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贵有史识与史德——写在《世纪》创刊20周年之际
  • 《世纪》杂志是1993年在文坛前辈萧乾和冰心倡导下,由中央文史研究馆和上海文史研究馆联合主办的。20年过去了,这本双月刊已经发刊120期。作为一本文史类刊物,在当今传媒日益发达,出版物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能够独树一帜,能够在学术性、知识性、趣味性之间找到适当的契合点,能够为读者所喜爱,还曾两次被评为华东地区优秀期刊,实属不易!
  • 尼克松总统访华安保揭秘
  •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夫人由白宫的十名助理和国务院的三名顾问组成的官方小组陪同访华,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对这次中、美高层会晤是相当重视的。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局长汪东兴,安排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兼8341部队政委、副政委、副团长的杨德中、武健华、邬吉成三人,带领一批主管警卫、服务、医疗、通信
  • 毛泽东审改的三篇抗美援朝社论
  •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重大事件,《人民日报》在两年多时间里进行了大量报道和充分宣传,其中《人民日报》社论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经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审改的一些社论,在政治、外交和军事上产生了重要影响和作用。在这些社论中,经毛泽东审阅修改的三篇重要社论是:胡乔木写的《为什么我们对美国侵略朝鲜不能置之不理?》
  • 1967年陈丕显在“一月风暴”的中心
  • 《陈丕显回忆录——在"一月风暴"的中心》一书中,较为详细地记述了陈丕显在1967年"一月风暴"前后所经历的事。本文想根据当年我("文革"中改名为红鸥,曾是上海红卫兵炮打司令部联合兵团红卫兵)的亲历作一些补充,以展示这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文革"中坚持原则,不畏强暴,不信邪恶,坚决抗争的铮铮铁骨。——作者
  • 参加罗瑞卿专案组屡遭批判审查
  • 一、奉命参加 1966年底,总政保卫部接总政通知,让派一名副处长参加中央专案办公室工作。保卫部的两位副部长找我谈话说,经部党委研究决定,派你去参加一项极为重要的工作,明天你到三座门军委办公厅小会议室报到,接受新任务。12月30日,我按时到达后,总政主任肖华同志主持会议,
  • “灰皮书”:中国出版史上的一个奇象
  • 上世纪60代我国编译出版了一个系列丛书"机会主义、修正主义资料",统称"灰皮书",这是中国出版史上的一个特殊现象,在世界出版史上恐怕也是罕见的。苏联对图书出版控制得相当严,有些图书也仅供某些官员阅读,但未见有这种规模的内部书出版。
  • 回忆同济教授劝阻拆除苏州城墙
  • 1992年,苏州市政府主办了一个围绕苏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学术会议,邀请了有关方面的专家、学者和老领导来座谈,我应邀参加。在那个会上,我遇到了1958年主政苏州的那位老市长。我是苏州人,也一直关注苏州的人和事,所以我是认识他的,他也认识我。
  • 黄炎培女儿的自由恋爱
  • 1940年下半年,我从四马路54号的苏州中学沪校进入公费的上海育德中学高二年级,学校也在四马路(福州路)。黄炎培先生的小女儿黄素回成为我的同班同学。这年,育德中学高一年级有一名文科、理科都是状元的叫陈锵的模范学生,他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人也长得十分英俊,成为女生们心中的"白马王子"。黄素回成熟较早,原来和班里一个男同学关系密切,自从陈锵在学校出名后,她的注意力就放在了陈锵身上,可是陈锵是比我们低一届的同学啊!
  • 记王国忠同志
  • 王国忠(1927—2010)先生在担任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长期间,筹划创办《世纪》杂志,并兼任主编。值《世纪》杂志创刊20周年之际,发表任溶溶先生的文章,以志编辑部同仁对《世纪》杂志创刊主编的怀念之情。——编者
  • 1967年我创作的一张领袖宣传画
  • 承蒙《世纪》杂志同志们的关注,要我谈谈有关绘制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宣传画的前后情况。我由衷表示感谢之余,心中却颇觉忐忑。因为毕竟已经是四十六年前的事了。往事如烟,烟是没有清晰轮廓的,何况口述追忆,更是难免无序和零散。至于问我是如何走上艺术这条道路的,那就更是早年的事了。
  • 读书的事(下)——笑谈之十四
  • 1948年蒋介石缘何宜兴祭祖?
  •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在宜兴徐舍镇上中学,就听长辈说蒋介石在解放前到宜兴祭祖的故事。最近,趁着回宜兴老家探亲的机会,顺道参观了正在整修的都山脚下蒋介石祖墓。坟茔、墓碑、牌坊,面向微波荡漾的都山荡。宽阔的公路正打地基。陪同的亲友告诉我,原地重建的蒋澄墓区,将形成以之为中心的公园,供海内外蒋家后人和游客来祭奠、旅游。
  • 民国名噪一时的公益组织——上海扶轮社
  • 扶轮社(Rotary Club)是近百年来最著名的国际商业联谊社团之一。该社自我定位为"职业界领袖人士之组合",以"服务精神"作为"职业与社会生活上成功及快乐之母"。1905年,扶轮社创立于美国芝加哥,创始人是一个名叫保罗·哈里斯的青年律师。当时,美国处于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过渡时期,工商金融界兼并狂潮方兴未艾,垄断组织扰乱经济秩序,商业欺诈现象严重,商业道德败坏。
  • 歌曲《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出笼
  • 现回头看,"文革"歌曲都非常粗制滥造。那首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以下简称市宫)创作的《文化大革命就是好》,靠空洞的口号为"文革"自我壮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呀,就是好!"首先在1974年3月5日的"批林批孔"专场上演唱,在后来的歌咏大会上。
  • 徐家汇圣母院育婴堂婴儿死亡率揭谜
  • 徐家汇圣母院育婴堂是上海天主教会的重要传教机构,也是闻名全国的天主教慈善机构。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天主教反帝爱国运动中,以婴儿死亡率高为据,控诉帝国主义分子虐杀婴儿;从埋葬死婴的"小圣地"挖出大量骸骨,立了"万婴碑";激发教徒的爱国热情,成为运动的突破口。时至今日,运动已经过去了60年,我们可以探究其中奥秘。
  • 赴台筹设中行台北分行未果
  • 中国银行要赴台湾设分支机构了!闻讯不由使我回想起66年前我也曾有过准备赴台筹建中行的经历。
  • 宋庆龄钟爱的幼弟宋子安
  • 宋家兄弟姐妹六人,宋庆龄排行第二。排行第六的弟弟宋子安生于1906年,比宋庆龄小13岁。 1913年8月,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为了躲避袁世凯的迫害,也为了继续帮助孙中山的革命,宋耀如偕全家流亡到日本。7岁的宋子安也与父母同行。
  • 穷兄弟眼中的高晓声
  • 著名作家高晓声逝世13年了。1999年和2004年,我曾先后以《作家里的乡亲》、《高晓声存钱》为题,写了两篇怀念他的文章。今年10月回故乡小住时,正巧丁保林先生打电话给我,邀我出席高晓声文学研究会的成立大会。去年立冬那天,正是老丁陪我和家乡的几个文友一起去高晓声墓上祭扫的。
  • 开放、流动本身就是生命力
  • 人类文化是在不断交流渗透中发展的,所以开放、流动本身就是生命力。近代以来,中国与西方交流的时候,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常常受到侵略,受到屈辱,所以中国人有一种心结,是又迎欲拒。在很多的中国人,特别是执政者有一种抗拒的心理,常常对负面的东西看得比较多,并产生一个错觉。
  • 莎翁岂止是倒爷
  • 美国有位大学者叫杰恩·阿彻,通过梳理历史档案,发现英国作家莎士比亚至少做过15年倒爷,倒卖粮食,偷税漏税。接着,中国一家大报于2013年6月14日把“莎翁当过倒爷”做了标题。
  • 钦佩杨显东的胆识
  •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寨堪称我国农业领域的一面旗帜,"农业学大寨"似乎成为一项"国策"。"文革"结束后,伴随着一场"真理标准"的讨论,大寨也受到了质疑。1978—1981年,杨显东第一个顶住压力,揭开了大寨的盖子,推动了大寨时代在我国农业史上的最终告别。
  • 傅雷称东北学生为“亡国奴”
  • 1990年5月,我因公务去北京出差,公务之余去拜访古元先生,并请求领我去拜访他的老师蔡若虹先生,古元先生答应了我,由于他们都住在三里河南沙沟同一大院里.几分钟就来到了蔡先生家。古元先生首先介绍了我的情况并提到我非常喜欢他的文章,蔡先生听后非常高兴。
  • 难忘的王中教授讲话
  • 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天,领导上通知我去地处五角场的复旦大学开会。那时,杨浦区的交通不像现在这样方便,我哼哧哼哧地骑着"老坦克",花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复旦大学的礼堂里。当时,开什么会,开会的主题是什么,今天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人山人海,有坐着的,站着的,足有千把人之多。
  • 丁是娥给观众的一封信
  • 1962年11月初,著名沪剧演员丁是娥(1923—1988)率上海人民沪剧团到苏州开明戏院演出《蝴蝶夫人》。我与一位研究戏曲的朋友前去观看了这出戏。《蝴蝶夫人》原是意大利歌剧作曲家普契尼(1858—1924)一部伟大的抒情悲剧。
  • 我的良师益友
  • 作为一名历史研究工作者,我与《世纪》结缘,感情愈来愈深。其一,该刊作者层次高,多为全国文史研究馆系统出类拔萃之人才,其社会阅历丰富,见多识广,思想深刻。其二,该刊致力于挖掘第一手珍贵史料,注重"三亲":亲历、亲见、亲闻,史料价值高。
  • 与编辑的交往
  • 《世纪》20岁了,已经成长为一个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小伙子”了。前程无限,堪喜堪贺!
  • 从粉丝到“扶法师”
  • 我与《世纪》杂志结缘是16年前。 那年,有人登报声称拥有一方吴昌硕“大吉羊”印章。消息一出立即引发吴昌硕后人质疑,认为此方印章为赝品。更令人气愤的是,造假者在市场拿赝品牟利,一个钤印收费数干元。
  • 丰盛的文化大餐
  • 在《世纪》创刊20周年之际,作为一名从创刊就阅读至今的老读者,我深感它的文章品位高、有深度、深受读者欢迎。
  • 读刊后的启发
  • 读贵刊今年第3期胡久安先生撰写的《和黄涵秋先生共事的日子》一文,作者回忆与黄涵秋共事经历,情真意切,尤其是文章最后对与黄涵秋1954年分别后杳无音讯表示深深挂念,这种朋友真情也深深打动了我。因为我前几年主编《江宁区教育志》时知道黄涵秋的名字,他1956年被评为江苏省先进教师。
  • 史量才与泗泾
  • 2013年3月9日在史量才第二故乡——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举行了上海史量才研究专业委员会的成立大会。如此重要的大会,为什么偌大个上海、偌大个原申报馆大楼和原史公馆故居不去举办,却偏要放到泗泾去开?
  • 1952年贺龙惩处住“小洋楼”的高官
  • 我在整理资料时,发现了贺龙元帅担任西南军区司令员时的两帧从未公开发表过的照片,那还是1980年,我刚参加总参谋部《贺龙传》编写组不久,到西南去收集资料时发现的。其中一帧是贺龙站在山丘上,手指山下的几幢小别墅;一帧是贺龙和高炮连的战士们亲切谈话。但照片却没有说明,也没有留下摄影记者的名字。
  • 严修义助“宰相之材”周恩来
  • 天津南开学校是由严氏家塾发展而来,近代著名教育家严修(字范孙)为创办人。1929年严修逝世时,正在英国考察教育的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极为伤痛地尊称"严范孙先生是南开学校的校父"。
  • 纪念《世纪》创刊20周年——“我与《世纪》”征文启事
  • 纪念《世纪》创刊20周年——“我与《世纪》”征文启事
  • 积累史料 传承文化——纪念《世纪》创刊20周年诗书特刊
  • [世纪遐想]
    贵有史识与史德——写在《世纪》创刊20周年之际(沈祖炜[1,2])
    [世纪特稿]
    尼克松总统访华安保揭秘(武健华)
    [本刊专稿]
    毛泽东审改的三篇抗美援朝社论(王爱民)
    1967年陈丕显在“一月风暴”的中心(侯美度)
    [史海亲历]
    参加罗瑞卿专案组屡遭批判审查(张英华)
    “灰皮书”:中国出版史上的一个奇象(郑异凡[1,2])
    回忆同济教授劝阻拆除苏州城墙(阮仪三(口述);柯昌礼(整理))
    [笔记掌故]
    黄炎培女儿的自由恋爱(陈庆玲(口述);丁蘖(整理))
    [故人旧事]
    记王国忠同志(任溶溶)
    [史海亲历]
    1967年我创作的一张领袖宣传画(廖炯模[1,2,3])
    读书的事(下)——笑谈之十四
    [史卷拂尘]
    1948年蒋介石缘何宜兴祭祖?(吴孟庆)
    民国名噪一时的公益组织——上海扶轮社(刘本森)
    歌曲《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出笼(吴林生;李逊(整理))
    [秘史探踪]
    徐家汇圣母院育婴堂婴儿死亡率揭谜(张化)
    [笔记掌故]
    赴台筹设中行台北分行未果(陶昌(口述);陈发奎(整理))
    [名流综谱]
    宋庆龄钟爱的幼弟宋子安(何大章)
    穷兄弟眼中的高晓声(石湾)
    [世纪论坛]
    开放、流动本身就是生命力(资中筠)
    莎翁岂止是倒爷(邓伟志)
    钦佩杨显东的胆识(沈栖)
    [笔记掌故]
    傅雷称东北学生为“亡国奴”(曹文汉)
    难忘的王中教授讲话(倪祖敏)
    丁是娥给观众的一封信(沈盈庭)
    [编渎往来]
    我的良师益友(彭训厚)
    与编辑的交往(顾志兴)
    从粉丝到“扶法师”(虞咏霖)
    丰盛的文化大餐(浦苏山)
    读刊后的启发(张裔平[1,2])
    [故人旧事]
    史量才与泗泾(庞荣棣)
    1952年贺龙惩处住“小洋楼”的高官(谢武申)
    严修义助“宰相之材”周恩来(甄光俊[1,2])
    [编渎往来]
    纪念《世纪》创刊20周年——“我与《世纪》”征文启事
    纪念《世纪》创刊20周年——“我与《世纪》”征文启事

    积累史料 传承文化——纪念《世纪》创刊20周年诗书特刊
    《世纪》封面

    主办单位:中央文史研究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主  编:徐福生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29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7408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715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654/k

    邮发代号:4-557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