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辛亥记忆”征稿启事
  • 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在“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口号下,经过无数志士仁人的摇旗呐喊、浴血奋战,终于结束了清王朝268年的封建统治,为中国数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划上了句号。
  • “辛亥记忆”征稿启事
  • 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在"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口号下,经过无数志士仁人的摇旗呐喊、浴血奋战,终于结束了清王朝268年的封建统治,为中国数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划上了句号。一百年前的辛亥那一年,无论是武昌,还是上海、北京、南京、广州,革命浪潮风起云涌,摧枯拉朽。
  • 宋庆龄关注保姆李燕娥伤害案
  • 今年是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1893—1981)逝世30周年。为缅怀这位举世闻名的二十世纪的伟大女性,本期特刊登宋庆龄上海寓所管理员周和康先生《宋庆龄关注保姆李燕娥伤害案》等三篇文章。
  • 隋永清眼中的宋庆龄
  • 外界对隋家姐妹隋永清隋永洁与宋庆龄的关系一直有多种传说,似乎很神秘。隋家姐妹是我的邻居,又是我妹妹的同学。其父亲隋学芳曾是宋庆龄的警卫秘书,后来偏瘫了。我们常见他拄着拐杖在路上散步或坐在门口晒太阳。永清母亲姓李,山东人,个头高大,在公安局工作。隋家姐弟4个,前面3个是女孩,
  • 宋庆龄纠正斯诺臆想未果
  • 一个未能了却的心愿美国著名作家、新闻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一生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被称为"中国人民的朋友"。1936年6月,在宋庆龄的联系与帮助下,斯诺与马海德医生前往陕北苏区,进行了历时四个多月的采访,次年写成了震惊世界的名著《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中译本题名为《西行漫记》。他也因此成为举世闻名的记者,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 艾青情暖“忘年交”
  • 历尽沧桑、誉满文坛的诗人艾青(1910-1996)一部写于甲午1954年的遗稿《旅行日记》(上海文艺版)的面世,又一次勾起我对与艾青先生交往情景的忆念……癸亥1983年冬,我正在上海市黄浦区教育学院讲授《大学语文》、《中国古代文学》,并兼任语文教研员。为《大堰河--我的保姆》一诗教学研究之需,我特在那年立冬之夜,给艾青先生去信,求教《大堰河--我的保姆》的有关问题。一向关心青
  • 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的小整风
  • 一、汪东兴照毛主席指示组织小整风1960年9月下旬,毛主席告1958年3月到江西省挂职副省长、主管农林工作、进行深入调查研究的汪东兴同志回京。9月28日上午,毛主席对当日回京的汪东兴说,我发觉身边有"老鼠",工作人员中,有些人思想作风不正,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清除"老鼠",整顿思想作风。他要汪东兴回去安排一下,抓好这件事。东兴同志将主席交办事项分别报告了公安部罗瑞卿部长、中央办公厅杨尚昆主任和周恩来总理。
  • 南京长江大桥建设亲历记
  • 周恩来总理曾经这样向国际友人介绍:"新中国有两大奇迹,一个是南京长江大桥,一个是林县红旗渠。"其中指的奇迹之一建造南京长江大桥,我是原铁道部大桥工程局第四桥梁工程处的工程师,是亲历建桥人之一。一、勒紧裤腰带也要建成建好这座"争气桥"
  • 我和李达的一段文字交往
  • 这是一件发生在1952年夏天的事,至今已经有半个多世纪了。那时候我在军队工作,地点在湖南长沙;李达先生任湖南大学校长,地点在长沙岳麓山,与我的驻地仅一江之隔。李达是一位鼎鼎大名的哲学家、教育家,又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还是毛泽东的老战友、老朋友;至于我呢,只不过是一个在军队工作的青年人,一个小小的排级干部。二者,一个是学识渊博的大学者,另一个是知识贫乏的小兵,加上两人又素不相识,因而我们之间的"代沟"是不言而喻的。那末,又怎么会有一段文字交往呢?
  • 弥罗宝阁被毁之谜
  • 苏州玄妙观,始于西晋,盛于明清。全盛时期,共有三十多座殿阁。玄妙观也成为苏州城乡百姓精神寄托和休闲娱乐的公共场所。民国以后,玄妙观渐趋衰落,未能恢复旧观,其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弥罗宝阁的焚毁。弥罗宝阁始建于明正统年间,建成后也为玄妙观增添了一座气势雄伟、美轮美奂的副殿。令人扼腕痛惜的是,这美好的一切都随着1912年8月28日傍晚的一场大火而灰飞烟灭。至于弥罗宝阁失火焚毁的原因,世人记述大都语焉不详,如谜一般。
  • 分配:拉到篮里就是菜——笑谈之二
  • 上回说到,坐了一夜火车,从上海到湘北山沟一家工厂,我立马就改变了身份,套一句《楚辞》——何昨日之"老九"兮,今直为此"师傅"也。这家工厂,上回说过,是部队所属,还是"三线"工程。"三线",恐怕80后、90后,已有许多人不知其为何物了。简单说,就是落实"伟大领袖""要准备打仗"的号召,在崇山峻岭之中,"靠山进洞",建设一批工厂、
  • 张伯苓就任考试院院长真相
  • 张伯苓称自己"一脚踏在臭沟里";南开学生由崇拜变冷落,在校园里张贴壁报反对他,1950年10月17日的南开校庆没有请他出席;1951年2月张伯苓去世后,没有举行一个像样的追悼会,周恩来总理说他在遗嘱中"应表示悔过,向人民低头"。这一切,都是因为张伯苓在1948年7月曾短暂出任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那么,一位享誉全国的教育家,缘何要放弃自己钟爱一生的教育事业而去从政呢?有人说他是为了报答蒋介石"有中国就有南开"的知遇之恩,有人说他是为了解决经费问题让南开得到更好的发展。而笔者在天津市档案馆新近发现的数件珍贵档案,彻底揭开了尘封60余年的历史真相。
  • “文革”串联记
  • 1966年初夏,我不足15岁,在上海一所区级重点中学(改革开放后升为上海市级重点)读初中,正紧张而有序地温课迎考,准备升入三年级。之前,报上开展有关"海瑞罢官"的大讨论,作为中学生,我们懵懵懂懂,似懂非懂,只是象征性地介入,对班里成绩拔尖、喜欢理工科的同学来说,大多数人只关心自己的学业、前途,力图在升级考试中取得好成绩。
  • 编者的话
  • 经过许久酝酿,“华都画刊”面世了,《世纪》新增了一个鲜活的书画艺术栏目。
  • 华都画刊
  • 奚文渊 1950年生于上海,祖籍江苏无锡。上海师范大学美术专业毕业,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协委员。
  • 蒋介石劫运珠宝赴台未遂内情
  • 蒋经国在《危急存亡之秋》和《我的父亲》等文章中,透露当年(1949年初,上海解放前夕)企图把抗战时期汉奸非法搜刮的黄金珠宝劫运去台湾的一段鲜为人知的秘闻。大概经过是:1949年蒋介石命令把库存黄金运抵台湾后,老蒋又记起还有一部分珠宝存放在中央信托局。他又
  • 重庆中苏大楼建造风波始末
  • 1998年,在重庆直辖市成立周年之际,中国邮票总公司发行了一套两枚特种邮票(1998-14T),第一枚名为"重庆市人民大礼堂"。这座雄伟、庄严,极富民族风格的大礼堂,早已成为重庆市的标志性建筑。国内外游客来到山城,必定闻名前往,或下榻,或驻足观赏,摄影留念。然而,这座大礼堂是何时、何人所建,又经历了何种风波,却是知者寥寥。
  • 看“西单女孩”上春晚风波
  • 2011年2月2日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被称为"西单女孩"的歌手任月丽凭一曲《想家》一夜走红,但由于她身份是非专业出身"草根",走红的她引发了一场争议,网络"口水"至今都未平息。某名人则批评央视说:正规艺术院校学生学了四五年上不去春晚,一些老艺术家一辈子也上不去,如果这样大家都去西单唱歌好了,别去学校学习了。但也有大量"草根"观众力挺任月丽,认为她给春晚带来和煦春风、注入一股活水。
  • 八十年代初的“流行音乐风波”
  • 评选"听众喜爱的广播歌曲"1980年1月3日到1月24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歌曲》编辑部联合举办了《听众喜爱的广播歌曲评选》活动,以群众投票的形式推选出了十五首听众喜爱的歌曲。短短20天的时间,收到了25万封听众来信,听众来信每天平均一万二千封以上,2月,十五首受听众欢迎的歌曲揭晓,公布的结果是:《祝酒歌》、《妹
  • 司法能裁判学术吗?
  • 最近,屡屡听说把学术分歧告到法院,而法院欣然受理的事。一位画家,看到别人的画评里不点名地说某人画得不好,便对号入座,认定这画得不好的就是自己,于是向法院递上状纸,说是名誉侵权。又有一人,指控上世纪60年代某报某文阐释鲁迅某诗,说诗中涉及一人即自己先祖,而先祖必不似文中所说那么不堪,于是也告到法院,也说是名誉侵权。有朋友听说后一故事,脱口道:"为什么不去告秦始皇?始皇焚书坑儒,杀的都是我们祖先,那该是人命官司了!"听者无不拊掌大笑。
  • “达”,更要“独善其身”
  • 说起杨杏佛先生,大家都知道他是著名学者、杰出的民主斗士,将生命奉献给革命事业的先哲、先贤、先烈。但他同时还是位反腐骁将、清廉自守的楷模,知道的恐怕就不多了。
  • 从白居易“亮薪”说起
  • 前些时候,有些人在讨论鲁迅是穷还是富的问题,各执一词;但有人却注意到了白居易在诗作里"坦白"了自己的薪资:从初入仕当校书郎,一直到"致仕"(离休)林下,还交代了后事及家产的处理。鲁迅先生是以写作为生的,是读书人与自由撰稿人的经济生活,谁都知道,文人、知识分子靠写作、靠著书立说,永远成不了富翁、财主。而白居易
  • 《谢觉哉日记》中的“农民英雄”吴满有
  • 吴满有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陕甘宁边区家喻户晓的"农民英雄"。1928年他从陕北横山县逃荒移民至延安柳林区二乡吴家枣园,为生计所迫,曾把"女孩当物卖,值麦五升余"。在1935年土地革命中,他分得六十垧荒地,开始了新的生活。他连年开荒,改良农作,把六十垧荒地变成了熟地,获得好收成,成为当时"先富起来"的农民(新富农)的代表。吴满有致富不忘共产党,带头交公粮,出负担,在边区大生产运动中被评为劳动英雄,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刊发两篇社论予以宣传报道,一篇是《边区农民向吴满有看齐!》(1942年4月30日);另一篇是由时任该报社评论
  • 1961:湖南隆回的秘密单干
  • 大跃进后,雷锋七队①面临严重饥荒1958年初,全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农业生产"大跃进"运动,2月中旬,湖南省隆回县委在六都寨二中操场召开了万人动员誓师大会。为了鼓舞士气,县委又响亮提出:"男女老少齐出征,青年英雄赛赵云,壮年力气赛武松,
  • 第一个在异国他乡护卫五星红旗的中国人
  • 田汝康先生(1916—2006),是蜚声中外的人类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曾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及社会学系主任、中国社会学学会副会长、中国华侨历史学会副会长。1940年他从西南联合大学毕业后,参加云南大学与燕京大学合办的社会学实地调查工作站(魁阁)任助理研究员,跟随费孝通教授从事云南的社会
  • 自强乐观的翻译家草婴
  • 华东医院南楼底层,宽敞的休息室,柔和的灯光,从四壁折射过来,温温的。著名翻译家、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草婴穿一身蓝条病人服,安静地坐在轮椅上。一年多了,他没有离开过这家医院。1923年出生的他,在今天"80不稀奇,90多来西"的"长寿"社会,也许在"健康又长寿"这一列,还排不上前号。但是,父母没有给他强盛的身子,他自幼体弱多病,数次遭遇"鬼门关"。可现在,要不是这次不慎从沙发上摔下,老伤复发,他还每天散步到东安公园,打一套太极拳,或在书房里工作着哩。一次次让他闯过难关的是什么?究其一生,是品格造就的执著和坚韧,是内心充溢的从容和淡定。
  • 杨叔明两谒周恩来
  • 1941年6月,蒋介石在重庆召见川康军政首脑,征询他们对代理四川省主席工作的贺国光的意见。西康省主席刘文辉邀杨叔明同行以备顾问并为其办理某些特殊工作。到重庆后,刘嘱咐杨说:“我去应付蒋的征询。”在开会期间要杨代表他秘密去见周恩来,
  • 钱三强的25字求婚信
  • 有"中国居里夫人"美誉的何泽慧女士,1914年春生于苏州。1932年夏,何泽慧以优异成绩考取清华大学物理系。四年后,她又以毕业论文全班最高分的优异成绩毕业。随后,她远赴德国柏林高等工业学校学习弹道学,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因为日本人欺负我们,我想回来打日本"。
  • 张恨水的诗
  • 在全国读者的心目中,张恨水是写小说的能手。而其实,他对诗词歌赋也是很在行的。1938年冬,我到重庆后不久,友人方奈何就带我到恨老家访问他。他那时举家还住在重庆市内。其后日机滥炸重庆日甚一日,于是他只好举家迁住到南岸一处乡间。这时,他已不担任报社的副刊编辑工作,只是不时还到报社(新民报)的编辑部走走,我还时不时可以和他见面的。记得当时
  • 邀颜文棵赏林风眠画
  • 在我众多的收藏品中,最珍爱的是林风眠的彩墨戏剧人物画。
  • “怪佛”陈乃圣
  • 不久前在一家艺术品拍卖公司的拍卖场上,出现了一幅徐悲鸿画马图,上款题“怪佛先生哂存”。这位“怪佛先生”是谁呢?原来他就是我的同事陈其瑞的堂叔陈乃圣。其瑞曾告诉我她这位堂叔的一些情况,
  • 沈秋水的名字
  • 沈秋水作为史量才的第二位妻子,对史量才的辅佐可从望平街上一位资深老报人胡憨殊的《申报与史量才》著作中一句话得知其举足轻重:"若要说起上海报业和报人的前尘
  • 南京玄武湖友谊厅轶事
  • 南京玄武湖梁洲的北部有一座临水而建的西式平房,是典型的民国建筑,是南京玄武湖内一座历史文化遗迹。那里接待过党和国家领导人,也迎接过众多国际友人,被称之为"友谊厅"。讲起"友谊厅"的建筑,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我对它的建造是知晓的,因为1941年我小学毕业,1942年读初中了,那年正是汪伪南京市政府在梁洲北部兴建占地420平方米的西式平房。该建筑于1942年8月竣工,取名"涵碧轩",其
  • 高良真木捐赠鲁迅书信手稿
  • 1996年,鲁迅先生的日本友人高良富的女儿高良真木,向上海鲁迅纪念馆捐赠了鲁迅致高良富的书信手稿。这是中日两国人民友谊的历史见证。高良富先生,1896年生于日本东京富士山,取名和田富子(结婚后改姓高良)。1927年在东京女子大学任教,后因不愿为侵略战争服务,离开学校。1931年底,她接受了英国缪丽爱尔·兰斯诺女士的访问。据兰斯塔
  • 小记潘天寿导师
  • 1956年我由上海考进杭州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附中,一直到1963年浙江美术学院毕业(现为中国美术学院),受到陈翔龙、徐永祥、严友俊、唐和、朱恒有、宋忠元、李震坚、周昌谷、顾生岳、诸乐三和潘天寿等大师诸贤亲授,他们对我的教育培养,对我以后的艺术道路影响深远。现将我所接触到潘天寿导师的事迹和我的认识,回忆略记点滴。
  • 难忘音乐家麦新
  • 2010年,大陆一批画家携煌煌大观《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赴台交流,引起轰动。开展仪式上,台湾原"行政院长"郝柏村思绪万千,情不自禁以其浓重的江苏乡音,高吭一曲《牺牲已到最后关头》,歌者热泪盈眶,闻着无不动容。
  • 编余琐谈
  • 我曾说办《世纪》要把追寻真实历史作为我们工作的重要目标,并努力展现真实历史。在我看来,编者既要明确办刊宗旨,更需要把办刊理念贯穿在策划、组稿、编辑和出版过程中。每一期杂志出版,读者看到的是一篇篇独立的文章,办刊理念就像串起珍珠项链的一根线。今年春节后,我收到南京张增泰先生的来信。他是位老
  • 名家书画
  • 陈古魁,1943年10月生于浙江温州。自幼习画,1960年考入上海美专预科毕业前曾人中国画组,后以优异成绩进入油画雕塑训练班。
  • “辛亥记忆”征稿启事
    “辛亥记忆”征稿启事(沈祖炜)
    宋庆龄关注保姆李燕娥伤害案(周和康)
    隋永清眼中的宋庆龄(沈海平)
    宋庆龄纠正斯诺臆想未果(郑培燕)
    艾青情暖“忘年交”(宋连庠)
    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的小整风(武健华)
    南京长江大桥建设亲历记(冯连志)
    我和李达的一段文字交往(雷声宏)
    弥罗宝阁被毁之谜(夏冰)
    分配:拉到篮里就是菜——笑谈之二(陈四益 谢春彦[图])
    张伯苓就任考试院院长真相(周利成)
    “文革”串联记(管志华)
    编者的话
    华都画刊
    蒋介石劫运珠宝赴台未遂内情(傅锡宝[口述] 傅锡志[整理])
    重庆中苏大楼建造风波始末(谢武申)
    看“西单女孩”上春晚风波(陈云发)
    八十年代初的“流行音乐风波”(陈占彪)
    司法能裁判学术吗?(刘绪源)
    “达”,更要“独善其身”(过传忠)
    从白居易“亮薪”说起(萧铮)
    《谢觉哉日记》中的“农民英雄”吴满有(贺永泰)
    1961:湖南隆回的秘密单干(刘期贵 刘树松)
    第一个在异国他乡护卫五星红旗的中国人(傅德华)
    自强乐观的翻译家草婴(赵兰英)
    杨叔明两谒周恩来(杨正苞)
    钱三强的25字求婚信(步武尘)
    张恨水的诗(张十方)
    邀颜文棵赏林风眠画(萧镇)
    “怪佛”陈乃圣(俞子林)
    沈秋水的名字(庞荣棣)
    南京玄武湖友谊厅轶事(沈存步)
    高良真木捐赠鲁迅书信手稿(周国伟)
    小记潘天寿导师(梁洪涛)
    难忘音乐家麦新(柯瑞逢)
    编余琐谈(沈飞德)
    名家书画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