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天涯》 > 2013年第01期
  • “常态偏执”与当今世界
  • 一 很少有人动用自己的感觉去追问这个问题:人类今天的生活状态是否正常。尽管两次世界大战使得世界上很多知识分子都用自己的方式讨论这个老而常新的问题,并且后现代以来的各种文学艺术和学术产品都在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们,人类生活得很不正常;
  • 另一种“十年中国”的故事:回“塑”历史与主体魅影
  • 回“塑”历史 近多半年以来(尤其是从2012年3月两会召开到11月十八大闭幕),中国的主流媒体开足马力在总结、盘点“十年中国”的巨/剧变。确实,从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到2010年金融危机背景下中国戏剧性地升值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 重建革命历史的正剧:从“炮灰”谈起
  • 炮灰,在传统的释义中,指的就是在战争中被拉去送命的士兵。 毛泽东在《关于国际新形势对新华日报记者的谈话》(1939)中说:“无论在德意,无论在英法,无论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人民如果不愿充当帝国主义的炮灰,
  • 新世纪“婆媳剧”的隐形书写
  • 如果梳理一下新世纪“婆媳剧”兴盛的历史,竞也有七八年了。从2006年的《麻辣婆媳》、《婆婆》、《新结婚时代》到2007年《婆家娘家》、《我的丑娘》、《媳妇》、《双面胶》以及2008年的《麻辣婆媳2》、《我们俩的婚姻》、
  • 弱势者的空间
  • 一座好的城市应该是怎样的?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一组词:“民主”、“平等”、“共同生活”……从这个角度看,城市的公共空间中,最重要的应该是“弱势者的空间”,这个空间的大小和好坏,可能是衡量城市生活的一个关键的标准。
  • 城市中国的逻辑
  • 谈论中国的城市,有几个相互关联但本质上并不相同的问题。人口、资金和物资从农村转移到城市,从农业转移到工业,留下一个人口结构两极化、经济上衰败而自然环境被破坏的农村,这个过程并不是最近三十年才开始的。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的研究中,
  • 乱世游击
  • 一 母亲在世时,曾经跟我说过,她在云南有个堂兄。 母亲堂兄的儿子,我们叫作表哥。大姐见过其中的二表哥,经常给我说起:说是在云南,已经是港商,但常住在昆明。我往来于滇西北道上多年,穷在深山,生怕去叨扰富贵的远亲,因而一直未去拜见。
  • 谁能说出事件的真相
  • 出现的方式 说法 喀纳斯湖的大湖怪出现了,湖水随着它的游动涌出波浪,似乎整个湖泊都在抖动。过了一会儿,它一跃蹿出水面,其颇具鱼形的头、鳃、翅、腹、尾等清晰可见。落入水中后,它安静地潜入湖底,湖面很快复归平静。
  • 1959-1961年饥饿当事人口述(2010-2011)
  • 之一: 口述人:吕转改(女,1928年出生,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商店镇邹家村人) 采访人:邹雪平(女,1985年出生,草场地工作站驻站)
  • 大二学生作业选(2012)
  • 作业要求:不能空泛,有细节。三题目任选二: 题目一,在你成长中经历过的关爱。 题目二,今天“仁者爱人”的美德还存在吗?
  • 春运二日(2012)
  • 我并不曾想,把这次回家的路途当作一次回忆来经历,但结果证明,我必须把它当成一次回忆来体验。凌晨4:50闹钟准时把我叫醒,翻身起床并不困难,因为本就没怎么睡着。每次都是一样,本没什么物件,
  • 微博里的世相
  • @梅国云 傣族语言很有个性,有时与汉民交流时很容易产生误会。如你去做客,傣族人会要你不要脸地吃,意思是不要害羞不要客气。如他忙着没时间陪你玩,他会说你来玩我女儿或说你来玩我老婆,其实是说我女儿我老婆会陪你。
  • 征稿启事
  • 本刊“民间语文”新增子栏目“微博里的世相”,主要选发与“世相”、“民生”、“人生百态”相关的微博,注重草根性、趣味性,为时代“立此存照”,力图成为今日的“世说新语”。欢迎广大读者和微博网友关注@天涯杂志微博,推荐合适内容。推荐方式:
  • 鲁迅
  • 【人物】 鲁迅:五十五岁。 本名周树人,字豫才。 黑衣青年
  • 老高的病
  • 一 起初,老高只是轻微发烧,一试表,37度2。在家吃了两天药,不但不见好,反而升到了37度5。按理说,37度5也属低烧范围,再吃吃药也无妨。但老高对自己的身体心里有数,
  • 我的帐篷里有平安
  • 门是半扇式的,没有天,也没有地,就挂在门框中段,齐腰高。 多半是因为酒鬼。原先的门是完整的,但酒鬼们来喝酒时,一般不敲门,
  • 像麻雀一样飞行
  • 乐木天失踪的三天三夜,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谜,包括他自己。 那天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快下班的时候,林如海给我打电话,说周末了,我们耍一耍吧?我本来是不情愿的,因为那一阵广州的楼顶和海珠桥上三天两头会站着往下跳的人,
  • 水火之间——摘自《沙上的鱼》
  • 1水很清冽,好像我的皮肉成了无用的,只能用骨头去感受它。听到细微的水声,像在教堂深处窃窃私语,像头重的谷穗摇晃到脸上。正是清晨,正是好时候,我倾听这水声。觉得自己像一块质地很好的木片,被这水声洗得干净。我感到自身发着暗亮。有好木头才有的光泽。但是害怕自己被发现。有人打算在我上面写经文。这不必要。其实干干净净的一片木头就好。已经听了那么久水声了,已经满足于此,视别的为多余。
  • 亲事
  •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土原上庄稼人的生活哲学里,传宗接代恐怕是一件至高无上的事情。香火,原本是说后人供奉在先人灵位前的祭奠物品,那一缕散发着草木清香的蓝烟,燃烧着的香愈来愈少,燃尽了再重新插上一枝。火,有热量,动态的,
  • 解读电影的另一种方式:从剧本到电影——以《辛亥革命》为个案
  • 需要承认的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阅读电影都是直接面向电影。除开电影仅是娱乐消费的接受惯性,在剧本大多未能公开发表的现实面前,深究从剧本到电影的演绎与嬗变如同无本之源,缺乏学术研究的基本前提。然而,剧本在中国电影产业急剧膨胀的当下,越来越成为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在大投入、大
  • 走进子宫式生态圣殿
  • 朝圣之旅 今天,我突然悟得自己是在离开瓦尔斯温泉建筑近半年后,才说得上是真正“走进”这座“圣殿”的。我这里说的“走进”,不是世俗生活里依靠两条腿的走进,也不是卡夫卡式以“城堡”为目的地宿命进不去的走近,而是缘于对这座隐匿温泉的建筑日益深化的感悟、认识和理解,这是一个逐步走进步步莲花步步惊叹的过程……
  • “妖精现实主义”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叙事可能性——莫言《酒国》中的语言游戏、自然史与社会寓言
  • 对于那些努力为市场经济时代的中国寻求定义,或是寻求某种具有一致性描述的人来说,莫言的《酒国》提供了一种想象中的解决方案,一种审美快感,甚至一种道德净化。这当然并非是说,我们可以从莫言的小说中看到关于中国的清晰图画,而是说,在《酒国》中,所有与当代中国联系在一起的幽暗、
  • 来稿须知
  • 一、本刊只接受纸质投稿,请投稿者将纸质稿件(手写稿请用方格稿纸誊抄清楚)寄至本刊编辑部,并附上准确联系方式:电话、电子邮箱、通信地址、邮编。稿件一经采用,即通知作者。
  • 新世纪文学“学院化”的趋势与忧思
  • 面对新世纪,文化或文学研究者“普遍注意到——文化和文学发生的一系列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的深刻性已经是一个新的文化时代的表征。在一些期刊推动下,学界对“新世纪文学”做了较为系统的研究,一种典型的更具全面性的、“以现实精神为主导精神,以生活美学为底蕴,
  • 环球笔记
  • 何以有人反对莫言获奖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众多“自由派”知识分子表示反对,对此,法国《欧洲时报》时事撰稿人宋鲁郑发表文章,予以回击。
  • “勤劳革命”的历史含义
  • 近日,学者罗岗在“观察者网”发表文章,结合当前有关“中国模式”的讨论,分析“勤劳革命”、“共同富裕”作为中国发展模式转型的历史意义。
  • 学会面对日本
  • 新一期《文化纵横》杂志发表学者祝东力的文章,分析历史形成的日本的民族性格,讨论如何学会面对日本。他说,近代以来,在列强当中,日本对中国的残害最重。创剧痛深的历史记忆,至今没有平复,时机一到便会爆发,转为激烈的言论和行动。但是,
  • 纸质媒体不会消亡
  • 在数字化浪潮中,纸质媒体的坏消息不断。日前,英国《卫报》称将缩减印刷版业务;美国《新闻周刊》宣布2013年起停止出版印刷版,推出数字版。这再次引发了“传统纸质媒体会否消亡”的争议。对此,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雷启立在《文汇报》发表文章进行讨论。
  • 中国当代艺术的彩色泡沫破了
  • 近日《东方早报》发表文章指出,被人为炒起来的艺术品市场遭遇危机,资本雄霸中国当代艺术的“黄金八年”曲终人散,难以为继。
  • 《江南style》为什么流行?
  • 《江南Style》已经成了本年度最热门的音乐和舞蹈,这首由韩国说唱歌手朴载相(Psy)演唱的古怪、欢乐的小曲,一路“快马高歌”,跃至美同、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流行歌曲排行榜榜首。近日《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认为朴载相只是迎合了西方对亚洲男性的固有想象。
  • 《天涯》封面

    主办单位:海南省作家协会

    主  编:蒋子丹

    地  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1号楼6层

    邮政编码:570203

    电  话:0898-5332803 536000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9496

    国内统一刊号:cn 46-1001/i

    邮发代号:84-12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