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近代钱庄盛衰之启示
  • 钱庄是个古老的金融行业,很多人以为,它无法适应近代经济转型,所以最终被淘汰出局了。其实不尽然。厘清钱庄盛衰原因,定会得到有益启示。在近代市场发育和工业发生发展的背景下,传统的金融机构钱庄适应了对外贸易和国内市场的需要,曾经非常兴盛。到了20世纪20年代,因为外资银行的刺激,中国新式银行也有很大发展,于是形成了钱庄、华资银行、外资银行三足鼎立的金融格局。其中,外资银行主要对洋行等各式外国在华企业融资;华资银行主要对较大型的纺织、面粉等新式工业企业融资,也经营政府公债;
  • 新中国首次大规模引进西方技术设备
  • 2011年1月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有一句云:"从1973年开始,我国还从国外引进了一批先进的成套设备和单机。"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地引进西方成套技术设备。有关这段历史,长期以来鲜为人知。
  • 王元化谈知识分子问题
  • 王元化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文学理论家和学者,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更是文化思想领域里的极少数有重要影响的思想家。笔者并没有资格评论王元化先生,也不敢谬称是他学生什么的,主要是上世纪80年代曾经与元化先生有过少数几次接触,还蒙他不弃,赠予我《文学沉思录》和一段题辞——"不忧、不惑、不惧"①。现在写下来,也算心香一瓣,是对元化先生的一点纪念。早在1985年"东西方文化比较讲学班"上,
  • 贝聿铭:苏州博物馆新馆设计内情
  • 贝聿铭是建筑大师,是苏州人,他说:"我离开中国已经有73年了,可是,我觉得我的根在中国的苏州,我对于苏州的感情也是很深,我很希望有这个机会,可以留点纪念……"
  • 在中央神学院和圣约翰大学求学
  • 上世纪50年代初,在圣约翰大学美丽的校园内,有时会看到穿着黑色中式大褂的年青人的身影,被时尚的大学生戏称为"黑乌鸦",原来他们是中华圣公会中央神学院的神学生。美国圣公会于1845年进入上海传教,并办了培雅、度恩学校,1879年发展成圣约翰书院,1905年改称圣约翰大学。外国传教差会办教育首先是培养教会直接需要的人才,圣约翰书院设有医学和神学部,
  • 在卫岗小学的特殊生活
  • 卫岗小学,位于江苏省南京市中山陵区的卫岗,前身为国民革命军的遗族学校,原招收辛亥革命先烈的后代和北伐中阵亡将士的子女,宋美龄曾担任遗族学校校长。蒋介石退守台湾后,遗族学校也辗转迁到台湾。新中国成立后卫岗小学由华东军区接管,成立了华东军区干部子弟小学,由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亲自兼任校长。卫岗小学的同学都来自华东军区各部队的干部子弟和烈士子女,学生们全部住校。1964年,卫岗小学解散。
  • 我奉命接收志愿军病伤战俘
  • 一、奉命接收病伤战俘1953年4月,我在东北军区后勤卫生部第四医院管理局政治部保卫科任科长时,接到军区保卫部的电话通知,让我到沈阳接受任务。到达后,军区保卫部肖野副部长对我说:"朝鲜停战谈判还没有正式签字,双方已同意先交换病伤战俘,你带两名干事入朝去接收从美军战俘营交换回来的这批病伤战俘,
  • 写柯庆施大字报改变了我的命运
  • 1948年10月,我在上海因参加学生运动被国民党当局通缉。经地下党安排,进入苏北解放区,在盐城华中大学学习。渡江南下后,我参加了上海市军管会接管上海的工作。上海解放后工作顺利、生活幸福回到上海以后,我的工作、生活都是一帆风顺,蒸蒸日上,一年一个样。
  • 胡桥公社“奇诗”述“四清”
  • 陈四益先生的《笑谈》系列,是我爱读的杂文,而获睹《"四清"运动中找敌人——笑谈之七》(《世纪》2012年1期)后,更勾起了对48年前一段往事的回忆。我是1961年进的复旦中文系,从1963年冬开始,先后在上海郊县的顾村公社、胡桥公社和罗店镇参加了三次"四清"运动。
  • “最高指示”——笑谈之十
  • "文革"中,《毛主席语录》是人人必备的工具,无论到哪里,都有用处,如果不备,会遇到许多麻烦。譬如,从上海乘火车到长沙,那时没有什么暮发朝至的快车,在火车上要度过一天两夜或两夜一天。因此,列车员便要把车厢变成"毛泽东思想大课堂"。每天早晚,照例要"早请示、晚汇报"。请示汇报之前,照例要念几段毛主席语录。这时,列车员便会站在车厢一端,摆起架势,挺胸抬头,手执《语录》,右臂平抬置胸前,大家立即起立,如法炮制,并在列车员带领下翻到某一页。然后,列车员领呼:"最高指示——"于是,
  • 孙中山与葡萄牙人飞南第
  • 孙中山早年在香港结识了葡萄牙人飞南第,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飞南第对孙中山行医和早期革命给予了不少的支持和帮助,然而飞南第留下的史料稀少,过去甚至连照片都没有人辨认出来,因此对飞南第的研究并不多,他的后人更是鲜为人知。笔者早在1990年对飞南第做了一些探讨,由于史料有限,无法深究。2008年12月,一次偶然的机会笔者认识了飞南第的后人,并专程赴香港探访他们,
  • 徐远举为何未列入特赦名单
  • 前些日子,我阅读了《世纪》2011年第5期刊载李海文写的《1975年释放国民党战犯内情》一文。由于我自上世纪50年代初到1991年离休,除"文革"期间下放"五七干校"外,在公安部预审局功德林、秦城监狱做监管工作35年。50年代到1975年最后一批释放关押在秦城的多数战犯的思想表现等情况,均留在我的脑海里。在阅读李文后,勾起我回忆一个未能赶上最后一批特赦的人,他名叫徐远举,在秦城关押战犯的编号为12号。徐远举就是著名小说《红岩》中,关押、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重庆渣滓洞监狱的特务头子徐鹏飞的原型,他在党和政府改造战犯政策的感召下,
  • 从军从商不从政的陆子冬
  • 我的祖父陆子冬虽在近代史上算不上什么著名人物,但是在那风云变幻的年代,也曾留下雪泥鸿爪。他早年与陈果夫是浙江陆军小学同学,一起参加过辛亥革命攻打上海江南制造局的战斗。青年时代赴美留学采矿工程,学成回国后致力煤矿业。抗日战争期间,为解决当时的能源危机,曾热衷于试制煤气汽车。他多次放弃高官从政的机会,成为上海滩知名银行家和实业家,最终作出留居大陆不去台湾的抉择。
  • 1949年宋庆龄拒任“行政院长”
  • 1949年1月,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赖以进行内战的精锐部队已丧失殆尽。国民党不仅在军事上面临绝境,在政治、经济上也是面临重重困难。国民党满盘皆输,失败已成定局。在南京的蒋介石明白自己在大陆的统治维持不下去了,不得不于1949年元旦发表求和声明,说:"只望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他企图以"引退"求和,在保持国民党的"宪法"、"法统"和长江以南国民党军队的条件下,同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拖延争取喘息的时间,挽回劣势。随后蒋介石宣布引退,把总统职务交给副总统李宗仁代理。李宗仁也非常清楚,败局难以挽回,
  • 民初文化人的收入与地位
  • 靠优厚稿酬过充裕生活辛亥以前,张资平之父以秀才身份在广东梅县乡间设塾,三四十名学生,一年束修也就五十余元,已是当地农村塾师"第一收入"。巡警道署科员,被认为领着莫大薪额,不过月薪小洋12元。此时,少数顶级文人的稿费很高,只是初入此道的青年学子,还须忍受最初的穷困。靠了优厚的稿费,能够发稿的文人可维持比较充裕的生活水平。就是在报馆谋得一职,立马步入现代人说的白领中产,甚至金领。如末代进士黄远生为《时报》写通讯,月薪200元。《申报》总主笔张蕴如亦不过40元,黄远生的收入可谓高高在上。《申报》要挖《时报》业务骨干陈景韩,致奉月薪300元。
  • 《大公报》中的蒋宋联姻
  • 天津新记《大公报》是民国时期中国北方的重要报纸,由于其坚持"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四不"社训,其报道较为客观、全面,评论较为公正、合理,因而能成为当时社会的一个舆论重镇。与《申报》、《新闻报》等大报侧重于新闻报道不同,《大公报》不仅重视对事件与人物的新闻报道,同时更注重于分析与评论,尤其是其社评,在当时颇具风格。蒋宋联姻,是蒋介石从下野到复职过程中的一件重要事件,
  • 远东人民代表大会上的一场激烈交锋——俄罗斯档案中的国民党与共产国际之三
  • 1922年1月,一百一十多人从中、朝、日等远东国家秘密前往苏俄,参加远东人民代表大会。此前受命组团的中共广泛联络各界人士所组成的37人的中国代表团规模堪称庞大,格外醒目。更加引人入胜的是中国代表团团长张国焘对代表们在大会上的表现所作的评述——中国国民党代表张秋白在会上"以突出的姿态,"反击共产国际对国民党的批评,他"针锋相对的发言,
  • 讨“官博”檄
  • 最近有些名牌大学爆出一系列"官博"的消息。在"官博"刚刚遭人谴责时,就有人提出不要对此炒作。其实,这不是炒不炒的问题。"官博"的出现,并非新闻,早在十多年前人们就对博士生分学博、官博、商博三类,议论纷纷。过去轻视文凭、轻视学位是无知,如今有些人搞"唯文凭论"跟过去的唯成份论和今天的"近亲繁殖"一样都是无知,客气点说,是"近无知"。爱迪生是什么文凭?华罗庚是什么文凭?发明一二十种电光源的工人蔡祖泉是什么博士?鲁迅是什么博士?哲学家艾思奇是什么博士?就是史学家吴晗又是什么博士?他们不是博士,谁能说他们没学问?
  • 尽多地留下幸存者的口述
  • 今年12月13日,将是南京大屠杀75周年纪念日,近闻,新一轮抢救证言的行动已经展开。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介绍,南京拟成立大屠杀幸存者口述史分会;"新浪江苏"总编辑冯晓婷已向亲历南京大屠杀的老人发出微博开通邀请,目前有6位幸存者在新浪开通认证微博,讲述历史。虽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先后建立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等一批纪念设施,大面积统计了遇难者的总人数,2010年12月还延长了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新添了1655名遇难者的姓名,
  • 倒过来的“既来之,则安之”
  • 不久前和老伴随团去日本。当地导游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人,姓顾。我听他口音,就猜是台湾来的。可是后来忽然得知,他持日本护照,是个日本人。于是就有点不待见这个"顾桑"("顾先生")了。但是后来的事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们从大阪经京都去富士山。第二天去富士山。那天风和日丽,天气极好。富士山顶积雪未化,给葱绿的山峦戴上了圣洁的雪冠,分外秀丽。
  • 朱毅农:为胡适发疯至死的女子
  • 胡适是中国现代白话诗的倡导者,一生中写过不少新诗、打油诗、旧体诗词,大约总计有三百二十余首,其中自然也不乏情诗。他创作的情诗有些不但内容隐晦,而且常在诗题或序跋上做手脚,声东击西,故布迷魂阵,有意将读者引入歧途——这是中国诗歌阐释史上的一个独特现象。最早道破其中奥秘的是胡适挚友、中国现代最杰出的抒情诗人徐志摩。他断言":凡适之诗前有序后有跋者,皆可疑,皆将来本传索隐资料。"
  • 郁文华:归隐太湖之滨的画家
  • 92岁的郁文华先生是国画大师张大千的入室弟子,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上海大风堂书画研究会会长。他山水、人物和花鸟画皆擅长,尤以画牡丹享有盛誉,有"郁牡丹"之美名。这几年,他常住故乡苏州太湖之滨的胥口,难得回一趟上海。去年国庆节期间,他回来在次子家小住,我便相约去拜访。虽然我与郁老相识已有二十余年,
  • 姚雪垠在华中师大授课
  • 1955年,我在武汉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就读三年级,那时正在开展"反胡风反革命集团"和"肃清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运动。新中国的文字狱给当时苦难的知识分子特别是文化人造成了互相猜疑、互相揭发、人人自危的局面。随着运动的深入,给我们讲授《中国新文学史》课程的王凤老师,因为与当时被揪出的"胡风分子"曾卓关系密切,怀疑他也是胡风分子中的一员,
  • 安福路201号:吴国桢的海上岁月
  • 上海安福路201号是一幢折衷主义风格的花园洋房,上下两层,清水红砖的外立面在沉稳间夹杂着几许灵动。周围的一些老居民都知道它曾经的主人就是曾任国民党上海市市长的吴国桢。吴国桢是中国现代史上的风云人物。这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哲学博士曾是周恩来的中学同窗,担任过蒋介石的私人秘书,29岁就高居汉口市市长。抗战时期,他是陪都重庆的父母官,旋又升任外交部政务次长、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抗战胜利后,鉴于钱大钧施政不力,吴国桢取而代之,成为上海市市长。安福路201号乃是吴主政上海期间的官邸。不过,在任3年间,
  • 六十年前观看尚小云演出
  • 1951年冬,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率团到无锡演出,演于解放剧场。当时这座场子坐落在吴桥堍,离城区较远,是在拆除了的汉纪将军庙原址上新建的,那时可算是当地最好最大的剧场了。
  • 赵朴初义助患难之交
  • 1985年11月21日,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赵朴初,给天津市委统战部写了一封信件。信的全文如下:天津市委统战部:我的一位老友蒋贻俭(原名蒋福根)原受上海地下党的经济机构东方联合营业公司的委派,于1947年在台湾筹建东方联合公司台湾分公司。全国解放后,台湾分公司遵上海地下党的指示,停止营业,资金设法全部抽回。但因台湾控制人员进出很紧,同去的一位同志已于1956年回来,现在北京工作,因而蒋贻俭抽身更困难。
  • 马超俊责难黄兴
  •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武汉三镇光复。清廷急调兵镇压,革命的果实大有丧失的危险。面对严峻情况,黄兴紧急电召居留香港的同志迅速前往支援。马超俊(广东台山人,在日本留学期间,由孙中山主盟,加入了同盟会)接到通知后,立即由广州到香港组织海外华侨和外商轮船现役海员等相关人员,自备枪支,组成广东华侨敢死队,下辖三个分队,马任总队长,奔赴汉口。黄兴见到香港来的同志非常高兴并亲自检阅队伍。11月16日,黄兴命令马超俊率领敢死队驻守战略要地汉阳兵工厂。清廷重兵进攻汉阳兵工厂,
  • 沈志远的人生沉浮
  • 如果时光倒流,回到1934年,一本《新经济学大纲》让沈志远成为声名鹊起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如果时光倒流,回到1957年,一场反右派运动让沈志远成为闻名全国的上海第一大右派。在沈志远诞辰110周年之际,回首往事,我们从沈先生的沉浮中又能有怎样的感悟呢?
  • 欢迎订阅2012年《世纪》
  • 中央文史研究馆上海市文史研究馆主办大16开80页,逢单月出版定价:8.00元,全年6期48.00元全国各地邮局征订邮发代号:4-5572012年《世纪》定价不变,热情欢迎您到当地邮局订阅2012年的《世纪》。如订阅不便或错过邮订时间,本刊发行部随时为您办理补订和邮购(平邮免收邮费)。为答谢新老读者的厚爱,本刊特推出以下优惠活动:凡订阅2012年《世纪》的读者,
  • 名家书画
  • 丰一吟,1929年5月生于浙江省石门镇(今属桐乡市),父亲是著名画家丰子恺.1948年毕业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应用美术系,1953年毕业于中苏友协俄文学校.
  • 张德宁临王蒙山水画作品选
  • 张德宁1946年出生于上海,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华都画院画师。自幼习书画,1987年后多次赴日本举办书画展。回国后开始专攻宋元山水画,面壁十年,临摹了大量宋元名画,尤于元王蒙用功甚深:同时广游名山大川。转益多师,又融汇时代审美理念,于古意中透出生机,别开生面。
  • 范振中书画篆刻作品选
  • 范振中1953生,字之臻、金中、临散,号心影、劲草、东方艺人。别署半圆斋、百羽堂、千壶楼、祥和名邸人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藏书票研究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民建中央画院画师、东方印社社长、棠柏印社副秘书长、上海东方书画院艺委会委员、一级画师。上海华都画院画师、上海民建书画院画师。
  • [世纪遐想]
    近代钱庄盛衰之启示(沈祖炜)
    [世纪物稿]
    新中国首次大规模引进西方技术设备(李海文)
    [本刊专稿]
    王元化谈知识分子问题(柯达)
    贝聿铭:苏州博物馆新馆设计内情(曹可凡)
    [史海亲历]
    在中央神学院和圣约翰大学求学(曹圣洁)
    在卫岗小学的特殊生活(冯抗胜)
    我奉命接收志愿军病伤战俘(张英华[1] 汪春耀[2])
    写柯庆施大字报改变了我的命运(华平)
    胡桥公社“奇诗”述“四清”(俞汝捷[1,2])
    “最高指示”——笑谈之十(陈四益[1] 谢春彦[2])
    [故人旧事]
    孙中山与葡萄牙人飞南第(林华煊)
    [史卷拂尘]
    徐远举为何未列入特赦名单(何殿奎 汪春耀)
    从军从商不从政的陆子冬(陆承平)
    [故人旧事]
    1949年宋庆龄拒任“行政院长”(赵映林)
    [史卷拂尘]
    民初文化人的收入与地位(裴毅然)
    《大公报》中的蒋宋联姻(曹明臣)
    [秘史探踪]
    远东人民代表大会上的一场激烈交锋——俄罗斯档案中的国民党与共产国际之三(李玉贞)
    [世纪论坛]
    讨“官博”檄(邓伟志)
    尽多地留下幸存者的口述(沈栖)
    倒过来的“既来之,则安之”(王贤才)
    [故人旧事]
    朱毅农:为胡适发疯至死的女子(陈漱渝)
    [名流综谱]
    郁文华:归隐太湖之滨的画家(沈飞德)
    [故人旧事]
    姚雪垠在华中师大授课(沈大仁)
    安福路201号:吴国桢的海上岁月(张姚俊)
    [笔记掌故]
    六十年前观看尚小云演出(王尔龄)
    赵朴初义助患难之交(唐国良)
    马超俊责难黄兴(刘明兴)
    [名流综谱]
    沈志远的人生沉浮(王海波)
    [编渎往来]
    欢迎订阅2012年《世纪》(沈飞德)

    名家书画
    张德宁临王蒙山水画作品选
    范振中书画篆刻作品选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