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百尺竿头更上一步——为《世纪》出版百期立言
  • 《世纪》杂志自1993年7月创刊,迄今为止,出版正好满一百期。编辑部各位同仁无不踌躇满志,要在百尺竿头更上一步。值此之际,我奉命接手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长、《世纪》主编之职。我在惶恐之余,认真思量,觉得应该充满信心,在前任已经打下的基础上再接再厉,把《世纪》办成特色鲜明、读者喜欢的刊物。
  • 汪道涵与两岸直航
  • 2009年4月26日海协会和海基会在南京签署了《海峡两岸空运补充协议》,确定两岸可以开通定期航班以及允许大陆公司在台设立分公司。这个协议标志两岸民航界和民众翘首期盼的定期直航终于到来了。抚今追昔,我们更加缅怀原上海市市长、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先生生前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关心指导上海航空公司(以下简称上航)积极为实现两岸早日直航努力奋斗的往事。
  • 我所知道的8341部队
  • 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共中央警卫团的代号8341,社会上的议论很多,涉及的方面也很广,传说纷纭。
  • 40年前的所谓“破坏革命样板戏”事件
  • 1969年12月15日,复旦大学教学改革实践队(简称教改队)在上海县北桥公社灯塔大队经过一年左右的教改实践后,进入总结阶段。同时,生物系师生和北桥公社还联合办了“九二0”培训班,由一些公社和大队干部参加。“九二0”农药是一种生长激素,涂洒在作物上可以刺激农作物快速生长,因此被当作一种新产品推广,也作为教学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一项内容。
  • 季羡林与王耀武的一段交往
  • 1947年4月,国民政府教育部国民教育司帮办(即副司长)张天麟衔国民党中央丁惟汾、朱家骅之命到济南与山东省政府主席王耀武计议:改“山东省立师范专科学校”为“国立山东师范学院”及内定张天麟为院长的事宜。其时,我任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办公室秘书,且与张天麟有旧,故亦在座。
  • 邓颖超与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的起草
  • 1947年3月,邓颖超同志奉命从重庆回延安任中共中央妇女工作委员会代理书记。1949年,她在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全国妇联副主席,并任党组副书记。
  • 名士风度的散曲大家卢冀野
  •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卢冀野(1905—1951)是位有多方面才能的作家,早年以新诗著称,《春雨》、《绿帘》等诗集与冰心的《春水》、《繁星》等诗集曾同时被评论家称誉,广为传诵。
  • 田家英在四川大丰
  • 1966年“文化大革命”刚爆发,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长期担任毛泽东主席秘书,坚持实事求是的优秀领导干部田家英遭迫害而死。田家英逝世43年后的今天,四川大丰人民依然怀念他,许多从上个世纪饥荒年月熬过来的老人仍念叨着“那年头,如果没有田主任,我们大丰不知要饿死多少人”,对他充满无限感激之情。
  • 萧乾一生的“最后一圈”
  • 编者按:我国现当代著名作家、记者、翻译家萧乾先生(1910.1.27—1999.2.11)晚年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为文史馆做了大量开创性工作,其中包括提议由中央文史研究馆与上海市文史研究馆联合主办《世纪》杂志。2010年适逢萧乾先生诞生100周年、逝世10周年纪念日,本刊特发表傅春然先生《萧乾一生的“最后一圈”》,以志纪念。
  • 我家故居在毛家湾
  •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叶群等人叛国出逃,所乘三叉戟飞机坠毁在蒙古国温都尔汗,这条爆炸性新闻很快传遍全世界。林彪、叶群的住宅毛家湾被查封。1972年,在毛家湾的林、叶住宅举办林彪、时群反党集团罪行展览,一时之间,毛家湾这个不出名的小胡同竟名声大噪。后来,有些餐厅、宾馆打出“毛家湾”的招牌以广招徕,也有人写文章介绍毛家湾的情况。
  • 记紫光阁唱片欣赏会
  • 我父亲韩慎先,名德寿,以字行,是著名的文物鉴定家,曾以收藏元代王蒙的名画《夏山高隐》图而自号夏山楼主。他早年爱好京剧与王瑶卿、梅兰芳等名家交往甚多,他还从陈彦衡先生学谭派唱腔,与余叔岩、言菊朋同门学艺,在艺术上颇得谭氏真髓。后来他先后在胜利、高亭唱片公司录制了十八张唱片,由于他讲究字韵,嗓音极佳,与谭鑫培极为接近,几可乱真,受到了京剧爱好者和业内人士的欢迎,唱片发行量很大,因此夏山楼主之名驰誉大江南北。
  • 我的外公蒋复璁
  • 我的外公蒋复璁是我从未谋面的亲人。他1949年离开大陆到台湾,由于海峡两岸特殊的政治原因,一直到1990年去世,没有踏上大陆一步,也没有再看看故乡浙江海宁硖石一眼,成为终身的遗憾。
  • 涉嫌李兆麟被谋害案的杨绰庵
  • 前国民政府哈尔滨市市长、财政部次长杨绰庵,因涉嫌前哈尔滨市中苏友好协会会长、前东北抗日联军领导人之一李兆麟被害案,于1955年2月18日被处决。终年60岁。他的长子杨文骐为父辨冤,多方寻证,直到1982年12月2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了撤销对杨绰庵的原判。杨文骐为父申冤长达27年,自感心力交瘁,复以其它家事,厌倦人生,于1994年10月借回乡探亲访友后在福州某宾馆从容自我解脱,结束了生命。2006年9月,绰庵先生长女文音回乡,于9月30日祭拜其父与乃弟亡灵。
  • 为朱学范先生改错字
  • 按说,以我的年龄和经历,和朱学范老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接触。老人家是共和国任职时间最长的邮电部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接续三届的副委员长,闻名世界的工人运动领袖,曾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
  • 辛亥革命时期的妇女歌曲
  • 看到2009年8月5日《楚天都市报》文化科技版上的《辛亥首义军歌在汉现身》的报道,使我想起小时候曾听到在革命军中当女看护兵的姑奶奶唱过的几首关于妇女从军、提倡女权的歌曲,印象最深的是《女革命军》和《赤十字会》。年幼的我,丝毫不懂歌中的内容,成年后我学习音乐,在音乐通史课中才得以读懂这两首歌的内容。
  • 蒋经国赣南化干戈
  • 解放前的赣南,特别是三南(尤南、定南、全南),被江西当地人认为是最野蛮、最封建、最落后的地方。
  • 王淦昌牵着羊儿去教书
  • 王淦昌,江苏常熟人,192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30年赴德国留学;1934年获柏林大学博士学位后回国,相继任山东大学和浙江大学物理系教授、系主任。1999年9月8日,王淦昌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 任继愈的生命承诺
  • 黄岩出版乡贤、北京大学教授周炳琳的文集,由经济学家张友仁编纂,他请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为此书作序。在与张友仁的电话中,任继愈讲到“黄岩人的性格”,并举“马寅初是浙江嵊县人,也是这么一种性格”,表示乐于从命——作序,很快寄来4700字的序文。笔者因工作之便,有幸先睹为快。
  • 赵清阁挥泪卖琴
  • 1938年秋,受日本侵略者的侵犯、掠夺,我们文摘社的人员,被迫从武汉逃难到当年的陪都重庆。在众多当年出刊的报刊中,我注意到《弹花》(刊名为手写字),它以登文艺作品为主,每月出版一期,篇幅虽不是很多,却都刊载着一些知名的人士宣扬鼓励人民为抗战效力的文章。后经友人孔罗荪为之约稿,我也就经常送些文稿给《弹花》,由此逐渐与刊物的创办人赵清阁认识了,得知她是河南一所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到陪都来一心想谋求为抗战出力的工作。
  • 钱君匋二三事
  • 《文房鳞爪·师友书简节录》收录海上书画篆刻大家钱君匐给我的信,那是将近30年前的事:君訇丈高弟陈君寄我一则吴昌硕针凿印章稿,我决定发表,酌处后发排小样。因文中涉及钱君匀、费新我,为慎重计,我贸然给二老去信求证。费老当即复函,并在小样上润色一二字。
  • 上海银行家致罗斯福总统的一封信
  • 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执政时,恰逢全球性经济危机蔓延之际,其实这场危机的策源地就在美国。罗斯福为摆脱并转嫁经济危机,实施白银政策,高价收购白银,造成中国白银大量外流,引发1930年代中期在中国爆发的一场金融危机,史称白银风潮。
  • 征文集《共和国的曙光》前言
  • 为迎接新中国成立60周年暨上海解放60周年,上海市文史研究馆与文汇报社联合举办《共和国的曙光》征文活动,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文汇报》副刊“笔会”与中央文史研究馆、上海市文史研究馆主办的《世纪》杂志陆续刊载了大部分入选稿件。征文活动已圆满结束,征文集《共和国的曙光》已由文汇出版社出版,本刊发表征文集前言,并从中选登两篇作品,以飨读者。
  • 我们家的故事
  • 1948年解放前夕,父亲吴瀛毅然辞去在南京“行政院”的职务,来到上海,在四川北路余庆坊旧居整理“故宫盗宝案”资料,为向新政府申诉宽情做准备。除六哥、七姐外,我们兄弟姐妹都中断了在南京的工作与学习,聚集到上海。四姐在四川北路底的卫生防疫站工作,三姐、二哥、五姐、六姐、我和八妹都失业、失学在家等待解放。
  • 忆中国基督教第一届全国会议
  • 1953年我从金陵协和神学院毕业后,在上海任教职人员。1954年夏,我作为记录员被派去北京参加中国基督教第一届全国会议。当时我只为能去北京而兴奋,后来才意识到这是一次多么重要的会议!今天尚在世的代表和工作人员中,我可能已是八十岁以下的仅存者。
  • 鲁瑛是怎样从上海到北京的
  • 鲁瑛(1927--2007),“文革”时期一位著名人物,原本是上海《解放日报》党委办公室主任,于“文革”爆发的1966年6月初被突然调到北京,作为“中央工作组”成员进驻刚刚被陈伯达夺权的《人民日报》,实际上进入了《人民日报》领导层。随着“文革”进程,他的地位逐渐升高,于1974年担任《人民日报》总编辑,在陈伯达、姚文元的指挥下,做错了许多事情。“文革”结束后,他被开除党籍,撤销领导职务,接受审查。
  • 中山陵孙中山大理石坐像诞生始末
  • 在南京紫金山中茅山南坡的苍松翠柏之中,耸立着一座闻名中外的陵墓建筑——中山陵,1929年6月1日全国为孙中山先生举行了隆重的奉安大典,从此一代伟人就安息在风景秀丽的紫金山。在中山陵有一座通往墓室融合了中西风格的宫殿式建筑,这就是人们祭陵、谒陵的场所——祭堂。祭堂正中央是一尊大理石雕的孙中山先生坐像,每次在中山陵举行谒陵仪式时,谒陵者都要在孙中山先生坐像前敬献花篮,鞠躬致意。
  • 杨杏佛赵志道婚姻曲终人散
  • 我家和杨小佛先生的家相隔不远,故而有幸能经常登门求教、组稿或索稿。这一来二去,来往多了,我们就成了一对无话不谈的“忘年交”,渐渐的,我了解了他的坎坷身世,也了解了他父母曲折、动人的爱情故事。我根据杨老所述,参阅了相关史料,撰成这篇拙文,以飨读者。
  • 美军军官参加华北地道战
  • 中国人民解放军原炮兵副司令员、黄埔十期学生、北京市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高存信将军晚年曾回忆了一段奇特的经历。抗战后期,他曾作为冀中军区联络科科长接待美军观察团成员参观根据地的地道,并与日军意外遭遇。1944年,抗日战争进入反攻阶段,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日益扩大。当时,在中国战场上,我敌后根据地的战略地位引起了美国总统罗斯福的重视,他主动提出,希望能派美军观察组到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考察。
  • 抢救我们的汉字
  • 我上小学的时候,尽管处在十年动乱期间,学校和家里对学生依然还有写字的要求。在人们的心目中,能写一手好字,意味着具有良好的教养和学习习惯,通常学习也不会太差。我上的第一所小学,并不是当地特别有名的学校,但老师们的板书个个写得漂亮。受他们影响,我一度对写钢笔字发生浓厚兴趣,简直可以说达到痴迷的程度。一有时间就临摹行书字帖,把黄若舟先生的《怎样快写钢笔字》以及《钢笔行书字帖》第一册和第四册临摹了足足二十多本,摞起来足有一尺多高。
  • 说“雅量”
  • 从国务院参事室传出“领导者应有听取逆耳之言的雅量”以后,“雅量”成了2009年冬天人们谈话的高频词。这说明当今社会太需要提倡“雅量”了。
  • “卧底”和“告密”有感
  • 黄苗子和冯亦代都是老一辈大师了,他们的坎坷经历、道德文章,受到许多人的同情和敬重。忽然间发现他们曾为当局做过“卧底”,有过“告密”的行为。消息传来,一片哗然。再一深究,发现有过类似情况的,并不止冯、黄二公,许多历来受人尊敬的大师级人物,也都说过亏心话,甚至做了一些亏心事,虽然都是违心的。
  • 钱学森与他的“影子”
  • 在钱学森的青年时代,有一个对他“紧跟紧追”、如影随形的人物,名叫钱学榘。从钱学榘身上,折射出钱学森家族的辉煌。
  • 《共和国的曙光》征文颁奖仪式暨征文集出版座谈会举行
  • 2009年12月23日下午,由上海市文史研究馆、文汇报社联合主办的《共和国的曙光》征文颁奖仪式暨征文集出版座谈会在文新大厦会议厅举行。文汇报总编辑徐炯、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原馆长吴孟庆、文史馆副馆长黄知正与征文作者代表以及文化界人士40余人出席会议。会议由文汇报副总编辑马申主持。
  • 1952年“日台和约”签订前后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之三
  • 1949年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后,仍号称是“全中国惟一合法的政府”,却无法掩饰其政令不出台、澎、金、马的落魄现实。蒋介石的当务之急是要拓展“对外关系”,保持国际地位,维护代表中国的“合法地位”。1951年,盟国确定在美国旧金山与战败的日本签订和平条约,确定日本的战争责任与战后地位。中国作为对日作战时间最长,受损失最大的国家,理所当然应该是和会的代表。
  • 忆艺术大师刘海粟
  • 艺术大师刘海粟1994年在上海逝世,走完了一个世纪的人生历程,他的艺术精神永远活在我心中。刘海粟先生关注培育艺术新人,1912年17岁创办艺术学校。我挚爱艺术,1957年17岁受到他的赏识,尽管和大师相距甚远,天各一方,可天赐我机缘,一步一步走近大师。
  • 陈椿年:乐观者长寿
  • 2008年9月15日,《海上耄耋二十老书画展》在上海公安博物馆隆重开幕。画展中92岁高龄女画家、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陈椿年的几幅写意花鸟画,让人驻足流连,流畅的线条、淡雅的敷色、疏密有致的构图,把牡丹贵而含蓄、柔而大气的特质跃然于纸。“笔随心走,墨由意发”,如此恬淡的意蕴,可以看出画家内心对美的执意。她说:“享受美即享受幸福享受快乐。”当有人问起她的长寿秘诀时,她会道出一句平常的话:乐观者长寿。
  • 国务院参事室成立60周年
  • 2009年是国务院参事室成立60周年。同务院参事室、中央文史研究馆举行了一系列纪念活动。11月13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中南海向新聘任的国务院参事、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颁发聘书,并同全体参事、馆员座谈。温家宝指卅,政府参事室小仅具有涮查研究、建言献策的决策咨询职责,而且具有对政府工作提出批评意见的民主监督职能,希望把政府参事室建设成为有中国特色的高水平政府咨询机构。
  • 书法家刘小晴
  • 刘小晴,上海市人,生于1942年6月。早年师从钱瘦铁、胡问遂、应野平先生。书善楷、行,国画则工山水。大楷、小楷端庄秀雅,功力深厚。山水如行云流水、韵味纯厚。
  • [世纪遐想]
    百尺竿头更上一步——为《世纪》出版百期立言(沈祖炜)
    [世纪特稿]
    汪道涵与两岸直航(范鸿喜)
    [本刊专稿]
    我所知道的8341部队(武健华)
    40年前的所谓“破坏革命样板戏”事件(吴孟庆)
    [故人旧事]
    季羡林与王耀武的一段交往(王昭建)
    邓颖超与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的起草(汤兆云)
    名士风度的散曲大家卢冀野(蒋星煜)
    田家英在四川大丰(李永晖)
    萧乾一生的“最后一圈”(傅春然)
    [口述与回忆]
    我家故居在毛家湾(过家武)
    记紫光阁唱片欣赏会(吴空)
    我的外公蒋复璁(姜燕南)
    涉嫌李兆麟被谋害案的杨绰庵(郑寿岩)
    [笔记掌 故]
    为朱学范先生改错字(牛耕)
    辛亥革命时期的妇女歌曲(陈一萍)
    蒋经国赣南化干戈(沈大仁)
    王淦昌牵着羊儿去教书(步武尘)
    任继愈的生命承诺(于仙海)
    赵清阁挥泪卖琴(张十方)
    钱君匋二三事(张增泰)
    上海银行家致罗斯福总统的一封信(邢必力)
    [共和国的曙光]
    征文集《共和国的曙光》前言
    我们家的故事(吴祖昌)
    忆中国基督教第一届全国会议(曹圣洁)
    [史卷拂尘]
    鲁瑛是怎样从上海到北京的(钱江)
    中山陵孙中山大理石坐像诞生始末(孙娟娟)
    杨杏佛赵志道婚姻曲终人散(葛昆元)
    美军军官参加华北地道战(李迅)
    [世纪论坛]
    抢救我们的汉字(朱铁志)
    说“雅量”(邓伟志)
    “卧底”和“告密”有感(王贤才)
    [名流综谱]
    钱学森与他的“影子”(叶永烈)
    [编读往来]
    《共和国的曙光》征文颁奖仪式暨征文集出版座谈会举行
    [黑匣曝光]
    1952年“日台和约”签订前后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之三(陈红民 傅敏)
    [海派艺苑]
    忆艺术大师刘海粟(梁洪涛)
    [长寿人生]
    陈椿年:乐观者长寿(盛赛琼)

    国务院参事室成立60周年
    书法家刘小晴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