的居里夫人”的纪念馆矗立在南京东南大学校园内。这座银白色的小楼地处东大校园内喷水池东北角,与榴园宾馆遥遥相对。
  • 束星北教授百年祭
  • 不久前,应邀到青岛,参加束星北教授百年诞辰座谈会,感触很多。束先生是被公认的天才物理学家,早年留学美、英、德、法等国,在当时世界科学前沿的狭义相对论和场论的研究上很有建树,也是有幸与爱因斯坦共事的两位中国学者之一(另一位是周培源)。九一八事变后,国事日艰,束先生毅然结束学业,回国任教,长期担任浙江大学物理系教授,主持物理讲座和讨论。李政道就是在他的指引下,由化工系转到物理系,选择物理为自己的终生追求,以后在1957年与杨振宁同获诺贝尔物理奖的,所以他一直非常感谢束先生对他的启蒙和教诲之恩。
  • 郑逸梅先生二三事
  • 《南社丛谈》郑逸梅是一位著名的文史学者,也是熟悉掌故、著作等身的前辈。由于他的撰著,很多是短篇,又多佚事趣闻,刊登在报刊末尾,因而称他是“补白大王”。其实他也有文史方面的专著,那就是《南社丛谈》。南社是辛亥革命时期柳亚子、陈去病、高天梅等发起的进步文学团体,1909年11月13日在苏州虎丘成立,社员所作,辑为《南社》。《南社丛谈》将南社的酝酿、成立、纠纷、斗争以及后期活动、纪念会各篇叙述外,
  • 标本名家刘树芳及传人
  • 五十多年前标本名家刘树芳老先生主持剥制完成的北京动物园亚洲象标本,不少两鬓斑白的老标本剥制技师至今还记忆犹新,已经沉寂民间数十年的“北刘标本”在新世纪初终于重新“浮出水面”。作为刘家年轻一代的传人,刘嘉晖试图循着这些前辈大师身后留下的影像碎片,踏着家族祖先曾经走过的印迹,追寻那一段段或辉煌或黯淡的往昔时光里关于家族的点点滴滴。
  • 自命“小侠”的秋瑾之女
  • 我到大姐家去玩,大姐夫沈先生把我拉到二楼的窗前,指着斜对面的一幢楼对我说:“你知道吗,老早秋瑾的女儿就住在这儿。”“真的?”“当然是真的,她叫王……王什么?”“叫王灿芝。”我说。“对对对,叫王灿芝。平时穿着好比一个男士,走路也是大步流星的,一到家,常常是喝老酒,然后直起嗓子大声地喊着女儿,‘王焱华,回来!王焱华——’声音很响很响。”
  • 马君武《哀沈阳》诗的来历
  • “九·一八”事件爆发不久,1931年11月20日沪上名报《时事新报》,刊登“马君武感时近作”《哀沈阳·二首》: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当行;美人帐中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告急军书夜半来,开场弦管又相催,沈阳已陷休回顾,更抱佳人舞几回。日寇犯境,东北军拱手让土,沈阳撤守,锦州撤防,国人对退缩关内的张少帅尤多怨言。此诗呼应舆隋,国耻国难再拐带上风流暧昧,江山美人,流播迅即,传诵一时,垂绪至今。
  • 汪静之黯然告别讲台
  • 靠教书谋生的诗人说到汪静之,一般人容易想到的是他的诗人身份。“五四”时期的汪静之是一个引领诗歌潮流的新派人物。1922年,还在浙江第一师范求学的汪静之与冯雪峰、应修人、潘漠华在西子湖畔发起成立了“湖畔诗社”,出版诗集《蕙的风》、《湖畔》等,他们的爱情诗坦率、纯真,给当时保守的社会空气造成了不小的震荡,特别是汪静之的诗句“我冒犯了人们的指摘,一步一回头地瞟我意中人”,大胆表达青年男女的恋爱,在当时更是轰动一时。
  • 世界名人眼中的老上海
  •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世界科学文化名人杜威、罗素、爱因斯坦、玻尔、泰戈尔、马可尼、萧伯纳、卓别林、郎之万等人纷纷来中国访问,他们或着迷于东方的传统文化,或感兴趣于中国社会的大转型,或像杜威一样被弟子的热情所感染,因而受邀来华访问。来访的具体原因,大多为讲学,也有出访他国途中顺道逗留的。而上海,往往是他们访问的第一站。那么,在这些世界文化名人的眼中,上海又呈现出一种何等景象呢?他们又为上海带来了什么呢?透过他们的视角,回首八十多年前的上海,我们又能得到何种感悟呢?
  • 炒作“梅孟情”伤了谁?
  • 前一时期,随着电影大片《梅兰芳》的上演,媒体借影片中梅兰芳与孟小冬从结合到分手的有关情爱情节,对“梅孟情”连篇累牍炒作,并且乐此不疲,许多有识之士感到厌烦,认为关注梅大师,不能只炒他与孟小冬的一段并不美好的感情,而应多宣传梅兰芳与孟小冬的艺术。对此,我深有同感。
  • 大师,尔今安在?
  • 近日,由“大师”引发的议论发人深省。纪实频道的《大师》栏目正式播出后,我始终是一个忠实观众。这一个个民族先贤:马相伯、蔡元培、陶行知、张元济、陈寅恪、竺可桢、华罗庚……以他们的传奇人生和人格魅力,唤起人们心灵巨大的激荡和震撼。马相伯为医治愚昧、落后、腐败,启迪民智,育人立人,无私捐出3000亩土地。为教育奔走呼号了一辈子;蔡元培提出了“不为升官发财立阶梯”而以“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为教学原则,
  • 写史要讲史德
  • 2009年是共和国成立60周年,是“五四”新文化运动90周年。许多报刊在动员大家写亲历记,写回忆录。随着这一举措而来的,一定会涌现出大批动人的历史故事让我们共享。对史料价值的起码要求是真实。现在人们都晓得传真机可以传真,殊不知早在二百多年前,清代大史学家章学诚就曾提出历史文章“质以传真”。“传真”是史学的生命。史学堪称传真之学。不真就不是历史文章。
  • 谁是嘉兴南湖租船人
  • 这件事似乎已有定论,大凡讲述中共党史,都有明确记载:党的一大在嘉兴南湖租船开会的事,这是王会悟的主意,也是由她去操办一切的。当我看到韦韬、陈小曼著《我的父亲茅盾》(辽宁人民出版社2004年2月出版)第一章第二节“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中讲到父亲茅盾一个远房姑母王会悟,从乌镇来到上海,“……党的一大召开时,临时把会址转移到嘉兴南湖,就是王会悟出的主意;而在嘉兴租借南湖的游船,则是父亲的内弟孔另境(当时他正在嘉兴中学念书)出力联系的。”
  • 仇鳌保护曾山拒作伪证
  • 仇鳌原名仇曜元,晚年自号“半肺老人”。1879年8月8日出生于湘阴县归义乡一个佃农家庭。1904年赴日留学,毕业于明治大学。在日本结识了孙中山,协助仇亮在东京创办《民主报》,宣扬反清思想。并于东京参加华兴会,1905年转为同盟会会员。1911年,奉命回到湖南改组同盟会。1921年,毛泽东、李维汉等在船山学社内创办自修大学,因缺乏资金,他以振兴社会文化的名义筹集几千银元,予以资助。1948年参与程潜等筹划湖南和平解放。1949年2月,“长沙市和平促进委员会”成立。任主席。1949年11月,应毛泽东电邀入京,旋任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兼参事室主任。后任全国政协第二、三、四届委员。1951年,患肺癌,切除右肺,故称“半肺老人”。1970年2月9日逝世于北京,终年91岁。有《半肺老人吟草》诗集传世。
  • 海派收藏异彩纷呈
  • 海派收藏,是当今中国民间收藏舞台上的一面灿烂旗帜,也是上海城市文化品格的重要体现,更是解读海派文化的一个窗口,本文从海派收藏的形成、发展及特色作介绍,让读者对海派收藏有所了解。一、肇始于上海开埠的海派收藏上海自宋末建镇,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建县,到了明嘉靖以后,上海已发展成为我国“东南之都会、江海之通津”的重要港口。清康熙年间开放海禁,
  • 程十发题写“扶法护天”
  • 程十发先生是松江人,我的母亲也是松江人,我戏称和他是半个同乡。1997年4月是我与程十发先生的第一次见面,那时我刚巧受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吴长邺先生的委托,承接了吴昌硕大师“大吉羊”印章假冒伪造案的代理。记得那天,发老以一口松江音说:“这个人(指售假者)从这点看,是不懂印章。拿这块印章盖了卖钞票是骗人。”还幽默地笑着说,“这个人拿征购通知寄到西泠印社社员家里,伊个胆子哪能介大啊?”并鼓励我,“依是在维护正义,真的总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
  • 丽尼之死
  • 上世纪的三十年代,我在福建泉州初识丽尼,当时他在那儿的一所中学教书。其实早前我就读过多种他的作品。他原籍湖北,母亲在教会里工作,从小就亲自教他英文。他到上海时从事写、译工作,在当年文化生活出版社陆陆续续出版了几册散文以及契诃夫、屠格涅夫等人的作品译本。当年在上海是有一定名气的,也成为文化生活出版社一位长期供稿的文友。他原名郭安仁,丽尼是他作品的笔名,慢慢的,这笔名便成了他的正名似的。这笔名还有点儿来历呢,那是他少时一位早年去世女友名字的译音。
  • 严谷声义捐贲园书库
  • 严氏三代行商,以盐业起家,号称巨富。谷声之父名雁峰,陕西渭南人,幼时随母人川,定居成都。就读于湘潭王闽运主持的西南最高学府成都尊经书院。因参加科举考试皆不第,厌弃时文,不习八股,视功名为敝屣。遂下定决心搜求古今典籍,毕生从事校刻古人著述,于是出巨金,购书数万卷。并去陕西、两湖两广、南北西京、长江上下,只要是今古名著,不惜巨金,以购得为快。当他听说清军提督唐友耕之孙,因为家道中落,预售藏书时,便亲自去唐家登门求购,
  • 蒋经国趣闻两则
  • 我听过堂叔沈志考讲过许多蒋经国的故事,他留下一本泛黄的日记本,上面记录着他跟随蒋经国在赣州三青团工作的事情,其中有关于蒋氏兄弟的一些轶事。今披露两则。蒋经国留便条修石桥1942年9月14日午后1时,蒋经国一行五人从赣州开车到大余、崇义、上犹进行视察。从大余赴崇义途中,经过热水,天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失修的公路坑坑洼洼,顿时成了泥泞险道,他们只得下车步行。
  • 我小时候见过孙老夫人
  • 约在1932年,当我在广州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父亲带我去游清远县的名胜飞霞洞,在那里住了有半个月。飞霞洞在山上,有船开到山脚,沿山道上顶便是。我们住在那里,实际上是住在大旅馆里,设备很好。屋顶上有个大平台,足有两个篮球场大。到了晚上,平台上摆上许多小桌子,供应茶水,游客就在这里纳凉聊天。我在那里的时候,碰巧来了几位中山大学的大学生。他们每天晚上到平台上来拉小提琴,拉的不是西洋曲子,而是广东音乐。我爱热闹,总是钻到这几位大哥哥那里,成了他们的小粉丝。我们成了一伙。
  • 陈伯吹结缘《小朋友》
  • 陈伯吹一生主编过不少儿童刊物,其中最出名的是主编《小朋友》和《小学生》1922年上海《小朋友》创办,陈伯吹很喜欢读。1924年年底,他因江浙战争爆发,离开罗店朱家宅乡村小学,到上海租界避难。当时中华书局正好招考编译所的人员,他赶到澳门路报考《小朋友》职员,因为个儿矮小,在招考台人群拥挤处,只得在后面踮起脚尖高喊报名,样子非常恳切、认真。
  • 中国的科学小品始于《太白》
  • 陈望道是我国现代著名的思想家、社会活动家、教育家、语言学家。他于上世纪30年代创办并主编的《太白》半月刊,以刊行科学性进步性的小品文为自己的任务,是一块科学与小品文联姻的处女地。在国民党的文化“围剿”时期,刊登各种进步文章,批判文化逆流,抨击反动制度。除此之外,它还开科学小品创作之先河,积极倡导用科学与小品文联姻的方法来普及科学、反对迷信。
  • 令我终身难忘的刘雪庵
  • 那年我在川大刚刚毕业,正和朋友耍,看见媒体报道说大明星赵丹从新疆的监狱释放出来,经蓉城艺界挽留,要在少城公园内的大光明电影院演出,并有女明星叶露茜作伴,我从来不是追星族,更不是某个明星的玉米和粉丝,但我的女友和她的几个女同学却是火热的玉米,在她严命之下,我带着几个女孩去挤电影院。那天,赵丹和叶露茜表演的节目是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和《流亡三部曲》的歌曲《松花江上》、《离家》、《上前线》。
  • 发现“四一二”政变抗议信经过
  • 1927年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是一次历史大倒退,大转折。原本国共两党合作发动群众、打倒军阀、进行北伐战争的大好形势,被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革命集团彻底破坏了。大批的共产党员、国民党左派人士以及工农革命群众和进步的知识分子遭到逮捕和杀害。著名的文化人士胡愈之和吴觉农在事变第二天(4月13日)途经宝山路,目睹了反动军队屠杀群众的一幕。胡愈之等目睹惨状,
  • 诗僧苏曼殊轶事
  • 苏曼殊生活于清末民初,是南社的中心人物之一,是孙中山先生的同乡,又是陈独秀的挚友。他的小说代表作《断鸿零雁记》曾蜚声国内外。他时而僧装、时而西装,既浪漫风流,又持守比丘戒,又是对佛学很有贡献的一代高僧。我从对曼殊大师颇有研究的郭青(原上海文学艺术院常务副院长、离休干部)先生多次披露中得知苏的一些鲜为人知的轶事,笔录如下,以飨读者。
  • 常乐长寿的母亲贝聿玿
  • 我的母亲贝聿玿,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元旦上午,母亲和往年一样,起床漱洗,吃过早餐后,稍事休息,就带上围巾、手套等“全副武装”,高高兴兴地同我们一起冒着寒冬外出去拍“新年第一照”了,脸上的微笑还是那样的和蔼、那样的开心。近十年来我们年年如此,似乎已成了家中不成文的规矩,无意中还发现了一个“秘密”,元旦一般不下雨,基本上都是晴好天气。
  • 书法家吴柏森
  • 欢迎订阅《世纪》
  • 纪念世界文化名人肖洛姆-阿莱汉姆门牌诞辰150周年座谈会在沪举行
  • 敬告作者
  • 中华文化的力量
  • 春节前夕,温家宝同志在与国务院参事室和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说,文化的力量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蕴涵着巨大的精神力量。他引用《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话,鼓励大家对未来抱乐观态度,坚定战胜金融危机的信心。永不言败,坚韧前行。面对全球范围来势凶猛的金融危机,中国的表现举世瞩目。温家宝充满信心、底气很足的讲话,源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所取得的巨大进步和积累的雄厚基础,源自中国几千年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科学精神。
  • 红色金融事业的开创者毛泽民 下载全文
  • 毛泽民是我党红色金融事业的开创者。自从1921年跟随兄长毛泽东走出韶山冲,他便登上创建红色经济的大舞台。在安源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的股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币,以及新疆省商业银行发行的股票和新省币上,都清晰地印有他的名字!安源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的红色股票历史竟是如此巧合:1923年2月7日,在中国北方重镇郑州,北洋军阀吴佩孚镇压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酿成“二七惨案”的这一天,在中国南方的群山中,
  • [本刊专稿]
    邓拓自杀前的抗争(钱江)
    我的七爸七妈周总理夫妇(周尔鎏(口述);王岚(整理))
    [口述与回忆]
    我如何得知林彪叛逃(庄智娟)
    蒋经国“打虎”中的蹊跷官司(杜启康)
    追思恽逸群同志(张增泰)
    沉寂的五四学生领袖方豪(冯泽君)
    [翰林风采]
    甲骨文研究的先驱——记天津市文史研究馆首任馆长王襄
    [编读往来]
    有感于吴健雄纪念馆(沈存步)
    [名流综谱]
    束星北教授百年祭(王贤才)
    [故人旧事]
    郑逸梅先生二三事(汤志钧)
    标本名家刘树芳及传人(吴峥嵘)
    自命“小侠”的秋瑾之女(丁言昭)
    马君武《哀沈阳》诗的来历(裴毅然)
    汪静之黯然告别讲台(乔丽华)
    [世纪论坛]
    世界名人眼中的老上海(邢建榕)
    炒作“梅孟情”伤了谁?(陈云发)
    大师,尔今安在?(居欣如)
    写史要讲史德(邓伟志)
    [史卷拂尘]
    谁是嘉兴南湖租船人(孔海珠)
    [国共舞台]
    仇鳌保护曾山拒作伪证(仇君好;张书志)
    [华夏文博]
    海派收藏异彩纷呈(吴少华)
    [笔记掌故]
    程十发题写“扶法护天”(虞咏霖)
    丽尼之死(张十方)
    严谷声义捐贲园书库(李英)
    蒋经国趣闻两则(沈大仁)
    我小时候见过孙老夫人(任溶溶)
    陈伯吹结缘《小朋友》(盛巽昌)
    中国的科学小品始于《太白》(周会会)
    令我终身难忘的刘雪庵(李迎)
    发现“四一二”政变抗议信经过(俞子林)
    诗僧苏曼殊轶事(毛闯宇)
    [长寿人生]
    常乐长寿的母亲贝聿玿(许唯物)
    [名家书画]
    书法家吴柏森

    欢迎订阅《世纪》
    纪念世界文化名人肖洛姆-阿莱汉姆门牌诞辰150周年座谈会在沪举行
    敬告作者
    [世纪遐想]
    中华文化的力量(德赛)
    [世纪特稿]
    红色金融事业的开创者毛泽民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