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也谈辛亥革命的必然性
  • 武昌成为辛亥革命首义之地,似乎有一定偶然性。 打响武昌起义第一枪的是新军工程营正目(相当于排长)熊秉坤。当时革命党的起义计划因试验炸弹而暴露,清军加紧搜捕革命党人,几位策划者被迫逃匿,一时革命队伍群龙无首。值此厄境,熊秉坤挺身担纲,假借总机关名义召集各军营革命党代表开会,决定起义。待起义打响并迅速占据主动地位的时候,
  • 1911年我与孙中山同舟返国
  •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上海市文史研究馆从馆藏未刊的文史资料中选辑部分与辛亥革命相关的“亲历、亲见、亲闻”史料,结集为二十余万字的《辛亥革命亲历记》一书,即将由上海文艺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中西书局出版。该书所收文章均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由五十多位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撰写的回忆录,本刊从中选登张大椿的《1911年我与孙中山同舟返国》、邓克愚的《我所了解的黎元洪》两篇,以飨读者。
  • 我所了解的黎元洪
  • 满清光绪末年到宣统三年之间,我国维新和革命的浪潮真是一浪高一浪地弥漫了全国,虽然清廷防范甚严,但终于辛亥八月十九日之夜武昌一声枪响,满清帝制在中国历史上即告结束。回忆这次革命的主导思想比较简单:就是推翻满清帝制,建立民主共和,没有夹着丝毫争权夺利的个人企图,所以容易成功,至其主要力量则纯系军队的兵士和学校的学生两组织而成,与所谓造时势的英雄亦无与属。关于这次革命的整个经过,多有专著,
  • 档案中的上海剪辫往事
  • 1911年11月4日,上海光复,社会风气为之焕然一新,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男人脑袋后面垂着的那根长辫子不见了。其实,在辛亥革命之前,上海就已兴起了剪辫风潮。1910年12月25日在张同召开的剪发大会便是明证。然而,如同清军人关后为推行“剃发令”,狂嚣“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成干上万无辜百姓因拒绝剃发而惨遭杀戮那样,
  • 一九二一年的民国定都之争
  • 首都,是一国的政治中心,中央政府的所在地。从中国的历史看,历朝历代关于都城的选择,多是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位置适中、交通便捷,而且地势险要之地。统治者对都城的选择均十分慎重,主要是从有利于巩固统治和经济发展的角度去考虑。
  • 冯玉祥赠孙中山丝质绣品
  • 在上海孙中山故居纪念馆馆藏文物中,有一件文物特别引人注目,那就是冯玉祥将军赠送孙中山先生的丝质绣品。此物是冯玉祥派人手绣的,绣品连框纵51厘米,横97厘米,绣品上款为:“中山先生”,下款为“冯玉祥敬赠”,中央以一本翻开的书籍为图案.书页上绣有:“你们是世上的光”,下方绣有:“中华民国十四年二月二十八日”。该绣品是孙中山北上期间,冯玉祥将军特别赠送孙中山先生的。
  • 1975年释放国民党战犯内情
  • 一、特赦国民党战犯,毛泽东嫌公安部气魄太小,华国锋决定倒光所有的口袋 1974年12月,毛泽东在长沙,指示特赦国民党的战犯。他写道:“还有一批战犯,放下武器已关押二十多年了,还关着干什么。把他们释放了,可以来去自由。”
  • 寻找《掩不住的阳光》始末
  • 2009年12月中旬,我接到一项特殊的任务。父亲乔泰阳从北京打来电话,要我寻找一份珍贵的手稿。他说刚刚得知我的爷爷奶奶在五十年前写了一份书稿。是关于爷爷和战友们狱中斗争的传奇故事的。这份书稿可能在上海文艺出版社的一位老编辑吴早文那里,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出版,几十年过去了,
  • 姜义华谈孙中山社会主义观及其价值
  •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为了更深层次挖掘辛亥革命的历史意义,本刊记者就孙中山的社会主义观这一话题采访了上海市历史学会前会长、孙中山研究专家姜义华教授。姜义华先生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他主要从事中同文化史、中国近现代思想史、史学理论及近现代中外关系史研究。
  • 当年沪杭的私人医生
  • 以前中国的医疗体制,跟现在的很不一样。1949年以前,公立、国立医院很少,大部分不是私人医院,就是外国教会办的医院,多数人生了病就要去看“私人医生”。不管中医、西医都如此。后来私立医院大部分变成了公立。到了1956年“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没有变成公立医院的私立医院,也“公私合营”了。而私人医生,则也大多“合作化”起来,
  • 我参与查证“给林彪安窃听器”假案
  • 1968年11月27日,我在原“罗瑞卿专案组”工作期间,因思想“右倾”而受批判后,被撵回原单位总政学习班。1969年1月6日,领导小组的一位成员找我谈话,他说:“在你来学习班前,吉林省革委会来人介绍吉林搞出一起1963年夏林彪在长春休养期间,林的驻地被安装窃听器的大案件。
  • 中共一大会议一段史实存疑
  • 一、全剐武装的军警闯入中共一大会场是“保护”还是“迫害?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在7月30日晚上,大会举行最后一次会议时,发生了一件事情。几乎所有的出版物大同小异都是这么记录的:晚上8点多钟,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站起来准备发言时,
  • 寻觅有关红卫兵的历史留痕
  • 红卫兵、红卫兵运动已经成为历史。但它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也是一段必须直面的历史。当今年轻人很少有人知道红卫兵、红卫兵运动是怎么回事,然而对于亲历过“文革”的人来说,红卫兵、红卫兵运动却时时在他们脑海中凸现,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形象记忆,
  • 达标——笑谈之五
  • 达标,这个词儿现在还在用。不管做什么事,都有一个标准,定下标准之后,就要执行,达到了这个标准就叫“达标”。这好像没什么稀奇。但是,在一定的气氛下,或者说在一定的环境中,“达标”,也可以闹出许多笑话。大标准的“达标”有大笑话,小标准的“达标”有小笑话,酿成的后果不同,但形成的原因无异。我所经历的当然是小标准“达标”闹出的小笑话,但因小见大,也可窥一时风气。
  • 杨刚为什么自杀
  • 2009年12月下旬,我去上海参加在上海鲁迅纪念馆举办的纪念萧乾百年诞辰座谈会,听到几十位专家学者发言讲解萧乾的作品与人品及辉耀贡献。我关心的一个问题,是丁亚平说萧乾走上革命道路是受杨刚先生的教育与鼓励,可是不知道杨刚这位老革命为什么会突然自杀。
  • 胡适题赠诗趣谈
  • 胡适交游甚广,善与人周旋,尤喜题诗赠友。 1915年9月.他从读了5年的康奈尔大学转入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师从杜威先生,专攻实验主义哲学。是年10月,听说国内守旧派友人梅光迪将入哈佛大学,即作长诗相赠(共60句,此列数句):
  • 上海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活动一瞥
  • 本刊讯上海在辛亥革命中扮演着重要历史角色,在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之际,上海市有关部门筹划举办国际研讨会、辛亥革命志士后裔座谈会、辛亥革命上海史迹展览会等一系列纪念活动。
  • 广为流传的“民抄董宦”
  • 1616年(明万历四十四年),南宗松江画派奠基人董其昌62岁时,发生了“民抄董宦”事件,成为这位一代宗师的盛名之玷。但在《明史·董其昌传》及其他史料中,对此却只字未提,我们现在知道此事,是从野史、小说中得来的。400年来,围绕此事,众说纷纭,人言人殊,成为历史疑案。
  • 夹叙夹议李平心
  • 我是很想写写李平心的,五六年前写过一篇,不过没展开来写。真要展开来写是很难的。因为历史是曲折的,是按否定之否定律运动的。上下左右涉及的人太多。人又是很复杂的,做好事的人也做过不好的事,做过坏事的人也并不全做坏事。说好人除了做好事还是做好事,容易写;说坏人净做坏事.没做过一件好事,也容易写。
  • 陈征雁:长寿的五个“秘方”
  • 我一直听说画家都很长寿,尤其是国画家,文史馆里有那么多“国宝”级画家,真令人景仰。很想近距离接触到这些老人,欣赏他们的嘲作,听他们讲年轻时学艺的故事,特别要听的是,伴随我们国家命运的起起伏伏,这些老人的坎坷人生路是怎么走过来,更要讨教的,是他们如何葆有健康,活得那么长寿的秘诀。于是近来有机会拜访了画家陈征雁,他又名焕文,素云阁主,1923年生,原籍浙江绍兴,
  • 怀念夏衍老人
  • 我与夏老的交往 写下这个题目时,自己觉得有点“僭妄”,有点惶恐:夏衍老先生一生交往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以写回忆他的文章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而自己和夏老又没有什么深的交情,怎么会忽然想到这个题目呢?那是因为我最近看书写东西.正好多次涉及夏老,
  • 周而复免遭“胡风案”牵连真相
  • 文艺创作与文艺批评,人们称之为文艺事业发展的两个车轮。鲁迅说,唯有“真切的批评,这才有真的新文艺和新批评的产生的希望”。他期望文艺评论工作者成为作家的诤友,运用正确的批评,促进文艺创作。
  • 报坛奇人陈景韩
  • 陈景韩其人其事 陈景韩(1877—1965),又名陈冷、景寒。笔名冷血,松江人。他是一个思想敏捷,个性很强的报刊编辑和小说作者,所著《侠客谈》曾风行一时。
  • 清末三帝的年号
  • 中国使用年号作为纪年工具始于汉武,两千多年来相沿不绝.甚至影响及于周边诸国。自汉迄明,多为一帝多号,变易较繁。其一帝仅用一号,始于明太祖洪武。清沿明制,亦一帝一号。独清末三帝——同治、光绪及宣统,曾有拟而不用年号。年号拟而不用,历史上仅唐有二例,即唐高宗之“通乾”与德宗之“元庆”。
  • 毛泽东请苏加诺观摩《雁荡山》
  • 现代京剧创作剧目有一出《雁荡山》。 《雁荡山》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出现于舞台的。主创人员是东北戏曲研究院的徐菊华(武小生)、张世麟(武生)和李春元(武花脸)。他们也是该剧的主演者。
  • “毛边党”与“反毛边党”的“交锋”
  • 据史料记载,“毛边书”源于法国。就是把图书装订成册后,不作切边加工,读者阅读时,需白行折页裁开。以后传到日本,并逐渐流行。鲁迅留学日本,他于1909年3月,在日本东京出版的《域外小说集》,便采用“毛边”装帧。还把“毛边书”作为赠送友人的礼物。例如,鲁迅赠送许广平的图书中,虽已赠送了,但因送的是“光边”,而又特意将同样的“毛边”本,再赠送一本,甚至戏称自己是“毛边党”。
  • 记忆清晰的王康乐
  • 在老画家中,身健寿高,精力充沛、思路敏捷的人不多见,而王康乐便是其中的一位。他的记忆力极强。
  • 听传达
  • 这是1971年的年尾,天特别冷。 老队长挨家挨户通知说:下午都去大队部,听文件传达!同屋的国强多嘴问了一句:听什么文件传达?老队长黑着脸说,中央文件,不准迟到啊!
  • 四十年前的毕业散伙饭
  • 1970年的夏天,复旦大学里的“斗批改”终于到了“斗批散”,最后留在学校里的69、70届学生总算可以分配了。男同学开始把身边的东西-批接-批卖给进来收废品的,反正我们是“末代大学生”了,后面也没有学弟学妹们来接的了,
  • 命运多舛的戏曲研究家吴同宾
  • 1956年,我在天津戏曲学校求学时,书法大师吴玉如之次子、北大著名教授吴小如的胞弟吴同宾先生,任学校专业科副科长兼教研室副主任,年方30岁。他常为我们讲课、导戏。
  • 编余琐谈
  • 曾几何时,对于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凡有盖棺定论的,在我们的记忆中往往只留下抽象概念。而支撑这些抽象概念的又是一些经不起推敲的细节,有的根本就没有细节可言。人们看重历史细节,关键原因是历史细节往往决定了历史真相。许多历史真相之所以无法揭开或纠正,就在于缺乏历史细节。于是乎,历史需要细节、细节决定真实的理念渐渐成为人们认识历史的一种共识。
  • 名家书画
  • 田遨先生1918年生于山东。家学渊源,自幼受教于父,养成对书画艺术的爱好,一生求真求美。长期从事新闻出版、影剧编辑工作,离休后被聘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出版有中长篇小说、文艺理论、散文、杂文、诗词、剧本、童话等著作二十多种。对书画艺术有精深的造诣和修养,认为书法应吸收各种艺术营养充实内涵,以力度、动势、意象等合成线条美。其书法用笔秀逸疏朗,结体宽博大方;老年书风凝重沉实,古朴率真,冲淡内敛,风致天成,意蕴丰厚,富有书卷气息,可谓人书俱老。
  • [世纪遐想]
    也谈辛亥革命的必然性(沈祖炜)
    [世纪特稿]
    1911年我与孙中山同舟返国(张大椿)
    我所了解的黎元洪(邓克愚)
    档案中的上海剪辫往事(张姚俊)
    一九二一年的民国定都之争(刘小宁)
    [故人旧事]
    冯玉祥赠孙中山丝质绣品(殷志敏)
    [本刊专稿]
    1975年释放国民党战犯内情(李海文)
    寻找《掩不住的阳光》始末(乔争月)
    [世纪论坛]
    姜义华谈孙中山社会主义观及其价值(殷之俊 周峥嵘)
    [史海亲历]
    当年沪杭的私人医生(高诵芬[遗稿] 徐家祯[整理])
    我参与查证“给林彪安窃听器”假案(张英华)
    [史卷拂尘]
    中共一大会议一段史实存疑(吴基民)
    寻觅有关红卫兵的历史留痕(曹文汉)
    [史海亲历]
    达标——笑谈之五(陈四益 谢春彦[图])
    [史卷拂尘]
    杨刚为什么自杀(黎辛)
    [故人旧事]
    胡适题赠诗趣谈(徐志福)
    [文史资讯]
    上海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活动一瞥
    [秘史探踪]
    广为流传的“民抄董宦”(董健身 顾福根)
    [名流综谱]
    夹叙夹议李平心(邓伟志)
    陈征雁:长寿的五个“秘方”(孔明珠)
    [故人旧事]
    怀念夏衍老人(陈福康)
    周而复免遭“胡风案”牵连真相(陈邦本)
    报坛奇人陈景韩(杨小佛)
    [笔记掌故]
    清末三帝的年号(来新夏)
    毛泽东请苏加诺观摩《雁荡山》(盛巽昌)
    “毛边党”与“反毛边党”的“交锋”(纪维周)
    记忆清晰的王康乐(赵宏)
    听传达(彭瑞高)
    四十年前的毕业散伙饭(沈建华)
    [艺苑春秋]
    命运多舛的戏曲研究家吴同宾(甄光俊)
    [编读往来]
    编余琐谈(沈飞德)
    [名家书画]
    名家书画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