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时代文学》
  • <正>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山东省优秀期刊相伴冬至阳生的春之声,2016年首期《时代文学》捧悠悠香茗,袅袅墨香,开启一个崭新的殿堂……"上至九天揽月,下至五洋捉鳖"是古人的浪漫豪情,而今它不断化为现实。本期社会纪实刊载许晨的《第四级》,文章以平实的笔触、直观的观察,娓娓道来中国载人潜水器"蛟龙"号的成长历程。
  • 吉狄马加书法作品
  • 主持人语
  • <正>贺敬之是中国当代文学史无法绕过去的一位诗人、作家。他的那些著名的诗作《回延安》《西去列车的窗口》《桂林山水歌》《南泥湾》《雷锋之歌》等,他和丁毅执笔、获得斯大林奖金的歌剧《白毛女》,早已构成了一代人精神记忆的一部分,是文学史上需要并可以进行历史化、经典化的作品。同样,贺敬之本人在文学文化组织、领导工作上也曾发挥过不可忽略的作用。他担任过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等重要领导职务。他在宣传
  • 风雨答问录(一)
  • <正>李向东(以下简称"李"):首先感谢您能抽出较多时间接受我的采访。贺敬之(以下简称"贺"):我在创作上和工作上,都没有做出什么值得特别重视的成绩,你为什么对我产生了采访的兴趣呢?李:最早知道您的名字,是通过您的诗歌。上中学的时候,语文课本里有《回延安》;在学习雷锋的年代读到过《雷锋之歌》;后来号召城市青年
  • 回忆“杭州座谈会”
  • <正>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发轫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新时期文学",似乎又到了一个转折点。或者说,无论是创作者还是评论家,都感觉到中国文学界正悄然发生着一些变化,萌生着一些新的因素。从这个角度来说,1984年年底在杭州展开的那场青年作家与评论家的对话,是应运而生的。《新时期文学:回顾与前瞻》——会议的议题是平实的,却提供了话题纷呈的可能。然而会议的成功似乎还不能仅仅归结
  • 抢军帽
  • <正>1970年的秋天,开学有好几天了,我仍然没有去上学,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翘课。那时,我是济南市第32中学初二的学生,严格意义上讲我还是干部。上小学时班里有很多干部,有胳膊上戴三道杠的、两道杠的,班里最多的是一道杠,他们都管我,上课时间管,课间休息管,甚至上厕所他们也管。我不止一次地对我小学同桌说,我不明白,你们干部的眼睛怎么老是盯着我?我的同桌回答:"谁让你那么索伊(济南方言:调皮)。我又说:"我要是当班干部,我谁也不管,那多好。"
  • 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
  • <正>序章人类的极地探索这是公元1912年早春的一天,以英国上尉罗伯特·斯格特为首的五人南极探险队,经历了数月地狱般的旅程,终于成功到达了南极点。就在他们准备欢呼胜利的时刻,却突然发现:挪威人阿蒙森已于四周前在这里插上了他们的旗。在一场冲击南极点的较量中,斯格特失败了。"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既愤怒又悲伤的斯格特在日记中写道:"再见了,我所有的梦想。我的上帝!这真是个可怕的地方,我们使尽了全力,
  • 在深度追求中发现高度的文学表达——评许晨长篇报告文学《第四极》
  • <正>阅读许晨的长篇报告文学《第四极——中国深海载人潜水器"蛟龙"号纪实》,我总是被作品中的人物和故事所牵引、感动、鼓舞,从而不断有喜悦、敬佩与自豪的感觉生出。虽然,这已经不是我最初知道"蛟龙"号载人深潜探海,创造了世界同类领先奇迹消息的时候。
  • 主持人语
  • <正>本期推介的都是来自鲁27的学员作品。鲁27是鲁院编辑高研班,作为专业编辑,他们在为作家"做嫁衣"的同时,不忘文学初心,积极参与到创作、研究、批评各文学领域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从本期开始,本栏将陆续推介鲁27学员作品,以展示编辑的别样风采。陈仓在创作上势头正盛,他的作品一出手,往往收获极高转载率。他的"陈仓进城"系列中的中篇《父亲进城》《女儿进城》刊发后,
  • 从前有座庙
  • <正>1半早不早,陈元才懒洋洋地下了床,一边套上自己的僧袍,一边推开小旅馆的百叶窗。往日推开窗子的时候,对面理发店里的打工妹小月,必定会笑吟吟地朝着小阁楼上招招手说,下来吧,理个发吧。陈元会双手合十地笑一笑,似乎告诉小月,一个和尚,不必了吧?小月便会笑着说,和尚才应该多理发呀。陈元明白,此是小月开玩笑的,算是招呼的一种方式,类似于"早上好"的意思。
  • 原来你也在这里
  • <正>1坐在办公桌前,一抬头,柳叶青就能看到碧绿的树冠,稍远一点儿是水红色的房顶,再远一点儿,是鳞次栉比的楼房。那些树冠归属的名字,柳叶青闭着眼也能说出来。桦树、水杉、银杏、大叶女贞,树冠最高的、如同一截铅笔头直插蓝天的叫作"塔松"。别的树冠都低于水红色的房顶,唯独塔松的树冠高出房顶一大截子。那高出的一截子,随着风摇摇摆摆、晃晃悠悠,看着直叫人担心。
  • 1978年的铁路文青
  • <正>一大巴山深处,万源火车站,一个不大不小的铁路站区。1978年,隆冬季节,无雪、无冰、寒冷。子夜,离火车站不远的河滩旁,有个铁路通信站,电话员不能睡觉,守着总机接线收线。总机室对面是电源室,电源工章文海在泡电话,电话那头是《西铁文艺》的编辑赵雨新。西安的菜油限量供应,万源的菜油敞开供应,章文海托列车员给赵雨新捎带菜油。万源铁路通信站刚刚
  • 主持人语
  • <正>在我的印象中,吉狄马加总是时隐时现,若即若离。大约是在90年代初,有次去四川出差,正值吉狄马加从四川的凉山调到成都的省作协,一起吃了顿饭,相谈甚欢。不久,他就上调到了北京,因任职于中国作协,在一些会上偶尔相见;随后,他又调往了青海,隔得远了,见得少了,但关于诗人吉狄马加,总能听闻到他的各种信息,而他也在一些诗会上,总被人们反复提起,不断论及。
  • 移动的棋子(组诗)
  • 诗歌是人类迈向明天最乐观的理由——在青海湖国际诗歌上的致辞
  • <正>在这里,我首先要说的是,因为在座诸位热情的参与和努力,今天我们才能如期相聚在这个地球上最令人向往的高地——青藏高原,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值得我们庆贺并将永远珍藏在记忆中的事。朋友们,在此时此刻,我们为什么不能用热烈的掌声来为我们这样一次伟大的聚会而喝彩呢?当然,作为东道主,请允许我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和本届国际诗歌节组委会,向来自世界各地的诗人朋友们表示最热忱
  • 吉狄马加:土地和生命的歌者
  • <正>新时期的彝族文学,总是与吉狄马加的名字紧密连在一起。走近他,记者才知道:运用汉语进行创作的吉狄马加,不仅是中国少数民族代表性诗人,擎起了彝族新时期文学史上的第一面大旗,同时他也是一位具有世界眼光的国际性诗人。与他聊天,浓浓的诗人气质扑脸而至,一个彝人汉子豪爽和率真的"锋芒"毕露。
  • 吉狄马加:一个汉语书写的彝人名字和梦想
  • <正>与吉狄马加相遇,是在洛夫和李元洛主编的台湾尔雅版《大陆当代诗选》上。我开始读吉狄马加:一个汉语书写的彝人名字和梦想。语言的相遇处才是文化的相汇处。汉语与梵语相遇,梵语的"佛"被改写为汉语的"禅",丰富了我们,也丰富了世界。汉语与拉丁诸语相遇,却再也不能把拉丁语的"基督"改写成汉语的什么了。汉语"基督"始终是一个译名。
  • 流畅与差异——吉狄马加其人其诗
  • <正>在我对中国当下现代诗的有限阅读中,毫无疑问,吉狄马加是最具有代表性的诗人之一,在国际诗歌交流中,他更是以中国少数民族的杰出诗人屹立于国际诗坛。在中国当代诗人当中,马加不仅出道很早,而且成名也早。记得我上大学时就读过不少他的诗作。因为那时年轻浮躁,缺乏认真的读书态度,没有记住他太多的具体诗篇,但出版于诗歌黄金年代的《初恋的歌》这本诗集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 阅读吉狄马加
  • <正>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之后,阅读某一个诗人的作品,走近某一个诗人的诗集,我感觉越来越难,越来越不太可能。因为诗友的推荐,让我结下了阅读诗集《鹰翅和太阳》,阅读当代优秀诗人吉狄马加的不解之缘。是的,一切皆因缘而起。阅读吉狄马加,除了诗本身带来的审美愉悦,还能在美学层面去感知一个伟大的民
  • 诗歌是一种梦想——再读吉狄马加
  • <正>近几个月,一直在读吉狄马加,或者更确切地说,一直在再读吉狄马加。一个优秀的诗人,是值得反复读的;一个优秀的诗人,也是经得起反复读的。我甚至还带着吉狄马加的诗集,走到青藏高原,走到黄河源头,走到青海湖边,走到天山天池。远离都市,回到宁静的自然,读吉狄马加,会有另一番味道,会有更深的感悟和理解。
  • 重返桃花岛
  • <正>舅妈打电话来,说舅舅回来了,让我回家一趟。我从小没有父母,是舅舅舅妈拉扯大的。对于我来说,回家就是回舅舅家。舅舅回来对于我们家来说,真的是一桩大事,除非天塌下来,或死了人,否则,任何事对于我家来说都算不上什么事。我向我们财政局主管局长请假,理由是舅舅回来了,我想回家看看。
  • 真如
  • <正>1薛亮终于被送进监狱了,进入监狱前,他在看守所里关了两个多月。对他来说,看守所已不是陌生的地方,半年前,他就在里面呆过两个多月,后来,我大姐费了好多劲才把他捞出来。这次他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被关进了监狱,判了一年的有期徒刑。听到这个消息我一点儿也不吃惊,从某种程度上说,对于这个结果,我半年前就有预感。所以,当法警押着他跟我们告别时,我的脸上不仅没一丝悲伤,还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 爷爷(外一篇)
  • <正>这回在半岛,我发现了一样稀奇东西,就在往镇上去的丁字路口,有个妇女摆着小摊,卖秧子鱼,晒干的。那妇女我认得,是我小学同学的大姨。她家哪来的秧子鱼呢?半岛只有我爷爷才卖这个秧子鱼。早些年,爷爷家半间子的炕上,晾满了秧子鱼。有散的,半干的,在簸箕或笸箩里装着的,还要拿到院子里继续晒的。也有晒干的,塑料袋里装着,一袋一斤。有临时来买的,省得过秤了。
  • 手稿的萧山
  • <正>独木舟记古代的中国,有"刳木为舟"的记载,可见独木舟应该是"刳木"而成的,可是从"刳木"如何成为一叶小舟呢,其中的工艺也许只有古代的工匠们知道。所以,当在我跨湖桥博物馆见到独木舟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惊讶的。如果用单调枯燥的数字来描述的话,它是这样子的:独木舟现长560厘米,宽53厘米,最大内
  • 木叶的诗
  • 徐东的诗
  • 纯真之眼(组诗)
  • 吕政保的诗
  • 主持人语
  • <正>关于安琪有很多说法,比如说,她创造了一个"中间代"的概念,她自然便是"中间代"的代表性诗人了,甚至有被戏称为"中间代教母"的说法。按照真正的代际的说法,假如说舒婷是"第二代",翟永明是"第三代",那么安琪应该是"第四代"了,尽管从这一代开始,影响力和经典化的程度有所下降,但却呈现了更为丰富的景观,出现了更多不同的风格与流向。在这种更趋丰富的格局中,安琪可以称之为具有某种"后现代"意味的代表之一。
  • 与诗歌同呼吸共存亡
  • <正>花了连续四天的时间读安琪的诗。我被这位自我流放北京的诗人执着追求诗歌的精神深深打动,她确确实实是一位少有的到了与诗歌同呼吸共存亡的地步的诗人。她为了诗途的发展而北漂,毅然决然地离开南方温暖的家乡,放弃舒适的工作。众所公认的,安琪是她这一代(或曰中间代)出众的优秀诗人之一。她发表了众多读者喜爱的诗篇。安琪诗歌的艺术特色至少在五个方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安琪自白式的抒情是与读者敞开心扉
  • 阿尔山如是说(组诗)
  • 年过七十(组诗)
  • 张中海的诗
  • 泉城拾珠(组诗)
  • 底片(组诗)
  • 等(外一首)
  • 主持人语
  • <正>小小说不仅具备人物、故事、环境等要素,还携带着作为小说文体应有的精神指向,即给人思考生活、认知世界的思想容量。有人问,优秀小小说作品的标准是什么?答曰:应是思想内涵、艺术品位和智慧含量的综合体现。所谓思想内涵,是指作者赋予作品的立意。它反映着作者提出(观察)问题的角度、深度、站位、立场,深刻或者平庸,一眼可判高下。艺术品位是指作者反映或表现
  • 锻造文字的筋骨
  • <正>一位小小说作家,写出一篇好作品不难,难的是摇曳生花妙笔,在各个时期都留下"雪泥鸿爪"。刘建超数度获奖,一路走来,把自己的写作步伐,迈得坚实而稳重。除了天赋之外,更多的是勤奋。细究起来,刘氏笔下的主人公,大都具有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为社会、家庭和责任勇于担当,即使是市井人物,也多是疾恶如仇、侠肝义胆的角色。这种挟带着人性、尊严、道义的永恒题材,所营造出来的艺术氛围,本身就契合着读者的阅读期待。
  • 要随意不要刻意
  • <正>二十多年的小小说创作,让我越来越深的体会到,小小说的创作要随意不要刻意。小小说写作看似简单,其实操作起来却十分艰难,其技术含量和智慧含量的要求非常精高。你可以用一年的时间写出上百篇小小说,却不一定有一篇是优秀的小小说,你可以报自己发表的一大串用稿目录,却没有一篇是读者认可的小小说。那么你的所谓写作只是为报纸填补了版面,为编辑完成了编采任务,为自己补充了点家用,与文学毫不相干。
  • 老街汤王
  • <正>老街最明显的建筑就是钟鼓楼。钟鼓楼是用以报时和报更之楼,晨钟暮鼓。钟鼓楼所悬挂的大钟与距其30里外的名寺白马寺所悬挂的大钟同时铸造,因铸造参数相同而产生共鸣,有了"东边撞钟西边响,西边撞钟东边鸣"的奇特景观。与老街与钟鼓楼齐名的是距钟鼓楼百米的"马一鲜羊肉汤馆"。汤馆的主人叫马善明,长得脸宽口阔、慈眉善目,犹如一尊活佛。
  • 苦—哇—
  • <正>胡巴在老街读高中时就喜欢冰清,胡巴知道自己配不上冰清,也只能是暗自欣赏。胡巴家在乡村,每周背干粮到学校,就着咸菜过日子。冰清的父母都是高干,平时走路抬头挺胸目不斜视,巴结冰清的男生多了,哪轮到他胡巴一个乡巴佬啊。冰清爱好戏剧,是学校文艺队的台柱子。每次学校汇演,胡巴都要挤在头一排,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冰清不眨眼。
  • 坯屋
  • <正>我爷爷十八岁那年,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那年,日本鬼子在村北安了据点,用铁丝网圈了百十亩地,铁丝网外挖了三丈多深的壕沟,沟里灌满了水。据点里住了三十多个鬼子。老百姓管据点叫马虎窝,管鬼子叫马虎,管汉奸叫野狸。鬼子确实是"狠",老百姓被他们祸害得真比黄连还苦。有一天,有个鬼子官不知中了什么邪,他相中了老百姓的坯屋。坯屋养人,冬暖夏凉,再盘一盘土炕,
  • 羊角风
  • <正>跑了几个月人才市场,小李总算学关二爷过五关斩六将,成功应聘到"市政府接待办公室"工作,简称"接待办"。能承受住工作压力吗?负责应聘的黄秘书问。不就接待几个客人吗?压力能超过高考?小李这辈子只怵过高考。黄秘书笑了笑,挺意味深长的。第二天,小李去报到。黄秘书带小李熟悉环境。
  • 美人心事
  • <正>碧水镇有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一个叫余雪,一个叫周箐。刚出校门时,她们二人在镇上同一个单位工作。那年,单位应势成立了公关部,要在那些年轻姑娘中挑选一人做公关小姐,最终余雪被选中了,当上了令人羡慕的公关小姐。做梦都想当公关小姐的周箐,很是妒忌余雪,她认为是余雪盖住了她,使她难出风头,心里不由憎恨起余雪。周箐暗暗发誓,以后无论做啥,自己都要压倒余雪,事事出她一头。
  • 顶包
  • <正>"到底是谁干的?"老林看着随手抽出来的一幅字,气愤地说:"你们看看,这是原先存档的那幅字吗?你们看这线条、这手法、这笔力,说实话,我写也比这写得好。"老林是某档案局的领导,这天带着工作人员来特藏室检查,特藏室里存放着珍贵的名人字画,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价值连城。没想到查阅结果让他大吃一惊,最珍贵的两幅字画被调换,换成了不知是谁信手涂鸦的假字画,原先的字画销声匿迹,没了踪影。
  • 马局长的妹妹
  • <正>我有过一段在采油厂宣传科当通讯报道员的短暂经历。那时候局领导经常来下面的采油厂视察,我们这些搞通讯报道的自然要跟上。其间,我认识了那时的南方石油管理局的马局长。澄清一下,马局长并不认识我,这不矛盾。马局长是从我所在的这家采油厂出去的,来这家采油厂的次数自然要多一些。况且马局长的父母和妹妹都还在这家采油厂的大院里生活、工作着。
  • 东紫的小说:“女人气”与文学力
  • <正>东紫是一位极富"女人气"的女作家。"女人气",成就了作家东紫的文学力。"女人气"、女作家,在相当长的时间被当作文学力孱弱的符号。半个多世纪前,写过《三八节有感》的丁玲就曾对"女作家"的称谓颇有微词:作家即作家,为何论男女。其中透露出的信息颇令人玩味。"女作家",在中国文坛有着丰富意味,除标识出作家的性别之外,
  • 简论范玮《太平》的复杂性和梦幻色彩
  • <正>范玮是聊城作家群中比较有特色的作家,对小说创作很有自己的看法和追求,并付诸创作实践。他的代表作品有《鸡毛信》、《乡村催眠师》、《出故乡记》、《刺青》等,并著有小说集《刺青》。其多篇作品被《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等转载。其短篇小说《孟村的比赛》获得山东省第二届泰山文艺奖。其创作值得关注。
  • 《时代文学》
    吉狄马加书法作品(吉狄马加)
    [时代广场_国民记忆]
    主持人语(李朝全)
    风雨答问录(一)(贺敬之;李向东)
    回忆“杭州座谈会”(陈建功)
    抢军帽(刘强)
    [时代广场_社会纪实]
    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许晨)
    在深度追求中发现高度的文学表达——评许晨长篇报告文学《第四极》(李炳银)
    [鲁院风]
    主持人语(李一鸣)
    从前有座庙(陈仓)
    [中短篇选萃]
    原来你也在这里(郝炜华)
    1978年的铁路文青(杜光辉)
    [名家侧影]
    主持人语(白烨)
    [名家侧影_名家近作]
    移动的棋子(组诗)(吉狄马加)
    [名家侧影]
    诗歌是人类迈向明天最乐观的理由——在青海湖国际诗歌上的致辞(吉狄马加)
    吉狄马加:土地和生命的歌者(余玮)
    吉狄马加:一个汉语书写的彝人名字和梦想(任洪渊)
    流畅与差异——吉狄马加其人其诗(田原)
    阅读吉狄马加(谯达摩)
    诗歌是一种梦想——再读吉狄马加(高兴)
    [中短篇选萃]
    重返桃花岛(柳小霞)
    真如(戴升尧)
    [鲁院风]
    爷爷(外一篇)(胡烟)
    手稿的萧山(叶梓)
    木叶的诗(木叶)
    徐东的诗(徐东)
    纯真之眼(组诗)(肇夕)
    吕政保的诗(吕政保)
    [时代诗坛]
    主持人语(张清华)
    [时代诗坛_诗人肖像]
    与诗歌同呼吸共存亡(张子清)
    阿尔山如是说(组诗)(安琪)
    [时代诗坛_时代诗苑]
    年过七十(组诗)(姚焕吉)
    张中海的诗(张中海)
    泉城拾珠(组诗)(孙国章)
    底片(组诗)(辛牧)
    等(外一首)(马端刚)
    [小小说世界]
    主持人语(杨晓敏)
    [小小说世界_名家集萃]
    锻造文字的筋骨(杨晓敏)
    要随意不要刻意(刘建超)
    老街汤王(刘建超)
    苦—哇—(刘建超)
    [小小说世界_时代微言]
    坯屋(王坤泽)
    羊角风(刘琛琛)
    美人心事(孙长乐)
    顶包(王举芳)
    马局长的妹妹(李秋善)
    [时代论坛]
    东紫的小说:“女人气”与文学力(孙书文)
    简论范玮《太平》的复杂性和梦幻色彩(李婷婷)
    《时代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山东省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山东省作家协会

    主  编:李广鼐

    地  址:济南市洪楼南路10号

    邮政编码:250100

    电  话:286723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4677

    国内统一刊号:cn 37-1173/i

    邮发代号:24-84

    单  价:9.80

    定  价:58.8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