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现代化视角下的百年史
  • 刚刚过去的2009年,有两位声誉卓著的世纪老人离开了我们,他们是学贯中西的大学问家季羡林和中国科学家的杰出代表钱学森。他们俩都诞生于1911年,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先后出国留学,一个学人文科学,一个学自然科学。他们先后回国,为新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 浦东开发开放的春潮之声:难忘的423天
  • 1990年4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宣布了浦东开发开放的伟大战略决策,经过20年的开发开放建设,一个现代化、外向型、多功能的新浦东在黄浦江东岸初步建成。地区生产总值从20年前的60多亿增加到当前的4000亿,各类金融机构达603家,港口集装箱年吞吐量已达2100万标箱,浦东机场的年货邮吞吐量超过250万吨,浦东已成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的核心功能区域。浦东的城市形态见证了浦东一年一个样的基础设施建设;浦东人的神态体现了先行先试、勇于创新的浦东精神;浦东新区的生态更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最佳选择。20年的辉煌历程令人自豪,而那些细小的足迹有时更使人难以忘怀,从以下一组文章中,我们似乎又听到了浦东开发开放的春潮之声。
  • 一份曾密存瑞士银行的宋庆龄遗嘱
  • 在上海宋庆龄故居陈列馆,宋庆龄给邓广殷的遗嘱,被刻成牌匾,静静地陈列着。大多数参观者往往不会注意,当然更不知晓这份曾密存瑞士银行保险箱中的遗嘱的来龙去脉。
  • 难忘的一年
  • 我参与浦东开发比较早,在担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时,就协助倪天增副市长抓浦东规划。1990年4月18日,李鹏总理宣布浦东开发后,市委决定建立浦东开发办,整个筹备工作我都参加了。记得1990年4月30日朱镕基市长找我和市委组织部领导布置任务,要求组织部三天之内搞好浦东开发办的班子,要求我三天落实浦东开发办的办公地点,保证开发办正式挂牌开张。
  • 1993年元旦那一天
  • 1993年元旦那一天,是浦东历史上值得记住的大日子。 1990年4月18日,李鹏总理在上海宣布浦东开发,他说:“中共中央、国务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东地区的开发,在浦东实行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某些经济特区的政策。”浦东开发的帷幕就此拉开了。由于规划的浦东地图包括了上海市二三区两县的地域,
  • 《世纪》杂志出版100期座谈会掠影
  • 为更好地总结以往、开拓未来,更好地把准刊物发展的方向,2月25日下午,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召开“《世纪》杂志出版100期座谈会”,中宣部原副部长龚心瀚、民进中央原副主席邓伟志、上海社科院副院长熊月之和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姜义华等20多位知名专家学者出席此次座谈会。座谈会由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副馆长黄知正主持,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长、《世纪》杂志社社长兼主编沈祖炜讲话。
  • 援越抗美中的8341部队
  • 1968年1月6日下午3时许,毛主席批阅完一批文件,稍事休息,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央警卫局长汪东兴向他汇报8341部队“三支”“两军”的情况,毛主席表示满意。谈话中,毛主席对8341部队下达了新的任务,他说:“这支部队任务太单纯,你们应该派些人到越南战场去经风雨见世面,从实战中锻炼培养干部。”
  • 坚持“三亲”特色 把准发展方向——《世纪》杂志出版100期座谈会发言摘要
  • 2月25日下午,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召开“《世纪》杂志出版100期座谈会”。本刊将与会专家学者的发言摘要刊登如下:
  • 上海隆重举行萧乾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
  • 今年1月27日,是著名作家、记者、翻译家、中央文史研究馆原馆长、本刊倡办者萧乾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位享誉世界的进步记者及卓有成就的翻译家、作家,缅怀他在报道反法西斯战争和推进中国现当代进步文化事业中的卓越贡献,由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上海市委员会、
  • 陈伯达和江青的明争暗斗
  • 在“史无前例”的十年动乱开始的时候,我曾经在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工作过一段时间。这个小组随着它的崛起和不断膨胀,“怀疑一切、打倒一切”,不但与广大人民为敌,它的内部关系也是矛盾重重,充满错综复杂的争斗。作为一个共产党的组织,它是我所见到过的最无政府、最无章法的组织。笔者作为历史当事人,从陈伯达和江青的明争暗斗这个角度,披露中央文革小组的一些内幕。
  • 忆我的老领导叶剑英
  • 叶剑英元帅1986年离开我们,迄今整整二十三年了。许多往事随着时间的流逝,往往会被遗忘或者淡化,而叶帅的音容笑貌不时会涌上我的心头,在我的眼前展现。每当我漫步在与军事科学院一山之隔、毗邻叶帅故居的幽径时,一种思念之情油然而生,当年在叶帅领导下工作的情景历历在目。
  • 饶漱石在秦城监狱的日子
  • 饶漱石是我40年监管工作岗位上管理过的少数几位原中共高级干部之一。饶在监狱的编号是0105号。在监狱20年(前5年在功德林)一直是这个号码。其中15年(秦城军管时期我离开5年)他的生活主要由我管理。解放初期,饶在上海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华东行政委员会主席,1953年调到中央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
  • 反右派斗争留给我的记忆
  • 1957年反右派斗争直接的、有形的后果是在全国划定了55万余名右派分子,但是我在以后的生活中体验到,它的影响是多方面的,远远超出了被定为右派分子的那55万余人的范围。我的回忆当然不是对反右派斗争影响的全面评述,而是讲述个人在反右派斗争以后所碰到的几件事。
  • 我参加国庆20周年观礼
  • 1969年,我在湖南省隆回县司门前区供销社担任营业员,利用挑货串乡的机会,虚心地向一些老郎中(即土医生)学习医药知识。在不长的时间里,我就学会了四十多种草药土方,熟悉了一百多种医治常见病的草药。几年来,我利用草药土方为老百姓诊病达一万六千多人次,还利用业余时间为病人寻草药二千二百多服,深得群众信任,我的先进事迹还被《湖南日报》刊登。
  • 尼克松访华国宴上的温州蚕豆
  •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应中国政府邀请,抵达北京对我国进行访问。尼克松是新中国建立后前来我国访问的美国第一位总统,是来中国开展“破冰之旅”的。
  • 《我经历的反右派斗争》一文补正
  • 编辑同志: 我是在1957年因华东师大《救救教育事业》一事被打成右派的(当时在华师大物理系二年级就读)。几个月前舍弟拿贵刊2009年第三期中叶书宗先生《我经历的反右派斗争》一文给我看(弟弟总是关心我在“反右”以后所受的委屈),
  • 也谈杨绰庵其人
  • 今年第一期《世纪》杂志,刊载郑寿岩先生《涉嫌李兆麟被谋害案的杨绰庵》一文,文章细腻委婉,有史家笔法,复以亲历者身份一一道来,读来令人感念。杨绰庵本是国民党政府内一位不太知名的官僚,或者说是一位技术派官僚,着力表现这类人物的文章屈指可数。事实上,随着社会进步,人们非常关注普通人在社会大转型中的跌宕人生,《世纪》杂志在更新视角,拓展写作题材方面,作出了新的努力。
  • 再揭“江南命案”
  • 旅美华人作家江南(刘宜良)1984年10月15日上午9时20分,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市郊的得利市的住宅车库内猝然遭遇刺杀,迄今已经过去了整整25年。年轻的读者也许根本不知有此血案,有人甚至连江南是何许人也不清楚。
  • 陈布雷自杀当天签改“战时体制纲领”
  • 陈布雷的自杀,在中华民国史上被人称为一个谜。杨者圣的《“军机大臣”陈布雷》还专门有一节《死后疑案》,来剖析这个谜。而不论杨著,还是其他人所著的书,都提到一个与陈死相关的所谓“战时体制纲领”问题。杨著的书,还直接呼其为“杀手”。然而,这个如此要命的“战时体制纲领”,究竟是个何等样的文件?其真相究竟如何?由于先是陈布雷的死,后是蒋介石的下野,
  • 蒋介石对母亲的追思——《蒋介石日记》解读之四
  • 台湾著名风景区日月潭有个景点叫“慈恩塔”,该塔采中国传统宝塔结构,建在海拔954米的沙巴兰山上,塔高46米,塔顶高正好1000米。慈恩塔高耸入云,登顶可将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是日月潭的地标性建筑。慈恩塔所以有名,因为它是蒋介石为纪念其母所建。
  • 舞剧《小刀会》的一次特殊演出
  • 1960年6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研究经济形势和农村工作,各省、市、自治区的主要领导也列席会议,与会人数众多。按惯例,会议休会或闭幕,总要召集文艺界举行一些演出,让大家放松一下,调节情绪。
  • 国共合作见证地——国民党上海执行部
  • 86年前,在今天上海南昌路180号成立的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上海执行部(简称“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是中国国民党中央的一个派出机构,国共两党的许多重要人物曾经在这里进出,为实现反帝反封建的目标团结合作,共同开展一系列革命工作,留下了值得铭记的历史功绩。然而,因为上个世纪40年代中后期内战遗留并延续的政治对立,这处曾经辉煌的革命中心被湮没在历史长河中长达半个多世纪。
  • 别让空中课堂停留在空中
  • 教育部长袁贵仁走马上任以后,力主“均衡教育发展”理念。虽然不是什么“新思想”、“新观念”,但即便是老话新说、老调重谈,依然大快人心、大有可为。
  • 重提“何苦来”
  • 十多年前,我在《新民晚报》副刊写过一篇《何苦来》,曾获一些朋友的赞许,《深圳商报》还予以转载,无非是我在那篇小文上提出的见解,有新闻界的同行表示认可。
  • “革命”这旗号……
  • “革命”是个多么光辉、神圣的字眼,年轻时候,每当读到“以革命的名义想想过去,以革命的名义看待现在,以革命的名义迎接未来”这类语句时,常不禁热血沸腾……
  • 关于“南唐北陆”的见闻
  • 最近有人重妙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南唐北陆”——上海唐瑛和北京陆小曼的私生活旧事,其中时序颠倒令人莫明其妙。
  • 爱憎分明一奇士——记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首任馆长陈大年
  • 文史研究馆是建国初在毛主席倡议、周总理亲自关怀指导下筹建的,是一个具有统战性、荣誉性的机构,聚才敬士之所。馆员大都是博学多才的文史耆宿。各馆首任馆长更是出类拔萃,名闻遐迩。本刊从2007年首期起,在“翰林风采”专栏中,特邀各地文史馆的同仁撰文介绍本省市首任馆长,让读者领略各馆“首任馆长”之风采,感悟一代名士之人生。
  • 普实克和他的东方传奇
  • 稍微熟悉鲁迅作品的人,都会知道捷克著名汉学家雅罗斯拉夫·普实克的名字。1936年7月20日上午,上海内山书店转来一封从日本东京基督教青年会寄出的信件。写信人即刚离开中国在日本作短暂逗留的普实克。他希望将鲁迅的《呐喊》(尤其是《阿Q正传》)译成捷克文出版,请鲁迅提供照片、评介文字,
  • 上海话作家周天籁
  • 大上海,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海。在禁锢中国近现代文学的道道镣铐被砸碎,层层污垢被抹去的时候,尘封已久的库房内竟然还有那么多艺之瑰宝,颗颗夺目,粒粒璀璨,时光弥久,光华依旧。这里,我要向读者介绍的就是一位早已被世人遗忘的著名作家周天籁和他的作品。
  • 程星龄给小学生作报告
  • 1949年11月11日,国务院公布的首批32名国务院参事名单中,属于特别邀请的人员之一,就有我们湖南省醴陵市北乡官庄程氏家族的程星龄。按辈份算,他是我的祖父辈。
  • 张恨水《春明外史》中的人物原型
  • 九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魏荣爵先生,湖南隆回人,出身名门。其祖父魏光焘是清末重臣,曾任云贵、湖广、两江总督,也是南京大学前身三江师范创始人;父亲魏肇文(字桂庵)是著名书法家,与蔡锷将军是结义兄弟,又曾与黄兴等加入同盟会,策划起义并任国会众议院议员,建国后被聘为湖南省文史馆馆员。
  • 王子野巧喻旧书店
  • 十年“文革”是我国文化史上一场浩劫。在这期间,以“扫四旧”、“批封资修”种种名义毁坏的文化遗产不计其数。各地的旧书店也几乎毁坏殆尽。
  • 江寒汀与张子谦之谊
  • 我的老师江寒汀先生,家中有一尊古琴,置于壁上观玩。此琴乃民国夏沛霖先生所制,由邓怀农先生赠江老师;但我心仪已久,非常喜爱,每每在江府总要拨弄几下;江老师见我喜爱有加,就割爱转送与我,我非常高兴。我将琴抱回家中,
  • 黄家花园凉亭的坍塌
  • 桂林公园的前身是旧上海大亨黄金荣的私家花园。在黄家花园改为桂林公园的初期,该园破败凋零。
  • 笔记掌故征稿启事
  • 笔记掌故作为一种文学样式,由文史老人和文史工作者根据本人见闻或档案资料,被露鲜为人知的史实片断,也适合于作者开展“抢救性”口述历史整理。
  • 王淦昌弃家办学
  • 1946年春,抗战时西迁的浙江大学理学院尚在贵州湄潭县。在浙大理学院物理系任教的王淦昌,告假回老家常熟支塘镇枫塘湾探亲访友。在途经上海时,他顺便看望了在上海明珠电池厂当老板的侄儿王养廉。战时暌违多年,叔侄相见甚欢。但在王养廉的眼里,叔父显得土气,完全不像一个名教授应有的那种派头和风度,
  • 在美国调解离奇夺婴案
  • 在美国,由于虐待儿童事件层出不穷,法律对此处置甚为严厉。应运而生的“保护儿童组织”拥有极大权力。只要接到举报,警察就会配合他们,将涉及受到虐待的儿童先从家庭带走,交由该机构指定的家庭暂为抚养。凡被其夺走的儿童,少有在短期内被领回者。多数案子会拖延经年,甚至家庭永远无法团聚者亦屡见不鲜。现时,国人赴美留学、
  • 林森与中山陵
  • 1929年6月1日,是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奉安南京的日子。为纪念孙中山奉安南京80周年,2009年,江苏省、南京市和来自宝岛台湾的各界人士,在中山陵隆重举行了纪念仪式;江苏省学术界联合海峡两岸学者,共同举行了大型学术研讨会;南京总统府、孙中山纪念馆,以及武汉、广州、北京的孙中山纪念地,纷纷举行了不同形式的纪念活动,如图片展、画展、讲座、论坛等等。
  • 梁漱溟对林彪的不寻常态度
  • 对于林彪,梁漱溟在建国前后均没有任何评论。但在1970年讨论“宪法草案”时,梁漱溟出于公义,不能不提出自己的观点。
  • 蒋经国军政生涯中的第一们司机
  • 1937年8月某日,一辆从奉化溪口开往宁波的“别克”小轿车,在途中突然冲出车道撞向路边的坟墓上,“别克”虽无大碍,坐在车上的两个女人却受到了伤害:一个是蒋经国的苏联妻子蒋方良,她被碰掉了牙齿;另一个是蒋介石的侍卫长王世和之妻,身怀六甲的她落得个胎死腹中。
  • 收藏界的神秘客 李荫轩
  • 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有一个经常活跃在上海各个古玩铺或钱币店的人物,这个人进入店家不久停,看准了要的东西就买,买好了就走人,给大家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他的种种神秘的行踪当时是十分引人注目的,这就是我所要写的李荫轩先生。虽然那时沪上的古玩、
  • 海上书画家贺《世纪》出版百期
  • 祥牛已去,瑞虎降临,《世纪》也迎来创刊100期之喜,在这美好的日子里,我们重温了走过的风雨历程,感慨无限。《世纪》是由中央文史研究馆、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合办的一份以抒写百年历史风云、解剖重大历史事件与历史悲喜剧人物为主的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文史杂志,
  • [世纪遐想]
    现代化视角下的百年史(沈祖炜)
    [世纪特稿]
    浦东开发开放的春潮之声:难忘的423天(杨昌基)
    一份曾密存瑞士银行的宋庆龄遗嘱(沈海平)

    难忘的一年(夏克强)
    1993年元旦那一天(赵启正)
    《世纪》杂志出版100期座谈会掠影(沈飞德 宋建荣[摄影])
    [本刊特稿]
    援越抗美中的8341部队(武健华)
    坚持“三亲”特色 把准发展方向——《世纪》杂志出版100期座谈会发言摘要
    上海隆重举行萧乾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沈飞德)
    [口述与回忆]
    陈伯达和江青的明争暗斗(穆欣)
    忆我的老领导叶剑英(贾若瑜)
    饶漱石在秦城监狱的日子(何殿奎)
    反右派斗争留给我的记忆(叶书宗)
    我参加国庆20周年观礼(廖世清[口述] 刘期贵[整理] 王飞[整理])
    尼克松访华国宴上的温州蚕豆(谢品伟)
    [编读往来]
    《我经历的反右派斗争》一文补正(项尚达)
    也谈杨绰庵其人(邢建榕)
    [黑匣曝光]
    再揭“江南命案”(窦应泰)
    陈布雷自杀当天签改“战时体制纲领”(陈正卿)
    蒋介石对母亲的追思——《蒋介石日记》解读之四(陈红民 傅敏)
    [史卷拂尘]
    舞剧《小刀会》的一次特殊演出(王耐)
    [国共舞台]
    国共合作见证地——国民党上海执行部(苗青)
    [世纪论坛]
    别让空中课堂停留在空中(朱铁志)
    重提“何苦来”(秦绿枝)
    “革命”这旗号……(过传忠)
    [洋场纪事]
    关于“南唐北陆”的见闻(杨小佛)
    [翰林风采]
    爱憎分明一奇士——记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首任馆长陈大年(龚伯年)
    [名流综谱]
    普实克和他的东方传奇(陈漱渝)
    上海话作家周天籁(胡绳玉)
    [笔记掌故]
    程星龄给小学生作报告(程不吾)
    张恨水《春明外史》中的人物原型(胡光曙)
    王子野巧喻旧书店(俞子林)
    江寒汀与张子谦之谊(徐放)
    黄家花园凉亭的坍塌(庄智娟)
    笔记掌故征稿启事
    王淦昌弃家办学(步武尘)
    [域外传真]
    在美国调解离奇夺婴案(金先宏)
    [故人旧事]
    林森与中山陵(刘晓宁)
    梁漱溟对林彪的不寻常态度(张建安)
    蒋经国军政生涯中的第一们司机(赵德章)
    [华夏文博]
    收藏界的神秘客 李荫轩(马传德)
    [名家书画]
    海上书画家贺《世纪》出版百期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