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历史大潮中的辛亥史事
  • 读历史,要读故事,要读人物,更要读大势。诚如孙中山所说:“时代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历史事件的是非曲直,历史人物的功过得失,唯有放置于特定时代的历史大潮之中,才会显出其真正的意义。对辛亥革命时期的“独立”和“统一”的评价,要看当时的特定语境。武昌首义之后,各省纷纷“独立”,
  • 寻访和复原中共一大会址
  • 日前,笔者前往上海兴业路106号中共一大会址,瞻仰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回想1921年7月下旬,中共一大在上海的这座石库门房子里秘密召开,成为开天辟地的历史事件。而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百废待兴,中共上海市委于1950年9月组织专人,
  • 毛泽民在莫斯科的特殊使命
  • 在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史档案馆,存放着一份编号为PFACPИ,514/1/1044的档案文件,是由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亲自撰写的——关于中国《党内某些重要文件的读后感》。1939年6月到1940年1月,毛泽民曾在苏联学习、治病,其时他还肩负着党中央赋予的特殊使命。细读这份最新解密的《读后感》,
  • 邓小平在历史转折关头倡导读书学习
  • 邓小平终身勤读书、善学习,而且极端重视全党同志的学习,尤其是每当重大历史转折关头,他总能围绕党和国家的中心任务及时向全党发出加强读书学习的号召,推动全党的学习,从而提高党应对新局面的能力和水平。以自己的终身学习做全党学习的楷模1926年底,
  • 《历史的会见》再现国共合作岁月
  • 汪观清是一位紧贴时代脉搏的著名国画家。改革开放,共和国日新月异,每逢国有盛事,汪观清必会作出积极的文化响应和艺术家爱国情怀的奔腾释放,他的艺术追求,也在这种响应和释放中日趋璀璨光华。1997年,香港回归,历史匡正,在当年七一前后,
  • 在西子湖畔三握周总理的手
  • 1957年4月,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伏罗希洛夫访问中国,是中苏关系史上重大事件。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纷纷出面接待这位贵宾。在国家领导人的陪同下,伏罗希洛夫走访了北京、沈阳、上海、广州、武汉和杭州等地,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友好访问。
  • 编余琐谈
  • 今年的7月l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纪念日。关于中共党史的题材,《世纪》发表过的文章已有很多。就是有关中共一大的文章,近几年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佳作就有《中共一大会址修缮复原纪实》(陆米强、张建伟)、《巡捕闯入一大会场新说》(朱华)、《谁是嘉兴南湖租船人》(孔海珠)等。
  • 我记忆中的杜家伯伯
  • 杜月笙这个名字,老上海人家喻户晓,对杜月笙的评说,众说纷纭。杜先生谢世已数十年,想必当今在世与杜先生直接接触过的人为数不多,我是为数不多中的一个。我父亲吴锦文是杜月笙的知己,童年的我跟随父亲出入杜公馆,所以我称呼杜月笙为“杜家伯伯”。“杜家伯伯”那浑厚、低沉的高桥乡音还时不时在我耳边响起……
  • 1947年上海学生反美倒蒋运动
  • 1947年春,上海万名学生怒吼沪江滨的反美倒蒋运动,被毛泽东誉为当时反蒋内战的“第二条战线”,与1919年“五四”运动和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并列为近代三场“伟大的正义的学生运动”。而这场学生运动火星最初是由复旦大学新闻系同学收到的一封北京来信引燃起来的。
  • 关于《告上海全市人民书》和《紧急通告》的发布经过
  • 关于上海“文革”中的《告上海全市人民书》和《紧急通告》的发布经过,《陈丕显回忆录——在“一月风暴”的中心》一书中有较翔实的记述。本期刊登的《关于(告上海全市人民书)和(紧急通告)的发布经过》一文,乃一家之言,对了解和研究“文革”或许有参考价值。
  • 数字是这样“炼”成的——笑谈之四
  • 大跃进的年代是出数字的年代。钢多少,粮多少,时时都有新的记录出现。亩产几千斤、一万斤刚让人惊喜,亩产10万斤的记录又已创下。革命的时代“一天等于二十年”,“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造出来”。这个“造”,真是点睛之笔。谁若不信,便是“观潮派”。一入“观潮派”的行列,就很容易成为批判的对象,
  • 大陆版的“野火”是怎么燃起来的
  • 1985年的初秋,亦即湖南文艺出版社成立的前夕,我和两位特约主编严秀和牧惠在长沙商议《当代杂文选粹》的作者名单,都认为还应选人几位有代表性的台湾作家。从当时有限的资讯中,首先便想到柏杨和龙应台,但都还没有读过他们的著作。事后方知,
  •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的出笼
  • 一、陈伯达宣布接管人民日报1966年5月31日,对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来说,是一个遭难性的日子。这天下午5时许,陈伯达率领工作组上车开向人民日报社,片刻即到。总编辑吴冷西已在门前等待,人民日报各部、处负责人都在办公室待命。
  • 邓庭毅艺术作品选
  • 邓庭毅别名邓廷毅,艺名邓庭义,1951年生于上海。复旦大学高级工艺美术师,从事陶瓷修复教学与研究及艺术创作,多年来涉足美术、工艺美术、医学美术三大领域。先后师从陈道坦、孙悟音、曹简楼、曹用平、钱行健、陈世中、许四海、陈泳效诸先生。
  • 蔡兵中国画作品选
  • 蔡兵1943年生于上海。中国文学艺术家联合协会副主席、国家高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上海华夏书画院院长、《中国美术词典》编委、挪威第七届国际版画展获奖评委、日本全国水墨画协会特别评审委员。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
  • 《公论》:建国前中国致公党的喉舌
  • 任何政党都极为重视舆论宣传工作。1947年5月召开的中国致公党第三次代表大会作出的重大决定之一,就是出版一份杂志作为中央的机关刊物——《公论》,以为党的舆论阵地,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同时为党员大众提供一份政治读物。这一决定是与在香港的民主党派、爱国民主人士的想法和做法一致的,
  • 亲历建国初的爱国丰产运动
  • 新中国一成立,我就在华东农林干部学校和华东农业科学研究所学习和工作。这两个单位都属于华东军政委员会农林部,农科所在南京孝陵卫原中央农业研究院地址。1951年10月23日,我奉命到上海延安中路华东军政委员会农林部报到,参加农业爱国丰产调查工作。我从北站乘三轮车到陕西北路口延安中路金门电影院对面的农林部,
  • 蒋介石与胡适的首次见面——《蒋介石日记》解读之九
  • 《申报》的那条“奉召”消息是假新闻关于胡适与蒋介石于何时何地第一次聚首,是有些争议的。1931年10月,上海的《申报》以《丁文江、胡适来京谒蒋》为题,刊登如下消息:丁文江、胡适来京谒蒋。此来系奉蒋召,对大局有所垂询。
  • 周恩来的终生挚友李侠公
  •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许多有识之士加入了党的组织,投身于中国革命的历史洪流之中。大浪淘沙,随着革命发展起伏,则有少数党员由于种种原因失去了与党组织的联系而“脱党”,有的意志消沉,无所作为;也有为党作了许多有利工作,成为“党外朋友”……而在这些“党外朋友”中,
  • 江石邻:长寿是种智慧
  • 这位会找幸福的画家叫江石邻,江苏常熟人,生于1920年2月,今年已整整九十一高寿。今天看来,江老的高寿,当然与他会找幸福有关,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江老也是在进入老年时,才开始悟到寻找幸福的重要,而且幸福确实是可能找的。说起他的健康长寿,江老坦陈和他“会找幸福”有关。如今,
  • 民国医界翘楚牛氏兄弟
  • 五集电视纪录片《幼童》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撩开了一段厚重的中国近代留学史帷幕。本文讲述的是第一批留美幼童牛尚周的两个儿子、曾先后担任过中华医学会会长、沪上名医牛惠霖、牛惠生的传奇往事,以及他们家与民国有威望的宋氏家族有着特殊的亲属关系。
  • 假作真时真亦假
  • 真与假是一对矛盾.有真无假,有假无真。可是,时下,假烟假酒假古董。什么东西都有造假的;假官假兵假博士,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冒充的。弄得许多事情都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人真伪莫辨,良莠难分。最近,上海街头出现一种“克隆出租车”,虽然不是正规的出租车,
  • 刘心武VS曹雪芹创作心境
  • 近期,许多读了刘心武《红楼梦》28回续书的人很失望,一是认为故事结局与曹雪芹、高鹗本大相径庭,许多人物死得离谱;二是大观园中女性行事风格宛如今人,好像亦尚未有认真分析其“艺术”的学术文字。不过,我倒认为刘续“红楼”把大观园女子写得像当今女性才是对的,
  • 当代“列传”
  • 拜读了陈四益先生在《世纪》连续发表的两篇《笑谈》,欣赏之余,勾起了颇多的联想。两篇文章,一篇谈“成份”,一篇谈分配,都是人们再熟悉不过的题目。然而,陈文与众不同的是:内容首先结合自己的切身经历,真实可信毫不虚构;同时,在叙的基础上不断穿插议论,
  • 姚灵犀与《采菲录》
  •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我在旅津广东中学读高中时,常在班上听到谈论我们高一级有个姓姚的才女。她的父亲姚灵犀是个研究女人小脚的文人。当年我心中有个疑问,小脚有什么可研究的,为什么她的父亲研究小脚?真无聊。有一次和父亲说起此疑问,父亲笑着说,姚先生是我熟人,很有学问,
  • 先父吴瀛的故宫情缘
  • 先父吴瀛,字景洲,江苏常州(武进)人,生于1891年4月1日(清光绪辛卯年二月二十三日)。卒于1959年5月14日。今年是他仙逝52周年的日子,也是他120岁的生辰。父亲生前与故宫博物院有着不解的情缘,抗日战争前夕,他是负责故宫古物南运的第一人,最后竞蒙冤受害,“故宫盗宝案”冤案影响了他一生。
  • 蒋介石轶事两则
  • 民国初年,上海《民国日报》原为国民党元老叶楚伧、邵力子创办。该报时常发表小言论评论时事,并办《觉悟》副刊不遗余力介绍新思潮、新学说,备受读者欢迎。至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叶楚伧、邵力子即赴中枢任职,《民国El报》乃由陈德征接办。陈氏忽发奇想,在报上票选中国最伟大人物。结果是陈德征第一,
  • 外甥女谈陈赓往事
  • 在我宿舍大院里,有位中学退休音乐老师,名叫沈懿娟。她的妈妈同叱咤风云的开国大将陈赓是嫡亲兄妹,沈母在陈家排行第八,陈赓排行第二。有次无意中我和沈老师聊天,才知道她与陈赓将军的亲戚关系。由于对这位名将的仰慕和好奇心驱使,便同沈老师谈起了陈赓将军的一些家常往事。
  • 丰子恺的车马费
  • “他老是那样浑然本色,无爱无嗔……没有一点世故气……”这是朱光潜对丰子恺的评价。作为一代艺术大师,丰子恺先生真率的品质不仅浸润于他的画作和论著之内,更是体现在日常的言行之中。这从他在文史馆支领薪资一事上便可见一斑。
  • 郭沫若诗咏张瑞芳
  • 我曾在93高龄属马的离休著名影人张瑞芳大姐淮海中路寓所客厅的西壁上,看到悬有两幅郭沫若(1892——1978,原名郭开贞,笔名郭鼎堂)书赠的墨宝。其一为郭老于1959年题的一首“旧作”:风雷叱罢月华生,人是婵娟倍有情。回首嘉陵江畔路,湘累一曲伴潮声。
  • 陈立夫与苏局仙互通翰墨
  • 祖父苏局仙先生1882年(光绪八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生,1991年12月30E以百十岁高龄仙逝,时有“上海第一老人”之誉。他是晚清末科秀才,执教近半个世纪。其行书《兰亭序》在1979年《书法》杂志举办的全国群众书法征稿评比中荣获一等奖,百岁成名惊艺坛.从此海内外来访、求墨者络绎不绝。
  • 戴逸题诗诉衷情
  • 1949年春夏,戴逸读到了一本刚出版的介绍解放战争的通俗读物,由此萌发了写一部抗战史演义的愿望。他于同年冬开始撰稿,为保证史料之详实,思想之正确,文风之生动,作者查阅了大量报刊文献,并时常向胡华、彭明等中共党史专家求教请益。为了合乎广大民众的阅读需求,
  • 从《马衡日记》中看中央文史研究馆选址
  • 关于筹建中央文史研究馆(原名政务院文史研究馆)问题,根据现有资料,1949年末已正式确定筹建文史研究馆,周恩来总理交由当时任政务院副秘书长齐燕铭负责筹划。然而直至1951年7月29日才正式成立,筹备历时一年半有余。此事经过始终未见其详。
  • 大师风范谢稚柳
  • 画坛佳话一诗百和越是熟悉的人,越难写出适当的回忆,像谢稚柳先生这样集书画、诗词、鉴定于一身的艺术大师,要为他写一纪念文字,那就更难了。我和谢老是同乡,相知虽久.而相交却迟。1972年,我被宣布“解放”,听说谢老也已回家养疴,
  • 苏州昆剧传习所记略
  • 我国的昆曲艺术于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首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名录,成为世界级的文化遗产。昆曲起源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从明天启元年到清康熙末年一百年间为极盛时期。清代中叶(乾隆年间)以后,昆曲逐渐由盛而衰,到清代后期,昆曲班社大量减少,
  • 名家书画
  • 周退密,实名昌枢,1914年生于浙江宁波鄞县,1940年后侨寓上海。震旦大学法学士,曾任上海法商学院、大同大学教授。解放后在哈尔滨外国语学院、黑龙江大学、上海外国语学院长期从事外语教学及《法汉词典》的编写工作。自幼爱好书法艺术,受其父周絮非之熏陶,碑帖兼习,临摹并重,主张“取法乎上,博采众长”。
  • [世纪遐想]
    历史大潮中的辛亥史事(沈祖炜)
    [世纪特稿]
    寻访和复原中共一大会址(邢建榕)
    毛泽民在莫斯科的特殊使命(耘山 周燕)
    邓小平在历史转折关头倡导读书学习(刘宝东)
    《历史的会见》再现国共合作岁月(胡绳玉)
    在西子湖畔三握周总理的手(梁洪涛)
    [编读往来]
    编余琐谈(沈飞德)
    [史海亲历]
    我记忆中的杜家伯伯(吴耀中[口述] 沈润章[整理])
    1947年上海学生反美倒蒋运动(魏文华)
    关于《告上海全市人民书》和《紧急通告》的发布经过(朱永嘉[口述] 金光耀[整理])
    数字是这样“炼”成的——笑谈之四(陈四益 谢春彦)
    大陆版的“野火”是怎么燃起来的(弘征)
    [史卷拂尘]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的出笼(钱江)

    邓庭毅艺术作品选
    蔡兵中国画作品选
    [史卷拂尘]
    《公论》:建国前中国致公党的喉舌(陈昌福)
    [史海亲历]
    亲历建国初的爱国丰产运动(王德春)
    [秘史探踪]
    蒋介石与胡适的首次见面——《蒋介石日记》解读之九(陈红民)
    [名流综谱]
    周恩来的终生挚友李侠公(李芳)
    江石邻:长寿是种智慧(陆其国)
    民国医界翘楚牛氏兄弟(张圣芬)
    [世纪论坛]
    假作真时真亦假(江曾培)
    刘心武VS曹雪芹创作心境(陈云发)
    当代“列传”(过传忠)
    [故人旧事]
    姚灵犀与《采菲录》(来新夏)
    先父吴瀛的故宫情缘(吴祖昌)
    [笔记掌故]
    蒋介石轶事两则(香山)
    外甥女谈陈赓往事(戴铁珊)
    丰子恺的车马费(张姚俊)
    郭沫若诗咏张瑞芳(宋连庠)
    陈立夫与苏局仙互通翰墨(苏永祁)
    戴逸题诗诉衷情(沈秋农)
    从《马衡日记》中看中央文史研究馆选址(吴空)
    [艺苑春秋]
    大师风范谢稚柳(汤志钧)
    苏州昆剧传习所记略(沈鸿鑫)

    名家书画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