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商战”到企业竞争
  • 近几年,中国经济在高速增长的同时,遇到了外国的贸易保护主义的严峻挑战。中国企业如何应对?我觉得,从近代企业发展的历史经验中可以获得有益的启示。
  • 抗美援朝纪念馆扩建纪事
  • 我于1984年3月至1995年4月在丹东市文化局任副局长。到职时市里、局里正在紧张地开始筹备扩建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当时为了便于筹备扩建过程中地方与军队的沟通,市长郑平与沈阳军区所属部队首长联系,借调了驻丹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三0医院教导员夏文泰。夏文泰作为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扩建筹委会办公室副主任,
  • 志愿军老兵追忆抗美援朝
  • 在纪念抗美援朝战争60周年之际,我不禁想起1988年夏,在丹东参加一个党史研讨会期间,相识的一名志愿军老兵、原上海金山石化总厂炼化部党委书记陆地培,在中朝边境三次流泪的情景。
  • 1954年被禁唱的《我爱北京》
  • 1954年,一首旋律优美的《我爱北京》的歌曲,悄悄地在全国各大、中、小学传唱开来。当时我在武汉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就读二年级,学生会文化部为了活跃大家的文艺生活,印发了一本薄薄的、十几张活页歌曲选,其中就印有《我爱北京》这首歌。同学们无论在课问休息或课外活动时,一直都在传唱着。据我所知,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等地的大、中、小学也盛唱此歌。
  • 中央解决遗产继承权问题始末
  • 2010年10月27日,中共第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彭冲同志逝世,享年96岁。彭冲同志曾担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上海市市长等职,这期间他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面对大量历史难题和遗留问题,认真贯彻中央精神,准确把握政策。为怀念彭冲同志,特刊登杨叔铭《中央领导解决遗产继承权问题》一文。杨叔铭曾任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长期从事统战工作,本文是在他亲历新时期拨乱反正工作的基础上,参阅有关文献、档案、回忆录形成的。
  • 我了解的柯庆施
  • 柯庆施在人们的心目中,似是一个盖棺而未论定的重要人物。有人说他德高望重,律己清廉,虽没有什么十分重大的贡献,但勤勤恳恳奉献了一生;另有人说,不,他搞极“左”,专门整人,还勾结“四人帮”,如果不早病逝,肯定会是“五人帮”了。对人的评价,往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作为历史中的人物,他是客观存在,不是任由评者可以随意抹红或抹黑的。
  • 大学校园里的大炼钢铁
  • 1958年是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各行各业都在大跃进、放卫星,各种创记录的"捷报"天天频传。钢铁界提出要把产量翻一翻,拿下年产1070万吨的目标,要放出惊世的卫星,作为对大跃进的献礼。要达到这一目标,
  • 我在反右倾运动中
  • 1957年反右派运动使以百万计的知识分子遭受劫难,而1959年庐山会议后在全国范围开展的反右倾运动,又打击了党内一大批坚持实事求是、反对左倾急躁冒进的干部,
  • 走上屯垦戍边之路
  • 白驹过隙,倏忽已滑过大半辈子,人生那段不平静的经历虽已渐行远去,却无论如何无法淡忘,"上山下乡"之于我们,已过去四十多年,似乎也到回眸追忆的时候了。
  • 写史实不能“想当然”
  • 有段时期,人们对文革中的内参片很感兴趣,尤其在姜文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公映之后,影片中那段主人公溜到军区大院,偷看内参片《罗马之战》里哥德女王洗澡,
  • 1948年亲历金圆券的发行与崩溃
  • 二战胜利,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的官员迅速劫收整个沦陷区的公私财物。1935年11月4日起实行的币制改革,中、中、交、农四行纸币规定为法币,3元可兑换1美元的政策彻底崩溃。
  • 离开复旦:一夜间我改变了“成份”——笑谈之一
  • 自打初中起,我就没完没了要在各种表格上填写“成份”。这是新社会的规矩。“成份”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好像很清楚,但好像又很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成份”如何,直接影响到一个人的前途。譬如在农村,成份是雇农、贫农,自然响当当。中农还凑合,
  • 我曾负责审查萧乾“英国特嫌”案
  • 萧乾是我国著名作家、翻译家和编辑家,他的许多作品被翻译成很多国家的文字,深受外国读者欢迎。我初中的时候就读他的作品。抗日战争初期,他主编《大公报》文艺副刊,发表和转载许多解放区的文艺作品,我对萧乾甚为敬佩。
  • 陈毅对中国棋手的两次讲话
  • 国运衰、棋运衰;国运兴、棋运兴。从历史上看,唐太宗盛世,棋运兴,赵匡胤和清乾隆统治时期,国运兴旺,下棋也盛极一时。现在,我国结束了几十年的混战,和平发展,空前团结昌盛,文娱和棋类活动也会大大发展。
  • 马思聪为什么没有回来?
  • 从2010年第六期《世纪》双月刊上,读到过传忠先生的《从马思聪未能回国谈起》一文(以下称"过文"),感到非常惊讶。"过文"使我惊讶,是在于把马思聪未能回国的原因,归结为我写了《思乡曲——马思聪传》。过传忠先生所依据的是中国新闻社原驻美一位记者回忆文章。我原本在网上读到过那篇回忆文章,但是不知发表于何处,
  • “反英抗暴”事件与沙头角边界冲突
  • 1966年6月,中国内地爆发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1967年,这场旨在"防止中国走修正主义道路"的运动不仅在内地得到蓬勃开展,还波及到港英政府管治下的香港。当时,由于国内“左”倾思潮泛滥,在香港的左派人士对香港因劳资问题引起的工人罢工事件推波助澜,将这一维护自身权益的经济问题上升到政治斗争的层面,导致了一场激烈的“反英抗暴”斗争。
  • 蒋介石与国民党特务组织的兴起——《蒋介石日记》解读之八
  • 蒋介石为巩固其统治,通过"中统"、"军统"等特务组织来对外镇压中共及其他反对势力,对内剪除国民党内异己力量的史实,已人所共知。1932年,是国民党特务组织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年份,“军统”的前身是1932年4月成立的三民主义力行社(复兴社)特务处。“中统”的前身国民党中央组织委员会党务调查科虽成立于1928年初,
  • 陈依范:毛泽东在延安会见的英国绅士
  • 陈依范(1908—1995)现代画家,作家,新闻记者。父亲陈友仁曾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广东中山人,生于南美特列尼达。早年在英国受教育,1927年按照父亲的要求到中国,在武汉人民论坛报英文版任漫画编辑。后又到莫斯科绘画学院学习。毕业后作为漫画家和记者先后在苏联和英国工作。1937—1938年在欧美与亚洲二十个城市展出中国画家作品。向世界介绍中国抗日战争。抗日战争时期。曾以外国报社记者身份驻华,到延安访问过毛泽东、朱德和周恩来等人。
  • “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首先是“扩大”
  • 我国很重视“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这是自20世纪80年代提出“政治体制改革”以来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
  • 中国人不差钱,差什么?
  • 退下来以后,老伴说趁现在腿脚还健,多出去走走吧。子女们也是这个意思。几年来,海内海外走了一些地方,感触不少,想得最多的是:现在中国人不差钱了,差什么呢?
  • 傅雷亦曾“被运动”
  • 我素来景仰文化前辈傅雷,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写下了大量论述精到的文论和笔贯清香的散文,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向中国读者捧出诸多世界一流名著的一流译品,更在于他“文革”初期不阿权贵、以死抗争的铮铮铁骨。
  • 相隔61年的两次台湾之行
  • 2010年1月底,为了去台湾参加一小时"大家来谈丰子恺"的座谈会,我竟办了去台湾旅游8天的手续!这次座谈会,是由香港陈一心基金会召开的,无法由台湾发出邀请信。于是,除了参加旅游团并在其间离团一天去参加座谈会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办法。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那就办手续,去游8天吧!
  • 宋庆龄自己为何不纠正的出生年份?
  • 最近我读到上海一份杂志发表的关于宋庆龄出生日期的文章,题目为:《不愿过生日的宋庆龄》。该文大致是考证了宋庆龄出生的月份和日期(目前公认其生日为1893年1月27日),但对宋庆龄出生的年代是肯定的,即1893年,与毛泽东同庚。作者在发表文章前曾咨询过我.我提供了原外交部长黄华夫人何理良对我说的一则轶事:50年代陪同宋庆龄参加亚太会议时,因宋庆龄身体不适,曾请医生看病。
  • 周恩来在东北的求学岁月
  • 从1910年春到1913年春,少年周恩来曾在东北求学3年,这也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1946年9月,已经成为党的重要领袖人物的周恩来在同美国记者李勃曼谈个人的求学和成长经历时说:“12岁的那年,我离家去东北。这是我生活和思想转变的关键……从受封建教育转到受西方教育,从封建家庭转到学校环境,开始读革命书籍,这便是我转变的关键。”
  • 握笔抗战的诗人将军陈孝威
  • 历史上多见文人"投笔从戎"、成就抗敌英雄的佳话,但也有将军"投枪从文"、同样为抗敌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诗人将军陈孝威,就是范例。
  • 朱镕基在湖南求学
  • 上世纪30年代末和40年代初,朱基在长沙广益中学读初中。广益中学是一所由民主革命先驱禹之谟于1905年创办的百年名校。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为避战乱,1939年迁到离长沙200多公里的常宁县柏坊镇,校址就设在尹家祠堂。
  • 杨庶堪轶事
  • 杨庶堪,号沧白。清光绪七年十月十八日(公元1881年12月9日)出生于四川巴县木桐镇。他早年参加反清革命活动,后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斗争,成为孙中山的得力助手和幕僚,是孙中山的亲密战友。
  • 冼星海在武汉创作救亡歌曲
  • 抗日战争爆发时,我从幼稚园转入到湖北省立第四小学,当时和我玩得最好的小伙伴赵文淑,既是我幼稚园和小学同学,又是同住一条街的好邻居。不过我们两家情况大不相同,
  • 邵飘萍结缘《甲寅》
  • 民初,传媒逐渐兴起,邵飘萍供职于《汉民日报》,写的文章中常有他人所不敢言的内容,读者称赞不已,却为当局所不容,视为眼中钉,定要除掉方后快。不久,该报就被查封了。
  • 陈里宁怎样被树为“反刘少奇英雄”
  • 我在《在秦城监狱管教工作岗位40年的记实片断》一文中写到:“文革初,在戚本禹操纵下,把在秦城关押的陈里宁作为‘反刘少奇英雄’抛了出来。”这件事是我亲历的,记录下来也许对后人研究这段历史有用。
  • 陶行知“三写遗书”
  • 陶行知于1946年7月25日由于劳累过度突患脑溢血,不幸逝世,终年55岁。他是中国民主同盟创始人之一。他百折不挠地从事中国教育的改造和民主和平事业,艰苦奋斗,置个人生死于度外,随时准备以身殉国。他曾有“三写遗书”的动人事迹。
  • 金息侯护国宝
  • 一个世纪前,围绕中华文物,在沈阳发生过一场外界不知的较量。在较量过程中,洋人的贪婪、高官的颟顸、文人的睿智,淋漓尽致地展现,至今值得回味。
  • 寿星刘万的“三学”与“三通”
  • 交识现年97岁、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刘万先生,是有因缘的:一是2009年仲春,我偕同《人民日报》北京总社同仁访江南古镇,前面古镇采访都顺畅,不料到了湖州南浔镇受阻,
  • 编余琐谈
  • 刊物即将编就付印,有些想法很想与读者朋友交流。呈现在读者朋友面前的《世纪》是新年改版的第一期。要说改版的事,由来多时,简言之是在近年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后作出的决定。
  • 名家书画
  • 华人德,1947年3月生,江苏无锡人。九三学社社员。毕业于北京大学,曾发起成立北京大学书法社,推为首任社长。1987年发起成立沧浪书社,推选为首、二届总执事。现为苏州大学图书馆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隶书委员会副主任、苏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 从“商战”到企业竞争(沈祖炜)
    抗美援朝纪念馆扩建纪事(于绍纲)
    志愿军老兵追忆抗美援朝(秦维宪)
    1954年被禁唱的《我爱北京》(沈大仁)
    中央解决遗产继承权问题始末(杨叔铭[口述] 殷之俊[整理])
    我了解的柯庆施(马达)
    大学校园里的大炼钢铁(杨大容)
    我在反右倾运动中(吴空)
    走上屯垦戍边之路(沈坚)
    写史实不能“想当然”(曹雷)
    1948年亲历金圆券的发行与崩溃(杨小佛)
    离开复旦:一夜间我改变了“成份”——笑谈之一(陈四益 谢春彦[图])
    我曾负责审查萧乾“英国特嫌”案(黎辛)
    陈毅对中国棋手的两次讲话(谢武申)
    马思聪为什么没有回来?(叶永烈)
    “反英抗暴”事件与沙头角边界冲突(孙霄)
    蒋介石与国民党特务组织的兴起——《蒋介石日记》解读之八(陈红民 原静文)
    陈依范:毛泽东在延安会见的英国绅士(陈元珍[美国])
    “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首先是“扩大”(邓伟志)
    中国人不差钱,差什么?(王贤才)
    傅雷亦曾“被运动”(沈栖)
    相隔61年的两次台湾之行(丰一吟)
    宋庆龄自己为何不纠正的出生年份?(沈海平)
    周恩来在东北的求学岁月(姜义军)
    握笔抗战的诗人将军陈孝威(李景端)
    朱镕基在湖南求学(戴铁珊)
    杨庶堪轶事(庞兆麟)
    冼星海在武汉创作救亡歌曲(陈一萍)
    邵飘萍结缘《甲寅》(张兴渠)
    陈里宁怎样被树为“反刘少奇英雄”(何殿奎)
    陶行知“三写遗书”(王世德)
    金息侯护国宝(张增泰)
    寿星刘万的“三学”与“三通”(管志华)
    编余琐谈(沈飞德)
    名家书画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