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封闭到开放:中国现代化的起点
  • 近代以来,中国这个古老国家如何突破传统体制的束缚,从封闭转向开放,走向现代化的起点,值得我们探讨。
  • 宋庆龄对孙中山的特殊怀念
  • 最近由上海市孙中山宋庆龄文物管理委员会编辑出版的《孙中山宋庆龄文献与研究》一书,披露了74封上海交大档案馆藏宋庆龄致黎照寰函,为宋庆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史料。
  • 蒋孝严亲述两岸包机内幕及身世
  • 当两岸首航包机像一只寒冬过后的春燕,带着暖春的信息从天而降时,台商协会理事长蒋孝严的内心无比兴奋与骄傲。因为整个春节包机方案由他带头启动。在两岸包机实现过程中,他又是名副其实的推手。他做客“可凡倾听”,还讲述了曾经是“蒋家门外的孩子”等一些事情。
  • 尘封近百年的冯自由世博会游记
  • 早就得知这本“尘封了将近百年”的《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大赛会游记》,百年的寂寞不经意地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之春风一扫而空,《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大赛会游记》的尊容也在媒体的喧闹中频频闪现。
  • 1933:上海交大盛况空前的展览会
  • 交通大学是一所闻名国内外的著名理工类大学,享有“东方MIT”之美誉(MIT即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科工救国”始终是交大人倡导的口号。为启发民众,提倡实业,交大曾多次借校庆之机举办工业展览会,其中以1933年举办的“工业及铁道展览会”规模最为宏大,影响最为深远。
  • 我参加彭德怀专案组的外调工作
  • 1967年7月至1968年3月,我从公安部抽调到设在国防部大院内的“罗瑞卿专案组”工作。(简称“罗案组”,1967年10月中央专案小组分设一、二、三办后,“罗案组”归属“二办”,迁移到总参翠微路招待所内,当时“彭德怀专案组”简称“彭案组”也迁移到翠微路招待所——作者注)1967年11月间,我经“罗案组”党支部推荐临时借去“彭案组”,随“彭案组”谢处长佃寸任总政干部部副处长)、甘霖(时任总政干部部干事)出差长沙核查彭德怀“叛徒”问题的材料。虽然去长沙不到10天,我却记忆深刻。
  • 我所知道的张家树主教
  • 德高望重的天主教上海教区张家树正权主教,辞世已经整整二十二年了,时至今日,我每每回忆起这位慈祥的长者,深邃的智者,心中依然会产生崇敬的感觉。作为后辈的后辈(年龄差别),笔者同张家树主教接触的时间不过是短短的六年,然而就是这短暂的接触,却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 外交部“91人大字报”的来龙去脉
  • 这份大字报标题为:《揭露敌人,战而胜之——寸比判“打倒陈毅”的反动口号》。然而广而传知的却是《外交部“91人大字报”》。一提起“91人大字报”,就知道是那份由外交部91名中高层干部在文化大革命中保卫陈毅的署名大字报。在“文化大革命”“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形势下,像外交部这样重要的部门,91名中高层干部联合署名,态度鲜明地支持与保护已被“中央文革小组”定性为“二月逆流”黑干将的陈毅,这种逆潮流而上是当时罕有的事情。
  • 吴祖光新凤霞书画合璧
  • 己丑寒冬,风雨中宵,在柔暖晶莹的台灯下,秉性耿直、宁折不曲的武进才子,剧作名家吴祖光的回忆录《一辈子》,又一次勾起我对吴祖光与新凤霞一对“神仙美眷”的怀念……
  • 毕修勺与陈诚
  • 1938年,毕修勺被陈诚从上海叫到武汉当《扫荡报》主笔兼总编辑,还戴上中将军衔。一介书生的毕修勺怎么受到陈诚如此提拔呢?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此事还需从1927年说起。
  • 丁玲蒙难前在无锡
  • 1955年2月21日,丁玲与陈明带着勤务员夏更起,登上北京开往无锡的火车。丁玲此行的目的,是写作长篇小说《在严寒的日子里》。
  • “当代大剧痴”马少波
  • 2009年,中国文化界失去了好几位大师级的人物,如任继愈、季羡林、钱学森。这一年的11月,戏剧界也失去了杰出的剧作家、戏剧活动家马少波先生。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的著名诗人贺敬之曾这样评价马少波:“身历烽火路,笔开艺苑春,关田两汉后,今马又一人”。“关”、“田”指元代戏剧家关汉卿和当代戏剧家田汉,马即指马少波。著名戏剧家黄宗江则戏称马少波为“当代大剧痴”。
  • 出版局长劫难记
  • 上海出版界的头号人物是上海出版局局长,党副书记是二把手,兼任副局长,所以“文革”期间上海出版界的劫难记,要从局长说起。
  • 萧乾翻译《尤利西斯》的缘起
  • 2010年1月,上海市文史研究馆等单位联合举行了纪念萧乾先生诞辰100周年座谈会。萧乾先生夫人、著名翻译家文洁若向上海鲁迅纪念馆赠送了三卷本《尤利西斯》和萧乾先生的一些遗物。此书是萧乾先生在八十高龄前后和文洁若先生共译的。先由文先生直译,后由萧先生在此基础上润色意译。两人付出了巨大辛劳,终于成就了这本文学“天书”的最佳译本。为此,朱镕基致信祝贺并高度赞扬。那么萧乾先生是什么时候接触这本书,又是什么时候动念翻译此书的呢?
  • “延安一怪”冼星海
  • 一曲气壮山河的《黄河大合唱》使冼星海名垂乐史,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跻身于著名的“延安四怪”。其他“三怪”是长发披肩与众不同的演员塞克(1906~1988,本名陈凝秋,河北霸县人)、狂放不羁的独往独来的作家萧军(1907~1988,辽宁义县人)、暴躁激烈易于犯上的译家王实味(1906~1947,河南潢川人)。冼星海的“怪”是要求保证他吃鸡吃糖,否则无法作曲。
  • 上海龙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 上海龙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1995年在沪创办,管宝龙先生作为公司创办人身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主要从事房地产经营、物业管理、室内装潢等业务。经过十多年的励精图治、顺势而为,公司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规模扩大,实力猛增,他荣任上海市侨界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上海市民营企业协会副会长。
  • 赵朴初大师关心留云禅寺
  •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经恩师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周谷城(时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主席)介绍,我有幸拜访了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大师。赵朴初大师不仅是我国佛教界卓越的领导人,也是我国的佛门龙象、释教大德;他集佛学理论、文学和书法艺术于一身,造诣颇深。在交谈中,他曾提及过去“沪上四大丛林”之一的留云禅寺,并希望爱好地方史的我尽力搜集这座已消失名刹的相关资料。
  • 萧三轶事一则
  • 萧三(1896-1983)是我国近当代著名的诗人和翻译家,湖南湘乡人。1956年冬,我的一位在《新湖南报》(今《湖南日报》)社任编辑、记者的老朋友伍国庆呈函萧三,请他为《新湖南报》写稿。其时,我国公布的第一批2238个简体汉字还刚刚推广通行。伍国庆呈萧三的信将其姓简化为“肖”。
  • 宗白华发现和扶植郭沫若
  • 宗白华先生是我国现代著名的美学家和诗人,原名宗之樾,字伯华。1897年12月15日生于安徽安庆,原籍江苏常熟。郭沫若是中国“五四”时期涌现出来的杰出新诗人,他的优秀诗集《女神》,奠定了他在中国新文学史上的地位。但《女神》的催产婆却是宗白华先生。
  • 上海滩轰动一时的金砖案
  • 日本东京正金银行将一批金砖(均为70两金条)空运往长春伪满洲国中央银行的过程中,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苏军出兵东北,伪满中央银行不复存在。于是运金砖的飞机只能降在上海,金砖全部存放在汪伪中央储备银行(即中国银行旧址)的一个办公室内。这批金砖既不入汪伪中央储备银行账册,也不入它的仓库。重庆来的接收大员也不知此事。
  • 陶铸唱和秦少游词《踏莎行》
  • 宋朝秦少游的《踏莎行·郴州旅舍》是作者传世的代表作品之一,九百余年来,后人一直传诵不衰。词云:
  • 单毓华蓄须明志拒任伪职
  • 近日从报纸上看到今年81岁的全英华人中国统一促进会会长单声博士到上海来参观世博会的消息,不由想起2007年8月出访英国在单声先生伦敦寓所拜访的情景。那天他赠送给我一本自费印刷的回忆其父单毓华的纪念册,读后感到书中记载的单毓华与汪精卫关系的文字颇有史料价值。
  • “文革”中揪斗“稻草人”
  • “文革”开始,一场大灾难降临,那时,我已在上海嘉定外岗农场参加劳动改造多年。正如大串连的甘泉中学红卫兵头头所云,你们这里的知识分子不仅仅“成堆”,更是“成山”,阶级斗争特别复杂。一些人重新祭起反右斗争中的老式武器,加上向社会上学来的新式武器,在我们农场里除了武装派斗外,差不多都用上了。
  • 吴永刚导演为何成为右派
  • 不久前看到《新民晚报》上刊载了周炳揆先生的文章《借书与回忆》,文中所述的吴茵和孟君谋影坛伉俪在反右和文革中的不幸遭遇,特别是孟君谋先生在后期遭遇,读来使人唏嘘和愤慨。由此引发出我的一些相关回忆,因为在文革中我曾从上影老导演吴永刚处得知了吴导本人和吴茵大姐之所以被划为右派而陷入灾难困境的确切原因。
  • 卢叔度教授谈“寻根”
  • 卢叔度(1915-1996),曾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和先秦文学研究生导师。 老一辈学者多知卢叔度教授博学,名诗人刘逸生称他为“活字典”,卢先生则自谦“因太杂而不能成大器”。古文字学家容庚在赠卢先生的国画《古木寒山横卷》上题道:“皮度性疏狂,不拘小节,不谐于俗,与余时相过从,商榷古今,庄谐杂出……”
  • 积习未必难除
  • 积习难除,好像是真的。但若仔细想想,多半倒是不想除或不敢除。 譬如,每天晚上半个小时的新闻联播,开始必是几位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活动,大约占去一半的时间。如果这些都是有关国计民生的要闻,倒也罢了,但许多不过是送往迎来的礼仪程序或视察参观的一般场面,能在新闻上说的又大体是场面上的话,只是让人知道谁与谁握了手、照了相、喝了酒、说了话,或谁到过哪里,看了几个地方。
  • 参观世博园城市足迹馆有感
  • 早就听说,上海世博园城市足迹馆的馆址设在原来的江南造船厂。江南造船厂历史悠久,与国俱兴、与城同进,在上海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为了世博会,这座老厂承受了巨大的牺牲。它连根拔起,离开了黄浦江边的百年地基,迁到了长江长兴岛上。如何在这块沉淀着民族血脉的土地上,利用一座废弃的大车间,荟萃人类前进的足迹,昭示城市发展的趋势,这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智慧、一步巨大的跨越。
  • 回忆“文革”,有损中国人的自尊?
  • 我向来对文坛宿将夏衍很景仰,这是因为他不仅为我国现代文学史留下了《包身工》、《上海屋檐下》等经典作品,还对我国左翼文艺运动和新中国建立以来的文艺事业作出了极大贡献。
  • 文澜阁《四库全书》的三次补抄
  • 清代乾隆皇帝主持纂修的大型丛书《四库全书》修成后,前后共抄缮了七份,分贮于北京皇宫文渊阁、北京圆明园文源阁、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沈阳清故宫文溯阁,史称“内廷四阁”,通称“北四阁”;此外还颁赐江浙二省三部,即是扬州大观堂的文汇阁、镇江金山寺的文宗阁和杭州西湖孤山的文澜阁,史称“江南三阁”或“南三阁”。
  • 中国第一座博物馆百鸟堂
  • 收藏艺术品、纪念品及珍贵物品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皇家收藏丰富多彩;民间收藏也很普遍,代代相传,出现了很多著名收藏家。但是作为把藏品对外陈列,供公众参观的博物馆,则是近世才出现的。
  • “高陶事件”背后的故事
  • 2010年3月初,民革上海市委的领导热情地接待了刚从美国回来的陶恒生先生。同时到场的还有陶先生的老友、民革党员陈志竞、陈兆奎先生,以及未曾谋面的徐天锡先生。这次相逢给陶先生和徐先生带来了分外的惊喜。两人既然素不相识,缘何会在民革欣喜相聚?其中的内情鲜为人知,相关的故事还得从抗战前说起。
  • 又见话剧《苏武牧羊》的史料
  • 2007年6月1日,蒙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李卓云老先生复信赐告他于抗战时期在“孤岛”上海参加演出话剧《苏武牧羊》的忆述。鉴于李老复信的史料价值,我即誊清送《世纪》杂志,并于2008年第4期(署名李卓云)发表(《话剧(苏武牧羊)在“孤岛”演出》)。但我一直想在当年报刊上寻找佐证,2008年曾去上海图书馆粗略翻阅1939-1940年旧报的戏曲广告,惜无所获。
  • 败退台湾前后蒋介石的父子情——《蒋介石日记》解读之六
  • 20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蒋介石经历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岁月。军事危局、金融崩溃、党内政争、国外倒蒋图谋,迫使蒋介石面对他人生中的又一重大抉择:苦撑危局抑或“引退图新”。蒋介石反复权衡,选择了后者。1949年1月21日,他落下了政治棋局中的“下野”一步,迈上了死守台湾这一晦暗不明的新局。困厄之间,蒋经国给予父亲以忠心的守护与协助,蒋介石回应儿子以全心的信任与关爱,父子携手走过了这段动荡不安的日子。
  • 顾顺章叛变后留下的历史谜团
  • 1931年4月25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委三位领导之一,中央特科的主要责任人顾顺章在汉口被捕,随即叛变。为了表明自己的身价,他一口气供出了中共在武汉的湘鄂边区特委、中央军委武汉交通大站、湘鄂边区红二军团驻汉机关等20多个秘密机关,中共在武汉的地下组织几乎无一幸免。
  • 一幅“黄宾虹真迹”的由来
  • 擅好宾虹山水的S画家 上世纪60年代初,余在浙江博物馆工作,与S先生同一个办公室。S先生50年代毕业于华东艺专,擅长中国画,尤好黄宾虹的山水画,收藏有宾老真迹数幅,均系黄夫人宋若婴女士亲赠。工作之暇,磨墨理纸,面对宾翁遗墨与一本新出版的黄宾虹画册,反复临摹,画艺渐进,有几幅颇得大师神韵,观者均为之叫好。
  • 顾振乐:人生有亏有赢,有得有失
  • 正巧,那天我在观看一部“鲁庵印泥”的电视专题片时,看到一幅抄录毛主席《七绝·为女民兵题照》的行书。随着镜头的推进,“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二十八个大字尽显眼前,苍劲有力,大气磅礴,不由暗暗叫好。然而更让我难以置信的是,底下落款竟是:九旬翁顾振乐。我讶异,一个90岁的老人还能有这样的笔力,无论如何可以说是个奇迹了。
  • “全国文史研究馆庆世博馆藏书画精品展”在沪举行
  • 在举世瞩目的2010年上海世博会成功开启帷幕一个月之际,由中央文史研究馆主办,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刘海粟美术馆承办的“全国文史研究馆庆世博馆藏书画精品展”于6月1日上午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隆重开幕。
  • 书画家陆全根
  • 陆全根,1940年生,画名荃耕。祖籍江苏省无锡。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美术家协会、上海编辑协会会员,上海出版工作者协会理事。任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四十余年,资深美术编审。
  • [世纪遐想]
    从封闭到开放:中国现代化的起点(沈祖炜)
    [世纪特稿]
    宋庆龄对孙中山的特殊怀念(张洁明)
    蒋孝严亲述两岸包机内幕及身世(曹可凡 蒋孝严)
    [本刊专稿]
    尘封近百年的冯自由世博会游记(陈占彪)
    1933:上海交大盛况空前的展览会(欧阳七斤)
    [口述与回忆]
    我参加彭德怀专案组的外调工作(汪春耀)
    我所知道的张家树主教(龚周伟)
    外交部“91人大字报”的来龙去脉(王民伟)
    [故人旧事]
    吴祖光新凤霞书画合璧(宋连庠)
    毕修勺与陈诚(吴念圣)
    丁玲蒙难前在无锡(王增如)
    [名流综谱]
    “当代大剧痴”马少波(沈鸿鑫)
    出版局长劫难记(史鉴)

    萧乾翻译《尤利西斯》的缘起(李传玺)
    “延安一怪”冼星海(裴毅然 孙晓丹)
    上海龙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笔记掌故]
    赵朴初大师关心留云禅寺(朱少伟)
    萧三轶事一则(胡渐逵)
    宗白华发现和扶植郭沫若(步武尘)
    上海滩轰动一时的金砖案(杨小佛)
    陶铸唱和秦少游词《踏莎行》(胡光曙)
    单毓华蓄须明志拒任伪职(殷之俊)
    “文革”中揪斗“稻草人”(郑善龙)
    吴永刚导演为何成为右派(萧镇)
    卢叔度教授谈“寻根”(龚伯洪)
    [世纪论坛]
    积习未必难除(陈四益)
    参观世博园城市足迹馆有感(彭瑞高)
    回忆“文革”,有损中国人的自尊?(沈栖)
    [史卷拂尘]
    文澜阁《四库全书》的三次补抄(顾志兴)
    中国第一座博物馆百鸟堂(吴空)
    “高陶事件”背后的故事(张黎琼)
    [编读往来]
    又见话剧《苏武牧羊》的史料(苏永祁)
    [黑匣曝光]
    败退台湾前后蒋介石的父子情——《蒋介石日记》解读之六(陈红民[1] 傅敏[2,3])
    顾顺章叛变后留下的历史谜团(吴基民)
    [华夏文摘]
    一幅“黄宾虹真迹”的由来(周初明[1,2])
    [长寿人生]
    顾振乐:人生有亏有赢,有得有失(张重光)
    [名家书画]
    “全国文史研究馆庆世博馆藏书画精品展”在沪举行(赵家翔 宋建荣[摄])
    书画家陆全根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